大唐雙龍傳(第十六卷)
第十章 臨別依依

    三人並肩立在橋上,往東眺望,河流蜿蜒伸展,在晴明的星月之夜下,兩岸房舍林
立,充盈著層次豐富的靜態美,如畫如夢。
    跋鋒寒怕驚擾附近房舍好夢正酣的居民,低聲道:「寇仲你是否過份輕敵呢?為何
似乎不大把李世民放在心上?照我看群雄之中,無論個人又或其擁有的實力,他頂多是
僅次於跟宇文化及交手前的李密,甚或尤有過之。」
    徐子陵點頭道:「我便從未聽過李世民吃敗仗。」
    寇仲得意洋洋的道:「所謂下兵伐勇,以我現在單薄的力量,只有呆子才會和他硬
撼。」
    跋鋒寒和徐子陵同時忍俊不住。
    前者笑罵道:「去你娘的『下兵伐勇』,人家明明是『上兵伐謀』,偏要倒轉來說,
變得不倫不類,兵若不勇,就不用打也輸了。」
    寇仲陪兩人笑了半晌後,低聲道:「李小子根本沒有時間來對付我。」
    徐子陵道:「這話怎說。」
    寇仲道:「自稱西秦霸王的薛舉和他武功高強的兒子薛仁果,正密鑼緊鼓準備再次
東犯長安;而劉武周則會趁勢攻打太原,動搖他李家的根本。這情況下李小子那還有空
來料理我。」
    跋鋒寒動容道:「這兩路兵馬的實力確不易招架,聽說薛舉手下有一個名叫宗羅侯
的大將,豪勇蓋世,擅使關刀,非常厲害。」
    徐子陵哂道:「仲少打的算盤雖如意,可惜此事不知何時才會發生。那李世民仍有
充足時間設法先宰掉我們。」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你們試猜猜,剛才李小子溜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兩人登時給他難倒,無言以對。
    寇仲意氣風發的道:「他是去見王世充。」
    兩人點頭同意,也不由要佩服他的過人才智。
    寇仲解釋道:「是好是歹,我現在總算是王世充陣營中的人,李小子想動我,怎都
要跟王世充打個招呼,好看看他的心意。上趟王世充之肯答應實施城禁,皆因不想牽連
捲入和氏璧紛爭中,故意表示清白,同時也因不認為在和氏璧水落石出之前,師妃暄會
把我殺了。」
    跋鋒寒道:「王世充既是老狐狸,該看穿你的野心。說不定會任得李世民把你除去。」
    寇仲微笑道:「若你這話在昨天說的,我真不敢駁你。可是經我一番佈置之後,王
世充權衡利害下,只會待李密敗北後才敢動我,現在則要維護我還來不及呢!」
    跋鋒寒奇道:「憑什麼你會有這種自信?」
    寇仲欣然道:「首先就是翟嬌這方面的關係。現時我已成了個中間人,只有從我處
王世充才可得到最珍貴的關於李密大軍的情報,至乎策反仍在暗裡忠於翟讓的舊部。」
    跋鋒寒點頭道:「只是這理由便足令王世充當你如珠似寶,呵護備至。另外的原因
又是什麼?」
    寇仲答道:「後天榮鳳祥擺設壽酒時,王世充將會出席,這將給沈落雁一個刺般他
的機會。以王世充這麼愛惜生命的人,沒有我這首席謀臣和絕頂高手在旁打點,他怎敢
行此引蛇出洞的險計。」
    跋鋒寒讚歎道:「果然是既伐勇又伐謀。誰要小覷你寇仲,必有非常後悔的一天。」
    寇仲淡然道:「照我看王世充會一口答應李小子聯手對付我,但卻須在擊敗李密之
後才採行動。那時他將會和我攤牌,假設我肯為他所用,便一切沒有問題,否則就會設
局趁我不防下把我除去。這鳥盡弓藏乃白老夫子教下的千古名訓。」
    徐子陵插入道:「但以李世民的才智,該可瞧出王世充收拾不了你,說不定仍會有
所行動。假若你現在伏屍街頭,即使諸葛亮復生也猜不到是那方面的人下手的。」
    寇仲笑嘻嘻道:「只要李小子不敢公然聚眾圍攻,我又何懼之有,若我寇仲是這麼
容易被殺,早死了不知多少次!」
    這確是不移的事實。
    跋鋒寒沉吟道:「你現在雖能暗中影響甚至操縱中原的局勢,但我始終不明白你憑
何對爭天下這麼有信心。」
    寇仲深吸一口氣道:「關鍵處在於『楊公寶庫』,若找不到的話,我只好死去爭天
下的心,到大漠來和你馳馬於草原間為樂,又或索性大做私鹽買賣,醉生夢死的過了這
下半世便算。」
    跋鋒寒不解道:「縱使你擁有珍寶武器,可是既無地盤更乏兵馬,如何可向根基深
固如李閥者挑戰?」
    寇仲雙目寒芒電閃,沉聲道:「這又回到伐勇伐謀的問題上。李密若敗,李閥將成
眾矢之的,只要我能設計再挫折杜伏威,便有機會以飛馬牧場和竟陵為中心,建立起我
的勢力,再同時往南北擴張。南則聯結蕭銑和宋閥,北則籠絡竇建德和劉武周。只要王
世充仍能西拒李閥,終有一天這天下是我寇仲的囊中之物。」
    跋鋒寒歎道:「如此困難複雜的事,只有你仲少爺才能認為輕易辦得到,我想想都
覺得頭痛。」
    寇仲苦笑道:「我也只是有五成把握,但假若小陵肯助我,我便有十足的信心。」
    徐子陵淡淡道:「說好的事,絕不能反口,否則何以立信於天下。」
    寇仲賠笑道:「徐爺息怒,我只是有感而發,隨口說說。徐爺你肯陪我去尋寶,我
已是感激涕零!」
    徐子陵岔開話題道:「我現在雖然非常不滿李靖,但始終不認為他是賣友求榮的人。
何況我們還想漏一件事,李小子說不定是從李秀寧處,知道我們有易容換貌的方法。」
    當年四大寇攻打飛馬牧場,沈落雁和李天凡想暗算李秀寧,寇仲插手干預,那時他
便曾以魯妙子的假面具掩飾真面目。
    寇仲道:「我怎會忘記,所以才故意質問李靖,他卻親口承認了。」
    徐子陵道:「他怎樣說?」
    寇仲思索半晌,道:「當時他的確答得很奇怪,什麼『便算是我說的好了』。但我
那時早給怒火燒昏了腦袋,還狠狠罵多他兩句。罷了!那管得是否他做的。他既成了李
世民的走狗,我終有一天會和他對著幹。什麼兄弟之情,朋友之義都一錢不值。」
    跋鋒寒有感而發的道:「有很多事還是少想為妙,人生的最大煩惱,就是想得太多。」
    徐子陵關切的道:「你的傷勢究竟如何?不若趁天亮前這段工夫,我們合力為你療
治傷勢吧!」
    跋鋒寒苦笑道:「千萬不可,在這強敵環伺的時刻,任何一人功力的損耗,均會帶
來不測之禍。」
    徐子陵歎道:「我卻覺得你是怕若完全復元,便沒有立即離開的理由。」
    寇仲恍然道:「我明白了,你是要避開那個突厥來的美人兒。」
    跋鋒寒右掌翻開,赫然是芭黛兒還給他那根光芒閃閃的髮簪。
    接著右掌傾斜,髮簪在兩人眼睜睜下掉進河水裡,沉沒不見,沒有惹起半個漣漪。
    跋鋒寒淡淡道:「快天亮了!」

                  ※               ※                 ※

    三騎全速奔馳,穿過城外西北方的一片疏林後,奔上一個土坡,同時勒馬停定。
    在群山環抱下,一個小湖安祥地躺在前方草原上,碧波綠水在林木間蕩漾,凌晨霧
氣則在綠瑩瑩的湖面飄搖,三人頓時精神一振。
    寇仲以馬鞭遙指眼前如詩似畫的美景長笑道:「若非我們堅持再送你一程,定不知
附近有這麼一個好地方。」
    跋鋒寒跳下馬來,把一個重甸甸的錢袋系到寇仲的馬鞍處,微笑道:「這囊內至少
有五十多錠足一兩的黃金,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就當是我跋鋒寒對你寇皇國的一
點資助捐獻好了。」
    寇仲也不推辭,欣然道:「我們兄弟間也不用說廢話,總之我寇仲心領哩!你最好
立即戴上面具,那對要追蹤你的人來說,跋鋒寒等如消失了。」
    跋鋒寒搖頭道:「只換個臉孔仍未足夠。當我到達最近的城鎮後,就換過衣服,再
把兵器收起來,索性扮成普通的商旅,那就更能掩人耳目。」
    徐子陵道:「若非芭黛兒,誰能令你跋鋒寒這麼千方百計要把本來面目隱藏起來?」
    跋鋒寒飛身上馬,回頭環視一周後,歎了一口氣道:「由這刻開始,我將不會再想
起她,更不希望再遇上她。」
    接著深深瞧了兩人各一眼,眼神定在前方,沉聲道:「此地一別,不知能否有再見
之日。兩位兄弟珍重了!」
    一夾馬腹,健馬長嘶下放開四蹄,衝下山坡,絕塵而去。
    兩人看著他頭也不回的在林木草野中時現時隱,到最後變成一個小點,消沒在一片
密林處。寇仲才鬆一口氣道:「沒有人跟蹤他!」
    徐子陵點頭同意。
    兩人策馬回頭,緩緩馳下土坡。
    寇仲重重吁出一口充滿離情別緒的心頭悶氣,苦澀地道:「生離死別,竟是如此令
人神傷。娘的去世,跋鋒寒的遠離,都是那麼令人難捨,偏又沒法改變。若非芭黛兒那
婆娘,恐怕老跋仍會陪我們多玩一陣子的。」
    見到徐子陵若有所思的樣子,似是沒有聽到自己的話,奇道:「你在想什麼?是否
在奇怪沒有人跟蹤我們。其實理該如此,試問現在誰想來惹我們,不好好三思怎行?」
    徐子陵搖頭道:「我忽然想起素姐,心中感到不快樂。」
    寇仲色變道:「你不要嚇我!」
    徐子陵歎道:「或者是因見回李靖引致吧!殺了宇文化及後,我便回去找素姐,看
看香玉山究是如何對她?哼!」
    寇仲沉吟半晌,道:「也該是時候給你引見王世充了!」
    徐子陵露出煩厭之色,搖頭道:「我今天仍不想見這種人,你先回城吧!我想騎一
回馬兒,不知如何,心中總有些翳悶的感覺。」
    寇仲愕然道:「不是走火入魔的先兆吧?」
    徐子陵笑罵道:「去你的走火入魔。現在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別忘
了正午宋魯在董家酒樓擺下酒席恭候我們,滾去見你的王世充和淑妮妹吧!」說畢策馬
逕自去了。
    寇仲呆了半晌,才苦笑搖頭,自行回城。

                  ※               ※                 ※

    淨念禪院聳立山上,氣象森肅。
    徐子陵跳下馬來,攬著馬頸,哄孩子般說了一番親熱話後,任它自行吃草,自己則
向禪院的山門入口處掠去。
    過了刻有「淨念禪院」的牌坊後,長而陡峭的石階直延至山頂,令人有登天升赴
「彼岸」的感覺。
    徐子陵下意識地摸摸身藏的面具,還有魯妙子送贈有關建築,天星等秘卷,心中暗
歎一口氣。
    自盜取和氏璧後,他們便把這些東西埋在秘處,剛才方始取回。
    收攝心神,徐子陵拾級登階。
    「噹!噹!當!」
    悠揚的鐘聲,從山上飄送下來。
    徐子陵心頭一片平靜,縱目欣賞四周峰巒奇秀、林木茂密的山景,暗忖此寺座落此
山之頂,自有一定的道理。
    仰首上望,可見從林木間透出來的佛塔和鐘樓。
    由於看了魯妙子的心得,對建築學他已有很好的基礎,逐能以內行人的眼光觀賞。
    佛塔大部份以大青石砌成,結構複雜,八角九層,四面辟門,塔身的雕刻絢麗異常,
四周的卷門上怖滿了龍、虎、佛、菩薩、力士、伎樂、飛天等宗教物事,神采飛揚,栩
栩如生。
    塔剎卻是鐵製的,有鐵鏈八條分別拉往塔頂八角。下五層的級階設於塔內,由第五
層開始,卻沿塔身外簷盤旋到頂層,這種怖局在佛塔建築中實屬罕見。尤其那高大華麗
的鐵剎,俊秀挺拔,突出於山林之上,宛如刺破青天。
    徐子陵之所以這麼留意淨念禪院的建築,只是想印證早前對禪院的一個印象,就是
此寺處處均不依常規,隱有自成一格的氣派。
    最使他驚異處就是建築的裝飾在極盡華美的怖置裡,卻仍能予人一種簡樸歸真的感
覺,就像一位盛裝的美女,雖是華衣麗服,但由於不施脂粉,故可保持著麗質天生的自
然美。
    石階已盡,徐子陵抵達第二重山門。
    門上方額書有「入者有緣」四字,兩邊則鐫刻對聯:「暮鼓晨鐘驚醒世間名利客,
經聲佛號喚回苦海夢迷人。」
    徐子陵嘴角飄出一絲苦笑,心想若寇仲是名利客,那自己定是夢迷人。兩個都是在
這人世間的苦海掙扎浮沉,身不由己。
    再歎一口後,步入山門。

                  ※               ※                 ※

    第一座面闊七間的大殿矗立門後的廣場上,兩名老僧正在打掃落葉,對他這來客的
闖入不聞不問。
    徐子陵也是奇怪,對此仿覺理所當然的,負手油然朝這居於中軸線上的首座主體建
築行去。
    殿內香煙盈逸,從供奉在南端的三座佛像前的三腳爐鼎中裊裊騰升。
    他對佛教認識不多,只知中間戴金冠慈祥端莊的是毗盧遮那佛,兩側的佛像就不甚
了了。更吸引他的是殿內沿牆環列的數十尊羅漢塑像,千姿百態,無一雷同。撐起大殿
的八根立柱和柱礎,均精雕細琢,配上疏朗雄大的彩繪斗拱,出簷深遠,簷角高翹,合
而營造出寺院那種深遠肅穆的氣氛,充滿宗教的感染力。
    一聲佛號,來自身後,接著有人道:「徐施主大駕光臨,不知所為何事?」
    徐子陵認得聲音,頭也不回的道:「不嗔大師,請問左右兩佛是何名稱?」
    四大護法之首的不嗔答道:「左是藥師佛,右是阿彌陀佛。徐施主既不知佛,故入
寺不拜也是合理。」
    徐子陵瀟灑地轉過身來,朝雙目低垂,合什持珠的不嗔微笑道:「在下雖對佛所知
不多,但卻知諸法為心。跪地膜拜只是表面的形式,當不能以此來判斷一個人對佛的誠
意吧!」
    不嗔睜眼朝他瞧來,閃過驚異神色,淡然道:「所謂有諸內而形於外,故佛有佛相。
施主之語,或者只能適用於施主吧!那要問問施主的本心了。」
    他雖沒有直接說出來,但背後的意思卻明顯不過,就是指徐子陵口不對心,砌詞狡
辯。其中當然牽扯到和氏璧的事上。
    徐子陵胸懷磊落,怎會介懷,道出來意道:「在下今次來訪,是欲與師小姐見上一
面,解決一些事情。」
    不嗔用神打量他半晌,好一會才道:「施主請!」
    領頭步出殿門。
    徐子陵心想又會這麼順利的,忙隨他去了。

                  ※               ※                 ※

    寇仲策馬直入皇域,到了尚書府外才甩蹬下馬,尚未登盡台階,一身勁裝的董淑妮
夾著香風從府門內衝出,杏目圓瞪的嬌叱道:「沒膽鬼!跟我來!」
    寇仲見把門的衛士無不拏眼瞪著他們,大感尷尬,只好隨她入府。
    董淑妮走進西廳,把所有婢僕全部逐出後,指著靠窗的椅子,氣鼓鼓道:「你給我
坐在那裡!」
    寇仲亦是心中有氣,不悅道:「我是你的奴隸嗎?有什麼事便快說出來,本少爺今
天很忙。」
    董淑妮怎想得到寇仲敢頂撞她,氣得兩眼大睜,戟指罵道:「你這沒良心的人,竟
敢用這種口氣和人家說話。」
    坦白說,即使她狀若發瘋的雌虎,但仍是那麼嬌俏艷麗,姿態動人,別有一番姣媚
味兒。尤其那挺起酥胸兩手扠著小蠻腰的姿勢,更是引人之極。
    寇仲見她氣得秀目通紅,珠淚欲滴,心中的氣登時消去大半。又暗忖自己堂堂男子
漢人丈夫,犯不著和她計較。
    哈哈一笑道:「坐便坐吧!有什麼大不了的。」
    坐好後,拍拍大腿道:「董小姐要不要坐上這張世上最舒服的椅子。」
    董淑妮狠狠盯了他好半晌,跺足大嗔道:「我先和你算舊賬,那晚你滾到那裡去了?」
    寇仲攤手道:「我聽聞榮鳳祥明晚才擺壽酒,故以為小姐一時口快說錯日子,兼之
也真有點事,嘻!你明白啦!」
    他再不想和她糾纏下去,逐點醒她自己已識破她的奸謀,教她知難而退。
    董淑妮旋風般來到他身前,玉腿差點碰上他的雙膝始停了下來,大發雌威的罵道:
「見你寇仲的大頭鬼,人家的壽酒是連擺七天的,否則怎叫得做大壽。」
    寇仲差點語塞,幸好眉頭一皺,計上心頭,乘機詐她一記,苦笑道:「小妮妮不要
再耍我了!我和虛彥兄是不打不相識,現在已成莫逆。他還把所有事和盤托上。哈!待
會我便去榮府找他,你要不要一道去?」
    董淑妮如遭雷殛,連退三步,俏臉轉白,不能相信地囁嚅道:「他……他真的……」
    寇仲心笑任你如何狡猾,始終嫩了一點,一下子便露出狐狸尾巴,讓自己證實了純
屬憑空猜想的事。拍拍衣衫長身而起道:「待會我們再親熱吧!」
    隨著笑嘻嘻的得意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