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五卷)
第六章 愛恨情仇

    寇仲甫下馬車,一名勁裝疾服的彪形大漢迎上來施禮道:「定揚可汗麾下先鋒將宋
金剛,拜見寇兄。」
    寇仲聽得一頭霧水。他既不像突厥人,雖有濃重北方口音,但字正腔圓,分明是道
地的中土人士。加上隨在他身後的四名慓悍手下,也沒半個似突厥人,偏是稱自己的主
子為什麼娘的可汗,訝道:「我聽過始畢可汗、處羅可汗、頡利可汗,甚或剛來洛陽的
突利可汗,偏是沒聽過定揚可汗,宋兄不是改了個漢名的突厥人吧?」
    他這番話可說是毫不客氣,皆因以為中了雲玉真詭計,踏進突厥人布下的陷阱內。
    豈知宋金剛毫不動氣,微笑道:「寇兄誤會了!敝主劉武周,只是受突厥人封為可
汗,卻非是突厥人。」
    寇仲心忖那即是做突厥人的走狗。同時心中大訝。
    若照剛才雲玉真的話推測,就算在這裡見到李子通他也不會吃驚。但見的是眼前這
風馬牛不相關的人物,卻使他完全摸不著頭腦。
    雲玉真和卜天志分別來到他兩旁,前著道:「在這裡淋雨,不若到屋內細談吧!」
    宋金剛亦作出恭請的姿勢,寇仲則是好奇心大起,又感到對方沒有惡意,遂欣然朝
大門走去。

                  ※               ※                 ※

    芭黛兒長大了,多了以前所沒有的成熟風韻,也失去了以前純真無邪的特質。跋鋒
寒聽得芭黛兒要殺他,臉容冷靜如岩石,不見絲毫波動,淡淡道:「黛兒回去吧!這是
個不適合你的地方,芭黛兒只屬於積雪山峰下的大草原。」
    芭黛兒柔聲道:「當我行囊內放有你的頭顱之日,就是我回去之時。」
    跋鋒寒凝望她好一曾後,驀地喝道:「突利你不敢現身嗎?」
    一聲冷哼,來自左方竹林深處,然後一名身穿漢人便服,年約三十的健碩男子悠然
走了出來,在跋鋒寒左方二十步許處停下,手上的短桿馬槍收到背後,槍頭在左肩上斜
斜豎起,形態威武至極,風度姿態均予人完美無瑕的感覺。
    跋鋒寒不用看也知他這枝由波斯名匠打製的馬槍把手的地方鑄有一隻禿鷹,全槍重
達六十斤,鋼質絕佳。在突厥,這枝標誌著他武技的「伏鷹槍」已是家傳戶曉,敵人則
聞之膽喪。
    當年跋鋒寒被他在沙漠追上時,曾吃盡他這伏鷹槍的苦頭,幸好一場沙暴把整個形
勢逆轉過來,亦使他除了是突利的死敵外,更多出個情敵的身份。
    若非芭黛兒乃處羅可汗的親族,又是趙德言的愛徒,兼之突利眷戀甚深,恐怕芭黛
兒早被處死,以消突厥人這類最難忍受的奇恥大辱。
    兩人目光相觸,有如兩道閃電在空中交擊,互不退讓。
    突利像跋鋒寒般是典型壯碩的突厥人,雖比不上跋鋒寒的俊偉,輪廓粗獷,發如鐵
絲,但卻另有一股硬朗雄健的男性氣概。
    他年紀並不大,但臉上粗黑的皮膚和左頰的多道傷痕,卻展示出他曾經歷過艱苦的
歲月和凶險的鋒鏑。眼神銳利而冰冷,卻並沒有把仇恨透出來,顯示出高手的深藏不露
和武技的湛深修養。
    對視了好半晌後,突利露出一絲森寒的笑意,淡淡道:「區區一個馬賊,竟能使我
們勞師動眾,跋鋒寒你也足以自豪。」
    他說的是突厥話,跋鋒寒卻以漢語微笑應道:「我們之所以成為小馬賊,皆拜你們
這群大馬賊的恩賜。強者為王,此乃千古不易的真理。如今就讓跋某人領教你的伏鷹槍
法,好完成上趟我們未竟之戰。」
    突利哈哈一笑,改以漢語沉聲道:「死到臨頭,仍敢口出狂言。」
    轉向芭黛兒道:「黛兒你不是為這一天苦候多年嗎?現在我便為你押陣,讓你……」
    芭黛兒冷冷打斷他道:「你曾答應我不會來的。」
    突利眼中首次掠過憤怒之色,旋又斂去,以完全違背他性格的溫柔聲調道:「我是
關心你嘛!」
    芭黛兒狠狠道:「有你在場,我絕不會動手。」
    再不看兩人半眼,閃身便去。
    兩人都猜不到有此變化,先是臉臉相覷,旋又記起對方乃自己的死敵。
    「鏘」!
    跋鋒寒斬玄劍離鞘而出,突利的伏鷹槍則移回前方,只以單手拏著,槍鋒遙指對手,
左手反負在身後,姿態從容好看。
    跋鋒寒跨前一步,劍交左手,一股凜冽的劍氣,像狂風般向突利吹打過去。
    突利仰天長笑,手中伏鷹槍顫震不休,發出「嗤!嗤!」槍勁,把跋鋒寒發出的劍
氣撞得橫瀉狂流。
    霪雨被兩股氣勁沖激,變成一團往四面八方激散的霧氣,把兩人籠罩在內,蔚為奇
景。
    跋鋒寒劍回右手,主動出擊。

                  ※               ※                 ※

    寇仲、雲玉真、卜天志和宋金剛在廳內坐下時,寇仲才定神打量這劉武周手下的大
將。
    宋金剛的身型雖是彪悍魁梧,但卻有張修長秀氣的臉龐,配在他的寬肩上似是比例
上小了點,但適足強調了他過人的體格。
    長臉龐上有一雙聰明機靈、卻略帶憂鬱的眼睛和一張多情善感的嘴巴。
    此時他神色從容冷靜,使人感到他是個守口如瓶,不輕易露出底細,智勇雙全之士。
    寇仲不由對他生出些許好感。
    宋金剛打了個手勢,為他們奉上茶水的手下立時退個一乾二淨,佈置簡單予人「臨
時就章」感覺的廳子只剩下他們四個人。
    氣氛嚴肅起來。
    一向巧笑情兮的雲玉真亦斂起笑容。
    宋金剛用神瞧了寇仲好一會後,哈哈笑道:「寇兄不愧當今英雄人物,只耍幾下手
段,便使北方的形勢頓時改觀,至此方知江湖上對寇兄的贊語,非是誇大之言。」
    寇仲微笑道:「只是因緣巧合下,使寇某適逢其會吧了。宋兄是否有要事相詢?何
不直言。」
    卜天志露出親切的笑容,讚道:「寇爺的詞鋒愈來愈厲害哩!」
    寇仲一陣感觸,想起當年卜天志只當他和徐子陵是兩個可被利用的傻小子,現在卻
寇爺前寇爺後的叫著,這變化大得使他有點不似真實的感觸。
    宋金剛平靜地道:「在洽商要事之前,請容在下探問一句,寇兄與王世充是何關係。
寇兄請恕在下冒昧直言。」
    寇仲苦笑道:「你真夠坦白,連我都弄不清楚和王世充是什麼關係?怕該是『互相
利用』而已。」
    雲玉真黛眉輕蹙道:「王世充是頭老狐狸,你這頭小狐狸小心給人吃掉。」
    宋金剛笑道:「和寇兄說話確是痛快之至,我亦不想再兜圈子,現今天下群雄中,
論聲勢自要數戰無不勝的李密為首,但論實力則以竇建德和杜伏威不相上下,寇兄是否
同意在下作此謬論。」
    雲玉真訝道:「李密剛大勝宇文化及的十萬精兵,何以實力卻落於竇建德和杜伏威
之後?」
    宋金剛瞥了寇仲一眼,微笑道:「看寇兄的神情,便知他最消楚其中情況,不如由
寇兄說吧!」
    寇仲更覺得宋金剛此人大不簡單,因為他顯是剛抵洛陽不久,竟能準確把握李密的
軍情,由此便可推見其它。
    淡然道:「道理非常簡單,只從王世充敢以二萬兵力進駐偃師,擺出兵脅虎牢的高
姿態,便可推知李密雖勝宇文化及,卻是元氣大傷的慘勝。不過老杜攻竟陵時亦是損兵
折將,何以仍能與竇建德相提並論?」
    宋金剛答道:「李密和杜伏威的分別,在於一個要收買人心,另一個則只求勝利不
擇手段。故前者採行募兵制,而後者則從一開始便強征平民入伍。因此杜伏威每能在短
時間內補足兵源,只要兵器糧馬各方面應付得來便成。此法的弊處是兵卒雜而不精,士
氣散漫。但在杜伏威嚴苛的手段壓制下,在一般的情況下是不會出亂子的。」
    他說的每句話都深深打進寇仲心坎裡,當日就是因杜伏威的人到農村征民入伍,而
使他遇上素素和李靖。
    宋金剛最後再補充道:「杜伏威聲勢雖盛,照我看卻是個沒有大志的人。」
    寇仲聽得心中懍然時,卜天志訝道:「宋將軍何以有此看法?」
    宋金剛冷哼道:「有大志者,眼光豈會如此短淺,只顧目前之利。」
    雲玉真插口道:「那李密該算有大志的人了,只看他收買人心的手段便可見一二。」
    宋金剛哈哈笑道:「李密確是心懷壯志的人,只是心胸過於狹窄,有一翟讓而不能
容;又下蒲山公令追殺寇兄和徐兄,結果偷雞不成反蝕把米,聲威受損不在話下,最大
弊處是反而樹立兩個勁敵。」
    寇仲連忙謙讓,心中不由因宋金剛精到的眼光和判斷而對他作出更高的評價。不由
順口問道:「那麼貴上,嘿!什麼可汗的該是最有大志的人了!但投靠突厥,豈是長遠
之策?」
    宋金剛歎了一口氣道:「即使李淵據守關中,也要向突厥稱臣,何況我們鄰靠突厥,
此乃權宜之計,別無選擇。」
    接著岔開話題道:「據我所知,李世民的上策院正著意修改隋朝舊法,新定的稅制
名為租庸調法,大概是每丁租二石、絹兩疋、綿三兩、役二十日,不役著每日折絹三尺,
簡單易行,一去前朝弊政,這就叫志向遠大,非只是著眼目前。」
    寇仲大為警惕。
    蓋對政制的認識乃自己最弱的一環,看來也要學李小子般建立個他娘的什麼府,厘
定政法,至少也可予人「志向遠大」的印象。
    難怪師妃暄要揀選李小子,自己的起步實嫌遲了些許,識見也差了些。
    宋金剛的武功若像他的眼光那麼高明,就必是一等一的高手。
    同時他有點糊塗,弄不清楚宋金剛為何要透過雲玉真來找他?
    不禁皺眉道:「宋兄仍未說出今趟找我寇仲,究竟是為了什麼事。」
    宋金剛從容不迫地反問道:「寇兄是否想收復竟陵呢?」
    寇仲苦笑道:「當然想得要命。但一來手上尚有幾件更迫切的大事要做,而形勢更
不容許,我只好等他娘的一段日子才想這個問題。」
    宋金剛沉聲道:「兵家爭戰,刻不容緩,豈能久候。現在形勢清楚分明,李密與王
世充決戰在即,不論誰勝誰負,都免不了大傷元氣。在這情況下,只要杜伏威破李子通
取得江都,便會循宇文化及的舊路沿運河北上。而唯一不同之處,由於杜伏威有整個江
淮作後援,不虞有糧食不繼之患,那時天下誰還能與江淮勁旅爭鋒?」
    寇仲愕然道:「你好像漏說了關中李家和夏王竇建德哩!」
    宋金剛智珠在握般的悠然道:「新秦霸王薛舉上趟被李世民所敗,痛定思變,正密
鑼緊鼓準備大舉反攻,那時李淵自顧不暇,那有能力兼營關外,只能坐看杜伏威耀武揚
威。至於竇建德嘛,一天破不了宇文化及和徐圓朗,亦不敢輕率南下,何時才輪到他兵
迫東都。」
    聽到宇文化及之名,寇仲雙目閃過森寒的殺機,冷哼道:「薛舉若攻打長安,宋兄
有什麼大計呢?」
    宋金剛雙目神光電閃,微笑道:「我們自然要直搗李淵的老巢,斷他的根本。」
    雲玉真和卜天志同時失聲道:「太原!」
    寇仲心中一震,完全把握到宋金剛的戰略,更深深感受到宋金剛非凡的手段。李小
子今趟有難了。

                  ※               ※                 ※

    劍槍交觸,發出「嗆」一聲的清脆激響,兩人倏地分開。
    雨粉仍漫無休止地在竹樹參天的園林上細絮綿綿的飄下來。
    別看跋鋒寒這一劍看似全力以赴,事實上純屬試探性質。
    兩人心中都暗暗吃驚。
    突利本有信心可穩勝這情敵,皆因以前已勝他一籌,兼且近年得到畢玄和趙德言多
番指點,屢有突破,自己又從沒在練功上鬆懈下來,連女色也看得很淡,但剛才交手一
招,竟不能連消帶打,搶得攻擊,便知跋鋒寒已全面追上自己。
    跋鋒寒亦是心中懍然。
    暗忖若非得和氏璧之助,今天絕不能討好。
    不過現在誰勝誰敗,仍在未知之數。
    斬玄劍迎風一抖,跋鋒寒心中湧起一往無前的強大信心,凌厲的劍氣,立時瀰漫林
內這十丈見方的空間內。
    可是突利伏鷹槍鋒尖晃動,隱隱封著他所有進攻路線,使他一時仍未敢越雷池半步。
    突利是突厥皇族中罕有的武學天才,伏鷹槍法是他在領悟了兵法後創造出來一種專
講陰陽、虛實、有無、與大自然的妙理渾而為一的非凡技藝。
    當年大漠一戰,跋鋒寒便因把握不到他的槍路而被他刺中三槍,陷於浴血苦戰之局。
    突利露出一絲充滿不屑意味的笑容,嘲弄地道:「害怕了嗎?」
    跋鋒寒不住積蓄氣勢,聞言哂道:「你突利萬水千山的來到這裡,難道就是那麼的
隔遠舞槍弄棒?說出來也要笑死人。」
    突利當然不會為兩句話就衝動得妄然進擊,冷笑道:「跋鋒寒你非是外行人,卻偏
說出這種外行話,誰才可笑?」
    雨絲飄在臉上手上,一片涼浸浸的。跋鋒寒收懾心神,欺步進身,腳下發出「噗噗」
足音,挾著強大的氣勢,筆直向突利迫去。
    突利在氣機牽引下,微往左移半步,手中伏鷹槍化為一道精芒,電疾斜刺,角度之
妙,恰好比跋鋒寒此際採取的進攻路線要早上一步刺中對手。
    伏鷹槍帶起了一卷雨粉,倍添其驚人的聲勢。
    以跋鋒寒之能,仍料不到他變招以攻代守在時間上掌握得如此精到,反擊是這般凌
厲,槍勢渾然天成。
    跋鋒寒竟被迫採取守勢,騰挪移位,回劍劈中槍頭。
    「錚」!
    突利一陣長笑,槍勢展開,在眨眼的高速間,連續刺出三槍,每一槍的角度均針對
跋鋒寒的反應而略有變化,兇猛無儔。
    跋鋒寒一步不讓的「嗆嗆嗆」連擋三槍,接著斬玄劍化作一片光網,趁突利變招的
剎那鋪天蓋地的狂攻過去。
    一時劍光槍影,把兩人完全籠罩其中。
    落下的雨粉,受勁氣所激,噴泉般往四方飛濺。
    「噹」!
    槍尖刺上劍鋒。
    兩人都使不出下著,倏地分開。
    鼓掌聲響。
    兩人仍虎視對手,不敢分神。
    亭內這時多了個人出來,坐在亭欄處一派逍遙自在的笑道:「可汗的破劍槍法果然
不同凡響,該是勝券在握,不過為了省點時間,何不讓我李神通也作個陪客,收拾了這
小賊後大家攜手喝酒,不是更痛快嗎?」
    跋鋒寒心中大懍。
    李神通乃李淵之弟,但在江湖威望卻尤過其兄,擅使三戈戟,鉤、啄、割、刺變化
萬千,名震北方。若他不顧江湖規矩與突利聯手,自己只有突圍逃走一途。
    突利仰天長笑道:「要喝酒還不容易,今天不打哩!」
    跋鋒寒和李神通為之愕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