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4卷)
第六章 危裡偷閒

    跋鋒寒在徐子陵旁坐下道:「剛才那人是誰?無論他的體型風度都相當有氣概;雖
走得氣沖沖的,但我站在柳樹後仍瞞他不過,確是個難得的高手。」
    徐子陵答道:「他就是李靖,我們起始時的十式刀法就是跟他學的。」
    跋鋒寒曾與他山中論武,當然知道「血戰十式」是甚麼。動容道:「幾年前已能創
出如此威霸的刀法,現在自然更是不凡,有機會真要看看從他手上使出來的血戰十式又
是甚麼一番味道。」
    徐子陵苦笑道:「我們終跟他有過一段過命交情,鋒寒兄最好就不要找他動手。」
    跋鋒寒哂道:「現在不是我想找他動手,而是他不會放過我們,文的不成就來武的。
聽說李靖的夫人武功高強,擅使紅拂,來歷神秘。咦!為何仍未見寇仲呢?」
    徐子陵皺眉道:「你究竟得到甚麼消息?為何說李靖要和我們動手?」
    跋鋒寒冷哼道:「李世民那小子若仍不清楚我們是和他作對的,還用出來爭天下嗎?
聽東溟公主的口氣,李小子對我們三人極為忌憚,如不能用,便會不顧一切把我們殺死,
免致後患無窮。」
    徐子陵聽他提起單琬晶時語氣冷淡,更不像一向親密地呼之為「琬晶」或「公主」,
訝道:「你和單琬晶不是有甚麼不妥當吧!」
    跋鋒寒目光落在駛過的一艘小舟處,雙眼寒芒一閃,歎道:「我和她大吵了一場。」
    徐子陵愕然道:「為甚麼要吵架?」
    跋鋒寒苦笑道:「當然是為了和氏璧,但說到底為的都是李小子。她說來倒很好聽,
怪我和你們混在一起,致捲入這解不開的死結裡。又說甚麼李小子乃真命天子的氣人說
話,要我把和氏璧交出來。哼!這事那輪得到她來說我。」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懷寶其罪,此語果非虛言。忽然間朋友都成了敵人,真是有
趣。」
    跋鋒寒微笑道:「像和氏璧這種寶物,唯有德者能得之,從來也不屬於任何人。我
才不會向權威屈服,誰有本事便放馬過來,我現在手癢得很呢。」
    接著又哂道:「我還以為今早和你們分手後,定會有人來找我算賬,至少也該有像
拓跋玉和他的俏師妹,又或獨孤鳳等諸式人來湊湊興。豈知人影都碰不到半個,真教人
失望。」
    徐子陵笑道:「你老哥昨晚大顯身手,把曲傲迫退,誰想來惹你,都該先好好揣揣
自己的斤兩。」
    跋鋒寒搖頭道:「照我看卻非是如此,而是因王薄已向江湖發訊,背後更有慈航靜
齋和淨念禪院為他撐腰,所以誰都要賣他們面子,讓他設法把和氏璧討回來。以此推之,
直至今晚子時的最後期限前,我們將會閒得發慌。」
    徐子陵道:「別忘了涫涫是不會受任何人約束的,說不定她會先來尋我們晦氣,順
便看看可否從我們身上把和氏璧迫出來。」
    跋鋒寒欣然道:「那更是求之不得,只要給我們擄著她的一個黨徒,便有方法知道
君瑜的行蹤。問題最怕是陰癸派想坐收漁人之利,待捱到今晚子時後瞧情況才向我們采
取行動。」
    徐子陵苦思道:「現在街上全是我們的敵人,敵眾我寡,單憑武力跟他們周旋乃下
下之策,鋒寒兄有何妙招?」
    跋鋒寒從容道:「若我所料不差,這一切都是師妃暄在背後推動策劃,目的是要使
我們作賊心虛,起出賊贓離城遠遁。但我們偏不如她所願,留在這裡與她周旋到底。哈!
誰猜得到和氏璧根本不在我們手上,以後也不會在任何人手上。」
    徐子陵奇道:「在眼前這種形勢下,且又剛與單琬晶吵了一頓,為何你的心情卻像
比以前任何時間更好呢?」
    跋鋒寒微笑道:「你和寇仲可能仍未覺察到我們從和氏璧得到的好處有多大,那是
在中外武林的歷史上從沒有發生過的事。現在我們三個人,每一個正都是活生生的奇跡
與見證。你不覺得真有脫胎換骨的美妙感受嗎?」
    徐子陵愕然道:「沒有你所形容的那麼厲害吧?」
    跋鋒寒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好一會後睜開道:「我已是說得非常謙虛。正如傳
說所言:和氏璧乃來自天外的神物,內中藏有可怕的神秘力量,但這力量現在已歸我們
三人所有,不但擴充和強化了我們全身的經脈竅穴,還使我們能提取宇宙某種力量和精
華。只要我們努力不懈,終有一天能超越其他所有人。因為和氏璧內的力量本身正是超
越武功范籌的東西。我能得此妙遇,心情那能不好。」
    接著又道:「至於與單琬晶吵架只是小事一件,和她鬧翻其實還有種痛苦的快感。
只要找回君瑜,以後我跋鋒寒再無牽掛。那時寇仲去打他的天下,你則雲遊四海過你歡
喜的生活,我便返回突厥挑戰畢玄;各自追求自己的目的和抱負,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再念到忽然間所有夢想都變成伸手可觸的現實,我難道還要心情大壞嗎?」
    徐子陵苦笑道:「那要看看我們是否過得今夜子時才說吧!」
    跋鋒寒露出一絲傲氣十足的微笑,淡然道:「今晚子時便讓我們三人大搖大擺的找
個地方喝酒作樂,看誰有本事,就來取我跋鋒寒的命好了。但謹記無論在甚麼情況下,
我們都不可承認和氏璧真是我們偷的,因為那將使敵我雙方均無轉圜的餘地。」
    徐子陵眉頭深鎖道:「我倒不是怕任何人,而是不希望因此事出現血流成河的場面。」
    跋鋒寒歎了一口氣道:「你當我真是歡喜殺人嗎?不過你不殺人,人家卻要你的命。
我們亦惟有盡量看著辦吧!我可以答應你,除非迫不得已,我絕不會隨便弄出人命來。」
    徐子陵心中一陣感動。
    跋鋒寒出身馬賊,一向心狠手辣,能說出這番話來,純粹是看在自己份上,他還有
甚麼話可說?
    此時寇仲來了,擠到兩人間坐下,哈哈笑道:「你們不是在想找個甚麼地方來躲他
娘的一會,先避避風頭吧?」
    ***
    三人在洛陽最繁盛的天街成品字形般漫步。
    徐子陵在前,寇仲和跋鋒寒並肩居後。
    天街的店舖均曾經刻意整飾,簷宇如一,又盛設帷帳,擺滿珍寶器物,各式財貨。
夥計們則披錦掛綵,以作招徠,衣彩華絕。
    最動人處是這些售貨者不乏年青女孩,更是花枝招展,令人目不暇給。
    連擺賣地檔的小販,亦一律鋪坐龍鬚席,既劃一又別有氣派。
    三人各有奇相,徐子陵瀟灑飄逸、跋鋒寒魁宏奇偉、寇仲則威霸精靈,走在一起,
自是令路人側目傾倒。
    三人一邊談笑,一邊對特別矚目的東西指指點點,有時還駐足觀看,細作評估研究。
從外表的神態去猜度,誰都想不到他們正在絞盡腦汁,要與強大至不成比例的敵人周旋。
    寇仲向一個坐轎子經過的年青貴婦投以令她臉紅的笑容後,哈哈一笑道:「洛陽真
是好地方,最妙是橫看直瞧都有美女,哈!怎樣?」
    最後兩字則是壓低聲音,運功收束,再送入徐子陵耳內去的。
    徐子陵避過一群小懊子追逐,輕輕道:「最少有五股人在跟蹤我們,他們化裝成各
式人等,不斷替換,避免引起我們懷疑。」
    跋鋒寒讚道:「我只知被很多人跟蹤著,卻沒法分辨對方分屬於五股勢力,你是怎
樣辦到的。而最令我不解的是你根本沒有像我和寇仲般四處張望,卻竟然沒有任何事能
瞞過你。」
    徐子陵在一檔賣人參的攤位停下,向寇仲道:「要不要買株人參回去泡壺人參茶?」
    那小販是個外鄉來的大胖子胡漢,聞言不悅道:「我的參乃萬水千山運來的正宗一
等野山參,最能活血舒筋,延年益壽,須浸酒才更顯功效,泡茶實在太浪費。」
    寇仲笑嘻嘻道:「請恕小子無知,那株是最好的?今晚我們便拿來浸酒喝。」
    小販色變氣道:「不賣了!不賣了!這些參定要浸上一年半載,還得埋在地下窖藏,
那能就這麼拿來送酒的?」
    跋鋒寒扯著寇仲離開,啞然失笑道:「此人如此固執,包保不會發達,但卻贏得我
們的尊敬,如此可否算是得不償失呢?」
    接著迅快道:「子陵尚未答我。」
    徐子陵目光飛快的朝行人如鯽的對街瞥了一眼,從容笑道:「用志不分,乃凝於神。
當我把全副精神集中到感官上去後,我的感覺便延伸到四周的人群去,甚至別人投在我
身上的目光,也可感應得到。最妙是跟蹤者的足音,每當我們停下時,他們的速度都會
相應變化,又或故意在我們身旁走過,到了前面某處再由其他人替代。於是很快你便能
掌握到他們跟蹤的方式和規律,並清楚他們分屬五組不同的人。」
    寇仲踏前一步,和他並肩前行,讚道:「小陵果然了得,但為何你剛才說至少有五
股人呢?是否表示除這些人外,另外尚有更隱秘的跟蹤者,但你卻把握不到他們的所在?」
    徐子陵道:「正是如此。那純粹是我的感覺,此人才是我們的勁敵,除非能把他甩
掉,否則我們休想可快快樂樂的捱到子時。」
    跋鋒寒微笑道:「縱管是師妃暄、寧道奇之輩,亦想不到子陵有此特別本領,故我
們此計必成,可以行動了嗎?」
    徐子陵哈哈笑道:「當然可以!」
    往橫一移,進入了洛陽三大市場之一的豐都市集。
    在皇宮以東和洛水以南的整個城市區域,分佈著一百零三個裡坊。
    裡坊間有街道連貫,坊內則陌巷相通,在這樣一個百姓眾居的地方捉迷藏,確是刺
激有趣的一回事。
    豐都市集在洛陽三大市集中居首,比其他大同、通遠兩個市集更具規模,食檔貨攤
林立,人頭湧湧,喧鬧震天。
    徐子陵領著二人左穿右插,看似速度一般,皆因三人上身不動,但下面卻展開腳法,
從人群的間隙中如泥鰍般滑行。
    徐子陵此時把感覺發揮至巔峰狀態,忽左忽右,忽緩忽速,橫移直竄,每一下移動
都是針對敵人跟蹤的方式而變化,有若與人交手過招。有時更會折返原路,教人難以猜
測。
    轉眼間他們已從市集的北門溜出去,橫過車馬道,又不顧人家的阻攔抗議,前門入
鋪,後門離開,到了一條橫巷內,越牆離去。
    寇仲和跋鋒寒隨著徐子陵翻過高牆,竄房越屋,有時又落巷狂馳,到了城東南處,
一條河流從東方蜿蜒而來,兩岸樹木婆娑,房舍重重。
    寇仲得意道:「地圖上有說明的,這條就是伊水。」
    又指著右方水去處道:「那就是集賢坊,伊水到了那處開叉分成兩條,從長夏門左
右流往南郊,再去便是了空的老巢!」
    跟著壓低聲音道:「甩掉了嗎?」
    徐子陵沉吟半晌,搖頭道:「只甩掉了那些庸手,我剛才說的勁敵,仍像附骨之蛆
般躡在我們身後,現在我的感覺更強烈。」
    寇仲駭然道:「這麼都甩不掉,會否是師妃暄或寧道奇呢?」
    跋鋒寒負手淡然道:「當然不是他們。以他們的身份地位,怎屑於幹這種事。若我
所料無誤,這跟蹤者必是獨孤鳳,因為在市集一次掉頭竄走時,我似乎嗅到她的體香。」
    寇仲和徐子陵記起「多情公子」侯希白給她追蹤的往事,都點頭同意。
    寇仲苦惱道:「這叫功虧一簣,沒有市集那種便於捉迷藏的地方,更難避過她的跟
蹤。」
    徐子陵微笑道:「你看河上的舟楫來來往往多麼熱鬧,我們也來湊興如何?」
    跋鋒寒哈哈笑道:「若只是到船底湊興,小弟自樂於奉陪。」
    寇仲喜道:「果然是妙計!」
    當先穿過岸旁的疏林,投進水裡去。
    三人在城西南一座小橋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離水登岸。
    同時運功催發體熱,當經過裡坊的牌樓時,衣服都乾透了,就像變魔法般神奇。
    入坊後是一個以石板鋪成的廣場,接痕斑駁,造成豐富的肌理,令人有種心脾涼透
的舒暢寫意。
    場中有口水井,兩個婦人正在汲水,有若一張描寫民間生活的圖畫,動人得不似是
真實的。
    徐子陵苦笑道:「我們的不幸是從未試過平凡中見真趣的生活。像現在我的心神祇
能放在是否給人跟蹤上,其他的事只好拋開,你說是多麼無奈。」
    跋鋒寒領先左轉入巷,又避到一旁,讓一群你追我逐,爭先恐後的小孩奔過身邊,
湧往石板廣場去。
    聽著孩子們遠去的歡笑聲,寇仲向徐子陵歎道:「我們像他們那麼年紀時,除了打
架和設法找生計外,似乎從未試過像他們般無憂無慮的玩個天昏地黑,那我們是否已痛
失真正的童年呢?」
    三人沿巷深進,跋鋒寒不斷打量兩旁的房舍。
    徐子陵伸手搭著寇仲的肩頭,苦笑道:「這就是想出人頭地要付出的代價。若非你
既要去偷雞摸狗,又要唸書學功夫,我們寶貴的童年歲月怎會為此虛渡,現在更不會像
三頭過街老鼠般給人人喊打喊殺。」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說過街老虎不是好些兒嗎?至少無人不害怕。凡事都有代價
的,現在就當是還債好了!來!這邊轉。」
    三人右轉至另一條巷內,踏著石板砌成的路面,說不盡的閒適寫意,彷似與世無爭。
一位少女正在門前洗濯衣服,驀地見到三人,立時看呆了眼。
    世間竟有如此英雄人物,且還有三個之多。
    跋鋒寒顯是心情大佳,向她報以微笑,追上兩人道:「若有人發動洛陽的地痞流氓
四出查探,不到子時前便可知我們到了這裡來。因為我們實在太易辨認,見了後絕不會
忘記。」
    寇仲壓低聲音道:「你好像走錯方向哩!是否故佈疑陣呢?」
    跋鋒寒微笑道:「我這叫先測度地形,來吧!」
    忽地翻上左方房舍的瓦面,領著二人飛簷走壁,好一會後才躍落其中一所平房的小
院子裡。
    大門處有一方寫上「思世居」三字的橫匾,字體灑逸有力,如龍飛於天。
    寇仲哈哈一笑道:「虛先生的書法確非常了得。」
    在虛行之交給徐子陵的紙團上,畫的正是尋找這思世居的示意圖,也是他約寇仲見
面的地點。
    屋子分前後兩進,中間有個天井。
    徐子陵笑道:「虛先生,我們來了!」
    屋內全無反應。
    跋鋒寒奇道:「難道尚未回來嗎?」
    寇仲領先而行,大門應手而開。
    他首先跨步入屋,立時虎軀劇震,愕然叫道:「又是你!」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