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五卷)
第十章 蛛絲馬跡

    四人在坊門外下車,觀察形勢後,翻上瓦面,竄過幾所屋子後不片刻目標中的院子
出現前方,中間只隔了一條小巷。
    一看下,都心知小妙。
    屋前的空地上,雖泊有一輛馬車,卻不見拉車的馬兒。
    這所前後三進,以兩個天井相連的房子門窗緊閉,沒有半點有人居住的樣子。寇仲
頹然道:「糟了!妖婦妖公妖女全給我們嚇走了。」
    宋師道出奇平靜,低聲道:「我們入屋看看,說不定會有所發現。」
    跋鋒寒歎道:「我看也是白費心機,陰癸派一向以行蹤隱秘見稱,那會留下任何可
根尋的線索,否則早給人追上老巢去。」
    宋師道搖頭道:「今趟是不同的。我幾可肯定她們是前晚上官龍被揭穿身份後才匆
匆轉換地點,是為怕被人尋到這條線上。這是一種小心駛得萬年船的措施,但卻又很易
被人忽略的。在這種心理下,難免會有疏忽。那我們便有方法找出來了。」
    三人無不動容,頓然對宋師道這位二公子刮目相看。
    宋師道一聲「來吧」,領先躍往院子裡。
    廳內佈置講究,牆上還掛有書畫一類的裝飾,不過不出跋鋒寒所料,一切乾乾淨淨
的,除家俐用具外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宋師道卻不肯放過任何一吋地方。當三人意興索然時,他卻從地上撿起一些茶葉的
碎屑,送到鼻下嗅吸一番道:「若我沒有瞧錯,這該是黃芽葉,挺直勻齊,色澤黃中帶
綠,細嫩如亳,形似鴨舌,乃茶葉的極品。」
    三人聽得目瞪口呆,心想只有他這種出身高門大族的世家子弟,才能憑一片茶葉說
出這麼多道理來。
    徐子陵皺眉道:「縱然知道這是什麼茶葉,但又能起什麼作用?」
    寇仲插口道:「照我看陰癸派的妖女不會把茶葉隨身帶備,該是上官龍預備好來孝
敬她們的。」
    宋師道欣然道:「這個可能性非常之大。天街有幾間茶鋪,其中三間都有黃芽茶賣,
但只有山景居賣的是金剛台生產的一等黃芽葉,我和他們的老闆這些日子混得頗熟,很
容易查出上官龍是否只酷嗜此茶。尚是如此,我們便多得一條線索。」三人都聽得心服
口服。
    茶有茶癮,喝慣了某種茶,儘管會間中換換口味,但總不會一下子全改變過來的。
    上官龍應是在養傷期間,若碰巧他遣人去買茶,他們便有機會了。
    宋帥道再巡察一番,沒有新的發現後,朝內進走去。
    三人因他這種『查案』本領而對他視若神明,忙追在他身後。
    宋師道進入其中一間臥房,睡床羅帳低垂,內裡被褥凌亂,應了他們的預料,不但
走得非常匆忙,且是在半夜離去。若是在日間,一切被褥便該是執拾整齊。
    三人學宋師道般仔細觀察時,他卻揭帳坐在床沿,拿起被鋪枕頭用神嗅吸。
    三人唯他馬首是瞻,耐心靜候他發言。
    宋師道見三人呆瞪他,放下被枕莞爾道:「實在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我一向長在
講究生活的家庭,而湊巧陰癸派的人對這方面的要求亦是頗為講究,才給我認為可憑此
看出些什麼事來。」
    跋鋒寒動容道:「二公子這話非常管用,一向以來,江湖中人都以為陰癸派躲於深
山窮谷之中,但現在看來則更有可能是把老巢隱於繁華的大都巿內,教人料想不到。否
則絕不會如此事事講究。」
    寇仲也謙虛地問道:「究竟是怎樣的講究呢?」
    宋師道答道:「這睡帳和被褥都被一般香料熏過,但枕頭帶著的則是另一種香氣,
那該是來自那女子本人喜歡使用的香料。」
    跋鋒寒道:「那麼睡這房子的該不會是君瑜,她從不用香料的。」
    宋師道道:「熏於被帳上的是采自馬尾松的松香,不要以為這只是追求享受,它實
際上還有防潮、防腐、驅蟲的好處。」
    又道:「至於忱上的香氣應是從桂花的極品丹桂花提煉製成的香料,普通人家都花
費不起。在洛陽雖有十多家香料鋪,但只有平福老店出售這類貴格貨。」
    跋鋒寒奇道:「二公子對洛陽的各行店舖真是瞭如指掌。」
    宋師道微笑道:「我先後來了洛陽五趟,閒來沒事便上街亂逛,藉便幫助一下洛陽
的經濟發展,明白嗎?」
    徐子陵道:「既然有了茶葉香料這兩條線索,我們下一步該怎樣走呢?」
    宋師道道:「看遍其它地方再說吧!不過跋兄說得對,可以帶走的東西,她們是不
會留下來的。」

                  ※               ※                 ※

    車子開出,往天街駛去。
    在追尋傅君瑜這事情上,宋師道已搖身一變成了他們的領袖。
    寇仲不解道:「我始終不明白,為何數次與婠婠交手,她都不拿瑜姨來要脅我們?」
    宋師道道:「這反而顯示了君瑜真是落在他們手上,所以才怕給人知道。就算祝玉
妍如何肆無忌憚,對傅采林也總有幾分顧忌。非到迫不得已時,也不會用君瑜來要你們
供出『楊公寶庫』秘密的。」
    午後的陽光破雲而下,在下了半天雨後,份外使人感到明朗清新。
    宋師道藉機閉目養神,三人不敢擾他,都靜靜坐著,或是溜覽沿途的風光。
    到了天街,宋師道溜下車去,而小張則把車子駛進一條橫街等候。
    跋鋒寒乘機囑咐小張替他找尋鐵勒人落腳的地點。
    小張傲然道:「跋爺放心,這等小事小人必會給你辦得妥妥當當。」
    說畢跳下車子去了。
    剩下三人在車中等候。
    徐子陵記起早先未說完的對話,問寇仲道:「你說知道董淑妮騙你,究竟是甚麼回
事?」
    寇仲狠狠道:「此事說來話長。」
    接著解釋了要王世充詐作被刺傷的前後經過,然後道:「我為了安定和加強王世充
的信心,帶翟嬌和屠叔方去見王世充,這老狐狸立即歡容滿臉,和我商量安排被刺的事。
哼!他娘的,你可知他有甚提議?」
    兩人當然只有搔頭表示不知道的份兒。
    寇仲模仿王世充的聲音語調道:「後天榮鳳祥會在府中設宴賀壽,洛陽有頭臉的人
都會去湊熱鬧,我本想不去,但現在卻不能不去,否則晃老頭那來行刺我的機會。」
    徐子陵和跋鋒寒聽得臉臉相覷,後者道:「這是什麼一回事?榮鳳祥的賀壽不是在
昨晚舉行了嗎?」
    寇仲苦笑道:「所以我說那妮子在騙我。真不知她是何居心?」
    徐子陵沉聲道:「她要佈局殺你,而這事與王世充沒有半絲關係。」
    寇仲一呆道:「她為何要殺我?可能只是想擄走找,但這樣對她有什麼好處?她不
怕王世充惱她嗎?」
    跋鋒寒失笑道:「除了董淑妮外,這問題怕要老天爺才可答你。你這小子究竟對人
家姑娘做過什麼喪盡天良的事呢?」
    寇仲叫起撞天屈道:「那算得什麼呢?何況還是她主動的。不要看她年紀輕輕,她
的經驗比我們三個人加起來都要豐富。」
    見到兩人目光灼灼的瞪著他,寇仲攤手道:「我是男人嘛?逢場作興也是人之常情,
對吧?」
    徐子陵道:「以董淑妮的情性,此事必與男女之事有關。」
    跋鋒寒笑道:「你可能遇到了一個妒夫,而董淑妮則貫徹她一向視愛情為玩遊戲的
本性,信不信由你。」
    寇仲正要說話,宋師道回來了,一臉興奮的道:「終於見到曙光!」

                  ※               ※                 ※

    小艇駛到洛水和運渠的交匯處,西面就是橫過洛水三座大橋之一的浮橋。
    兩岸處大大小小數十個碼頭,泊了近三百艘各類形式的船舶。船隻往來不絕,水道
交通頻繁熱鬧。
    小艇在兩艘貨船間停下。
    由於要讓出河道通路,而碼頭則數目有限,所以船隻都是緊貼靠泊,故他們的行動
不會惹起注意。寇仲瞧往岸旁起卸貨物的忙碌情景,訝道:「只看到眼前繁華景象,誰
能想到處處有人在割地稱王,弄至戰火連綿?」
    宋師道道:「這類貿易往來可帶來當地大量稅收,且能解決需求供應,所以人家都
會盡量預以方便。假若誰不識相,封鎖水路,又或沒收財貨,商旅便改到別處做生意,
最後的損失仍是自己而己。」
    跋鋒寒緩緩掃視眾船,大感頭痛道:「究竟是那條船?」
    剛才宋師道聯同青蛇幫的幫主任恩,去茶葉鋪和香料鋪探問,果然有人於昨天清晨
來訂購了一批特定的香料和茶葉,且與宋師道認出來的黃芽茶和丹桂香料吻合無間。
    最妙是由於平福老店內的丹桂香只有少量存貨,故必須到城東的貨倉提取,來訂貨
的漢子囑他把貨送至這處其中一個碼頭,再用小艇載走,所以他們才追蹤到這裡來。
    寇仲接口道:「雖是在這裡的碼頭接貨,但卻可以是轉運到這廣闊河域上任何一條
船,唉,這真是個船舶的迷魂陣,陰癸派真會揀地方。」
    宋師道卻胸有成竹道:「我家一向做水運生意,最熟悉這方面的問題。此處的船大
概可分商船、客船、漁船三種。由於怕給敵人滲透,所以船舶出入檢查嚴格,記錄詳盡。
我已使任恩找人想辦法,看看有那艘規模似樣點的大船,至少在這裡泊了兩天,但又沒
有上落客貨。如此雖不中亦不遠了!」
    寇仲心悅誠服道:「難怪師妃暄要來找二公子,像你這麼思慮精密周到的人,我還
是首次遇上。」
    宋師道苦笑道:「我宋師道算得什麼?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保護不了。」
    徐子陵怕他傷情下誤了大事,忙道:「我尚有一個想法,就是這艘船必像我們現下
的小船般是泊在碼頭的最外圍處,俾可隨時開航。」
    跋鋒寒虎軀微震,目光迅速瞧往剛才曾惹起他注意的一艘三桅大船,道:「這艘船
特別可疑,看似泊在兩艘舶的中間處,但三艘船上都不見半個人影,與其它船上忙碌的
情況大不相同。」
    三人隨他目光瞧去。
    只見對岸的其中一個碼頭處,泊有三條船,中間的一艘比其它兩艘大上一倍,只甲
板上便有兩層,且果然三條船上都不見有人走動操作。
    宋師道道:「如此更不用浪費時間,我著任恩派人專查這三條船,立即便可以有結
果。」

                  ※               ※                 ※

    四人坐在河旁一所樓房的二樓處,窗外可見到碼頭上落貨的情景,左方不遠處就是
那三艘可疑的船隻。
    樓下是間專做鹽貨生意的店舖,屬青蛇幫所有。事實上洛陽的大小幫會,都大做水
運生意。
    一向以來,各幫會都有自己專門的生意,獨佔利潤,各有各的勢力範圍。
    洛陽幫之所以招惹眾怒,皆因常要插手到別幫的業務去,又恃勢大,要各幫會每月
奉獻孝敬,破壞了各不相干的規矩。
    任恩做的既是鹽貨,自然和宋閥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寇仲忽然道:「假若祝玉妍和婠婠都在船上,我們該怎麼辦?」
    徐子陵道:「先弄沉她們的船,再在混亂之際搶人。」
    跋鋒寒道:「那就要擬好逃走的方法和路線,否則有誰落單被追上,便大事不好,
不但救不回君瑜,怕還要賠上小命。」
    以跋鋒寒的高傲自負,竟說出這番話來,可知他對遇上祝玉妍和婠婠連保命的把握
都欠奉。
    宋師道微笑道:「你們這種情況,叫關心則亂,假設祝玉妍和婠婠是上驥,那我們
頂多只是中驥,以中驥對上驥,必敗無疑。」
    寇仲道:「我不是沒想過這問題,只是我們根本不知她兩人是否在船上,更不敢去
冒失查探,所以無法實行以中驥對下驥之策。」
    宋師道淡然道:「所以我說你們是關心則亂。今晚曲傲與伏騫要在曼清院進行那場
未竟之戰,祝玉妍等就算不去捧拍檔的場,也不會錯過這種難得的機會,順便看看伏騫
是什麼料子,那時我們的機會就來哩!」
    寇仲點頭道:「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唉!只好爽約了!」
    徐子陵皺眉道:「你約了誰?」
    寇仲答道:「這個人只聽名字便已有些瞄頭,叫宋金剛,你服不服?」
    宋師道和跋鋒寒同時動容。
    前者道:「這人不但是北疆武林不可多得的高手,還智勇兼備,乃劉武周手下的頭
號猛將。」
    跋鋒寒道:「我也聽過他的名字,在北方他和劉黑闥齊名,都是威震一方的名將,
從來沒吃過敗仗的。」
    頓了頓思索道:「他該是隨突利來的,找上你為了什麼事?」
    寇仲笑道:「會有什麼好帶挈的。他雖沒有說出來,想來都是要我去當刺殺杜伏威
的刺客,難道會請我率軍打仗嗎?」
    四人雖在說話,但都是對窗而坐,目光沒有半刻離開那艘疑船。
    宋師道道:「宋金剛怎會對你大材小用?況且杜伏威若那麼容易被刺,早死過百多
遍,連楊虛彥也是無功而返。照我看他是另有周詳計劃,絕不會白白浪費像你這般人物。」
    跋鋒寒心中一動,問道:「二公子知否楊虛彥乃李世民的人,隨他到了這裡來,還
與我們交過幾招。」
    宋帥道愕然道:「我倒不知他和李世民有關係。只知他迷戀這裡的賭場大豪榮鳳祥
的女兒榮姣姣,此消息極端機密,我們費了很大功夫才查出來的。」
    寇仲一震道:「董淑妮說過榮姣姣乃她的閨房密友。會否……嘿……」
    跋鋒寒點頭道:「以董淑妮的隨便,兩女侍一男亦絕不稀奇,東都一向是舊隋皇族
聚居的地方,楊虛彥乃士族中人,和兩女搭上是舉手之勞的易事。」
    徐子陵拍腿道:「楊虛彥那傢伙見你沒有中計,才會尋上來動手。」
    宋師道聽得一頭霧水,問道:「你們在說什麼?」
    幸好此時任恩一臉喜色的走上來,坐下劈頭便道:「幸不辱命,我可以包保找對船
了!」
    宋師道欣然道:「任兄說得這麼肯定,當是有所發現。」
    任恩年在四十許間,五短身材,外表像個道地的生意人,但能當上一幫之主,自有
他的本領。
    他露出一個真誠的笑容,點頭道:「果然如此。因為有人曾目睹一些戴有臉紗的女
子從船上走下來,且在晚間。雖只見過一次,但因那些女郎身段極佳,故留下深刻的印
象。」
    跋鋒寒道:「但可肯定不會是祝玉妍或婠婠,以她們的身手,怎會輕易讓人見到。」
    宋師道從容道:「任兄請為我們安排些菜餚,酒則免了,我們就和陰癸派的妖婦妖
女比比耐性吧!」
    任恩答應後,向跋鋒寒道:「有鐵勒人的消息了,曲傲落腳的地方在城東北興藝坊
的一所房子處。此宅屬呂梁派的杜干木所有,而杜干木則是越王侗手下。」
    跋鋒寒歎了一口氣道:「有勞貴幫!不過現在我無法分身,希望曲傲可擊敗伏騫,
否則我也沒興趣挑那敗軍之將來交手。」
    任恩雙目射出崇敬神色,告退下樓。
    四人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那三艘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