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五卷)
第十二章 義薄雲天

    跋鋒寒和徐子陵故意繞了個大圈子,肯定沒有人跟在背後,才來到與寇仲和宋師道
約好會合的地方。
    那是城南門附近的一所房子,青蛇幫的秘巢。
    兩人越牆而入,進入前廳時,寇仲和宋師道正愁眉不展的對桌呆坐。
    他們禁不住大吃一驚。
    寇仲苦笑道:「不要誤會,瑜姨已給救回來。」
    徐子陵在他身旁坐下,皺眉道:「是否見到救她的是你這小子,所以一怒走了。」
    宋師道歎道:「若她可以用自己兩條腿走路,我們何用在此唉聲歎聲。」
    跋鋒寒駭然道:「陰癸派竟敢向她下辣手?」
    寇仲慘然道:「確是非常辣手,但卻非你想像中殘肢斷腿的一類辣手,你們到房內
一看便明白。」
    傅君瑜花容如昔,只是像沉睡多年的美麗女神,秀眸緊閉,雙手交疊按在胸口。
    最駭人的是她口鼻呼吸之氣斷絕,體內經脈也沒有絲毫真氣往來之象。
    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早死去多時。但她仍是身體柔軟,皮膚潤滑而光澤照人,沒
有半點死亡的氣息。
    宋師道歎道:「陰癸派的妖人真厲害,不知使了什麼妖法,竟能使她像冬眠的動物
般長睡不醒。」
    寇仲痛心不已的道:「我和二公子已施盡渾身解數,但總不能令她有絲毫反應。最
糟是不知她能這樣捱上多久,說不定還有個期限,過了限期瑜姨就嗚呼哀哉,那我們便
只好乖乖的把她送回虎口裡。」
    正探手按在她天靈穴上的徐子陵頹然道:「她體內生機盡絕,使人無從入手,魔門
功法,確是秘不可測。這比當日婠婠的昏迷不醒,更使人無從捉摸。」
    宋師道斷然道:「天下間若有人能解救她,就只石青璇一人,她的針灸之術天下無
雙,說不定有破除妖術的方法。」
    寇仲愕然道:「石青璇原來不只是吹簫的高手,且是濟世的良醫,她住在那裡?近
不近哩?」
    宋師道愛憐的細察傅君瑜的如花玉容,緩緩道:「石青璇的住處乃江湖上一大秘密,
但由於家父和她的母親碧秀心曾有一段深刻的交往,所以方知她長期隱居在四川一處叫
幽林清谷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徐子陵心中暗忖:碧秀心必然是個既多情又引人之極的美女,否則不會有這麼多顯
赫不凡,名震一方的前輩名家高手,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宋師道雖說得含蓄,亦等若表示了以刀法冠絕天下,武功位居諸閥前列的「天刀」
宋缺,也像歐陽希夷和王通般,與碧秀心有段沒有結果的苦戀。
    挪回按在傅君瑜頭蓋的手,問道:「她的醫術是否得乃母真傳呢?」
    宋師道道:「她的醫藝傳自她爹石之軒,簫藝才是傳自娘親。」
    寇仲大感意外的道:「原來碧秀心是正式的嫁了人,為何這麼多人仍對她餘情未了,
嘿!我只是指歐陽老頭和王通,再沒有其它意思。」
    宋師道毫不在意道:「此事說來話長,有機會再談吧!現在我要立即把君瑜送往四
川。唉!她的氣質就像君婥般獨特動人。」
    跋鋒寒直到這刻才收回為她把脈的手,臉上忽晴忽暗,似在內心處掙扎交戰。除宋
師道目光沒法從傅君瑜的俏臉移開外,只有寇仲和徐子陵發覺跋鋒寒神態異常。
    寇仲奇道:「老跋你為何不說話。」
    跋鋒寒長歎一聲,苦笑道:「因為我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故心內非常矛盾。」
    三人精神大振,同時又大惑不解。
    宋師道焦灼之情更逸於言表,急道:「還不說出來。」
    寇仲奇道:「為何會感到矛盾?」
    跋鋒寒目光落到傅君瑜身上,神色回復一貫的冷峻,沉聲道:「她現在情況絕非陰
癸派的人做的手腳。」
    三人為之愕然。
    跋鋒寒道:「這是類似婠婠妖女那種閉絕經脈呼吸的功法,卻又回然有異,乃傅采
林得自天竺高僧的一項奇技,名為龜息胎法。」
    徐子陵道:「你敢肯定嗎?」
    跋鋒寒道:「至少有九成把握,因為君瑜曾親口向我提起過這奇異的功法,說能把
人長期保持在沉眠不死的狀態,由於不用消耗能量,故長時滴水不進也不會出問題。」
    宋師道喜道:「那她有否說出解法?」
    寇仲思索道:「瑜姨定是因被敵所擒,不願受辱,更不想被逼說出心中的秘密,才
會以此消極的方法對抗,娘的師妹確是不凡。」
    徐子陵責道:「不要岔到別處去,現在最緊要是如何把瑜姨弄醒。」
    跋鋒寒道:「當時我問她能否自行回醒,她說天下間除那天竺高僧外,就只傅采林
有方法使她醒過來。」
    徐子陵猛一咬牙,斷然道:「待我為寇仲取得『楊公寶庫』後,就把她送回高麗,
讓傅采林大師救醒瑜姨,鋒寒兄不用為此煩惱。」
    跋鋒寒露出感激神色,知道徐子陵明白他的意思。
    一向以來,跋鋒寒追求的就是能拋棄一切,專志武道,回突厥挑戰在域外至高無上
的「武尊」畢玄。
    但在道義上,他卻不能對現在等待救援的傅君瑜袖手不理,故心內痛苦矛盾。跋鋒
寒再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深沉的道:「問題在從沒有人試過這奇異的休眠功法,故誰
都不知她可以捱得多久。又或可能過了某個期限後,即使傅采林亦乏回天之術,救她不
醒。」
    徐子陵正要說話,宋師道截入道:「你們不用為此煩惱,此事交在我宋某人身上,
今夜我就帶她趕往高麗,其它事就看老天爺的意旨好了。」
    三人同時一震,往他瞧去。
    宋師道深深凝視傅君瑜,臉上現出一往無前的堅決神色。
    三人心中感動。
    要知宋師道乃宋閥新一代最重要的人物,宋缺的當然繼承人,權力財富美女對他都
像有如拾芥般容易方便。
    從這裡到高麗,隔著的是萬水千山,恐怕幾個月都到不了那裡去,何況還要帶著一
位睡美人。其中艱苦,可想而知。
    而他尚是首次見到傅君瑜,嚴格來說根本沒有絲毫關係。
    宋師道微微一笑道:「說來你們也不會相信。我自從聞悉君婥的死訊後,我從未試
過像這一刻般歡欣鼓舞,感到天地再次充滿生機樂趣,生命竟能如此可愛動人。」
    跋鋒寒瞧了他好半晌後,歎道:「你如此捨棄一切的走了,你的家族會怎樣想?」
    宋師道一對眼睛亮了起來,長長吁出一口氣道:「實不相瞞,我對那種規限重重的
生活方式,在多年前已感到索然無味,惡厭之極。寒家雖在南方赫赫有名,但爭天下始
終是以洛陽為中心這黃河流域為主的戰場,那是我家勢力難及的地方。」接著轉向寇仲
道:「我們宋家絕沒有要做皇帝的野心。只要小仲能令家父感到在天下統一後,我們宋
家仍能保持在南方的地位,到那時終會把三妹許給你。可是你必須答應善待她才行,否
則我宋師道第一個不肯放過你。」
    寇仲老臉微紅,低聲道:「二公子放心吧!我寇仲豈是始亂終棄的人。」
    跋鋒寒道:「二公子放心,我和子陵會盯著他的。」
    宋師道再叮嚀了寇仲一會,才在三人幫助下,小心翼翼的用被子把傅君瑜捲起,扛
在肩上,道:「我現在先設法出城,到城外找輛馬車給她乘臥,立即北上,你們再不用
想君瑜的事,我定能及時把她送到高麗的。」
    跋鋒寒一揖到地,肅然道:「跋某一生人還是首次心悅誠服的向另一個人施敬禮,
宋公子保重。為安全計,我們將護送公子出城,免生意外。」
    宋師道道:「萬萬不可,我們四個人走在一起太顯眼了,只要子陵送我便行。放心
吧!我們宋家在這裡頗有點勢力,又有任恩幫手。跋兄不是要找曲傲試劍嗎?祝你一戰
功成,名揚天下。」
    接著哈哈一笑,和徐子陵洒然去了。

                  ※               ※                 ※

    跋鋒寒相寇仲送別宋師道後,回到廳子坐下,都有欲語無言的沉重感覺。好一會跋
鋒寒才搖頭歎道:「只有宋師道這種情深一往的人,才配被天下女子鍾情,我和你都不
配。」
    寇仲頹然道:「宋二公子令我感到渺小和慚愧。唉!像你現在這種心情,怎向曲傲
挑戰?」
    跋鋒寒苦笑道:「所以我才回到這裡來悶坐。是了!在妖船上沒有遇上高手嗎?」
    寇仲道:「高手都傾巢而出,到了你們那處玩兒,剩下的幾個婢僕連我們逐房查看
都懵然不知,我們還見到上官龍,差點想順手了結他。」
    跋鋒寒沉思道:「陰癸派的高手真個多不勝數,我們遇上的聞采婷,絕對不遜於邊
不負,若不能盡殲陰癸派的妖人,我回到突厥或可以不予理會,但你卻睡難安枕。」
    寇仲道:「你倒說得輕鬆容易,現在祝妖婦婠妖女等不來煩我們,我們已可酬謝神
恩,那還敢去惹她們。」
    跋鋒寒道:「人是不能這麼沒志氣的,這又叫苟且偷生。現在我們最緊要是一無所
懼的面對強敵,再從實戰中不斷尋求突破。若左閃右避,終不能成為寧道奇那般級數的
高手。」
    寇仲駭然道:「你不是提議我們現在大搖大擺的到街上去,讓人來找我們來當靶子
吧!」
    跋鋒寒哈哈笑道:「果知吾意。就當這是為君瑜做的,只有這樣,才可把陰癸派的
人吸引著,而宋二公子就可安然攜美離開了。」
    寇仲呆了半晌,終明白跋鋒寒的意思。
    陰癸派一向以睚毗必報的作風震懾江湖,故無論多麼有實力的門派,等閒都不敢去
招惹她們。
    現在他們公然捋陰癸派的虎鬚,在她們手中搶回傅君瑜,此事若傳到江湖上,對陰
癸派聲譽的打擊,會是嚴重至極點。
    可以想像當祝玉妍接到君瑜被救走的消息後,將會拋開一切顧忌考慮,改把殺死他
們列為首要之務。
    在這種情況下,宋師道能否安然送走傅君瑜,實是未知之數。
    跋鋒寒正是要不顧安危,把陰癸派的主力牽制在城內。
    寇仲倏地起立,一怕背上井中月,大喝道:「事不宜遲,我們去吧!但要先知會他
們。」

                  ※               ※                 ※

    宋師道和徐子陵躲在天津橋旁碼頭其中一艘客船上,靜候任恩的消息。
    床上是深眠不起的高麗女劍客傅君瑜。
    宋師道微笑道:「這幾年來我的心神尚是首次可從你娘處移到別人身上,那就像一
個渾身精力的人,找到工作的目標和方向,充滿生機。」
    徐子陵點頭表示明白,卻不知說什麼話才好。
    宋師道接著又問起傅君婥的事,聽徐子陵講述與傅君婥結識的經過,津津有味,大
感興趣。
    間中又不住提問,使徐子陵被迫要記起很多被淡忘了的細節。
    宋師道愈聽愈興奮,徐子陵卻是愈說愈魂斷神傷。
    這時任恩回來了,向兩人道:「現在風聲很緊,不時有面目陌生的女子在巿內和洛
水河岸間出現,一看便知是癸陰派的妖女。」
    宋師道道:「打通城防的關節沒有?」
    任恩臉有難色道:「這方面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可神不知鬼不覺的出城,最好待
明早河關開放後,我們坐漁船離城,如此可保萬無一失。」
    宋師道搖頭道:「救人如救火,怎可浪費時間。」
    任恩道:「宋爺可否再待一曾,剛才跋爺通知我們,他和寇爺會設法牽制陰癸派的
主力,那時我們便有機會離開。」
    徐子陵和宋師道同時色變。

                  ※               ※                 ※

    跋鋒寒和寇仲在行人疏落的街道上昂然舉步。
    此刻剛入亥時,卻仍是華燈處處,別有一番繁華大都會的氣氛。
    跋鋒寒道:「你約了宋金剛什麼時候會面。」
    寇仲答道:「伏騫和曲傲的決戰在今晚子時舉行,他說亥時中便會在曼清院聽留閣
的西院頂樓,到時去找他便成。哈!看來都是去不成的了!」
    跋鋒寒揚臂舒展一下筋骨,笑道:「世事往往出人意表,未到該刻,你都不知道會
發生什麼事。」
    寇仲沉聲道:「我非是害怕,而是眼前形勢不同。師妃暄正避靜療傷,陰癸派再無
任何顧忌,若今趟她們肯放過我們,太陽將改從西山升起。」
    跋鋒寒知他所言屬實,微笑道:「這正是生命的樂趣。若你知道可輕取對手,那還
有什麼刺激。只有置諸死地而後生,從不可能的形勢下取得勝利,才使人回味無窮。」
    寇仲欣然道:「這正是我和小陵最欣賞和佩服老兄你的地方。不知我們是否逃命慣
了,遇上困難,首先想起的就是如何逃避,有了你後,這思想傾向才逐漸改變過來。」
    接著岔開道:「你說婠妖女美還是師妃暄美呢?」
    跋鋒寒哂道:「你竟還有此閒心。」
    頓了頓沉吟道:「我確未見過比她們更動人的美女。但師妃暄顯然多了幾分仙逸之
氣,似若高不可攀的天上女神,而婠婠比起來總及不上她的秀氣。」
    寇仲點頭道:「這叫英雄所見略同。」
    跋鋒寒淡淡道:「不過你千萬莫要為她們任何一個動情,她們的心神都不會放在男
女的感情愛慾之事上,愛上她們只會失望收場。」
    寇仲哈哈笑道:「你當我寇仲是什麼人?男兒生於亂世,自應以國事民生為重,其
它的算得什麼?」
    跋鋒寒狠狠盯他一眼,提醒道:「記得你答應過二公子什麼事,不要弄到他找你算
賬才好。」
    寇仲不由想起素素,頹然道:「我是天生不會對女人狠心的人。海沙幫有個叫『美
人魚』游秋雁的女人,屢次想害我,我都把她放過,便可見其餘。」
    跋鋒寒語重心長的道:「有些人無論你如何善待他,不但不知感激,還會涼薄無情
的不斷欺凌你甚至要陷害你。」
    接著皺眉道:「我好像聽東溟公主提起過游秋雁這女人,『龍王』韓蓋天被你們擊
傷後,無力處理幫務,就由此女負起主理海沙幫之責。你若回南方,最好小心點,女人
恨起一個人來時,比男人更難對付。」
    寇仲想起宋金剛的話,只不知杜伏威和沈法興聯手對付李子通,海沙幫有否參與其
事。
    此時兩人轉上天街,千步許外就是橫跨洛河的天津橋。
    行人車馬驟然多起來。
    佔大部份都是慓悍豪雄的武林人物,無不對兩人偷偷行注目禮。
    街上酒樓與青樓林立,笙歌盈耳,車馬暄逐,輝煌的燈火下長街亮如白畫。
    寇仲笑道:「陰癸派一向不肯見光,我們這樣出現在巿內最繁盛的大道,她們還能
有什麼作為?」
    跋鋒寒極目前方,油然道:「我仍未能忘懷昨夜師妃暄驀然現身橋上的動人情景,
只有仙女下凡差可比擬。今晚我們會否再有奇遇?」
    寇仲笑道:「守株待兔在歷史上只發生過一次,咦!我的娘!」
    兩人同時看到在天津橋上,幽靈般俏立著具上絕世姿容的美女婠婠。
    在人潮中她是如此與世格格不入,雖站在那裡,卻似來自另一個空間。
    行人被她奇異的閒定和傾國的艷色所懾,都在偷偷看個不停。
    她不染一塵的赤足,更令人驚疑不已。
    深幽的目光,緊鎖不斷接近的兩人。
    跋鋒寒和寇仲分開少許,仰天長笑道:「其它人都給我跋鋒寒滾開,我要與陰癸派
的妖女決一死戰。」
    瞭亮雄壯的聲音,一時響徹大橋兩岸。
    跋鋒寒向寇仲道:「你給我押陣!」
    「鏘」!
    斬玄劍出鞘。
    跋鋒寒大步踏上橋頭,朝婠婠迫去。
    路人四散奔逃。
    一時殺氣漫天,大戰一觸即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