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3卷)
第一章 誰是明君

    劉黑闥搭著徐子陵肩頭,走進附近賣絲綢的店舖去。
    兩個上了年紀的店伙都沒迎上來招呼他們,像視而不見般,任他們長驅直闖,揭開
分隔前後進的珠廉,穿過擺滿佈疋的小貨倉,步出天井,原來另有兩重房舍。
    四男一女正聚在天井說話,見到劉黑闥,都現出恭敬神色,齊叫「劉大哥!」
    劉黑闥點點頭,領著徐子陵進入天井左側的房舍去。
    那是個簡樸的小廳堂,除了台、椅、幾等必備的家俱外,連櫃子都沒一個,更不要
說裝飾的擺設了。
    兩人坐好後,劉黑闥哈哈笑道:「真好!竟遇上你,我也不知多少趟聽到你們的凶
訊,想不到你們還是活得生龍活虎。寇仲究竟到那裡去?」
    徐子陵道:「我和他失散了,但約定在這裡會面的。」
    說罷心中暗歎,劉黑闥雖是條好漢子,但始終是竇建德的人,不宜向他透露太多事。
    劉黑闥皺眉道:「聽說李密派人截擊你們。要不要我遣人去找尋寇仲?」
    徐子陵感受到他真摯的熱情,生出內疚的難過情緒,搖頭道:「他自保該沒有問題。
事實上我們是故意分開,由我引走追兵,而他卻負責做別的事情。」
    劉黑闥明白過來。此時剛才在外面和另外四名男子聊天的女孩子進來奉上香茗。
    徐子陵這才看到此女輪廓頗美,還透著一股清秀的氣質。
    劉黑闥笑道,「她叫彤彤,一手飛刀玩得不錯!」卻沒對徐子陵向彤彤作介紹。
    彤彤微微一笑,好奇地瞥了徐子陵兩眼,才退出屋外。
    劉黑闥沉吟片晌,歎道,「刺殺任少名一役,不但使你們兩人的名字無人不知,也
改變了整個南方的形勢,老哥真以你們為榮。」
    徐子陵怕他重提邀他們入伙的事,忙岔開話題道:「劉大哥今趟到洛陽來,有什麼
大事?」
    劉黑闥深深地瞧了他幾眼後,沉聲道:「此事可大可小,實質上只是小事一件,但
卻可能關係到誰能一統天下的問題。」
    徐子陵聽得一頭霧水,奇道:「是什麼事竟有這樣影響力?」
    劉黑闥不答反問道:「你們今趟到洛陽來,是否準備西入關中?」
    徐子陵明白劉黑闥人品很好,但絕非蠢人,而且精明厲害,絕不可以輕易將之瞞騙。
    他這樣詢問,等若間接問他是否想去發掘『楊公寶庫』。假若他支吾以對,劉黑闥
將勢難對他推心置腹。
    在這群雄割據的時代,即使父子兄弟朋友,亦因各為其主而要保守某些事情的秘密。
    像李靖剛才便對他欲言又止,顯似有所保留。
    徐子陵苦笑道:「事實上我們只知道寶藏在關內某處附近,其他便一無所知,所以
今次只是去碰碰運氣。」
    劉黑闥忠厚樸實的黑臉露出一絲真誠的笑意,點頭道:「子陵說的話,我怎會不信。
不過聽說在『楊公寶庫』之內,除了楊素多年搜刮得來的奇珍異寶外,尚有以萬計的兵
器等物。要在李閥的地頭把這些東西運走,非有龐大的人力物力不可。你們若信得過我
劉黑闥,我可全力支持你們,條件則是各取所需;你們去做大富豪,而我則去爭天下,
兩全其美,皆大歡喜。」
    頓了頓又道:「據我得來的消息,『楊公寶庫』共有七重,除第一重沒有機關裝置
外,各重便一重比一重危險;若你知道設計這藏寶室的人乃天下第一巧匠魯妙子,便知
要取得寶藏絕不容易。照我所知,只羅剎女曾進入第一重,即知難而退。咦!你的神情
為何如此古怪?」
    徐子陵聽到魯妙子之名,自是心頭劇震,開始有點明白為何他把《機關學》的秘笈
給予寇仲時,特別提醒他須憑此進入『楊公寶庫』。
    但為何魯妙子不直接告訴他們如何進入由他一手設計的『楊公寶庫』呢?
    此確令人費解。
    劉黑闥又道:「楊素和魯妙子乃至交好友;洛陽貫通南北的開合橋星津浮橋都是他
設計的。此人在這方面的天資之高,當世實不作第二人想。」
    見徐子陵皺眉苦思,伸手友善地拍拍他肩頭道:「你不必這麼快答我。可先和寇仲
商量一下,就算不合作,我劉黑闥亦不會怪你的。順帶說一句,諸葛德威對機關建築頗
有心得,對進入寶藏肯定有幫助。」
    徐子陵只好點頭應諾。
    劉黑闥舒了一口氣,輕鬆道:「坦白說,這番話我真不想說,好像我也像其他覬覦
寶藏的人那麼貪心,但為了大局,又不能不說。」
    徐子陵道:「這個我是明白的,劉大哥不用介懷。」
    劉黑闥欣然道:「我曾向夏王提起兩位,夏王對你們亦非常欣賞,希望有機會可以
見個面。」
    夏王就是竇建德。
    徐子陵夷然道:「有機會我們也想拜竭,還有,剛才劉大哥說什麼有件事可大可小,
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
    劉黑闥沉聲道:「自然是與『楊公寶庫』齊名的和氏璧有關哪!」

                  ※               ※                 ※

    剛進皇城,聚在端門內的十多人迎了上來,除三人身穿武將甲胃外,其他人都是便
裝儒服。當中一人赫然是寇仲認識的歐陽希夷。
    歐陽希夷乃成名數十年的高手,在江湖上輩份極高,與大儒王通及王世充交情甚篤,
不過多年來已不問世事,想不到竟會出來助王世充爭天下。
    當年他以沉沙劍在彭城大戰跋鋒寒,雖於勝負未分之際罷手,但已在寇仲和徐子陵
心中留下了不能磨滅的印象。
    除歐陽希夷外,另有兩男一女,特別引起寇仲的注意。
    女的一個有如萬綠叢中一點紅般,極為惹人注目。
    那是個頗具姿色的年青少婦,嬌小玲瓏,背負長劍,神情卻是出奇地嚴肅,一副不
苟言笑的模樣,別有股冷艷的成熟韻味。既使人感到她凜然不可冒犯的孤傲,但又能令
人暗中興起假若能破開她那重保護自己的屏障,會是男人最大的成就。
    不過寇仲留心她的原因,卻非因她的姿色,而是她那對精光閃閃的湛藍眸子,使他
不但知道她是武林高手,還非中土人士。
    另兩個惹他注意的人是一老一少。
    老的身材矮胖,身穿道袍,手持塵拂,眼耳口鼻都朝肥臉的中央擠聚,看著本該惹
笑,可是他半瞇的細眼芒光爍閃,隱隱透出一種狠辣無情的味道,卻絕無半分滑稽的感
覺。
    少的是個二十七、八歲許的壯漢,身形雄偉,雖比不上寇仲與徐子陵、跋鋒寒等的
高挺俊拔,卻是臉容古樸,膚黑紮實,自有一股強橫悍霸的氣度。武器是背上的雙啄。
    看來除歐陽希夷外,眾人中亦以這三人武功最高,直可躋身一流高手之列。
    歐陽希夷的目光首先落在寇仲身上,銳目掠過驚異之色,卻沒有說話。
    王世充此時已急步迎上,呵呵笑道,「得諸位及時趕來,我王世充還有何懼哉。」
    寇仲心中微懍,方知王世充於不動聲息中,已調集了手上所有力量,用以應付眼前
的危機。
    歐陽希夷等紛紛還禮謙讓。
    其中一名武將道:「蒙秋已依尚書吩咐,做好一切安排。」
    寇仲這才知道此人乃朗奉外王世充另一心腹大將宋蒙秋。忙用心看了他一眼。此人
容貌醜陋,臉上掛著矯揉和過份誇張了的忠義神情,予人戴著一副假面具的感覺,打第
一眼寇仲便不歡喜他。
    此時王世充介紹寇仲與眾人相識,那女子竟然名如其人,叫玲瓏嬌。胖道人則是可
風道長,壯漢叫陳長林,其他則是來自不同門派的名家高手。
    歐陽希夷顯然在這批人中最有地位,微笑道:「《長生訣》不愧四大奇書之一,否
則也不能造就出寇兄弟這種人才。」
    寇仲連忙謙讓。
    王世充再與各人客套幾句後,收斂笑容道:「事不宜遲,我們立即進宮去見那小昏
君,看看獨孤峰能耍什麼花樣出來。」

                  ※               ※                 ※

    劉黑闥見徐子陵聽到和氏璧之名,仍是一副無動於中的神態,微笑道:「假若子陵
知多點關於和氏璧的事,說不定會生出興趣來。」
    徐子陵想起寇仲,心中暗歎,勉強振起精神,問道:「和氏璧除了是當然的國璽、
帝皇權力的象徵外,還有什麼身價和作為?」
    劉黑闥道:「說真的,這個我亦不大知道。但只從寧道奇也要向慈航靜齋定下借璧
三年之約,便可知和氏璧非只是一塊珍貴的寶玉那麼簡單,否則怎能教寧道奇這類超凡
脫俗的世外高人也為之心動。」
    徐子陵愕然道:「這麼說,和氏璧豈非一直藏在慈航靜齋嗎?但劉大哥又從何曉得?」
    劉黑闥神秘地微微一笑,低聲進:「這個請恕你劉大哥我要賣個關子了。皆因我答
應了人不可說出來。你只要知道這消息是千真萬確就成了。」
    徐子陵皺眉道:「若真有此事,那江湖中盛傳寧道奇會在洛陽把和氏璧交回師妃暄
之事便非是憑空捏造的事了,寧道奇和師妃暄如此張揚是否嫌天下還不夠亂呢?」
    劉黑闥的黑臉透出笑意,淡淡道:「恰好相反,這正是慈航靜齋答允借璧予寧道奇
的條件,就是要他協助天下撥亂反正,造福萬民。」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這麼說,寧道奇確在協助慈航靜齋為未來君主造勢了。」
    劉黑闥訝道:「聽來你這猜想是雖不中亦不遠矣。據竇公和我的推測,師妃暄於這
非常時期踏足塵世,不但是要對付陰癸派,還負有更重要的使命,就是為萬民找尋真主。
試想想在現今的形勢下,誰若能得到師妃暄的青睞,賜以和氏璧,那將會是怎樣的一回
事?」
    徐子陵立時大感頭痛。
    他想到的問題是在於寇仲。
    在現時的情況下,無論師妃暄如何去揀選,亦絕不會揀上寇仲。
    正如劉黑闥所言,和氏璧本身只是小事,但師妃暄的揀選皇帝卻是天下的大事。
    以師妃暄所代表的慈航靜齋與寧道奇合起來的實力和威望,只要他們公開宣佈把和
氏璧贈予某人,天下群雄會怎麼反應。
    所以寇仲絕不容許此事發生。
    以前寇仲說要去搶和氏璧,怕至少有一半是鬧著玩的。
    但現在卻是另一回事了。
    如若寇仲加入了和氏璧的爭奪戰,他徐子陵能置身事外嗎?
    那豈非演變成他們要與師妃暄和寧道奇正面為敵。

                  ※               ※                 ※

    王世充偕寇仲與一眾將領及名家高手飛身上馬,在近千親衛的護從下通過皇城,朝
北面的宮城馳去。
    沿途儘是甲胃鮮明的兵士,顯見皇城的控制權已全落入王世充軍的手中。
    爆城周圍九里,四面開有宮門。
    則天門位於南牆正中,南對端門,北對玄武門,與中央各殿的正門貫穿在一條中軸
線上。
    蹄音轟鳴下,整個皇城也似在晃動起來。
    寇仲策騎於王世充左方,另一邊就是歐陽希夷,前方由朗奉率三十騎開道,聲勢浩
蕩。
    則天門此時已清楚可見,門分兩重,深達二十許步,左右連闕,被寬約十八步的城
牆相接,城關高達十二丈,氣象莊肅,令人望之生畏。
    此時則天門中門大開,但連半個門衛的影子都看不到,一派違反常理的教人莫測高
深。
    王世充神態從容,一邊策騎,一邊向寇仲道:「則天門內尚有永泰門,接著就是主
殿乾陽殿,乃為舉行大典和接待外國使節專設。楊侗那傢伙平時絕不到那裡去。」
    寇仲奇道:「宮城的守衛怎麼一個都不見?」
    後面不知誰接口道:「看是都給嚇跑了。」卻沒有人為此話發笑。
    王世充沉聲道:「獨孤峰轄下的禁衛共分翊衛、騎衛、武衛、屯衛、御衛、侯衛等
共十二衛,每衛約五百人,總兵力超過五千,實力不可輕侮。兼有堅城可守,以獨孤峰
的性格,絕不會不戰而退,我們定要小心一點。」
    眾人轟然應喏,聲震皇城。
    轉瞬先頭部隊已抵則天門前,正要長驅直進時,一人負手油然步出門外,大笑道:
「尚書大人如此兵逼皇城,未知所為何事。」

                  ※               ※                 ※

    劉黑闥歎了一口氣道:「天下的形勢早亂作一團,師妃暄若再插手其中,將使情況
更為複雜。」
    徐子陵亦正為此頭痛。
    師妃暄和涫涫分別為正邪兩大宗派的代表傳人,又均為兩派罕有的超卓高手,而現
在涫涫已成了他們的死敵,若再加上個師妃暄,那對他們可不是說著玩的。
    徐子陵忍不住問道:「師妃暄現在究竟在那裡?」
    劉黑闥聳肩道:「聽說十日前她曾在洛陽附近露過一面,但之後就不知所蹤,怎麼
都查不到她半點蹤影。只從這點看,便可見她高明至何等程度。」
    徐子陵想起涫涫,即可推想出師妃暄的厲害,再想到她或會成為他和寇仲的敵人,
一時更欲語無言。
    就算他沒答應寇仲於取得『楊公寶庫』後才分手。他也不能在現今的情況下離開寇
仲的。
    劉黑闥續道:「這正是我今趟到洛陽來的原因。若能從師妃暄手上取得和氏璧,等
若有半邊天下到了夏王手上。故這刻的洛陽可說盛況空前,凡欲得天下者,誰不想來碰
碰機會。」
    徐子陵又想起李靖,他到洛陽來說不定也為了同樣原因,就是為李世民爭取和氏璧,
問道:「照劉大哥估計,誰有機會奪得和氏璧呢?」
    劉黑闥啞然失笑道:「子陵這個『奪』字恐怕用得不大妥當。先不說有寧道奇在旁
照拂,只是師妃暄本身登峰造極的劍法,已足可使人難起妄念,所以還是用『求』代替
『奪』比較妥當。」
    徐子陵亦心中好笑,自己因為是代寇仲設想,所以竟不自覺用了個『奪』字,有點
尷尬道:「那誰最有機會求得寶璧?」
    劉黑闥苦笑道:「我很想告訴你該是竇公。但事實卻非是如此,至少有三個人與我
們有同等機會,也是眼下最有資格一統天下的三個人。」
    頓了一頓續道:「若換了我是師妃暄,當必從其戰績、施政、聲譽等各方面去衡量
某人是否適合做未來的真命天子。所以第一個最有機會的人,必是李密無疑,碰巧他剛
新勝宇文化及,過往又曾數次開倉賑民,聲譽之佳,誰能媲美?」
    徐子陵的心直沉下去,若給李密得到和氏璧,自己和寇仲那還有跟他爭鋒的機會。
    劉黑闥又沉聲道:「第二個則為王世充,只看洛陽的安定情況,便可見他管治有方,
且其根據地乃中原的心臟地帶,雄視四方,使人難以輕覷。」
    徐子陵點頭道:「這兩個確是可與夏王爭鋒的人,另一個人是否李淵呢?」
    劉黑闥道:「李淵可算其中一個。只是他本人既好聲色,又依附突厥,故雖有實力,
被師妃暄挑選的機會看來卻不大。」
    徐子陵想起老爹,問道:「杜伏威是否全無入選的機會?」
    劉黑闥答道:「杜伏威聲譽一向不佳,兼且最近又與鐵勒人勾結,想得到和氏璧嘛!
怕只餘強搶一途。」
    徐子陵心中微懍,因他深悉陰癸派亦牽涉其中,而祝玉妍、涫涫、曲傲和杜伏威均
是有資格挑戰師妃暄的人,所以縱使後者有寧道奇支持,但由於敵手太強,故亦非是全
無凶險。
    形勢確是複雜異常。
    劉黑闥豪興忽起,哈哈笑道:「天下雖是四分五裂,但不成氣候者眾,有資格稱王
者寡。現在大江以南不外蕭銑、林士宏、沈法興、宋閥四大勢力。給你們宰了任少名後,
目前以蕭銑最具實力,可惜巴陵幫難脫販賣人口的臭名,自難得師妃暄青睞。」
    頓了一頓,續道:「北方諸雄中,除剛才提及的三人,其他如薛舉父子,剛被李世
民所敗,自保也成問題,可以不論。至於梁師都、劉武周兩人,全賴胡人撐腰,才能有
些聲勢,說出來都不馨香,師妃暄更看不上眼。而高開道、李子通、徐圓朗之輩,分別
被我們、李密和杜伏威迫在一隅,難作寸進,均難成氣候。勉強來說,尚有武威的李軌,
可惜偏處西疆,事事要看胡人臉色,還有什麼籌碼可拿出來見人?」
    徐子陵皺眉道:「聽劉大哥的語氣,難道誰當皇帝一事,真個是操縱在師妃暄手上
嗎?」
    劉黑闥微笑道:「是否如此,還要看將來的發展才可確定。但觀乎各方勢力,都要
派人到洛陽來見師妃暄,便可知對此事的重視,否則我那有空閒在這裡和你說話。」
    接著避開徐子陵灼灼的目光,有點不好意思的道:「令姐好嗎?」
    徐子陵心中一痛,頹然道:「素姐嫁人了!」
    劉黑闥雄軀一震,呆了半晌,才乾咳一聲道:「嘿!那要…唉…」
    徐子陵忽感不想面對劉黑闥,並走得愈遠愈好,永遠都不要再與人談及素素的事。
    假若香玉山只是個卑鄙的人口販子,他該怎辦才好?
    劉黑闥見徐子陵站了起來,訝道:「子陵要走嗎?」
    徐子陵慘然道:「我想一個人去灌兩口酒,遲點再來找劉大哥吧!」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