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4卷)
第十一章 公子多情

    寇仲踏足酒鋪後院房舍的瓦面,正要跳下天井,從後門進入酒鋪,一個人背對著他
從天井升起,剛好攔著他的去路。
    只看此人的背影,至少有七、八成像杜伏威,又高又瘦,只欠了頂高冠,但卻作道
士打扮,背掛一把式樣高古的檀木劍。
    他騰升上來的姿勢更是怪異無倫,手腳沒有絲毫屈曲作勢發力,而是像殭屍般直挺
挺的「浮」上來。
    寇仲心中大叫邪門,連忙止步,低喝道:「寧道奇?」
    那道人仰首望往剛升離東山的明月,淡淡道:「寧道兄久已不問世事,你們尚未有
那個資格。」
    寇仲放下提起了的心,但仍絲毫不敢大意,只聽此人能和寧道奇稱兄道弟的口氣,
便知他是和寧道奇同輩份的武林前輩。
    寇仲從容笑道:「道長如何稱呼?法駕光臨,有何指教?」
    那道人柔聲道:「貧道避塵,今趟來是想為我們道門盡點心力。只要你肯把取去的
東西交出,貧道會為你化解與慈航靜齋和淨念禪院的仇怨,保證他們絕不再予追究。」
    寇仲抓頭道:「若我真有盜寶,不如由我親手送回去,何用道長你大費唇舌?」
    避塵道長哈哈笑道:「因為我知你根本不肯交回寶物,所以才要來管這件事。」
    寇仲哂道:「道長既自稱避塵,為何忽然又有閒心來管塵世的事?」
    避塵被他冷嘲熱諷,卻絲毫不以為忤,輕歎道:「問得好,貧道今次動了塵心,皆
因不忍看著千古以來唯一能勘破《長生訣》的兩朵奇花,就這麼因人世的權位鬥爭而毀
於一夕之間。」
    寇仲肅然起敬道:「原來道長有此心胸,請恕我寇仲年少無知,但如若我堅持不交
出寶物,道長會否親手來毀了我呢?」
    避塵莞爾道:「你的腦筋轉得很快。不如這樣吧!我背著你擋你十刀,若你不能迫
得我落往天井,你便乖乖的把和氏璧交出來,讓貧道為你物歸原主,把事情圓滿解決。」
    寇仲苦笑道:「請恕我不能答應。並非因欠此把握,而是即使道長勝了,我也拿不
出和氏璧來,此事絕無虛言,不知道長肯否相信。」
    避塵訝然轉身,與寇仲正面相對。
    避塵道長面相高古清奇,擁有一個超乎常人的高額,只看其膚色的晶瑩哲白,便知
他的先天氣功已達化境。
    他那對眼睛似若能永遠保持神秘莫測的冷靜,有種超越了血肉形相的奇異感覺。
    寇仲在打量他時,他亦用神地審視寇仲,臉上露出難以掩飾的震駭神色。
    不知如何,寇仲心中湧起對方可親可近的感覺,更深信對方是抱著善意來介入這紛
爭的。
    避塵仰望屋頂上的星空,搖頭長歎道:「寇仲你可知道自己已臻練虛合道的道家至
境,欠的只是火候吧了!」
    寇仲不解道:「甚麼叫練虛合道?」
    避塵再平視寇仲,神情肅穆,一字一字的緩緩道:「我道門修練,共分四個階段,
就是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練虛合道。其中過程怎都說不清楚,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要知人的潛力無論如何龐大,總有盡頭極限。所以前兩個階段,指的都是肉
身的修練。唯有後兩個階段,練的卻是如何與充盈於宇宙之間的道相結合;故能超脫肉
身,達至入聖合道的化境。」
    寇仲喜道:「我們練《長生訣》時,似乎打一開始就是道長說的後兩個階段的境界。」
    避塵苦笑搖頭道:「這是貧道沒法明白的事。現在該怎樣解決這事呢?因眼前形勢,
一不小心,就會引起佛道邪三家之爭。」
    寇仲微笑道:「坦白說,就算我真有和氏璧在手,也絕不會交出來。像和氏璧這等
寶物,唯有德者居之,誰有本事,便該屬誰,若要拿寶,就憑真本領來索取吧!」
    避塵哈哈笑道:「你很像貧道年青時的性子,好吧!我再不管此事了!你們好自為
之。」
    接著長笑而去,轉瞬不見。
    寇仲躍落天井,跋鋒寒啟門恭候。
    他步入鋪內,第一眼便瞥見徐子陵像尊臥佛般睡在一角,搖頭失笑道:「這小子真
是個樂天派,惹得我也記起自己多晚沒睡!」
    跋鋒寒搭著他肩頭,神色凝重地道:「坐下再說。」
    坐好後,寇仲環目四顧,奇道:「夥計們那裡去了。」
    跋鋒寒應道:「一錠重一兩的黃金可令人願意做很多事。」
    寇仲這才注意到跋鋒寒的臉色,奇道:「你的神情為何如此沉重,是聽到剛才那避
塵的話嗎?一看便知那是有德行的道門前輩哩!」
    跋鋒寒冷笑道:「今趟你偏偏看走了眼,此人叫『妖道』辟塵,而非避塵,三十年
前曾橫行北方,無惡不作,是魔門數一數二的高手,聲望僅次於『陰後』祝玉妍,幸好
和氏璧真的不在你手上,否則剛才你定給他探出虛實。」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又大奇道:「你怎能如此清楚他的來歷,我卻從沒有聽過他的
名字。」
    跋鋒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道:「關於魔門的事,你說是誰告訴我的呢?辟塵雖
與祝玉妍同是魔門,但各屬不同的流派,平時勾心鬥角,但對著外人時卻頗為團結。」
    寇仲呆了半晌,皺眉道:「這妖道真厲害,連半分邪氣都沒透出來。」
    跋鋒寒道:「若非我知道魔門有這麼一號人物,也會像你般給他騙倒。只從這點,
便可知此人修養道行之高,已達登峰造極的境界。」
    寇仲沉吟道:「他是否真能背著來擋我十刀呢?」
    跋鋒寒搖頭道:「這是絕無可能的,連寧道奇都不行。他只是想詐出和氏璧是否在
你手上,現在反被你錯有錯著的騙了。最後一番話表面好聽,骨子裡卻是推波助瀾,希
望我們和了空一方先拚個兩敗俱傷,卑鄙之極。」
    寇仲苦笑道:「還有甚麼像他這類的高手,不若你一併說出來給我聽,讓我心中有
個準備。」
    跋鋒寒賠以苦笑道:「不要自己嚇自己好嗎?至少在子時前,他也不會再來煩我們,
那時有命再說吧!」
    寇仲歎道:「我倒有個消息提供,傳聞曲傲和突厥的『龍捲風』突利準備聯手來對
付我們,又是一場不易對付的硬仗。我們是否須改變做英雄好漢的計劃,轉而研究如何
落荒逃命呢?」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你認為在現今的情勢下,我們仍可搭船坐車地輕易離城嗎?
你留心聽一下,外面靜如鬼域,行人們都到那裡去了?」
    寇仲奇道:「難道有人把街道封鎖?」
    跋鋒寒油然道:「雖不中亦不遠矣。」
    瞧了徐子陵一眼後,微笑道:「我們是否該向子陵學習,好好睡上一覺?」
    寇仲道:「這提議最合朕意,唉!有人騎馬來了!是否過早一點呢?」
    跋鋒寒道:「子時前來的是朋友,子時後則是敵人,你看我猜得是否準確。」
    寇仲長身而起,朝與徐子陵隔了約三丈的另一角走去,邊伸懶腰道:「干擾我睡眠
的則朋友也變敵人,有甚麼事由你出頭應付好了。」
    跋鋒寒瞧著寇仲搬台移桌,苦笑道:「你真夠朋友。」
    蹄聲漸近,轟傳長街。
    寇仲躺在兩張合起來的方桌上時,蹄聲止於門外。
    一把年青男子的悅耳聲音在外邊響起道:「你們三個給我滾出來!」他說話的內容
雖毫不客氣,聲調卻是溫雅動聽,斯文淡定,跟語意毫不相配。
    跋鋒寒雙目閃過森寒的殺機,冷冷道:「來者何人!我跋鋒寒今夜不殺無名之輩。」
    那人默然半晌,才柔聲答道:「跋兄請恕在下一時衝動之下口出粗言。如若跋兄肯
化干戈為玉帛,交出和氏寶璧,讓在下歸還妃暄小姐,在下願為剛才惹怒跋兄的話敬酒
道歉。」
    聲音從緊閉的門縫傳入,揚而不亢,字字清楚,只是這份功力,便教人不敢小覷。
    徐子陵和寇仲均勻的吐吶呼吸此起彼落,造成奇異的節奏,隱隱中似透出某種難言
的道理。
    跋鋒寒皺眉道:「我最討厭說話兜兜轉轉的人,閣下究竟是何方神聖,竟要代師妃
暄出頭?」
    那人發出一陣長笑聲,道:「聽跋兄的語氣,交回和氏璧的事是沒有得商量哩!那
只好動手見個真章。」
    跋鋒寒搜索枯腸,仍想不到街上是那個年青高手,索性不答他,閉目冥坐。
    「砰!」
    鋪門四分五裂,化成漫天木碎,灑滿鋪內。
    以跋鋒寒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鎮定功夫,亦為之動容。
    要知這兩扇門只是虛掩,毫不受力,而對方竟能一拳隔空同時把兩扇門板震碎,其
功力已到了驚世駭俗的境地。
    一位說不盡風流倜儻、文質彬彬,宛如玉樹臨風的年青英俊男子出現破開的入門處,
手持畫上美女的摺扇,正輕柔地搖晃著,一派悠然自得之狀,那像來尋晦氣的惡客。
    跋鋒寒一對虎目爆起電芒,盯著來人恍然道:「原來是『多情公子』侯希白,難怪
如此落力護花,失敬失敬。」
    他以一種極端冷淡漠然的語調說出這番話來,充滿冷嘲熱諷的意味。
    侯希白俊臉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歎氣道:「實不相瞞,在下一向對三位心儀嚮往,
絕不願在這樣的情況下碰頭。咦!寇兄和徐兄不是受了傷吧?還是在睡覺呢?」
    跋鋒寒淡淡道:「侯兄不用理會他們,大家初次相識,不若先喝兩杯,然後動手,
如何?」
    侯希白定神打量跋鋒寒,好一會才道:「這叫名副其實的先禮後兵,讓在下先敬跋
兄一杯。」
    大步走過來,在跋鋒寒對面坐下。
    跋鋒寒凝坐不動,一瞬不瞬地瞧著侯希白把摺扇收入袖內,又伸手為他和自己斟酒。
    侯希白絲毫不因對方銳利得似能洞穿肺腑的目光而有半分不安,動作瀟灑好看,不
愧是能令天下美女傾心的風流人物。
    侯希白雙手輕捧酒杯,致禮道:「聞名不如見面,跋兄沒有令在下失望。」
    跋鋒寒毫無回敬的意思,淡淡道:「侯兄的摺扇以精鋼為骨,不知扇面卻是用甚麼
材料造成?」
    侯希白微笑道:「這個問題我還是首次碰到,跋兄的眼力真厲害。敝扇乃采天蛛吐
的絲織成,堅勒無比,不畏刀劍。」
    跋鋒寒哈哈一笑道:「好兵器,只不知上面是否繪有師妃暄的畫像呢?」
    侯希白低頭凝望杯中的美酒,苦笑道:「此扇獨欠妃暄小姐,跋兄可猜到原因嗎?」
    跋鋒寒從容一笑道:「這個該不難猜,一是她氣質獨特,侯兄感到難以把握;又或
侯兄用情太深,反患得患失,無從著墨。」
    侯希白頹然道:「跋兄提的這兩個原因都有點道理。在我來說,卻是不知該以她那
個神態入畫,才能表現她至美之態,故一直猶豫,未敢動筆。」
    跋鋒寒動容道:「這番話比甚麼讚美更能令人動心,不如侯兄一口氣在扇面上畫出
十多個師妃暄來,每個代表她一種姿態神韻,不就可把難題破解?」
    侯希白歎道:「那恐怕要畫無窮盡的那麼多個才成,如此對她可太不敬了。」
    跋鋒寒愕然半晌,才舉起酒杯,道:「說得精彩,跋某人敬侯兄一杯。」
    碰杯後兩人均一口飲盡,半滴不剩。
    放下酒杯後,侯希白的目光變得像劍刃般銳利,直望跋鋒寒,聲音轉冷道:「此事
能否和平解決?」
    跋鋒寒斷然搖頭道:「侯兄少說廢話。」
    侯希白不解道:「跋兄一向不過問家國之事,為何獨要捲入眼下這無謂的爭端中,
得到寶璧於跋兄有何用處?」
    跋鋒寒不耐煩地道:「侯兄不是要動手嗎?跋某正想見識一下侯兄震驚天下的扇藝,
這叫相請不如偶遇,侯兄請!」
    兩人雙目同時精光大作,毫不相讓的互相凝視。
    一股濃烈的殺氣,從侯希白身上直迫跋鋒寒而去。
    他身上的文士服無風自拂,獵獵作響,倍添聲勢。
    跋鋒寒卻是靜如淵海,又像矗立的崇山峻嶺般,任由海浪狂風搖撼衝擊,亦難以動
搖其分毫。
    桌面的酒壺杯子都顫震起來,情景詭異至極點。
    兩人再對望半晌,均知難在氣勢上壓倒對方,最後唯只動手一途,以尋出對方的弱
點破綻。
    「颼!」扇子來到侯希白手上張開,面向跋鋒寒的一面畫了八個美女,各有不同神
態,極盡女性妍美之姿。
    跋鋒寒一呆道:「扇角那個不是沈落雁嗎?我從未見過她這種神情,也從未想過她
可如此引人的。」
    侯希白的氣勢有增無減,臉上卻露出溫柔神色,輕輕道:「落雁是個很寂寞的女孩
子,那一天當我採來一朵白菊花,為她插在頭上時,她便露出這既驚喜但又落漠的伸色。
當時她定是想起別人。我不但沒有嫉忌,還把她那一刻的神情畫下來。只有這神情才最
能代表她。」
    「鏘!」跋鋒寒拔劍出鞘,橫斬桌子另一邊的侯希白。
    「什」!扇子合起,瀟灑自如地架著跋鋒寒這凌厲無匹的一劍。
    兩人同時搖晃一下。
    雙方無不凜然。
    跋鋒寒這看似簡單的一劍,事實上極難擋格,在閃電般的速度中,連續變化三次,
估量侯希白如何高明,亦要狼狽避退,那知竟難逃被他擋個正著的命運。
    侯希白心中亦泛起難以相信的感受。
    自出道以來,無論碰上如何威名赫赫,橫行霸道的對手,也找不到能擋他十扇之輩。
但他應付跋鋒寒這幻變無方的一劍,卻要施盡渾身解數。
    他表面雖似是輕鬆自如,內裡卻是費盡九牛二虎之力。
    他天生便是瀟灑不群的人,表現於武技也是這樣子,就算被人殺死,臨死前仍會瀟
瀟灑灑的,不會像一般人的狼狽。
    兩位如若彗星崛起於武林的年青高手,終於正面交鋒。
    劍扇凝止桌面上的空間。
    侯希白連續擋了跋鋒寒從劍上傳來一波比一波強勁的五道真氣,動容道:「跋兄比
我想像中要厲害多了。」
    跋鋒寒亦是心中暗驚,想不到侯希白高明至此,若非經和氏璧昨晚改造經脈,這刻
毫無花假的內勁火拚,自己說不定要吃上暗虧。
    淡然一笑道:「彼此!彼此!」
    斬玄劍一收一吐,離開了侯希白的「美人扇」,一口氣隔桌刺出五劍。
    侯希白的美人扇或開或閣,總能妙至毫巔的擋著跋鋒寒水銀瀉地式的狂攻猛擊。
    最妙是寇仲和徐子陵仍是熟睡如死,似是絲毫不知兩人間正以生死相拚搏。
    一聲「呵欠」。
    寇仲從「桌床」上坐起來,拭目奇道:「侯希白你這是何苦來由,和氏璧根本不在
我們手上,就算在我們手上,我們也可以撇開他娘的江湖規矩,先聯手把你宰了。」
    「鏘!」
    斬玄劍回鞘。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