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六卷)
第四章 三人同心

    曲傲曾與跋鋒寒數度交手,自以為對他的底子摸得一清二楚,怎會怕他,冷哼一聲,
兩手箕張,分別向跋鋒寒和寇仲抓去,一出手就是看家本領鷹變十三式的招數,務要制
敵死命。
    他一對掌爪隨著迅疾步法,封擋了對手所有可能進攻的路線,又擅於奪取敵人兵器,
確是非常厲害。
    當他把十三式發揮至極限時,他的雙手便像進出於虛無和現實之間,時現時隱,如
虛似幻,教人防不勝防。
    當日跋鋒寒便是因此差點在他爪下送命,所以故意在動手前,設法以言語削弱其氣
勢。
    接著就是要憑借因和氏璧而來的突破,打擊他的信心。
    像曲傲這種宗師級的人物,無論如何退步,總有千錘百煉深厚得難以動搖的根底。
要勝他談何容易,想殺他更是近乎不可能。所以若要達到挫折他的目的,就必須有出人
意表的驚天手段,不但講功夫,亦要講心法、智計、戰略,作多方面的配合。
    跋鋒寒衝前,寇仲卻抽身後退,避過曲傲的爪風,躍上橋欄,登時箭聲嗤嗤,獨孤
閥那邊船上的十五名箭手射出一片箭網,假設他想跳河逃走,首先便要設法不變成刺瞴C
    而寇仲這著純屬刺探性質。
    他自問有能力可盡擋由船上射來的箭矢,卻沒有把握在落河的空間距離避過高樓射
下來的冷箭。
    最危險是剛入水前的一刻,他將因水的阻力而速度減緩,將更易中箭。
    何況對方船上尚有高手如尤楚紅和獨孤鳳等虎視眈眈,只要他們施放暗器,又或發
出拳風掌勁,他的小命就危乎其危了。
    心中暗叫一聲娘後,寇仲翻往橋心。此時跋鋒寒和曲傲剛短兵交接。
    本從兩邊橋頭逼過來的拓跋玉師兄妹和長叔謀等,見寇仲退開,已相應止步,只把
包圍的距離縮短,在五丈許的近處監視。
    但分別從左右兩船凌空掠到的獨孤鳳和突利那邊的「雙槍將」顏裡回與另一個突厥
高手,就不是說停便停。
    而從他們的反應,亦可看出功力的高低,絲毫走不過眼。
    獨孤鳳見寇仲非是與跋鋒寒合擊曲傲,遂依照原定計劃,竟在空中換氣,一個迴旋
飛返船上,姿態曼妙,如若行雲流水,不見絲毫勉強。
    顏裡回和他同夥便沒此本領,兼之突厥人生性好勇鬥狠,就那麼順勢凌空撲往寇仲,
雙槍單刀,狂風暴雨般向寇仲攻去。
    寇仲像對敵人如狼以虎的攻勢視若無睹,傲立橋心,大笑道:「我兩人能令各位勞
師動眾,費盡苦心,已是很有光采哩!」
    說到最後一個采字時,倏地移閃,避過顏裡回的雙槍,井中月結結實實磕在那突厥
高手當頭凌空劈來的單刀處。
    這邊廂的曲傲眼看可把跋鋒寒的斬玄劍抓個正著,豈知就在他尚差少許指尖才可捏
上劍鋒之際,跋鋒寒的斬玄劍卻近乎奇跡般沉下三寸,再在不過半尺丁方的窄小空間內
變化挪移,似可攻向他曲掌箕指成鷹爪的右手任何一個部位。
    以曲傲的老練,也不由懍然一驚。
    他這看似簡單的一抓,事實上乃積六十年戰鬥經驗、眼力和判斷的成果。
    踏足的位置是跋鋒寒左斜方斬玄劍威脅力最弱的死角位,首先逼得對方要變招相迎。
其次是他這一抓已到了化腐朽為神奇,捨靈巧而樸拙的大家境界,純以角度、速度和預
計對方出手而來的準繩制勝。卻想不到對方不但不避不閃,還有能力疾施反擊,功力大
勝從前,怎不教他心駭欲絕。
    斬玄劍倏地挑往他腕脈處。
    曲傲驚上加驚,縮回右手,雙肩不動,右足平踢一腳,取的是跋鋒寒的左足踝,陰
毒之極。
    跋鋒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腳踏奇步,同時劍交左手,劍勢暴張,把銳氣信心已
洩的曲傲捲進令人目眩的劍光芒影裡去。

                  ※               ※                 ※

    「噹」!
    兩刀毫無花假地硬拚一記。
    螺旋勁發。
    強化了的經脈,令寇仲在真氣輸送的份量和速度均大幅增加,真有千軍辟易之勢。
    那突厥高手剛騰躍上來掠過近六丈的遠距離,氣勢力道均有損洩,硬拚下立時吃了
大虧。
    「嘩」!
    那人連人帶刀,被寇仲劈得像落葉飄絮般倒飛出橋外,口噴鮮血下,往船橋間的洛
水掉下去。
    寇仲長笑道:「不過如此!哈!不過如此!」
    井中月看似隨意的把顏裡回像驟雨般攻來的雙槍悉數封格,發出一陣像雨點打在芭
蕉葉上的清脆聲響,頗為悅耳。
    突利此時飛離大船,把手下在傷重落水前接回來。
    他那一方再有四人躍起,要為同夥雪此一刀之恨。
    尤楚紅本已手癢難熬,躍躍欲試,但始終要顧及身份,見狀只好讓突厥人先打頭陣。
    寇仲和跋鋒寒兩人如有神助的武功,實在出乎他們料外。
    跋鋒寒和曲傲之戰更教人吃驚。
    「篤」!
    曲傲連施上十多種手法,才千辛萬苦得以掌尖掃上跋鋒寒的斬玄劍。
    事實上兩人交手至此刻,尚是首趟有實質上的接觸,其中的詭幻凶險,可想而知。
    跋鋒寒只覺手中之劍,有如被大鐵錘連續猛擊九下,震得手腕酸麻,心叫厲害,當
斬玄劍交回右手時,曲傲終借此良機,騰上半空,全力展開他的「鷹變十三式」。
    卻不知這是正中跋鋒寒的下懷,一聲長笑道:「曲傲你的風光日子已過去了,否則
怎會中計。」閃電挺劍上攻,立見光華大盛,隱隱挾著風雷之音,又是那麼自然而然,
每劍擊出,都有石破天驚的威勢,似乎他一直收斂掩藏,直至這刻才全力出手,望能速
戰速決的樣子。
    另一邊的「雙槍將」顏裡回一聲慘哼,肩頭中刀,像斷線風箏般倒飛尋丈,拋跌在
拓跋玉師兄妹兩人身前,一槍脫手,失去作戰的能力。
    寇仲則橫刀傲立,靜待快到頭上的四名突厥高手下擊。
    於此百忙之時,他仍有餘暇環視全場。
    只見突利臉含冷笑,不但似乎並不把兩名手下先後受傷的事放在心上,還一副成竹
在胸,好整以暇的樣子。
    另一邊獨孤閥的船上,性格剛暴的尤婆子仍安坐太師椅上,被閥內的後輩眾星拱月
般恭待著。而奇艷的獨孤鳳還和她喁喁細語,神態悠然自若,半點不把他們佔在上風情
況放在眼內。
    拓跋玉身後則奔出兩名大漢,把傷重臥地的顏裡回迅速移走。
    而長叔謀等三人雖全神注視乃師與跋鋒寒交手的情況,卻出奇地沒有上前加入戰團。
    寇仲乃玲瓏剔透的人,首次感到有些不妥當;可是敵人已至,那有餘暇細想,連忙
運刀相迎。

                  ※               ※                 ※

    此時橋下的徐子陵已成功把蓋河的鉤網神不知鬼不覺的以匕首割開一個大洞,又以
手抓網,防止網子被水流沖走,讓敵人發覺。
    但心中的焦急,卻是難以形容。
    同時後悔剛才在船底弄的手腳。
    船底隨時會「溶解」洞穿,當河水湧入船艙時,必瞞不過上面的尤楚紅和獨孤鳳,
當猜到有人潛在洛水裡時,他的戲法便不靈了。
    另一個是時間上配合的問題。
    敵人會在河中鋪上鉤網,目的自是要把寇仲和跋鋒寒兩人生擒活捉,所以定會布下
一種形勢和壓力,使兩人感到洛河乃唯一的逃路。故此他並不擔心兩人不借水遁,但卻
擔心他們不能在船底破裂前逃命。
    就在此時,他從底紋下仰頭上望,剛好見到曲傲躍上半空。
    他差點便要大聲叫好,那還猶豫,立即採取行動。
    「嗆啷」一聲,顏裡回被格飛的右手槍此時才掉在地上。

                  ※               ※                 ※

    爪與劍在眨眼的高速中硬拚七記,雙方都是招出如電,全身功力所聚,雖只數招,
卻抵得上一般高手苦拚千百招之多,登時生出一種像千軍萬馬,在沙場交鋒對壘,廝殺
纏鬥得日月無光森厲慘烈的氣氛,感染全場。
    事實上直至此刻,若純論功力招數,跋鋒寒仍要遜上曲傲一籌。可是他卻能在才智
上用心,以種種手段挫折這強橫對手的氣勢和信心,又因對手低估自己,於猝不及防下
使他取得些許優勢,故鋒銳在此消彼長下有增無減,由此可見跋鋒寒的天資,確勝於這
名震域內域外的宗師級人物。
    趁著眼前的優勢,他必須踏出最重要的一步,為逃生鋪路,否則將再沒有逃走的機
會?跋鋒寒發出一聲震耳長嘯,斜射而起,劍勢如虹,直往丈半高空處的曲傲射去。
    另一邊的寇仲心知肚明是跋鋒寒招呼他逃命的時刻到了,忙以猛獅搏兔的雄姿,竭
盡全力,先「鏘」的一聲把左方劈來的鋼矛盪開,然後使個假身,仿以前攻,待其它三
敵駭然退避時,猛地抽身,往跋曲兩人交手處掠去。
    四周吰喝連聲,不但拓跋玉、長叔謀等分別由兩邊橋頭趕來,連突利亦從船上躍起,
橫空掠至。
    獨孤閥方除尤楚紅仍安坐不動外,包括獨孤鳳在內,人人掣出兵器,箭手則滿弓待
發,形勢緊張至極點。
    橋西兩座高樓上的箭手,不顧暴露形跡,現身彎弓搭箭,嚴陣以待。
    跋鋒寒擊向曲傲的一劍,已施展出壓箱底的本領。不但是他畢生功力所聚,還存有
與敵偕亡之決心。而且由於他是斜衝之勢,劍勢把橋欄的上空全部籠罩,而橋心處則有
寇仲如飛掠來,所以除非曲傲要與他拚個兩敗俱傷,否則就只有避退至橋西上空一途。
    如此便可令高樓上的突厥箭手投鼠忌器,不敢放箭,去了他們的上顧之憂。
    若擋的只是單從獨孤閥那艘船射來的十多枝勁箭,他們自然有把握多了。
    曲傲當然不肯和他以命博命,故意合作非常,還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爪化為拳,
重重打在他劍網上,借力騰上橋西洛河的上空。
    寇仲此時恰好趕至,兩人同時貼欄翻往橋下。
    尤楚紅髮出一陣難聽之極的梟笑時,十多枝架在弓弦上的勁箭已脫弓而出,嗤嗤聲
中,射往兩人。籠罩範圍之廣,除了硬架一途外,再無別法。
    「嘩啦」水響。
    一片長闊達兩丈的鉤網離水而起,像一幅牆般把所有勁箭全部擋著,還去勢不止的
往尤楚紅等人罩去,聲勢的驚人,兼之事起突然,均使敵人有措手難及感。
    突利等人已趕至橋欄,尚未弄清楚發生了何事時,十多條水柱連珠彈發般從河裡激
射而起,分別襲往各人,連曲傲亦沒有放過。
    以突利、曲傲之能,面對這種螺旋而來,勁道十足,時間位置又拿捏得無隙可尋的
水柱兵器,也要狼狽不堪,竟連寇仲和跋鋒寒何時入水都弄不清楚。
    當洛河恢復平靜,重新反映天上的星光月色,人間燈火時,三人早蹤影杳然,逃個
不知所蹤。
    獨孤閥一方的座駕船這時才開始入水下沉。

                  ※               ※                 ※

    寇跋二人濕淋淋的爬上徐子陵早前泊在洛堤柳蔭隱處的小艇,均有再世為人的感覺。
    寇仲瞧著遠方橋旁獨孤閥那艘傾側下沉的大船,欣然道:「若能氣得老婆子哮喘病
發,就最理想不過!」
    跋鋒寒一邊運功揮發身上的水氣,冷然道:「我們在這裡鬧得洛河都翻轉了過來,
曼清院只是隔了十多個街口,卻不見有半個人來打個招呼,人情冷暖,此為一例。」
    徐子陵歎道:「誰不希望我們和敵人拚個幾敗俱傷;不來插上一腿對付我們,已是
非常客氣。」
    寇仲擔心道:「瑜姨呢?為何小陵你忽然來了,也幸好你來了,否則我和老跋定成
了渾身鉤傷的網中魚。」
    徐子陵扼要的解釋了後,向跋鋒寒道:「公主總算仍對你有三分情意吧!」
    跋鋒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淡淡道:「我和李世民或者真曾令她心動,可是她深
心裡真正著緊的人只是你徐子陵,事實就是如此。」
    寇仲怕徐子陵尷尬,岔開道:「她是否確有本事把瑜姨神不知鬼不覺的送往城外呢?
我們應否為她護行?」
    跋鋒寒斷然道:「東溟派該和陰癸派有很微妙的關係,否則也不會知道我們救回了
君瑜。而且東溟夫人乃一等一的高手,即使祝玉妍也不敢輕易惹她,何況祝玉妍目下該
不在洛陽,所以她們應比我們更有把握將人送走,我們若插手,反會惹起婠婠的疑心。」
    徐子陵和寇仲點頭同意。
    現在此事最大的優勢,就是陰癸派怎都猜不到傅君瑜在東溟派的巨舟上。且有宋師
道參與其中,此人才智武功,均是上上之材。
    寇仲此時才學跋鋒寒和徐子陵行功揮發身上的水氣,雙目閃閃道:「此仇不報非丈
夫,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跋鋒寒臉露殺氣,唇邊瀉出一絲寒似冰雪的笑意,聲調卻是出奇的溫柔,輕漫而不
經意地道:「快子時了,仲少你不是約了宋金剛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