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六卷)
第三章 天羅地網

    「嗖」!
    弓弦聲響。
    乍聽只是一把勁弓彈嘯,事實上卻是四弓齊發,因其時間拿捏得整齊劃一,故聽來
只有一響。
    從矗立兩邊橋頭對起的四座高樓之顛,四枝勁箭像電光激閃般,斜下百餘丈的高度,
在婠婠的嬌喝仍是餘音縈耳的當兒,搠胸刺背而來,對兩人招呼周到。
    「噹!噹!當!當!」
    寇仲和跋鋒寒舞刀揮劍,背貼靠背,各自磕飛前後襲來的四箭。
    刀劍箭相觸,其激鳴之聲響徹橫跨洛水一百三十餘步的天津橋。
    四箭激彈飛開,掉往洛河去。
    寇仲只覺虎口酸麻,駭然向後背靠著的跋鋒寒道:「什麼人的箭法如此厲害?且有
四個之多。」
    跋鋒寒神色凝重的盯著玉臉含春的婠婠,低聲答道:「若我沒有猜錯,該是鐵勒王
座下有『鐵箭衛』之稱的鐵勒高手,想不到竟到了中原來。」
    寇仲心中大懍,他們立足實地已擋得這麼辛苦,若在凌空騰躍之際,形勢豈非更是
險惡。若對方只有一人,還可憑和氏璧賦予他們迅快換氣本領閃躲。但在四箭齊發下,
而對方又是此道大行家,能否擋得過確是未知之數。
    婠婠嬌笑道:「這四箭只是打個招呼的見面禮,好戲尚在後頭呢。」
    一陣長笑,來自與婠婠遙對的另一邊橋頭。
    寇仲面對的正是那個方向,見到一男一女從橋頭旁閃出來,一個是腰掛飛撾,有點
陰陽怪氣,畢玄的嫡傳弟子拓跋玉。
    俏立他身旁的是淳於薇,腰上掛著那把微微彎曲是突厥人愛用的腰刀,最適合在馬
背上殺敵。臉上表情似嗔非嗔,又帶點無奈的神色,幽幽的盯著寇仲。
    拓跋玉先向寇仲打躬作揖,微笑道:「今趟要與別人聯手來對付寇兄,實屬迫不得
已。上次小弟曾在襄陽好言相勸,勿與跋鋒寒這賊子走在一道,可惜寇兄聽不入耳。不
過小弟仍眷念情誼,至今沒有插手。假若寇兄現在立即離開,小弟和師妹絕不出手阻攔。」
    寇仲心中暗歎,這拓跋玉雖形貌古怪,但肯定不是壞蛋,且頗有丰度。現在卻不得
不以生死相搏,想想都教人心傷。頹然道:「拓跋兄與惡名遠播的陰癸派聯手,不怕有
損尊師聲譽嗎?」
    淳於薇秀眉緊蹙,不悅地責道:「你這人怎麼如此食古不化?我們到中原來,目的
就是要把跋賊押回突厥,其它一切,那有心情去管。跋賊最是可惡,每趟截上他時,都
拚命逃跑,差點氣死了人家哩?」
    寇仲還有什麼話好說?跋鋒寒有了他和徐子陵作夥伴,拓跋玉的一方,根本奈何不
了他。唯一方法就是與像陰癸派這種實力雄厚的教派聯手,始有完成任務的可能。
    寇仲背後的跋鋒寒輕輕道:「我猜錯了!四座高樓上的箭手該非鐵勒的『鐵箭衛』,
而是曾受畢玄親自指點的突厥高手。」
    寇仲登時色變,沉聲問道:「有多少個?」
    這次隨拓跋玉師兄妹到中原來的,尚有由畢玄親手訓練出來的「十八驃騎」,精於
群戰圍攻之術,人人悍勇無倫。所以即使以跋鋒寒的強橫,遇上他們亦只有落荒而逃的
一法。
    不過屢次交戰後,十八鏢騎被跋鋒寒殺傷了部份人,故寇仲才有此一問。
    跋鋒寒苦笑道:「該是十二名箭手,而非是四個。」
    寇仲虎軀一顫,這才明白為何婠婠有信心不怕他們溜掉。
    只要其它箭手像剛才發箭那四人般厲害,他們躍飛空中時,只會成了獵手箭下的肥
雁兒,禁不住後悔跑到天津橋上來。
    這是個精心布下的陷阱。
    從他們的角度往上望,是瞧不到樓頂的情況。而敵人則可對他們一覽無遺,優劣之
勢,不言可知。
    何況左右橋欄外,尚有兩艘看來不會有什麼好路數的大船。
    跋鋒寒續道:「為何他們還似在拖延時間呢?」
    寇仲再度色變,隱隱感到眼前局面,絕不像表面僅是仇殺般單純。
    兩旁燈火突然齊亮,原本黯無燈光的兩艘大船,船首處同時燃著了十多個燈籠。
    兩人一瞥下,都不由倒抽一口涼氣,知道今次除非神明顯靈,又或寧道奇、師妃暄
等聯手來救,否則休想有命離開。
    左右兩艘大船開始離開堤岸,移往河心,與南北橋頭的拓跋玉師兄妹及婠婠,四座
高樓的十二名驃騎殺手,形成一個以他們為中心的天羅地網。

                  ※               ※                 ※

    徐子陵此時潛至天津橋西洛堤近處,瞧著岸邊的十多名壯漢把大船以纜索扯往河心
固定。
    他這「局外人」對形勢的把握要比寇仲和跋鋒寒更清楚。心知敵人所有佈置,均在
防止他們借洛水遁走。
    那亦是唯一的逃命快捷方式。
    想到這裡,他再不猶豫,滑進河水裡去。

                  ※               ※                 ※

    左右兩船的望台上,或坐或站各有十多人,無不像看耍猴戲的冷冷瞪著被燈火照得
纖毫畢露的跋鋒寒和寇仲。
    船首除了持燈籠的大漢外,尚各有十多名彎弓搭箭的勁裝大漢,擺出一副絕不容他
們逃走的格局。
    在一般情況下,就算加上高樓上的突厥神射手,怕仍奈何不了跋寇兩人。
    可是假若在與高手如婠婠等交戰的情況下,他們若想突圍離開,則這分處四方高處
和河中左右兩邊的箭手,將會對他們構成致命的威脅。
    僅剩的兩條逃路分別是南北橋頭,任憑選擇。
    「篤」!
    西方大船望台傳來一下杖子觸地的悶響,人人耳鼓嗡鳴。
    被譽為獨孤閥的第一高手尤楚紅,安然坐在望台上太師之內,眼簾內的兩道精光,
越過六丈許的河面,落在橋上兩人處。右手碧玉杖柱地,發出一陣難聽而帶著濃重喉音
的梟笑,先乾咳一聲,才以她沙啞的聲線冷喝道:「小霸到那裡去了?是否你兩人對他
做了什麼手腳?」
    她身後高矮男女站了十多人,最搶眼自是美麗的獨孤鳳,其它寇仲認得的只有獨孤
策,人人衣飾華麗講究,看來都該是獨孤閥本系的高手。
    只是他們,便足夠收拾兩人有餘。
    與獨孤閥遙遙相對的另一艘船上,則是以突利為首的突厥人,人數不過十人。可是
人人眼神如電,顯然都是高手,卻沒有一個是女的。芭黛兒當然不在其中。
    自拓跋玉和淳於薇現身後。他們早猜到不會少了「龍捲風」突利的份兒。
    他隨來的手下中有兩個是寇仲認識的,就是「雙槍將」顏裡回和「悍獅」慕鐵雄。
此二人當年與李密和祖君彥合謀,擄去翟嬌,再在荒村佈局暗算翟讓,種下其後翟讓慘
遭殺身的大禍。
    這時突利眼中射出欣悅的神色,哈哈笑道:「老夫人何須擔心,只要擒下這兩個小
子,要他們叩頭喊娘的也只是一句話便可辦到。」
    橋上的寇仲倒抽一口涼氣,向身後的跋鋒寒低聲道:「看來這就是伏騫那小子所指
的鐵勒人的陰謀了。」
    話猶未已,婠婠那方衣袂聲響,四個人疾掠而來,帶頭的赫然是「飛鷹」曲傲,後
面跟著的是他三個徒弟長叔謀、花翎子和庚哥呼兒。
    四人來到婠婠身後立定,冷然不語,一副吃定了他們的神態。
    無論空中、地面、河上所有逃路均被封閉,形成一個插翼難飛的天羅地網。
    兩人這時才醒覺,這代表四股強大勢力的敵人,早有聯手對付他們三人的秘密協議,
而救回傅君瑜只是引發出眼前局面的導火線。
    自離開任恩那秘巢後,他們的行蹤便落在敵人的線眼監視下。當知他們朝天津橋走
來後,便調集各方人馬,決定在這四通八達的交通要點截擊他們。
    現在終於把他們迫得陷身在絕境內,除了力戰至死外,再沒有其它的可能性。此實
他們始料所不及。
    婠婠淒迷的美目射出複雜的神色,幽幽歎道:「這裡再沒有奴家的事了,諸位前輩
高明看著辦吧!奴家尚有要事須處理呢。」
    突利施禮道:「婠小姐請便,有機會,希望能與婠小姐多點親近。」
    只看他神情,便知他深為婠婠美色所動。
    事實上在場所有男人,無不為她現出迷醉的表情。
    婠婠深深瞧了跋鋒寒和寇仲一眼,再歎道:「跋兄寇兄珍重!」
    一閃不見。
    兩人雖想到她是要去追擊徐子陵,可是自身難保,只能眼睜睜任她離去。
    曲傲踏前三步,來到婠婠剛才的位置,撩起長袍的下擺,扎到腰帶去,仰天長笑道:
「冤有頭,債有主,今天就讓我曲傲來清雪殺子之恨。寇仲,讓老夫看看你除了逃跑外,
尚有什麼本領。」
    寇仲從跋鋒寒身後轉出來,一拍背上的井中月,大笑道:「曲老頭果然有種,只不
知如若你單打獨鬥不敵本人時,其它人會否出手相援?」
    右方的突利啞然失笑道:「果然是無知之徒,死到臨頭仍敢口出狂言,曲大師請立
即出手,待本人看看他的刀是否像他的口那麼硬。」
    只這幾句話,便可看出突利極工心計。因為若任由曲傲自己回答,礙於他的身份地
位,怎都不能讓人插手。那時一個不好,只要寇仲能來個兩敗俱傷,別人要出手干預和
相幫就有問題。
    但突利這番話,既顧及曲傲的面子,又堵塞了寇仲的說話,拿捏得恰到好處。長叔
謀在曲傲身後得意笑道:「寇兄是真糊塗抑是假糊塗,今次豈同一般依足江湖陳規的決
鬥。兩位仁兄乃人人得而誅之的奸徒,對你們何用什麼禮數規矩。」
    他雖是含笑說出,但誰都聽出他對兩人怨恨之深,傾盡三江五湖之水都洗滌不清。
    寇仲洒然一笑,先瞥了臉容冷硬有如岩石的跋鋒寒一眼,再環視把他們圍得水洩不
漏的眾多強敵,最後目光落在曲傲身上,訝道:「曲大師不是約了那位虯髯小子在子時
比武嗎?現在是什麼時候?不要為此因傷或因死延期,使不知情的人又會以為曲大師怯
戰了!」
    包括尤楚紅在內,無不對寇仲的膽色暗暗佩服。換了是別人,在這種成了眾矢之的,
明知必難倖免的情況下,誰能學得他般不但仍從容自若,還口角生風,一派洋洋自得之
狀?
    曲傲終是宗師級人物,際此決戰關頭,絲毫不因對方的冷嘲熱諷動氣,悠然逼前,
微笑道:「收拾你這小子要費半個時辰嗎?動手吧!」
    凌厲的氣勢,立時湧迫而出。
    寇仲脊骨微俯,雙目射出熠熠奇光,凝注在曲傲身上,像一頭豹子般瞧著獵物的接
近。
    天上星月爭輝,橋下洛水淌流,在這本是美麗明秀的晴夜,橫跨洛水接通東都南北
的天津橋上,卻是戰雲厚布。
    戰火一觸即發。

                  ※               ※                 ※

    徐子陵貼著河床,潛至獨孤閥座駕船的船底下,心中猶豫。
    像尤楚紅和獨孤鳳那種級數的高手,他只要用力在船底鑿一下,說不定都惹起對方
的警覺,何況是要在船底弄出一個破洞來。
    不過卻非全無辦法。
    他伸出雙掌,按在船底處,氣海不住積蓄真氣。
    心底下亦不由有點緊張,雖然真氣掌勁很多時被形容為比刀刃還鋒利,但是否真如
刀刃般能起切割的作用,尤其對象是堅實的船體,則仍是未知之數。
    經過這些年來的鑽研、遇合和修練,他對體內真氣已到了收發由心的境界,強弱、
快緩,至乎吐勁的方式,螺轉的方向,都能隨意而為,揮灑自如。
    但卻從未想過控制真氣發出的剛柔鋒利狀態。
    在與人對敵時,他可憑借指尖、拳頭、手掌的組合變化,針對情況而施用,但仍沒
有試過把真勁以另一種形態發出。
    以他目下的修為,當然可以硬生生在船底震破一個巨洞,又或以掌尖插穿船底,但
這樣必然瞞不過船上的頂尖高手。那時戲法就不靈驗。
    此時體內已蓄滿爆炸性的能量,徐子陵猛一咬牙,螺旋勁發。
    本是偏於陽剛迅疾的勁氣,變得既陰柔又沉緩,從雙掌吐出,勁力覆蓋以雙掌為核
心的方圓近六尺的艙底。
    核心的部份竟然應掌凹了下去,卻沒有發出破穿碎裂之聲。
    徐子陵也料想不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下意識地伸出手指往凹陷的部份戳去。手指
直沒入木,便若插進麵粉團裡的樣子。
    徐子陵自己都嚇了一跳,想不到內勁可厲害至此。
    收回手指,留下一個指形深洞,可是由於船身頗厚,故尚未洞穿。
    他正要加點手腳,卻發覺凹陷處的木粉一層層的溶灑下來。
    心中叫妙時,突生警兆。
    暗湧陣陣傳來,顯示河水內正有某種人為的活動在進行中。
    徐子陵心中凜然。
    難道自己如此小心,仍瞞不過敵人嗎?

                  ※               ※                 ※

    寇仲雖擺出打硬仗的格局,口上卻嘴皮子微張的低聲向左後旁靠欄而立的跋鋒寒問
道:「那一方?」
    跋鋒寒當然明白他意思,但只能以苦笑回報。
    敵勢實在太強了,唯一方法就是突圍逃走,但選取那一方逃走,卻是最難決定的問
題。
    表面看來,自以拓跋玉師兄妹把守的南橋頭實力最為薄弱,但也可能是個陷阱。
    跋鋒寒望往其中一座高樓,隱見人影縮閃,沉聲答道:「洛水!」
    寇仲點頭表示同意,「鏘」的一聲掣出井中月,朝迫至三丈近處的曲傲迎去。跋鋒
寒適於此時冷喝道:「曲傲你何時成了突厥人的鷹犬?」
    以曲傲的老練,也為這句尖刻之極的話略一錯愕,氣勢登時減弱兩分。要知突厥勢
大,鐵勒勢弱,所以鐵勒人臣服於突厥,乃合情合理的事。正因跋鋒寒這句話勾起了曲
傲在這方面的聯想,才有氣勢被削的情況出現。
    不待任何人有機會回答,跋鋒寒後發先至,越過寇仲,斬玄劍以雷霆萬鈞之勢向曲
傲劈去。
    四周怒叱聲起,眾敵紛紛趕來援手,跋鋒寒只耍了一記手段,便改變了整個形勢。
    愈亂他們便愈有逃生的機會。

                  ※               ※                 ※

    眼前的情景,看得徐子陵頭皮發麻,暗叫僥倖。
    原來敵人正把兩張滿是倒鉤的大網,鋪在天津橋左右下方的河水上,在水面下半尺
許處浮張,如若寇仲和跋鋒寒往河水跳下去,不給生擒活捉才是怪事。
    徐子陵知事不宜遲,由河底往蓋河入網潛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