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4卷)
第十二章 自天而降

    「什」!
    「多情公子」侯希白的美人扇以一個賞心悅目的姿態在跋鋒寒前方畫了個半圓,才
閣起來斜攏胸前。
    緊盯跋鋒寒道:「此事可真?」
    跋鋒寒冷冷道:「和氏璧確不在我們處。」
    侯希白皺眉道:「為何你早先不告訴我?」
    跋鋒寒苦無其事答道:「你有問過我嗎?」
    兩人再對望了一會,忽地齊聲大笑。
    寇仲正要睡回去時,侯希白高舉美人扇,把扇張開,以只畫上涫涫一人的那面遙向
寇仲,道:「請問寇兄,這美人究竟是誰?」
    寇仲斜著睡眼兜過來一看,動容道:「確是維肖維妙,傳神生動,就像在扇面上活
過來般。」
    跋鋒寒側頭去看,由衷讚道:「侯兄最令人讚賞處就是掌握到她那種難以形容詭秘
迷茫的特質,若你的功夫像你那枝畫筆,恐怕所有人都要甘拜下風。」
    寇仲仍呆瞪著扇上的涫涫,大奇道:「你這水墨的涫妖女只有黑白二色,為何我卻
有色彩豐富的感覺,真是古怪。」
    侯希白一震閣起美人扇,愕然道:「涫妖女?」
    寇仲躺回桌上,呻吟地道:「那就是你的夢中情人師妃暄的頭號勁敵涫妖女。陰癸
派繼祝玉妍後最出類拔萃的魔門高手。幸好她不喜採補之道,否則必把你這多情種子采
得一滴汁都不剩下來。」
    侯希白臉上現出悠然神往的表情,搖頭讚歎道:「原來是她,難怪能有如此獨一無
二的氣質,嬌軀還像會噴發香氣似的。」
    又訝道:「寇仲兄似乎對我想不客氣哩!」
    寇仲歎道:「因為我妒忌了!」
    跋鋒寒和侯希白聽得臉臉相覷,不明所以。
    寇仲夢囈般閉目道:「師妃暄肯做你的紅顏知己,卻指使人來迫害我,兩種對待有
天壤雲泥之別,我怎能不妒忌。」
    侯希白啞然失笑道:「既是一場誤會,我便陪你們在這裡等到子時。橫豎我已三個
多月沒有見過她的仙顏。」
    跋鋒寒搖頭道:「事情絕非如此簡單,侯兄最好不要牽涉在內,否則以後你也不會
有好日子過。」
    寇仲亦道:「你憑我們一句話就這麼信任我們嗎?」
    侯希白哂道:「有甚麼規矩說過不可憑一句話去相信人。不要以為容易騙我,而是
我從跋兄的劍性看出他是個敢作敢為,絕不介意別人怎樣看他的人,這類人做過的事必
不怕承認,寇仲你明白嗎?」
    跋鋒寒訝道:「侯兄只是這項本領,便可列入奇兵絕藝榜上。」
    侯希白見寇仲像睡了過去般,目光移回跋鋒寒處,微笑道:「跋兄心中最美的女子
是誰呢?」
    又為跋鋒寒斟酒。
    跋鋒寒不悅道:「侯兄是否沒有聽到我的說話,擺出一副要坐到子時的模樣。」
    侯希白哈哈笑道:「跋兄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不過我這人行事一向意之所之,任性
而為,從來不計較後果。除非跋兄下逐客令,否則我很想趁趁這場熱鬧。橫豎現在洛陽
沒有一個地方比這裡更有趣。」
    跋鋒寒冷冷瞧著他斟酒纖長白哲如女子的手,沉聲道:「我們三人同心,本是全無
破綻,但若多了侯兄這未知的變數,將會擾亂我們的陣腳。這一杯就當作送行的酒好了。」
    侯希白舉杯道:「跋兄這朋友我交定了,乾杯!」
    兩人大笑舉杯,一飲而盡。
    侯希白長身而起,深深瞧了從沒有動靜,像一尊大理石雕臥像般的徐子陵一眼,才
洒然去了。
    寇仲坐起身來,道:「給這小子吵得睡意全消,真想揍他一頓來出氣。」
    跋鋒寒瞧著寇仲在自己旁邊坐下,含笑道:「這確是個令人傾心的超卓人物,手底
更是硬得教人吃驚,但為何你卻像不太喜歡他呢?」
    寇仲沉吟道:「我也不明白。不過他的畫功無可否認是妙絕當世。嘿!我根本沒資
格說這句話,除非我曾遍覽天下古今名家的傑作。不過總覺得很難有人畫得比他更傳神。
哈!這小子如果去畫『枕邊畫』,必可引死全天下的所有色鬼。」
    跋鋒寒苦笑道:「你最好不要在他臉前說這些話,否則他不和你拚命才怪。」
    寇仲忽地正容道:「跋兄心目中最美的女人是誰?若是涫妖女就最好不要說出來。」
    跋鋒寒聽他模仿侯希白的口氣,想要笑時,倏又神情一黯,搖了搖頭,目光投往變
成了一個空門洞的店門,喟然道:「或者是石青璇吧!只聽簫音和她甜美的聲線,便可
想見其人。但相見爭如不見,沒見過而只憑想像出來的才會是最好的。」
    寇仲湊過頭來,仔細審視他的神情,見他直勾勾地透過門洞看往杳無人跡的大街,
壓低聲音道:「你口上說的雖是石青璇,但神情卻像在想別個女人。只恨我欠了侯希白
的畫筆,否則就把你這罕有的神態畫下來,像那趟沈落雁一邊讓侯希白在秀髮上插花,
心中卻想起小陵那樣。」
    「寇仲閉上你的狗嘴!」
    徐子陵憤怒的聲音傳過來。
    寇仲和跋鋒寒立時拋開一切,開懷狂笑,連淚水都嗆了幾滴出來。
    寇仲從椅子彈起來,三步並作兩步的走到徐子陵「床頭」那端的位置,單膝跪下道:
「陵少息怒,我還以為你像平時般睡得像頭死豬,那知竟給你聽到,罪過罪過!」
    徐子陵猛地睜開一對虎目,透射出連見慣見熟他的寇仲也大吃一驚的懾人異芒,沉
聲道:「何方高人,為何有大開的中門而不入,卻要在屋頂上盤桓呢?」
    跋鋒寒和寇仲齊齊嚇了一跳。
    即使他們剛才心神分散,但來人可瞞過他們的耳目來到頭頂,只此本事,便知來人
非同小可。
    屋頂一陣震耳長笑。
    「轟」!
    瓦頂破碎。
    隨著塵屑木碎瓦片,一個雄偉的影子自天而降,來到鋪子中心一張桌子之上。
    寇仲拔出井中月,怒喝一聲,全力出手,毫不容情。
    尚有一個時辰就是子時了。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