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3卷)
第六章 救人救火

    涫涫像幽靈般俏立在大門處,秀眸射出令人難解的異樣光芒,盯著兩人。
    寇仲踏前一步,以井中月遙指涫涫道:「你的邊師叔已棄你而去,今天我們順便把
雙方間的舊賬新仇,一併算個清楚。」
    涫涫黛眉蹙聚,神情楚楚動人,配上她修美婀娜的體態,帶著無人可及,只此一家
的詭美秘艷,縱使徐子陵與寇仲和她站在敵對的立場,亦不得不承認她非常動人。
    寇仲的殺氣不由也減了三分。
    涫涫像憐惜他們的無知般輕歎一聲,油然道:「邊師叔豈是那麼容易被騙的人,只
是見你們銳氣極盛,故暫作迴避吧!現下則是奴家教他不要露臉,好讓奴家能和你們先
閒聊幾句而已!」
    接著「噗哧」嬌笑道:「想不到你們竟想學人去爭霸天下呢!」
    寇仲皺眉道:「除非你立即放回玉成他們,否則一切休談。我們就在拳腳刀劍上決
一生死好了。」
    涫涫緩緩移動,來到兩人身前半丈許處,盈盈淺笑道:「假若我們能衷誠合作,放
回那四個小子只是小事一件。」
    徐子陵想起飛馬牧場被她殺害的商鵬、商鶴等人,斷然搖頭道:「你似是不知我們
間已結下解不開的深仇,而解決的方法只能以其中一方完全被殲滅作了結。即管把你的
邊師叔再喚出來吧!否則莫怪我們兩個對付你一個。」
    涫涫若無其事的望往寇仲,淡淡道:「你怎樣說?」
    寇仲訝道:「我兄弟的說話,就等若我的說話,涫小姐不是到今天才知道吧?」
    涫涫點頭道:「那我明白了,而終有一天,我會教你們後悔這番話。奴家要走了!」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向她撲去。
    涫涫一陣嬌笑,右袖內發出絲帶,分別拂中寇仲的井中月和徐子陵拍來的一掌。
    涫涫借力飛起,像一陣風般到了屋頂處。
    寇仲哈哈笑道:「你日前不是誇下海口,說要在七天內幹掉我們嗎?現在快七十天
啦!為何你的說話仍未兌現。」
    兩人均知道縱使聯手,要殺死涫涫仍是難比登天,她要走就更留她不住,但為了段
玉成四人,又怎能讓她溜走?
    徐子陵亦道:「別忘了要在下次殺我們,會比今次更是困難。」
    涫涫千嬌百媚地甜甜一笑,美目深注的道:「師尊說過:若我們今趟仍不能除去你
們,她將會親自出手。以師尊的慣例,到時必會教你們嘗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給點耐性好嗎?」
    寇仲和徐子陵都心中一寒。
    涫涫已厲害至此,那祝玉妍豈非更不得了。
    涫涫忽又幽幽一歎道:「寇仲啊!若你肯和奴家師門合作,天下還不是你囊中之物
嗎?何必還斤斤計較於幾條人命?大丈夫行事處世,豈能拘於小節。更何況兩方相爭,
必有人受傷或送命!」
    寇仲歎道:「明明是看上我的寶藏,竟說是看上我的人,涫妖女你還是回去和你的
邊師叔睡覺好了。」
    涫涫一對美眸閃過殺機,旋又被另一種更複雜的神色替代,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
倏地飄退,消沒在瓦背之後。
    兩人交換了個眼神,都看出對方心情沉重。
    敵人實在太難纏。
    寇仲大力嗦了一下,低聲道:「你嗅到什麼沒有?」
    徐子陵點頭道:「是一種很奇怪的香氣,說到底涫妖女總是女人。」
    寇仲嘻嘻一笑道:「玉成他們能否逃過此劫,就要看老跋教下的追蹤大法是否靈光
了。」
    兩人分別變作疤臉大俠和麻臉巨盜,換過了平常武林人物的勁裝,坐在一座茶寮裡,
一邊品茗,一邊留神瞧著斜對面位於新中橋口的宏偉府第。
    寇仲指著該宅,問夥計道:「那是誰人的宅院,倒有點氣派。」
    夥計斜睨了他一眼道:「你定是初到洛陽的,連洛陽幫大龍頭的府第都不知道。」
    夥計去招呼別台客人時,寇仲湊過去對徐子陵道:「今晚我們與老跋會合後,就到
這裡來救人,你沒意見吧?」
    徐子陵沉吟片晌,壓低聲音道:「我怕涫妖女盛怒下會立即把玉成他們處決,你認
為這可能性大嗎?」
    寇仲道:「這叫關心則亂,你注意到嗎?剛才那答我們的夥計溜了出去,說不定是
通知洛陽幫的人說我們在踩盤子。」
    徐子陵道:「洛陽幫是否名列八幫十會的大幫會呢?若能弄清楚實際上上官龍是靠
向那一方,我們或可利用洛陽現時微妙的鬥爭形勢來對付他。」
    寇仲道:「我回去找王世充問個清楚明白,順道看看他和獨孤峰有什麼發展,待會
在與老跋約定的地方見吧!唉!我真捨不得離開你。」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去你的!當我是你的妞兒嗎?快滾!」
    寇仲走後,徐子陵想到很多問題。
    跋鋒寒曾提過陰癸派在洛陽有個人,表面上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暗裡卻是陰癸派在
北方武林的「臥底」,專責情報收集工作。
    這或者解釋了段玉成四人為何逃不過涫涫的魔掌。
    想到這裡,足音響起,五名體型彪悍、武裝勁服的藍衣大漢步入茶寮,目光很快就
落在他身上,筆直走過來。
    徐子陵眼尾都不看他們,繼續喝茶。
    其他茶客見狀,紛紛結賬離開,連夥計都躲起來。
    到了徐子陵前,兩個人站到他身後,另兩個則上前挨著他這點子,並拉了椅子朝著
他的方向坐下,形成包圍之勢。
    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約四十許間、唇上留著兩撇鬍子的漢子毫不客氣地在他對面坐下,
目露凶光的道:「小弟陳朗,乃洛陽幫玄武堂香主,聽說朋友在查探我們的事。請問朋
友是那條線上的人?」
    徐子陵悠閒地一口呻盡熱氣升騰的香茗,淡淡瞅了他一眼,微笑道:「陳兄是否有
點小題大做。我只是見貴幫主的府第賣相特別,才順口問一句。如此何罪之有,是否因
此就要動手相拚?」
    陳朗見他神色鎮定,愕了一愕,皺眉道:「事非皆因多開口,朋友不是連這點都不
知道吧?現時洛陽正值非常時期,若朋友非是居心不良,就報上門派姓名,如果只是一
場誤會,我們絕不會留難。」
    這番話在一向橫行洛陽一帶的洛陽幫人來說,已是非常客氣。皆因徐子陵一派高手
風範,所以陳朗才以這番話好讓雙方均容易下台。
    若徐子陵是以本來面目出現,這刻定會藉機鳴金收兵,以免鬧起事來打草驚蛇。現
在當然是另一回事。
    徐子陵的目光落到他背上的長刀去,從容一笑道:「我今天心情不大好,陳兄可否
借佩刀一用,好讓本人可借之大開殺戒。」
    陳朗和四名手下同時勃然色變時,徐子陵已緩緩朝陳朗的咽喉探手抓去。
    兩旁的大漢大怒撲來,豈知桌子分然中斷,變成兩半,分別朝他們疾撞過去。
    後面兩人拔刀朝徐子陵後腦猛劈,徐子陵微微一笑,坐著的椅子炮彈般由身下向後
彈出,劇撞在兩八腿側處,登時人仰馬翻。
    此時徐子陵和陳朗間已毫無阻隔,當茶壺茶杯掉到地上前,給徐子陵以腳尖閃電挑
起,安然落到鄰桌處,就像夥計為客人細心擺置般,用勁之巧,教人歎為觀止。
    陳朗此時已是苦不堪言。
    表面上徐子陵只是平平無奇的一手抓來,但事實上對方指法精妙,又透出五縷凌厲
指風,把他逃躲之路完全封死。
    最厲害是對方身上生出一股無可抗衡的森寒殺氣,令他呼吸困難,心跳加速,全身
血液像凝固了似的,身體不能動彈分毫。
    忽然間,徐子陵明白到自己經過了過去個多月來的驚濤駭浪後,在武道上已作出全
面的突破。
    連涫涫也在一時失神和猝不及防下,被他節節佔了上風。
    而他的進步,可分兩方面來說。
    首先是精神方面。
    經歷了不斷的危險和激戰後,他培養出鋼鐵般的意志和信心,對任何事物都一無所
懼。
    而更重要的是他練就了先知先覺的奇異本領。
    每逢與敵手相搏時,他往往能先一步掌握到對手進攻退守的招數變化。
    這是無法解釋的事,只能歸功於長生訣的妙用。
    另一方面是在武道上。
    由於他和寇仲的武功招數根本沒有成法,所以也不受成法所囿限。
    每與敵人交手一次,他們的武技便精進一層,到了現在,每招每式,都是針對當時
形勢,隨心所欲的發揮出來,即使以涫涫那級數的高手,亦感難於捉摸,窮於應付。
    而最大的突破,就是他已能控制螺旋勁道的快慢強弱。
    這使他有信心巧妙地運用這奇異的氣勁,使人覺察不到他勁道裡螺旋變化的情況。
    這對隱藏身份極為有利。
    救人如救火,他已沒耐性等到今晚。
    「啊!」
    陳朗慘哼一聲,喉嚨給他叉住,整個人給提得雙腳離地達半尺。
    徐子陵哈哈一笑,就那麼提著陳朗從後門去了。

                  ※               ※                 ※

    寇仲回復本來面目,來到皇城端門外,只見門禁森嚴,守衛重重,一片風雨欲來的
緊張氣氛。
    到皇城內,更見一隊隊兵員推著攻城的檑木、雲梯、擋箭車等工具,朝宮城推進。
    郎奉正在忙得不可開交,見寇仲回來,只說王世充在尚書府等他,便逕自去了。
    在十多名城衛的簇護下,寇仲在尚書府守衛森嚴的密室見到容光煥發的王世充。
    坐好後,王世充冷笑道:「我已把皇城所有出入口封鎖起來,迫楊侗交出元文都和
盧達兩人,現在宮城全賴獨孤家在支持,只要能除去獨孤峰,宮城將不攻自潰,不怕楊
侗不屈服。」
    寇仲沉聲道:「若截斷宮城的糧草,他們可支持多少天呢?」
    王世充道:「宮城一向儲藏了大批糧草,加上獨孤峰有心和我對抗,恐怕兩、三個
月也不會有問題。」
    寇仲問道:「李密那方面又有沒有動靜?」
    王世充答道:「李密表面雖似按兵不動,但暗裡卻在調集糧秣軍馬,看來你的誘敵
之計經已奏效。」
    寇仲欣然道:「李密成功燒掉我們假糧倉之日,就是他出兵之時,那時我們須以奇
兵破之,所以當務之急,就是派人偵查偃師附近的形勢,研究他的行軍路線。」
    王世充開懷道:「李密一向以用奇兵和誘敵之計聞名天下,今次我們若能以其人之
道還施彼身,定痛快非常。」
    接著話題一轉道:「洛陽這十天來到了很多江湖人物,我們因為要專心對付獨孤閥,
所以難以分神,你有什麼消息或看法?」
    寇仲暗罵「老狐狸」,口上應道:「我剛才找到我兩個兄弟徐子陵和跋鋒寒,並使
他們四處踩盤子探消息,現在最重要是你的安危,只要尚書大人安然無恙,這一仗勝的
只會是我們。」
    王世充笑道:「我那方面你不用擔心,但有一件事卻要請你去辦理。」
    寇仲愕然道:「是什麼事呢?」

                  ※               ※                 ※

    「砰!」
    陳朗的背背撞在院牆處,貼牆滑倒地上昏了過去。
    徐子陵仰首望天,心中悲憤。
    罷才他以令陳朗血氣逆行的雷霆手段,迫問出有關段玉成四人的遭遇。
    他們在六天前抵達洛陽,那晚便給上官龍率領好手聚眾圍攻。
    四人顯是武技大進,與上官龍等展開激烈的戰鬥。
    結果石介和麻貴當場戰死,包志復重傷被擒,只有段玉成一人負傷逃出。
    比起來,包志復比壯烈犧牲的石介和麻貴兩人遭遇更慘,被上官龍以酷刑拷問出一
切後,上官龍親手捏碎喉嚨而死,經過了一段同甘共苦的日子,徐子陵已對段玉成等生
出感情,現今乍聞他們淒慘的下場,怎能不怒火填膺,說到底,包志復三人是為他們而
送命的。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把怒火完全壓制下去,才離開小巷,才離開小巷,朝上官龍的
府第大步走去。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