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3卷)
第十章 舌戰青樓

    寇仲隨著繃緊俏臉的宋玉致到了三樓背對中園一面的走廊處,這位宋家美女倚欄而
立,冷冷道:「為何明知我在隔鄰,也不過來見我?」
    寇仲待一群不斷打量他們的江湖人物走過後,才歎了一口氣道:「我怕惹你生氣,
想先看看風頭火勢吧!嘿!玉…嘿!宋小姐你清減了。」
    宋玉致遙望曼清院外萬家燈火的洛陽夜景,秀髮迎風飄揚,美得像一尊女神的雕像;
而從她那筆直豐隆、直透眉心的鼻管,既使人感到她堅剛不屈的性格,亦增添了她清秀
高傲的氣質。
    寇仲側倚欄杆,欣賞著她側臉的輪廓,忽然卻想起李秀寧,心中泛起灼痛的內疚感
覺。
    宋玉致淡淡道:「這段日子我的心情確不大好。卻與你寇仲毫無關係,唉!為何壞
人的命總比好人長呢?至少你寇仲仍未死!」
    寇仲先是愕然,接著啞然失笑道:「已有這麼多人想我死了,宋小姐為何仍不怕人
擠,還要來揍熱鬧?宋三小姐若憎厭我,只要一句話說出來就夠了。我的臉皮雖不算薄,
但仍是有一定的厚度。」
    宋玉致小嘴飄出一絲笑意,別過俏臉,盯著他狠狠道:「我不是憎厭你,而是恨你。
恨你無端端的來擾亂人家的心。現在擺明洛陽遲早會落到李密手上,而我則須依約嫁入
李家,你是因此不敢來見我吧?」
    寇仲挪近了點,到差點碰上宋玉致的嬌軀才停下,笑嘻嘻的道:「洛陽一天未落入
李密的手中事情仍未算數。我擔心的卻是令尊翁『天刀』宋缺他老人家。由於我出身寒
微,縱使我發掘出寶藏,都不肯招我作女婿。」
    宋玉致把目光移回原處,幽幽歎道:「竟陵一戰後,誰能不對你和徐子陵刮目相看。
以杜伏威之能,兵員之眾,仍給你們領著殘軍硬拒於殘破城垣之外逾十日之久。故問題
非是在我爹身上,而是我根本不想嫁給你。」
    寇仲愕然道:「你先前說的一番話,顯是對我大有情意,難道都是假的嗎?」
    宋玉致別過俏臉來,美目深注的瞧著他冷哂道:「男人是否都像你般對女人沒有開
竅似的;又或總是粗心大意,自以為是。若我不把你放在心上,和你多說半句話都不願
意。你可知為何我要喚你出來?」
    寇仲抓頭道:「是呢!究竟是為了什麼?」
    宋玉致伸出玉手,以指尖在他的臉頰輕柔地戳一下,溫婉地微笑道:「因為人家想
看你是否比前更成熟了。而更重要的是希望你不要再去惹李密,還須有那麼遠躲那麼遠。
因為據我們得的秘密消息,南海派的元老高手晃公錯正應李密之邀,在來洛陽的途上。
到時第一個遭殃的將是你兩兄弟。李密已向我爹保證不會讓你兩人活著離開洛陽。」
    寇仲一臉茫然的道:「晃公錯是什麼傢伙和東西?」
    宋玉致沒好氣的道:「若要在中原挑十個武功最強橫的人出來,晃公錯必可入選,
甚或在五名之內。你現在知道了嗎?」
    寇仲哈哈笑道:「這天下不會是一成不變的。朝代也會更換,更何況高手的位置?
在以前隨便找個人出來也可打得我們一僕一跌的日子已不復再,你看我們仍不是活得好
好的。這晃老頭不會比陰癸派更厲害吧?」
    宋玉致色變道:「你們曾惹上陰癸派嗎?」
    寇仲從容笑道:「不是惹上了,而是正鬥個你死我活。否則今晚我也不會見到你。
嘻!可否對我說句較好聽的話。那我縱是死了,也可帶著一片美麗甜蜜的回憶到陰間去
做鬼。」
    宋玉致伸出玉指,在他胸口大力戳兩下,微嗔道:「本小姐永遠都不會說違心的話。
人家的警告你不聽就算,我走啦!」
    寇仲一手抓著她的玉臂,把她扯回身旁。
    宋玉致微掙一下,不悅道:「不要扯手扯腳,傳了出去,爹說不定會派人殺你。」
    寇仲揍到她耳旁道:「信不信由你,你等著嫁我吧!」
    宋玉致嬌嗔道:「大言不慚,不知死活!」
    寇仲微笑去了。
    尚差四道門便到自己那扇房門時,前面廂房忽地中門大開,兩個人閃出來,攔著寇
仲去路。
    這兩個人樣貌相似,只是高矮不同,年紀在四十許間,有對同樣醜陋的獅子鼻,但
皮膚卻透出一種詭異的鐵青色,使人感到他們的武功路子必是非常邪門。
    縱是隔了尋丈,寇仲仍感到兩人的殺氣迫人而至。
    寇仲心中微懍,停下步來。
    高的一個雙目射出森寒的殺機,帶著一副妄自尊大的神情,斜眼盯著他道:「這叫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卻闖進來。小子你不找個鼠洞躲起來,卻要學現在般招搖而
過,是否活得不耐煩了。」
    他這一開腔,寇仲立時認出是長白雙凶老大符真的聲音。
    另一個矮的不用說也是符彥。
    寇仲雖知此二人功力直迫李密,仍是夷然不懼,故作訝異的道:「你們不知王薄今
晚在此嗎?若不趁早夾著尾巴落荒而逃,恐怕連李密都護你們不住哩!」
    符真毫不動氣的奇道:「好小子!竟知道我們是誰,既是如此,當知我們誰也不怕,
為何還說出如許胡言。」
    寇仲見不能令他動氣,迫前一步,哈哈笑道:「既是什麼人都不怕,就不用從長白
逃到這裡來。就讓寇某人試試你們手底的功夫是否和你嘴皮子那麼硬吧!」
    符真、符彥同時嘿嘿冷笑,目射凶光。
    他們這麼在廊道上對峙,登時截斷了廊道的交通,雙方身後都聚集了一堆進退不得
的婢女和陸續來赴宴的賓客,情況頗為混亂。
    此時一名男子從符真、符彥那廂房油然步出,瞪著寇仲喝道:「你剛才和李某的未
過門妻子說了些什麼話?」
    赫然是李密之子李天凡。
    寇仲環目一掃,大笑道:「這裡所有姐姐妹妹都是我寇仲未過門的妻子,不知李兄
說的是那一位呢?」
    眾人盡為之愕然和嘩然。
    其中一女嬌嗔道:「胡說八道。誰是你的妻子。你這種人誰肯嫁你?」
    寇仲定睛瞧去,立時眼前一亮。
    說話的女郎穿著一套非常講究的黑色的武士服,還以黑帶子滾邊;外披紅綢罩衣,
說話時露出一排雪白齊整的牙齒,嬌小玲瓏,玉容有種冷若冰霜的線條美,而她的臉孔
即使在靜中也顯得生動活潑,神態迷人。有種令人初看時只覺年輕漂亮,但愈看愈令人
傾倒的奇怪氣質。
    寇仲立時認出她的聲音,捧腹笑道:「獨孤鳳小姐說得好,若未過門都算是妻子,
那豈非天下大亂了嗎?」
    眾人包括李天凡和長白雙凶在內,驟聞得獨孤鳳之名,都張眼朝站在人堆後的獨孤
鳳瞧去。
    獨孤鳳本是來找他們三人晦氣,那想得到只說幾句話就給寇仲叫破身份。更知在這
種情況下難以動手。微微一笑掉頭走了。
    一把雄壯的聲音在寇仲背後響起道:「李公子和兩位符老師請給我們曼清院一點面
子,有什麼事到院外再處理吧!」
    此人顯是早觀察了一陣子,明白是李天凡等鬧事在先,故出言相勸。
    李天凡亦知此時不宜動手,仰天打個哈哈,領著符真、符彥返房去。
    寇仲回到廂房時,跋鋒寒呆坐不語,徐子陵則卓立露台的欄杆前,仰首望天,衣袂
飛揚,自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孤高不群的氣魄。
    跋鋒寒見他回來,笑道:「給我看看臉上是否多了宋三小姐的掌印。」
    寇仲在跋鋒寒對面坐下,像身疲力累的戰士般先瞪了跋鋒寒一眼,然後盯著徐子陵
的背影,怨道:「剛才我在外面鬧得曼清院都差點塌下來,你兩個仍不出來援手,還說
什麼一世人兩兄弟。唉!這就叫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跋鋒寒啞然笑道:「仲少你動過那隻手呢?若只是舌戰,你何需別人助拳。」
    徐子陵背著他冷然道:「我們正希望他們動手,所以故意避而不出,讓他們更沒有
顧忌。」
    寇仲嘻嘻笑道:「我也只是說說笑。咦!剛才我們說到那裡呢?美女真不好,最易
令人忘記事情的。」
    跋鋒寒道:「不要裝蒜了,你究竟想到什麼對付上官龍的妙計呢?」
    寇仲一拍額頭,裝模作樣的道:「啊!終於記起了!」
    倏地坐直身體,大喝道:「上官龍何在!祝玉妍揀得你作陰癸派在洛陽的臥底,應
該會有兩下子,可敢立即上來決一死戰!」
    這番話是以螺旋勁迫出,立時傳遍「留聽閣」四座三重樓的每一個角落。
    跋鋒寒和徐子陵也是奇怪,像完全聽不到寇仲出人意表的說話般,把原本的姿態和
表情保持延續。
    整個留聽閣倏地人聲漸斂,到寇仲說到最後三句時,已靜至鴉雀無聲,針落可聞的
地步。
    千百道目光由左右和對面重樓每座廂房的望台往他們的廂房投過來。
    一陣緊張得令人窒息的沉默後,一把威嚴但又無比陰柔的男聲在他們那重樓的底層
傳上來道:「只是你如此含血噴人,我上官龍便絕不會放過你。」
    徐子陵冷然道:「我們這裡有三個人,任你挑那一個都行。但這種特別優待,只會
贈給陰癸派的妖人,皆因人人都得而誅之。」
    聲音揚而不亢,響而不銳,卻清晰地送進每一個與會者的耳內。
    寇仲此計確是妙至毫顛,當場揭穿上官龍的身份,教沒人敢插手其中。
    上官龍在騎虎難下的情況下,只有挺身出戰一途。
    而徐子陵這番話更像劍般鋒利,只要上官龍忍不住發作,便等若間接承認了是人人
得而誅之的陰癸派妖人。
    曲傲的聲音從同一個地方響起,先是一陣震耳大笑,然後喝道:「這叫踏破鐵鞋無
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寇小子和徐小子你兩人一起下來吧!既可省我分兩次動手,又
可作大戰前的熱身。」
    曲傲不愧老孤狸,只寥寥數語,便將他們早先造成的聲勢完全壓下去。
    跋鋒寒啞然笑道:「曲傲你已是我跋鋒寒的。卻想有像上官幫主的優待,那怎麼成?」
    這幾句刻薄之極,四邊重樓登時爆起一陣哄笑,大大沖淡了劍拔弩張的氣氛。
    以曲傲的修養,仍忍不住怒喝道:「跋鋒寒你今晚若有命離開曼清院,我曲傲兩字
以後就倒轉來寫。」
    眾人又靜了下來。
    寇仲哈哈笑道:「這真是奇哉怪也。上趟老曲你單對單仍沒有能力收拾鋒寒兄,為
何現在又忽然有了?是否感到把名宇掉轉來寫較有新鮮感兒。不過現在仍未是輪到你老
兄出手的時候,因為剛才我猜拳猜贏了跋鋒寒,故而上官幫主該抽到頭籌。」
    曲傲登時語塞,更使眾人都知曲傲沒曾勝得跋鋒寒是確有其事,心內的震駭,不用
說都可想像得到。
    要知曲傲的威望雖及不上稱雄域外的「武尊」畢玄,但也是所差無幾。
    跋鋒寒雖是近年崛起於中外武林彗星般的超卓人物,但終是後起之秀。
    實難與曲傲這種成名了數十年的宗師級人物相媲美。
    因此真如寇仲所言,曲傲在單對單的情況下盡全力也收拾不了跋鋒寒,那自是震驚
天下的轟動事件。
    曲傲這下真叫啞子吃黃蓮,若否認就是講大話,不否認臉上又掛不住。
    符真難聽的聲音,從左鄰第三間廂房傳過來道:「曲老師可憐你們年少無知,故此
放你三人一馬,仍不知感激,實是可笑之極。」
    寇仲訝道:「符老師你的隱身功夫定比你追不上人的失蹤術高明萬倍,否則為何以
老曲和老跋兩人的修為,仍不知你在旁窺伺,連『年少無知』這種微妙的情況都看個明
察秋毫。誰人敢不服你!」
    聲音回湯於四座重樓圍起的廣闊空間和魚池園地之上,登時又觸發起另一股笑浪。
    當然亦有人為寇仲等三人擔心,一下子開罪了這多方面勢力,可不是好玩的。
    但符真卻立時作聲不得。
    難道他能說自己真的在旁窺看嗎?但若答案是「否」,他憑什麼資格說出剛才那番
話。
    一陣激烈的掌聲從遙對的廂房傳過來,只聽劉黑闥的聲音道:「說得好,我劉黑闥
心中有個疑問,就是為何寇兄認為上官幫主另一個秘密身份乃陰癸派的妖人呢?」
    聽留閣再靜下來。
    上官龍在寇仲回答前,插入道:「清者自清,若再有人以此來誣蔑本人,休怪我上
官龍不留情臉。」
    左面的重樓第三層中間一個廂房傳出一聲冷哼,有人哂道:「既是清者自清,為何
又怕人說出來?」
    寇仲鼓掌笑道:「這才真是說得好。這位朋友高姓大名,說出來看上官幫主敢否尋
你晦氣?」
    那人大笑道:「本人邢一飛,乃伏騫王子的首席先鋒將,比他早到一步,上官幫主
請勿忘記了。」
    眾人又立即起哄。
    嗡嗡之聲,像浪潮般起伏著。
    只看伏騫手下的豪氣,便可想見他的威風。
    上官龍正難以下台時,寇仲又叫陣道:「在尚小姐的好戲開鑼前,上官幫主有沒有
意思和小弟先玩一場,為四方君子解解悶兒?」
    一把嬌甜的女聲欣然道:「說得真動聽,寇仲你是最討我歡喜的哩!」
    眾人為之嘩然。
    這時代雖因胡風東來,風氣開放,但一個女兒家在這種數百人聚集的場合下,公然
示愛,終是驚世駭俗的事。
    更奇怪是此女賣弄了一手,以內功弄得聲音忽東忽西,飄忽無定,教人難以把握她
的位置。
    跋鋒寒兩眼上翻,低歎道:「又來了!」
    寇仲和徐子陵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因為那正是淳於薇的聲音。
    不用說拓跋玉亦到了。
    他們就像吊靴鬼般永遠跟著跋鋒寒。
    右方底層廂房響起一把蒼老的聲音道:「本人乃『洛陽八士』的祈八州,今次知世
郎在聽留閣舉行英雄宴,一切安排打點,全由老夫負責。王公既然未到,老夫該有資格
說兩句話吧。」
    此人說話老氣橫秋,恃老賣老。令人生出聽他說話有費時失事的煩厭。
    寇仲彈了起來,大喝道:「時間無多,上官龍你是否仍要做縮頭烏龜?」
    掠到徐子陵旁,縱身而起,再一連三個空翻,越過十多丈的空間,落到正中魚池另
一方邊沿的池堤上。
    喝采之聲,轟然響起。
    寇仲昂然而立,抱舉致禮,登時又惹來另一陣打氣之聲。
    徐子陵環目一掃,見到百多個廂房內的人紛紛起立,移往望台欄前,好一睹寇仲的
風采,回頭向跋鋒寒笑道:「這小子恁地威風,竟搶了鋒寒兄的頭籌。」
    跋鋒寒雙目神光電射,瞧往園中的寇仲,搖頭歎道:「若我是上官龍,怎都不會迎
戰。」
    徐子陵點頭同意。
    一聲有若平地焦雷的暴喝在此時響起,接著人影一閃,上官龍終現身場上,躍落離
魚池三丈許處的碎石路處,隔著水池與寇仲遙遙對峙,手提龍頭鋼杖,亦有一番氣勢。
    這位洛陽幫主年在五十許問,長了一對招風耳,身材不高,卻予人強橫紮實的感覺。
但其華衣麗服,配上帶點蒼白的臉容,浮腫的眼肚,明眼人一看便知他長期沉於酒色之
中。
    此時他雙目肘出狠毒神色,冷哼道:「你說我是陰癸派的人,究竟有何憑據。」
    人聲漸斂。
    人人屏息靜氣,看寇仲如何回答。
    江湖上雖千派萬門,但若論聲名之惡,必無過於陰癸派。
    這不但因為派中人手段凶殘邪惡,更因其練功方式專走邪門,與正宗內功心法大相
逕庭,故為江湖中人鄙棄,只是奈何他們不得而已!
    假若寇仲能證實上官龍的真正身份,休想他的手下再奉他為幫主。
    「鏘!」
    寇仲掣出井中月,哈哈笑道:「要證據還不容易,若我十招之內,仍未能迫得上官
幫主露出馬腳,寇某願向幫主斟茶認錯。」
    上官龍立時放下心來。
    因他認為寇仲此舉雖是高明之極,但卻絕不能在他身上生效。
    為了掩藏本身的魔功,這十多年來他痛下苦功,創出「迎風杖法」一百零二式,寇
仲若想在十招之內迫他露出尾巴,只是癡人說夢。
    從邊不負和涫涫的口中,他對寇仲的功力深淺早有個譜兒。自問怎都可擋他百來招,
甚至還有取勝的機會。
    上官龍的龍頭杖在地上頓了一記,發出悶雷般的震鳴,整個中園亦像晃動了一下。
    眾人想不到他的功力如此深厚,不由都為寇仲擔心起來。
    上面廂房的跋鋒寒愕然道:「仲少似乎把話說得太滿了。」
    徐子陵搖頭道:「我們的功夫是給迫出來的,仲少定有他的一套。」
    上官龍的大笑響澈中園的上空,一連叫了幾聲「好」,然後道:「寇仲你勿要賴賬,
動手吧!」
    舌戰終於變成決戰。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