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六卷)
第一章 天津橋上

    婠婠如夢似幻,像蕩漾著最香最醇的美酒般的一雙美眸,完全漠視四周因懍於氣氛
駭人而爭相走逐避難的男女老少,只凝注著剛步上天津橋頭離她至少尚有百多步的跋鋒
寒身上,玉容靜若止水。
    寇仲落後在跋鋒寒後十步許處,盯著每一個朝他們方向奔離天津橋畔的路人。當跋
鋒寒踏著奇異的步法,來到婠婠面前二十步處立定時,天津橋除了這雙對峙的男女,就
只有為跋鋒寒押陣的寇仲一人。
    婠婠向跋鋒寒微一頷首,似是無限惋惜的嬌歎道:「跋兄本有機曾晉身天下頂尖武
學宗師之列,只可惜不識時務,妄想以螳臂擋車,落得如此下場,實是咎由自取,與人
無尤。」
    跋鋒寒尚未答話,後面悠閒地坐上橋欄的寇仲已啞然失笑道:「真是笑話。有那一
趟你婠大小姐不是像吃定我們的樣子;但有那一趟你不是棄甲曳兵落荒而逃,真虧你仍
厚顏狂吹大氣,可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婠婠黛眉輕蹙,瞧往寇仲道:「人最緊要是懂得自量。寇兄或者不肯相信,但奴家
以前每次對你們的出手,其實都是留有餘地,令奴家投鼠忌器的當然是為了『楊公寶庫』。
可是現在縱使把你兩人擊斃,仍有一個知悉這個秘密的徐子陵,我下手再不用留情,便
讓你們見識一下來自〈天魔秘〉的絕技吧。」
    寇仲和跋鋒寒均心叫妖女厲害。
    寇仲先前的話絕非無的放矢的譏罵,而是要勾起婠婠前數次敗退的陰影,使她強大
的信心受到挫擊。
    豈知婠婠聊聊數語,連消帶打,反令兩人感到她以前真個並沒有使出十足功夫,而
今次則大不相同了。
    婠婠接下來嫣然笑道:「若以為憑你們兩人,就可把我陰癸派牽制在此,讓徐子陵
把人運往城外,那才真的是天大笑話。」
    她巧笑倩兮的娓娓道來,聽在兩人耳中卻像突來的一記晴天霹靂。
    跋鋒寒倏地感到婠婠氣勢增強,忙深吸一口氣,收攝心神,沉聲道:「陰癸派不嫌
太過份嗎?君瑜現在生死難卜,你們仍挈而不捨,是否真要置她於死地才稱心。」
    婠婠心中大訝。
    以跋鋒寒一向的驕傲強狠,絕不曾說出這種帶點求情意味的話來。
    就在此時,跋鋒寒殺氣陡增,斬玄劍電光突閃般,隨著他急衝而前的迅快動作,橫
斬過來。
    寇仲本亦有多少困惑,但此刻見到跋鋒寒威勢劇增,又主動出擊,始心中恍然。
    在馬賊群中長大的跋鋒寒,整輩子都在向各式各樣的權勢挑戰,而陰癸派正是邪派
魔道中至高無上的權威。
    跋鋒寒那番話正是要激起自己對婠婠欺人太甚的鬥志,亦使自己湧起護持弱小的義
憤之心,故能氣勢如虹,含「恨」出擊。
    婠婠寬袖中左右各飛出一條白色絲帶,同時只以右足拇指尖向地面一點,撐起嬌軀,
整個人陀螺般旋動起來。
    她那對纖纖玉手以奇異曼妙的動作,交叉穿梭地揮動絲帶,織出一個幻變無方,充
滿波紋美感的渾圓白網,把她緊裡其中,成了一團白影,仿如天魔妙舞。
    如此魔功,確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跋鋒寒本有一往無前的拚死之心,但在這要命的剎那竟有無從入手的頹喪感覺。
    要知高手相爭,進攻退守,均於電光石火中尋瑕覓隙,以求命中對方要害,又或退
避其鋒銳。
    可是現在婠婠把「圓」的特性發揮至登峰造極的境地,織出的護體網紋平均而一致,
根本沒有任何強弱疏密之分,頓使他生出不知該攻何處的無奈感覺。
    若他妄然進攻,必主動盡失。
    以跋鋒寒的悍勇,竟也被迫往後猛退。
    寇仲也看呆了眼。
    絲帶倏消,回到了婠婠羅袖之中。
    和婠婠屢次交手後,直到這刻,他們仍沒法摸清楚婠婠的底子,甚至她最擅使的是
什麼武器亦弄不清楚。只知一時只以纖手禦敵,或揮動「天魔雙斬」的一對短刃,又或
單帶雙帶、羅袖飄香,其層出不窮,變化無方處,正深合天魔幻變之道,教人全無預擬
應付之法。
    總之她隨手拈來,均是曼妙無方的殺著。
    此時她要停便停,動靜的對比,已能使身在局中的跋鋒寒,與作為旁觀者的寇仲都
心生寒意。
    最奇怪的是天津橋兩邊天街南北兩段,所有路人竟走得乾乾淨淨,沒有人留下來遙
看熱鬧。而在橋的兩邊洛堤處,卻分別泊有兩艘大舟,此時都烏燈黑火,不見人影,透
出神秘兮兮的味兒,當然不會是好路數。
    這種不正常詭異的情況,自是人為而成。
    婠婠並非是單獨來的,而是有人在暗中代她「清場」,且布下包圍網,務要置他兩
人於死地。
    兩邊的水道交通也被截斷。
    形勢明顯對他們非常不利!
    婠婠以她那種令人心寒的篤定神態,冷然瞧著後退撤回原處的跋鋒寒,幽幽歎道:
「你們不是一向自詡智計過人,怎會想不到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容傅君瑜返回高麗。」
    她這幾句話證實了他們的猜想。
    今趟陰癸派是因『楊公寶庫』而出手擒下傅君瑜,務要千方百計保守機密,就像他
們在盜取和氏璧後來個矢口不認的情況如出一轍,因為後果實太嚴重了。
    無論陰癸派如何橫行無忌,對被譽為天下武林最頂尖兒的三大高手之一的「奕劍大
師」傅采林亦要深感忌憚,等閒不願把他惹出來,招致無窮的後患。
    現在寇仲等把傅君瑜救出,等若人贓並獲,在這種情況下,陰癸派自然不惜一切手
段殺人滅口,好使傅采林永遠不曉得這件事。
    這也是婠婠不讓其它人在附近「旁聽」的原因,正是禁止洩出任何風聲的措施。
    若非師妃暄受襲被傷,退於淨念禪院,陰癸派亦不敢猖獗至此。
    寇仲和跋鋒寒到此刻才真正體會到自己的處境。

                  ※               ※                 ※

    宋師道失聲道:「糟了!」
    徐子陵眉頭深鎖,默默思量,心內矛盾,難以決斷。
    宋師道向任恩道:「請任幫主立即吩咐下面所有兒郎偃旗息鼓,不要再有任何行動,
任幫主亦不宜再來見我們,以後由我們看情況來找你。」
    任恩愕然道:「事情不致這麼嚴重吧!」
    宋師道歎道:「比你想到的還要嚴重!小仲和跋兄這樣等若明著告訴敵人我們是要
立即出城,對方必會傾盡全力來阻截我們。故任幫主絕不能讓對方知道貴幫參與此事。」
    任恩感動地道:「二公子真夠朋友,我會靜候佳音,等待二公子進一步的指示。」
    任恩去後,徐子陵道:「陰癸派會怎樣反應呢?」
    宋師道分析道:「陰癸派乃有近千年歷史的魔門第一大派,只是面子問題已令他們
難嚥下這一口氣。而實際上她們更不會容許任何人,特別是傅采林曉得君瑜為她們所擄
一事,故當會以雷霆萬鈞之勢,先一舉殲滅小仲和鋒寒兩人,另一方面則全力攔截我們。
由於她們為了對付師妃暄,把主力集中到洛陽來,應付我們該是游刃有餘。」
    徐子陵思索道:「我們至少仍有一個優勢,就是對方應尚未猜到有二公子在幫我們
的忙。所以只要我於此時現身,她們定會猜忖我把瑜姨藏好後,再出來和她們拚命,那
二公子逃出的機會勢將大大增加。」
    宋師道歎道:「或者會好一點。唉!不若我和你一道去和他兩人並肩作戰吧!只要
把君瑜交給魯叔,他怎也曾有方法把她送往高麗的。」
    徐子陵正要說話,忽地心現警兆。
    宋師道也有所覺。
    一把悅耳的女子聲音在艙外傳進來道:「徐子陵!我有話要和你說。」

                  ※               ※                 ※

    跋鋒寒劍尖垂下,雙目卻射出無比銳利的精光,盯著婠婠道:「婠小姐這雙飛帶有
沒有名堂?」
    這兩條帶寬只一寸,但卻似有伸縮彈性,長時可達三丈,極難防範。
    婠婠淒迷的美目深深的瞧了跋鋒寒一眼,柔聲道:「奴家這帶子乍看似是一雙,其
實只有一條,名曰『白雲飄』,跋兄到了黃泉之下。切勿忘記。」
    跋鋒寒似漫不經意似隨口問道:「只不知是由何物製成?」
    婠婠微笑道:「有些事總要保持點神秘才見味兒,跋兄何不猜猜看。」
    旁邊的寇仲心中奇怪,在這等劍拔弩張,箭在弦上一觸即發的時刻,一向爽脆利落
的跋鋒寒,為何竟斤斤計較起對方武器的質料來?
    他當然知道以跋鋒寒的為人,絕不會無的放矢。
    婠婠又幽幽歎了一口氣。
    她無論任何一個表情,均能顯露出一種扣人心弦的內心感情,配上她風華絕代的美
艷丰姿,確是萬種風情,令人目眩神醉。
    即使跋鋒寒和寇仲與她是敵對的立場,更清楚她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但仍忍不
住有這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她朱唇輕啟的道:「或者你們不肯相信,但奴家真有點捨不得毀了你們。你們去後,
婠婠會有失落和寂寞的難過;但偏又無法不對你們下手,所以心中矛盾之極。唉!看招!」
    翠袖揚起。露出光芒閃爍的一對短刃『天魔雙斬』。
    跋鋒寒的斬玄劍尚未有機會攻出,婠婠已欺至身前八尺之內。
    雙斬像兩條爭逐的魔蛇毒舌,以令人無法捉摸揣測的方式,在虛空中劃出奇異玄奧
的徑道,朝他攻來。
    婠婠本是披垂香肩的秀髮,飄揚起來,既動人又無比詭異。
    周圍的空氣似是給一下子抽乾了,周圍方圓兩丈許的空間像變成個無底的深洞。
    跋鋒寒首次感覺到婠婠全力出擊的駭人威力。
    她沒有說謊。
    上幾次她確是留有餘地。
    跋鋒寒際此生死關頭,心中卻是出奇地冷靜,全沒有因對手的強橫而心生懼意。
    體內被和氏璧改造後的經脈真氣在瞬那的高速攀上至極限。
    他的眼神亮了起來,清楚把握到在一般人眼中變成只是幻影般的天魔雙斬每一下微
細的動作。
    就在這生死對決的一刻,他生出奇異的感應。
    他感應到婠婠體內的真氣在不斷變化,不斷游移,有時集中往右手的天魔斬,忽然
間又移往纖足,顯示出她可在電光石火的高速內改變攻擊的方式和殺著。
    如此魔功,確是可怕之極。
    跋鋒寒倏地退後半丈,再飛身衝前反擊。
    凌厲至令人窒息的劍氣像閃電裂破烏黑的濃雲般,迎向朝他猛施殺手的陰癸派新一
代最傑出的傳人。

                  ※               ※                 ※

    徐子陵步出船艙。
    在洛河兩岸幽暗的船舟燈火掩映下,一個曼妙美好的身形正背著他俏立船首處,勁
裝疾服,背佩古劍。
    徐子陵愕然道:「原來真的是公主芳駕光臨。」
    東溟公主淡淡道:「你聽不出我的聲音嗎?」
    徐子陵來到她身後半丈許處立定,負手道:「怎會認不出來。只是不敢相信吧!請
問公主怎知道在下在這裡呢?」
    單琬晶不答反問道:「徐子陵你信任我嗎?」
    徐子陵呆了半晌。
    這簡單的問題卻是非常難以回答。
    他既沒有不相信她的理由,但也沒有非信她不可的道理。
    說到底他們的關係一向都不太和睦。
    單琬晶不悅道:「男子漢大丈夫,心胸竟是如此狹窄嗎?」
    徐子陵苦笑道:「公主息怒,我只是摸不清你這句話的含意吧了!」
    他的笑容灑脫好看,在他帶點憂鬱的俊秀顏容上更別有一種無人能及的超然出眾的
動人味兒。
    單琬晶芳心一顫,竟說不出話來。
    徐子陵雙目透射出智能澄明的光采,瞧著她柔聲道:「我從來沒有想過公主會害我,
這該能代表我是信任你的吧?」
    單琬晶有點怕他看破自己芳心歷亂的銳利眼神,無力地垂下螓首,輕輕道:「那可
以告訴我為何陰癸派的人要傾盡全力來找你們呢?」
    徐子陵道:「因為我們成功把瑜姨從他們手上救回來。」
    接著解釋了眼下進退兩難的情況。
    單琬晶聽罷道:「原來有宋家二公子暗中為你們出力,難怪連這麼不可能的事都給
你們辦到。」
    接著沉吟半晌,歎息道:「現在怕只有我們才有辦法把人送走,此中情由很難用三
言兩語來解釋;總言之我娘是祝玉妍忌憚的人之一,又深識她們的手段。」
    再幽幽瞥了他一眼,續道:「本來我要你們把和氏璧交出來作交換的。但這樣乘人
之危只會令你更恨我,罷了!把人留給我。快到天津橋去與你兩位兄弟並肩作戰吧!他
們給陰癸派截殺於該處呢。」
    徐子陵愕然瞧了她半晌。
    宋師道的聲音傳出來道:「子陵去吧!」
    徐子陵向單琬晶一揖到地,縱身上岸,疾馳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