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3卷)
第十三章 淨念禪院

    三人坐在一個山坡處,遙望著南方遠處位於一座小山上的宏偉寺院。
    寇仲唉聲歎氣道:「這麼千辛萬苦的抓走了上官龍,卻給祝妖婦多謝也沒半句的就
拿走了,想想也覺不忿。」
    跋鋒寒搖頭道:「凡事都可從不同角度去著眼,首先我們仍生龍活虎般存在於人世;
其次我們終於和最頂尖級的人物交過手,明白到他們是什麼一回事。只要死不了,那就
是最好的鍛練。」
    徐子陵猶有餘悸道:「剛才我們只要少了一個人,另兩人必然沒命。天魔大法最厲
害的地方,就是教你完全捉摸不到她的路子,什麼先知先覺,奕劍大法都派不上用場,
故使我們有力難施。」
    跋鋒寒道:「那是因為我們先被她以天魔音擾亂了心神,幸好你仍能先一步掌握到
她攻來的方向,否則我們早完蛋了。」
    寇仲駭然道:「天魔音根本不是武功,而是妖術,那如何應付呢?」
    跋鋒寒信心十足道:「千萬勿要將祝玉妍神化或妖化,照我看天魔音也是武功的一
種。只不過攻擊的是我們的聽覺。若非我們心志堅定,怕當時還要幻象叢生。」
    徐子陵苦思道:「但這該如何去應付呢?」
    寇仲道:「假若我們把真氣盈貫耳朵,嘿!對啦!天魔音可能只是一種影響耳鼓穴
的功法,假設我們能堅守耳鼓穴,便什麼都不怕。」
    又苦惱的道:「但耳鼓穴如何才可守得住。這可不同刀來劍往,聲音是無影無形的。」
    跋鋒寒道:「總會有方法的。」
    寇仲洩氣道:「人都給搶走了,瑜姨的事怎辦才好?」
    跋鋒寒的目光落在與他們遙對的禪院處,沉聲道:「我們的希望就在那裡。」
    徐子陵和寇仲為之愕然。
    跋鋒寒道:「若王世充沒有騙我們,和氏璧除了作為帝皇的象徵外,還該是練武的
異寶,否則慈航靜齋的尼姑就不會把它留在齋內,寧道奇亦那來借寶三年的閒情。」
    寇仲精神大振道:「聽來有理!」
    轉向徐子陵道:「當時你從秦川身上感應到和氏璧的存在,是怎樣的一番情況?」
    徐子陵苦笑道:「你太容易高興了!首先我不敢肯定是否來自和氏璧的反應,其次
是那感覺並不強烈,只是心中出奇地靈和。當我離開酒鋪時,什麼感覺便都沒有了。」
    跋鋒寒一震道:「若只能在近距離才感覺得到,那眼前這麼大的一座禪院如何去找?」
    寇仲道:「勿忘了和氏璧是會不斷變化的,時強時弱。或者子陵見到秦川的背脊時,
和氏璧正處於弱態的情況。」
    跋鋒寒斷然起立,道:「多想無益,趁離天明尚有三個時辰,我們就去碰碰運氣,
否則若讓師妃暄回來取寶去送人,我們的美夢便全告吹了。」

                  ※               ※                 ※

    「噹!」
    悠揚的鐘聲,從山頂的寺院內傳開來。
    三人藏身寺門外的一棵大樹上,都在心中叫苦。
    誰想得到寺院的規模如此宏大。
    在早前的丘坡處看過來時,由於寺院深藏林木之中,還以為只得幾座殿宇,現在來
到門外,才知寺內建築加起來達數百餘間,儼如一座小城,只不過裡面住的都是和尚。
    跋鋒寒苦笑道:「只是在正中處就有七座大殿,那該是什麼文殊殿、大雄寶殿、無
量殿諸如此類,怎麼找才好?」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問道:「有沒有感應?」
    徐子陵沒好氣道:「你這叫癡心妄想。」
    接著俊目閃亮,指著後方一座在燈火下黃芒閃閃,比其他殿宇小巧得多的建築物道:
「那座小殿很怪,但卻似乎比其他大上十倍的殿宇更有地位。」
    跋鋒寒精神大振道:「那是一座能永存不朽的銅殿。」
    寇仲和徐子陵為之咋舌,首次感到這從未聽過的淨念禪院大不簡單。
    這樣一座闊深各達三丈,高達丈半的銅殿,不但需極多的金銅,還要有真正的高手
巧匠才成。
    以楊州的饒富,似尚未有那麼一座銅鑄的廟宇。
    跋鋒寒歎道:「今次成了,若寺內有和氏璧,就必密放在這銅殿之內,也只有銅才
可把和氏璧奇異的力量和其他禿頭隔開。」
    寇仲雙目放光道:「那我們還不動手?」
    徐子陵不悅道:「小心點好嗎?寺僧們現在才開始做晚課,至少該待他們睡了才可
動手!」
    跋鋒寒指著突出於眾殿宇以五彩琉璃造成覆蓋的眾廟瓦頂之上,居於兩座佛塔間的
大鐘樓。道:「既敲響過夜鐘,樓上該沒有人,不若我們先潛到那裡去,仔細看清全院
的形勢,則萬一盜寶給人發覺時要溜起來也會方便點。」
    兩人大叫好計。
    跋鋒寒先躍往地面,兩人連忙緊隨,眨眼光景翻過高牆,朝鐘樓的方向掠去。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