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五卷)
第三章 大敵伺隙

    電光激閃,劍氣漫空。
    師妃暄的色空劍化作滿天光影,把徐子陵籠罩其中。
    她卻像翩翩起舞的仙子,在劍光中若隱若現,似被淡雲輕蓋的明月,森寒的劍氣則
連遠在三丈外的跋鋒寒和寇仲也感覺得到,其飄搖往來之勢有若狂風刮起的旋雪。
    徐子陵早蓄勢靜待,嚴密戒備,但仍想不到這看來溫柔嬌婉、動人撫媚的美女那只
欺霜賽雪的纖手能使出這麼有如疾雨狂風般的可怕劍法。
    他知這是要緊關頭,只要一個封擋不往,給她劍氣侵入經脈,可能會立即生出感應,
便知道和氏璧的異能已到了自己體內去。
    徐子陵的身體像變成一道影子,在劍影中迅疾閃移進退,左手撮指成刀狀,貫滿真
勁,以普通人肉眼看不清楚的高速,左劈右擋,每一掌都準確無誤的尋上師妃暄色空劍
的劍身處。
    但誰都知道師妃暄搶制了先機,而對手則完全陷在捱打硬撐的困境裡。
    跋鋒寒和寇仲看得瞪目結舌,偏又是無可奈何。
    徐子陵一向能憑其靈銳的觸覺把握先機,但此時這優勢卻完全給師妃暄奪去了。
    在神奇玄奧的招式、飄逸如仙的身法下,師妃暄每劍都能洞悉先機,徹底瓦解了徐
子陵伺隙的反攻。
    不過二十來招,徐子陵完全被劍法牽制,身不由己的為對方天馬行空般的劍招所控
制和擺佈,能移動的方位愈趨窄小,到他避無可避的一刻,就是徹底落敗的時間。
    身在局中的徐子陵仍是心無旁鶩,心靈靜若井中水月。
    他雖處在劣無可劣的窘境中,但反激起他爭雄不屈的決心,全心全意去應付師妃暄
那飛灑幻變,威勢漸增的劍法。
    以心馭劍。
    師妃暄的劍法絕無成規,但每擊出一劍,都是針對對方的弱點,每一劍都有千錘百
練之功,巧奪天地之造化。
    最厲害是她劍鋒發出的劍氣,有若瀉地的水銀般無隙不入,教人防不勝防。
    徐子陵忽然閉上眼睛,收回左手,右拳擊出。
    「蓬」!
    色空劍被徐子陵一拳擊中劍側。
    勁氣橫洩,激碰揚起街上的塵土。
    接戰以來,徐子陵尚是首次強攻師妃暄的色空劍鋒。
    寇仲和跋鋒寒禁不住同時喝了聲「好」!
    劍影消散。
    徐子陵鬆了一口氣,正要趁機搶攻,驀地眼前光華大盛,色空劍活像天外驟來的閃
電般,破開烏雲密佈的黑夜,當胸搠至。
    他首次生出對方是個完全無法克勝的敵人的意念,心中更是大為慄然,知道自己在
對方強大的攻勢下,信心已失,假若讓這種感覺繼續下去,此戰必敗不在話下,對自己
在武道的修行上更會在事後做成無可補救的打擊挫折,會使他畢生都難以臻抵峰巔的至
境。
    想是這麼想,但在師妃暄大有洞穿宇宙之能的劍勢前,誰能不興起無從抗拒的頹喪
感覺。
    看似簡單的一劍,實包含無比玄奧的心法和劍理。似緩似快,既在速度上使人難以
把握;而劍鋒震顫,像靈蛇的舌頭般予人隨時可改變攻擊方向的感覺。
    在這勝敗立判的剎那,徐子陵深吸一口氣,把一切雜念情緒全排出腦海之外,雙目
精光電閃,雙掌合攏如蓮,再像鮮花盛放般,十隻指頭在劍鋒前虛晃出無數指影。
    「篤」!
    徐子陵左手的拇指頭橫撞劍鋒,身體卻觸電般斜飛開去。
    跋鋒寒和寇仲同感震駭。
    師妃暄這一劍固是妙絕天下,可是徐子陵的怪招更是精采絕倫,封死了她所有可能
欺身進擊的路線,硬擋了她這一劍。
    但問題是徐子陵的真氣始終跟師妃暄自幼修行、精純無比的玄門正宗劍氣仍有一段
距離,加上對方佔著主動進擊的優勢,故不吃虧才是奇事。
    「嗨」!
    身子仍在斜旋飛退的當兒,徐子陵噴出一口鮮血。
    師妃暄劍勢一凝,竟沒有乘勝追擊。
    徐子陵的武功修為,實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不但韌力過人,且奇招迭出,教她久
攻難下。眼看剛才一劍,可點上他的穴道,令他失去作戰能力,但竟給他以妙至毫巔的
手法破解了,而她卻因此令他受傷吐血,更不是心中所願。
    「鏘」!「鏘」!
    跋鋒寒和寇仲終於按耐不住,刀劍出鞘。
    「噹」!
    了空再次敲響銅鐘,發出警告。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從左方樓房箭矢般射下,朝師妃暄撲去。
    整個空間的空氣都似被突然抽盡了似的,令人難受之極。
    如此可怕的武功,捨天魔功外那還有其它。
    素衣赤足的婠婠,像從最深邃的黑洞夢裡鑽出來的幽靈般,人未至,右手袖中飛出
一條細長絲帶,像毒蛇般向心神正因徐子陵微分的師妃暄捲去,聲勢凌厲至極點。絕對
可媲美師妃暄適才的一劍。
    偏是不覺有半點風聲或勁氣破空的應有嘯響。
    身子仍在凌空的時間,另一手亦以曼妙的姿態輕揮羅袖,射出三道白光,襲向步履
未穩的徐子陵和作勢欲撲的寇仲和跋鋒寒三人,令人完全不曉得她是如何辦到,又是那
麼迅疾準確。
    四道人影隨著叫聲怒叱,分別從橋頭這邊兩座高樓之巔及附近相對的房舍瓦頂竄起,
赫然是淨念禪院的不嗔、不懼、不貪、不癡等四大護法金剛。
    在明月映照下,他們的禪杖因背光特別粗黑,帶起了呼嘯之聲,威勢十足。
    他們顯然是為此戰在一旁護法,防止其它人闖到附近插手助戰,但卻防不了婠婠這
個特級高手。
    了空大師口喧佛號,流星趕月般全速飛掠過來。
    反是被偷襲的師妃暄神色恬靜如常,色空劍上揚,同時飄身斜起,迎往婠婠。但誰
都知道婠婠之選擇在此時出手,皆因覷準師妃暄這勁敵在力戰之後,更因誤傷徐子陵致
分了心神,洩去銳氣,對蓄勢已久的她來說實是伺隙制敵千載一時的良機。
    這時最接近婠婠的是徐子陵。
    可是他自顧不暇,又要應付婠婠射來的暗器,想幫忙亦有心無力。
    寇仲和跋鋒寒一來離開較遠,兼之又要擋格或閃躲暗器,怎都要慢了一線。其他人
更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在眨眼的功夫間,這兩位分別代表正邪兩道的傑出傳人,正面交鋒。
    劍尖點上絲帶的端頭。
    師妃暄嬌軀輕震,橫飛往天津橋去。
    整條長達三丈的絲帶在反震的力道下先現出波浪似的曲紋,然後變成十多個旋動的
圈環,隨著婠婠微如影附形的凌空去勢罩向錯飛開去的師妃暄。
    寇仲等三人先後避過婠婠射來的飛刀,兩女已在長橋的上空劍來帶去,宛如繁弦急
管,在剎那間拚過十多招。
    時間雖短,卻是一場激烈無比的戰鬥,每招都是全力出手,凶險凌厲,又是以快打
快,只見在劍光帶影間,兩女從空中打到橋上,人影倏進忽退,兔起鶻落,旁人連她們
的臉目身形亦難以分辨,更是難以插手,只知隨時會出現有一方要血濺屍橫的結局。
    跋鋒寒首先趕至橋頭,正要出手,婠婠和師妃暄倏地分開。
    師妃暄飄上橋欄,色空劍指向婠婠,俏臉抹過一陣不尋常的艷紅。
    婠婠則以一個曼妙的姿態,騰身而起,落往另一邊的橋頭處。
    在她足未沾地時,不貪和不懼兩根重逾百斤的禪杖,凌空掃至,帶起的勁風壓力,
吹得她衣衫全緊貼身上,強調出她無限美好的體態線條。
    寇仲等心中叫糟,只有他們最明白婠婠厲害至何等程度,這兩僧豈是她的對手。
    婠婠那對晶瑩如玉的赤足輕點橋頭的石板地,隨即斜衝而起,剎那間破入兩僧的杖
影裡去。
    矯笑聲中,不貪不懼蹌踉橫跌開去,婠婠則繼續升騰,然後斜掠到了洛水之上,回
眸笑道:「妹子劍術果是不凡,婠婠領教了!」
    就在此時,異芒驟閃,一道光芒由橋底那小艇斜衝而上,奔雷掣電似的向空中的婠
婠擊去。
    婠婠再發出一陣悅耳若銀鈴的嬌笑聲,右袖拂出,掃正扇尖,笑道:「侯兄再非惜
花之人嗎?」
    攔截者竟是「多情公子」侯希白。
    侯希白悶哼一聲扇勢被挫,觸電般下跌尋丈,才止勢掠往堤岸。
    婠婠則借力斜飛,隱沒在遠方的樓房處。
    來去如風,有若鬼魅幽靈,予人夢魘般的不真實感覺。
    不貪、不懼這時才足踏實地,雖再沒有蹌踉之狀,但足音沉重,顯是吃了暗虧。
    了空掠過停在橋頭的跋鋒寒三人,來到師妃暄之旁,合什問訊。
    不癡和不嗔則立定在三人身後,暗成合圍之勢。
    師妃暄飄身橋上,神色如常,自有一種輕盈灑脫的仙姿妙態。
    她深邃的眼神遙眺婠婠消失的遠處,尚未有機曾說話,侯希白搶到橋上,關切地問
道:「妃暄是否貴體無恙?」
    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這淡雅如仙的美女身上去。
    師妃暄露出一絲微笑,油然道:「天魔功不愧是魔門絕學,千變萬化,層出不窮。」
    接著目光落在徐子陵身上,柔聲道:「徐兄傷勢如何?」
    徐子陵想不到她在這種情況下,仍會關懷自己這「敵人」的傷勢,心中泛起奇異之
極的感受,正容道:「該沒有什麼大礙,多謝小姐垂注。」
    師妃暄「噗哧」嬌笑道:「傷了你還要謝我?」
    她罕有的失笑仿如鮮花盛放,東山日出,燦爛得使人目眩。除了空仍如老僧入定的
樣子外,連四大護法金剛都看呆了,寇仲、侯希白等更不用說。
    笑容斂去,師妃暄回復止水不波的神情,目光掃過徐子陵三人,淡淡道:「和氏璧
一事暫且擱下,異日我看該如何追討。」
    再瞧往侯希白,道:「妃暄現暫返禪寺潛修,異日有緣,再與侯兄相見。」
    言罷轉身便去。
    了空等五僧同時向徐寇等合什施禮,客氣得全不似與三人對敵的樣子,護持師妃暄
去了。
    跋鋒寒三人你眼望我眼,都想不到事情會在這種情況下結束,也不知該感謝婠婠還
是該恨她。
    侯希白則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口中喃喃道:「妃暄受傷了,妃暄受傷了。」寇仲
向跋鋒寒打個眼色,後者向侯希白道:「侯兄……」
    他尚未說下去,橋上的侯希白猛然回首,往他們瞧來,眼神轉寒,冷然道:「異日
若三位要對付陰癸派,請勿忘了算在下一份。」
    一個縱身,落到橋底的小舟去,順水流走。
    四周回復清冷平靜。
    跋鋒寒似有所失的歎了口氣,向徐子陵道:「子陵沒有什麼事吧?」
    徐子陵仰望天上明月,重重吁出一口氣,搖頭道:「剛才還心頭翳悶的,現在好多
哩!」
    寇仲移到徐子陵身旁,摟緊他肩頭豎起拇指讚道:「小陵真行,這叫雖敗猶榮,假
以時日,我們誰都不用怕了。」
    又道:「現在我們該幹什麼呢?例如回到那破酒鋪繼續喝酒至天明,或是找個清靜
些的地方好好睡他娘的一覺?」
    徐子陵環顧四周,不解道:「為何整條天街所有店舖全關上門窗,街上更不見半個
行人,你們不覺奇怪嗎?」
    寇仲猜測道:「或者是王世充那混蛋怕誤傷旁人,所以下令不准任何人在某時某刻
後走出家門半步,諸如此類也說不定。」
    跋鋒寒皺眉道:「這是其中一個可能性,但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寇仲放開摟抱徐子陵肩膀的手,道:「這樣呆站等人來搦戰終不是辦法,要找個去
處才成。」
    徐子陵哂道:「現在投店不嫌夜嗎?包括你的老朋友王世充在內,洛陽誰會歡迎我
們?」
    跋鋒寒不知是否想起東溟公主,歎道:「虛先生那小巢又如何?」
    寇仲心中一動,笑道:「不若到賭場大老闆榮鳳祥的華宅躲他一晚,害害這傢伙也
好。」
    兩人愕然朝他看來。
    寇仲解釋道:「董淑妮今晚到榮府參加榮鳳祥的壽宴,還約了我在後門等她溜出來
私奔,所以……嘿!你們為何用這種可怕和曖昧的眼光望我呢?」
    跋鋒寒冷冷道:「董淑妮若肯與人私奔,早私奔了過百次,為何獨對你仲少青睞有
加?你不覺得此事可疑嗎?」
    寇仲愕然道:「不會吧?我對她也不錯啊!難道她會設陷阱來害我?」
    徐子陵道:「你和她是什麼關係,為何她會揀中你,她是為什麼原因要私奔?」
    寇仲歎道:「總言之我和她是有點關係,不過現在得你們提醒,我也感到有點不大
妥當。希望她只是開開玩笑吧!否則其中定有點問題,像她那種愛慕榮華富貴的女子,
怎捨得放棄一切,隨我這麼一個人流浪天涯。」
    接著拍手道:「好哩!閒話休提,我們現在該到那裡去?」
    驀地三人同時眼前一亮。
    事實上整道天津橋也亮了起來。
    他們別頭朝洛河瞧去,一艘燈火通明的巨舟,正逆流朝天津橋駛過來。
    此舟原本沒有半點燈火,忽然變得如此一舟爍然,自需一批訓練有素的「點燈人」。
    寇仲歎道:「老跋你勝了!今晚恐怕我們真要捱到天明,希望兩位仍記得那個三角
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