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五卷)
第八章 惜花之人

    徐子陵要運勁划艇時,跋鋒寒沉聲道:「盡量不要惹起他的注意,現在我們是進行
刺殺,絕非什麼依足江湖規矩的決戰。」
    徐子陵垂下頭來,不讓獨孤霸看到他的樣貌,船槳徐徐撥在水內,看似無甚勁力,
還透出一種閒適安逸的味兒。
    獨孤霸的眼光箭矢般往兩人瞧來。
    由於跋鋒寒背向他坐在船頭,兼之細雨飄飄,故感覺不到他特別雄偉的身型。徐子
陵臉部則被帽子遮蓋,並且佝僂起身體,只像個普通的船夫。
    獨孤霸只瞪他們一眼,心神便分到其它事物上去。
    若兩人的小艇是從後面趕上來,他的警覺性定會大幅提高,而且他剛與花翎子兩師
姊弟碰過頭,自然更不以為意。
    連跋徐兩人都沒想過會神推鬼扯的碰上獨孤霸,更何況是他本人。
    此時獨孤霸的小艇離小碼頭只有二十丈許,而徐跋的艇子則從碼頭另一端河道近三
十丈處駛來,以洛陽頻繁的水道交通而言,實是最平常不過的情況。
    跋鋒寒早把斬玄劍連鞘放在腳下,務要獨孤霸不起絲毫戒心。
    獨孤霸的小艇首先接近碼頭,此人顯然性格急躁暴戾,連等艇泊碼頭的耐性都欠奉,
兩腳輕撐,越過丈許的距離,落往碼頭處。
    徐子陵不待跋鋒寒吩咐,倏地運勁。
    艇子煞那間竄前近三丈,離碼頭只有五丈的距離。
    為獨孤霸划艇的大漢愕然朝他們瞧來,喝道:「霸爺小心!」
    跋鋒寒已用腳挑起斬玄劍,往後翻騰。
    獨孤霸猛然回過身來,窄長臉孔上那對細長陰狠的眼睛露出愕異之色。
    「鏘」!
    斬玄劍出鞘。
    獨孤霸反應亦是一等一的快捷,趁跋鋒寒仍在水面上兩丈許的高空時,扭腰沉身坐
馬,一拳凌空擊出,務要令對手難以近身。
    同一時間徐子陵把船槳從水裡抽回,揮手擲出,喝道:「著!」
    船槳先一步來到跋鋒寒腳下,他與徐子陵數番出生入死,已明其意,單足點上,再
一個騰翻,不但避過對手能摧心裂肺的拳勁,還渡過餘下的距離,飛臨獨孤霸的上方。
    徐子陵在擲出船槳後,沒有浪費半絲時間,追在跋鋒寒之後往碼頭掠去。
    為獨孤霸操舟的大漢亦一聲發喊,拔出佩刀,往碼頭躍去。
    獨孤霸一拳擊空,知道不妙,最糟是那根船槳,作用本只是助跋鋒寒改變騰躍的去
勢,可是經跋鋒寒腳尖點中,不但改變了角度,直朝獨孤霸射來,還被他把真勁加注在
徐子陵本身發出的勁道裡,速度激增,像閃電般朝獨孤霸射至。
    獨孤霸若硬擋船槳,便應付不了跋鋒寒迎頭斬下來的一劍;但若是移身閃避的話,
勢將失去先手和主動之勢。
    在權衡輕重下,惟有選擇後者。
    閃電橫移。
    跋鋒寒一聲冷笑,斬玄劍化作漫天劍氣劍影,像早悉獨孤霸會躲往那個方向般把他
籠罩其中,雙腳同時觸上實地,左掌準確無誤的及時拍在船槳處,把他擅長心分二用的
獨門絕技發揮得淋漓盡致。
    徐子陵此時踏足碼頭邊沿處,記起此人的劣行,下手豈會容情,從另一邊往獨孤霸
後方欺去,雙拳先後重擊而出。
    獨孤霸的隨從仍在凌空的當兒,改變方向並加重了力度的船槳已向他當胸射至。
    他仍不知厲害,運刀便劈。
    「叮叮噹噹」!
    連串金鐵交鳴聲在跋鋒寒和獨孤霸之間響起,原來他袖中滑出兩枝護臂,吃力地抵
擋跋鋒寒一劍比一劍快,力道亦越趨強勁,像狂潮巨浪般衝擊他的可怕劍法。最令他難
以捉摸是跋鋒寒玄奧的步法,使他出劍的角度變化萬千,極盡詭奇的能事。
    徐子陵凌厲的拳風從後攻至。
    「篤」!
    那隨從雖劈中船槳,但卻像蜻蜒撼石柱般難以動搖其分毫,眼睜睜瞧著槳頭撞上胸
口,反掉進河裡時胸骨盡碎而亡。
    碼頭上的獨孤霸在跋鋒寒和徐子陵兩大高手夾擊下,亦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就在
這最凶險的情況中,獨孤閥這在江湖威望上僅次於尤楚紅和獨孤峰的高手,表現出他真
正的實力和千錘百煉而來的求生本領。
    就在前後壓迫的窄小空間裡,他身體往左右迅疾無倫的晃動幾下,右手斜挑跋鋒寒
當胸搠來必殺的一劍,左手將護臂從脅下脫手往徐子陵彈出。
    「噹」!
    跋鋒寒改刺為斬,仍被獨孤霸右手護臂架著,但卻把他整個人震得橫跌兩步。徐子
陵一旋身,護臂貼身而過,右掌掃在失去勢子的獨孤霸左臂處。
    臂骨折裂的聲音應掌而起。
    獨孤霸再一個踉蹌,跋鋒寒的斬玄劍又來了。
    徐子陵則被他護體真氣反震之力彈得後退半步。
    獨孤霸無奈下脫手擲出僅餘的護臂,激射跋鋒寒,同時騰身而起,往這時剛飄至碼
頭對開三丈許外的小艇落下去,帶起了一蓬雨粉。
    兩人想不到他如此強橫,在這樣的劣勢下仍能殺出重圍,落艇逃命。
    「嗆」!
    跋鋒寒擊掉他射來的護臂,正要追擊,河面上傳來獨孤霸的一聲驚呼。
    兩人定神瞧去,都看呆了眼。

                  ※               ※                 ※

    王世充奇道:「為何萬萬不可?」
    寇仲歎了一口氣道:「我們現在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示敵以弱,李密愈輕敵,愈
看不起我們就愈是理想。」
    和他僅一幾之隔的歐陽希夷不解道:「戰場還戰場,對付晃公錯乃江湖上的決勝爭
雄,否則若任由他和獨孤閥聯手伺機行刺世充兄,鬧得大家終日提心吊膽,我們還用辦
其它事嗎?」
    廳內大部份人都點頭贊同。
    只有那可風道人一揚手上塵拂,微笑道:「寇兄弟必有獨特見解,何不說來一聽。」
    寇仲從容道:「首先我想知道李密那邊的情況是如何呢?」
    王世充點名道:「鎮周!李密方面的情況,由你來說吧!」
    張鎮周道:「自我們開始在偃師築橋置倉,李密便著手調集糧草兵馬,又命大將邴
元真率軍進駐洛口,程知節進駐金墉城,單雄信守河陽,乍看似是要進軍偃師,但可以
是李密想南面以黃河為屏障,北守太行,東連黎陽,寓守於攻,使我不敢冒然出兵挺進。」
    寇仲只聽他這番話,便知他是個饒有謀略眼光的兵法家,心忖王世充能守得住洛陽
這中原核心之地,確非僥倖。
    見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乾咳一聲道:「我只聽過王伯當和裴仁基,或沈
落雁、徐世績、祖君彥,卻未聽過什麼娘的單雄信、邴元真和程知節,這三人在李密軍
中屬什麼級數的人物?」
    眾人見他語中夾雜粗話,不禁莞爾。只有玲瓏嬌露出不屑之色,冷哼一聲,表示不
悅之意。
    楊公卿道:「李密手下確是人材濟濟,寇兄弟剛才提的五個人,因為在江湖上較有
名望,故廣為人知。但其它的文臣武將,稱得上是人物的亦大不乏人。程知節、單雄信
和邴元真均為名將,其中尤以程知節最勇猛出色,此人本名程咬金,發了跡後嫌這名字
不好聽,請李密的首席謀臣魏征為他改了這個文雅的名字。」
    王世充那外貌令人不敢恭維的長子王玄應接口道:「李密尚有兩個猛將羅士信和秦
叔寶,均為武功不凡,精擅兵法的戰將,遇上時不可不留神。」
    寇仲點頭道:「多謝指點,不過我想知道的,是這群將領中,誰曾是翟讓的舊部?」
    眾人瞿然動容。
    本有輕視之意的,亦收起蔑視的心。
    王世充凝視寇仲好半晌後,吁出一口氣道:「單雄信和邴元真都是在李密未崛起時
隨翟讓打天下的宿將,向與李密的一群心腹不大和睦,但若要煽動他們背叛李密,卻非
易事。」
    寇仲悠然道:「尚書大人請恕我直言,現今天下群雄並起,參與各路義軍者,不外
為了功名富貴,或是造福萬民。以前之所以有這麼多人向李密投誠,又或翟讓被殺後以
其所部改投這傢伙,無非希望買大開大,跟中了未來的真命天子。所以只要我們向這些
人顯示出真命天子非是李密,他看似牢不可破的瓦崗王國勢將四分五裂,皆因其中破綻
處處,人心不穩。」
    接著一字一字,擲地有聲的道:「現在形勢清楚分明,誰先出手,誰便要吃敗仗;
但假若相持下去,待李密恢復元氣,尚書大人勢將危矣。」
    大廳中一陣沉默,連呼吸聲都似歇止了。
    體型彪捍的陳長林道:「聽寇兄的話,似乎對迫令李密先行出兵一事已有定計,何
不說出來讓大家參詳?」
    所有目光全集中在寇仲身上,連似對寇仲不屑一顧的玲瓏嬌也不免。
    寇仲大感滿意,知道自己在王世充這軍事集團中剛確立了地位。從容一笑道:「所
以我們不但不可以主動對付南海派的人,還要利用他們。」

                  ※               ※                 ※

    就在獨孤霸要落在快艇之際,艇子像給只無形之手在艇下托動般,倏地橫移三尺。
    正是這三尺之差,決定了這凶人的命運。
    一道金光從水內射出。
    獨孤霸在被重創之後,又一腳踏空,完全失去計算,臉上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
    躲在水中的刺客在時間上更是拿捏得無懈可擊,刺中獨孤霸咽喉的一刻,剛是他大
半截身子正落進水裡去,連死前呼喊一聲都辦不到,就那麼沒進水裡。
    兩人這才看到殺他的是一隻拏著金針的美麗玉手。
    跋鋒寒和徐子陵那想過會有此變化,呆瞪著雨粉飄飄下回復平靜的河水。
    沈落雁的美麗俏臉從水面冒出來,向兩人展露一個甜美的笑容,道:「多謝兩位援
手之德,否則也難以雪此辱恨,但千萬不要告訴人是我幹的。曲傲不在這裡,而是在陰
癸派一個秘巢內,若你們肯答應為我守秘,我便告訴你們算作回報。」

                  ※               ※                 ※

    寇仲成竹在胸的油然道:「若尚書大人能佯作被刺受傷,包保李密會立即大舉進犯,
那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王世充臉露難色道:「現在我們防範猶恐不周,若故意給人機會,一個不好,吃了
大虧豈不是弄巧反拙。」
    張鎮周不知是否給李密打怕了,插口道:「李密戰無不勝,即使童山一戰元氣大傷,
但實力仍在,為何寇兄弟這麼肯定可敗李密呢?」
    寇仲知道若不先增強諸人必勝的信心,王世充這自私自利的人絕不肯去冒這個大險,
語調鏗鏘的侃侃而言道:「上兵伐謀,而孫子兵法也有知敵的一項。諸位大人該清楚我
的底細,翟讓的女兒和我一直有聯繫,通過她的關係,李密打個噴嗤也瞞不過我,只要
李密中計出兵,我們便以誘敵、暗襲、伏擊的戰術戳破他戰無不勝的神話。」
    頓了頓續道:「我已聯絡上夏王竇建德的首席大將劉黑闥,請他虛張聲勢來援,所
以只要尚書大人肯冒這個險,李密不中計才怪。」
    眾人為之動容。
    王世充精神一振道:「可否讓我一見翟嬌的人?」
    寇仲拍胸道:「見翟嬌也沒有問題,不如就今天吧!」
    王世充至此那還有懷疑。但楊公卿卻道:「不過安排被刺一事必須計劃周詳,以保
萬無一失。待見過翟小姐後,我們再從長計議。尚書大人意下如何?」
    王世充拍案道:「就是如此。」
    寇仲心下大快,心想李密今趟你若能逃出此劫,我寇仲威震江湖的人名就倒轉來寫。
    心中同時想起埋在城外秘處的面具,應可大派用場。
    若沒有跋鋒寒和徐子陵之助,他絕不敢讓王世充去冒被刺之險。
    因為對手實在太強橫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