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13卷)
第二章 為君之道

    寇仲定神一看,心中也不由暗忖有其子必有其父。
    此人長得與獨孤策至少有七分相像,且年紀在外表看來像只差幾歲,故仍異常英俊,
但觀其恢宏氣度,則誰都可推想出他就是獨孤閥之主獨孤峰。
    他是個令人一眼看去便知是野心極大,要毀掉別人時毫不容情的人。
    他雖滿臉笑意,但總帶著殺氣騰騰的樣子,中等身材,但卻有一種顯示出非凡能力
的氣概。而且爽脆有力的舉止,都在表現出他強大的信心。
    此時他那對與鷹勾鼻和堅毅的嘴角形成鮮明對照的銳利眼神,從王世充移到寇仲處
去,寇仲立感到臉上一熱,只此便知獨孤峰不愧獨狐閥之主,功力絕不在杜伏威、李密
那級數的高手之下。
    眾人勒馬停定,前方開路兵將知機的散往兩旁,好讓主子能和對方在沒有阻隔的情
況下對話。
    王世充哈哈一笑道:「獨孤總管言重了,近日風聲鶴唳,聽說有不少人要取我王世
充項上人頭,我王世充又一向貪生怕死,所以出入都要央人保護,這才多帶幾個人來;
怎估得到會招來『兵逼宮城』的大罪?萬望峰兄不要阻擋著宮門,讓我進宮謁見皇泰主
面稟軍情,否則說不定會使王某懷疑峰兄已策動兵變,脅持了皇泰主,迫得我要揮軍攻
城,那時對大家都不會有什麼好處!」
    寇仲這才知王世充的厲害,這番話連消帶打,誰都難以招架。
    不過獨孤峰亦非善男信女,只看他一人獨擋宮門,擺出一副高不可測的格局,即可
見一斑。
    果然獨孤峰踏前一步,好整以暇的微笑道:「世充兄的欲加之罪才真的厲害,獨孤
峰怎擔當得起。最好笑是我獨孤峰本是誠心誠意,又見尚書大人忽然班師回朝,故特來
迎迓,豈知竟給鄭國公你誤會了。」
    他這一番話中從「世充兄」、「尚書大人」到「鄭國公」,共換了三個名稱,當然
絕無半點誠意,還有種使人難以捉摸其心態,且冷嘲熱諷,不把王世充看在眼內的意味。
    寇仲啞然失笑道:「既是特來迎接,為何早先獨孤總管不說尚書大人班師回朝,卻
說兵逼宮城,現在卻來改口?」
    獨孤峰意帶輕蔑地瞅了寇仲一眼,皮肉不動地陰惻惻笑道:「這位年青哥兒臉生得
很,不知何時成了尚書大人的發言人?」
    王世充也是厲害,淡然自若道:「還未給總管引見我這位重金禮聘回來的寇仲先生,
我王世充不在時,洛陽的事就交他掌理,以後你們多多親熱才是!」
    今趟連王世充方的郎奉等人都震動起來,想不到王世充如此看重寇仲。
    獨孤峰愕然半晌,才道:「尚書大人雖有選賢任能之權,但如此重要的職位,當要…」
    王世充截斷他道:「這正是本官要見皇泰主的其中一個原因,獨孤總管是否仍要攔
著宮門呢?」
    獨孤峰哈哈一笑道:「怎會呢!怎會呢!尚書大人請!」
    竟退往門旁,作出恭請內進的誇張姿態。
    王世充和寇仲愣然相顧,一時間不知該作何種反應。
    深長的城門口,就像可吞噬任何闖進去的人的無底深洞。

                  ※               ※                 ※

    向劉黑闥告辭後,徐子陵在附近找了間酒館,要了一壺酒,自斟自飲了兩口後,酒
意上湧,差點要大哭一場。
    他從來不好杯中之物,即管湊寇仲的興頭,也是淺嘗即止。
    但現在卻想喝個不省人事,好忘記這殘酷和不能改易的已發生了的現實。
    原因就在劉黑闥直指蕭銑是人口販子這句錐心說話。
    現在素素和香玉山米已成炊,還有了孩子,就算殺了香玉山也對素素無補於事。
    唉!
    徐子陵再灌一口,伏倒桌上,欲哭無淚。此時酒館只有兩桌坐有客人,而他又故意
揀了處於一隅的位置,故不虞會惹來其他人的注意。
    說到底所有這些發生在素素身上的不幸,都是由李靖的寡情薄義而來。
    素姐有什麼不好?他偏要移情別戀。
    足音漸近。
    徐子陵憑足音竟在心中浮起李世民龍行虎步之姿,猛地抬頭。
    只見一人頭頂竹笠,垂下遮陽幕,身穿灰布衣,正筆直朝他走來,腳步輕巧有力,
自有一股迫人而來的氣勢,懾人之極。
    徐子陵收攝心神,沉聲道:「秦王請坐。」
    那人微一愕然,才在他對面坐下,脫下竹笠,露出英偉的容顏,大訝道:「徐兄是
否能看穿小弟的臉幕呢?」
    又舉手喚夥計道:「拿酒來!」
    徐子陵迎上他似能洞穿任何人內心秘密的銳利眼神,淡淡道:「我只是認得世民兄
的足音吧!」
    酒杯酒壺送上台來,李世民先為徐子陵添酒,才斟滿自己的一杯,歎道:「徐兄不
但有雙靈耳,記性還好得教人吃驚。」
    然後舉杯笑道:「這一杯是為我和徐兄久別重逢喝的。」
    徐子陵目光凝進望內清洌的酒中,伸指在杯沿輕彈一下,發出一響清音,徐徐道:
「是否李靖教世民兄來找我的?」
    李世民微微一笑,放下酒杯,柔聲道:「徐兄誤會了你的李大哥!」
    徐子陵漠然道:「若世民兄此來只為說李靖的事,那我們的談說就到此為止。」
    李世民微一錯愕,接著哈哈一笑,舉杯一飲而盡,以衣袖抹去嘴邊的酒漬後,意態
飛揚地道:「就依徐兄意思吧!況且這種男女間事,豈是我等局外人能管得了的?」
    徐子陵苦笑道:「你這兩句話比直說還厲害,李世民不愧是李世民。」
    李世民雙目爆起精光,仔細端詳了他好一會後,歎道:「子陵兄真的變了很多,無
論外貌、風度、氣魄,均能教人心折。」
    徐子陵淡淡道:「世民兄不用誇獎我了,徐子陵不外一介山野莽夫,何如世民兄人
中之龍,據關中之險以養勢,徐觀關外的風風雨雨,互相斯拼,自己則穩坐霸主之位。」
    今回輪到李世民苦笑以報,搖頭道:「子陵兄莫要見笑我,我李世民頂多只是為父
兄打天下的先鋒將領,那說得到什麼霸主之位?」
    徐子陵一對虎目射出銳利懾人的異芒,沉聲道:「明珠始終是明珠,縱一時被禾草
蓋著,終有一天會露出它的光芒,世民兄豈是肯屈居人下之人。」
    李世民默然半晌,眼睛逐漸亮了起來,旋又透出哀傷不平的神色,低聲道:「當日
我助家嚴起兵太原,他曾答應我們兄弟中誰能攻下關中,就封其為世子。當時並曾私下
親口對我說:『此事全由你一力主張,大事若成,自然功歸於你,故一定立你為世子』。」
接著雙目寒芒一閃,續道:「當時我答他:『煬帝無道,生靈塗炭,群雄並起,孩兒只
願助爹推翻暴君,解百姓倒懸之苦,其他非孩兒所敢妄想。』」
    徐子陵皺眉道:「世民兄既有此想法,為何剛才又流露出忿懣不平的神色呢?」
    李世民頹然道:「因為我怕大哥是另一個煬帝,那我就罪大惡極了,否則縱使家嚴
因婦人之言而背諾。但自古以來便有『立嫡以長』的宗法,我也沒什麼可說的。」
    徐子陵心中肅然起敬。因為憑敏銳的感覺告訴他,李世民說這番話時,是真情流露,
顯示出他悲天憫人的胸懷。
    李世民忽地探手抓著徐子陵的肩頭,虎目深注的道:「這番話我一向只藏在心內,
從沒有向人傾吐,今天見到徐兄,卻情不自禁說了出來,連自己都感到奇怪。或者是我
心中一直當你和寇仲是我的最好朋友吧!」
    徐子陵心中一陣溫暖,又是一陣寒冷。
    溫暖是為了李世民的友情,寒冷的則是因想到寇仲終有一天要與李世民對陣沙場。
    驀地有人低呼道:「說得好!」
    兩人愕然瞧去,只見酒館內只剩下一個客人,坐在相對最遠的另一角落,正背對他
們,獨自一人自斟自飲。
    李世民和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都掩不住心中的驚異。
    此人明顯是剛來不久,可是兩人都沒有發覺他是何時進來。
    而兩人說話時都在運功盡量壓低和束聚聲音,不使外散。而對方離他們至少有五、
六丈的距離,若仍能聽到他們的說話,只憑這點,便知對方是個頂級的高手。
    此人只是從背影便顯得修長優雅,透出一股飄逸瀟灑的味兒,束了一個文士髻的頭
發烏黑閃亮,非常引人。
    李世民揚聲道:「兄台剛才的話,不知是否針對在下來說?」
    那人頭也不回的淡淡道:「這裡只有我們三人,連夥計都給秦某人遣走了,李兄認
為那句話是對誰說呢?」
    李世民和徐子陵聽得臉臉相覷,泛起高深難測的感覺。
    不過他的聲音低沉,緩慢卻又非常悅耳,似乎並無惡意。
    要知李世民乃李閥最重要的人物,李淵現在的江山有九成是他打回來的。若洩露行
藏,敵對的各大勢力誰不欲得之而甘心。
    若非他信任徐子陵,絕不會現身來會,只從此點,便可知李世民真的當徐子陵是好
朋友。
    徐子陵傾耳細聽,發覺酒館外並無異樣情況,放下心來,淡淡道:「秦兄何不過來
喝杯水酒?」
    那人從容答道:「徐兄客氣,不過秦某一向孤僻成性,這般說話,反更自在。」
    李世民哈哈一笑道:「天下每多特立獨行之士,請問秦兄怎麼稱呼?」
    那人徐徐道:「姓名只是人為的記號,兩位便當我叫秦川吧!」
    兩人愈來愈感到這人很不簡單。
    徐子陵訝道:「請恕我多口,秦兄必是佛道中人,又或與佛道有緣,不知我有猜錯
嗎?」
    李世民愕然瞧著徐子陵,完全摸不著頭腦,為何徐子陵只見到對方背影,說不到幾
句話,便有這出人意表的猜測。
    秦川卻絲毫不以為異,應道:「徐兄的感覺確是高明得異乎尋常,適才秦某若非趁
徐兄伏台之時入來,恐怕亦瞞不過徐兄。」
    李世民一震道:「秦兄是尾隨我而來的嗎?」
    秦川淡然道:「正是如此。李兄當時心神全集中到徐兄身上,自然不會留意到我這
閒人!」
    李世民和徐子陵愕然以對。
    先不說這人是有心跟李世民來此。只是以李世民的高明修為,卻懵然不知有人貼身
追隨,便可知此人身手的不凡。
    秦川不待二人說話,接下去道:「言歸正傳,剛才李兄說及令兄之事,不知有何打
算?」
    李世民苦笑道:「那番話入了秦兄之耳,已是不該,難道還要作公開討論嗎?」
    秦川聳肩道:「李兄有大批高手隨來,大可在傾吐一番後,再遣人把秦某殺掉,如
此便不虞會被第三者知曉。」
    李世民和徐子陵再臉臉相覷,那有人會教別人殺了自己來滅口的道理。
    不過他聳肩的動作非常好看,更使人難起殺伐之心。
    「砰!」李世民拍桌歎道:「我李世民豈是這種只顧已身利益,妄傷人命的人,秦
兄說笑了!」
    秦川冷然道:「你不殺人,別人就來殺你。令兄比世民兄大上十歲,當年在太原起
事時,他還在河東府,未曾參與大謀。一年之後,他卻硬被立為太子。在平常時期,這
倒沒有什麼問題,但值此天下群雄競逐的時刻,世民兄在外身先士卒,衝鋒陷陣,斬關
奪隘,殺敵取城,而他卻留在西京坐享其成。縱使世民兄心無異念,但令兄僅以年長而
居正位,如何可令天下人心服,他難道不怕重演李密殺翟讓的歷史嗎?」
    李世民臉容一沉,緩緩道:「秦兄究竟是什麼人?竟能對我李家的事知道得如此清
楚?」
    徐子陵亦聽得心中驚異。但卻與李世民著眼點不同,而在於此人語調鏗鏘有力,說
理通透玲瓏,擲地有聲,教人無法辯駁。
    秦川油然道:「世民兄若不想談這方面的事,不若讓我們改個話題好嗎?」
    徐子陵和李世民又再愕然相對。

                  ※               ※                 ※

    歐陽希夷呵呵一笑,拍馬而出道:「便讓老夫作個開路小卒吧!」
    寇仲急湊往王世充道:「硬闖乃下下之策!」
    王世充正拿不定主意,聞言忙以一陣大笑拖延時間,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從歐陽希
夷處回到他身上時,才故作好整以暇的道:「看來時間尚早,皇泰主該尚未離開他那張
龍床,本官待會再來進謁好了!」
    一抽馬鞭,掉頭便走,再沒瞧獨孤峰半眼。
    寇仲等忙緊隨離開。

                  ※               ※                 ※

    李世民奇道:「秦兄尚有什麼話要說?」
    秦川緩緩道:「我想向世民兄請教為君之道。」
    徐子陵和李世民都給他耍得一頭霧水。
    首先李世民非是什麼君主,何況現在只是處於打天下的時期,就算李世民有心取李
建成之位而代之,那這句話亦該由他向什麼人請教,而不應反被別人來考較質問。
    徐子陵心中湧起一陣模糊的感覺,隱隱覺得自己該知此人的身份,偏又無法具體猜
出來。
    李世民盯著他的背影,皺眉道:「秦兄若能說出問這個問題的道理,我李世民奉上
答案又何妨。」
    秦川平靜地道:「我做人從來都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很少會費神去想為何要怎麼
做。剛才我正是想起世民兄設有一個『天策府』,專掌國之征討,有長史、司馬各一人,
從事郎中二人、軍諮祭酒二人,典簽四人,錄事二人,記室參軍事二人,功、倉、兵、
騎、鉈、士六曹參軍各二人,參軍事六人、總共三十四人,儼如一個小朝廷,可見世民
兄志不只在於區區征戰之事,才有感而問。」
    李世民和徐子陵聽他如數家珍般詳列出「天策府」的組織細節,都聽得目瞪口呆,
啞口無言。
    秦川淡淡道:「這理由夠充份嗎?」
    李世民苦笑道:「我服了!若秦兄肯為我所用,我必會請秦兄負責偵察敵情。所以
為君之道,首要懂得選賢任能,否則縱有最好的國策,但執行不得其人,施行時也將不
得其法,一切都是徒然。」
    徐子陵心中暗讚,若換了是李密或杜伏威,見此人對自己的事瞭如指掌,不動殺機
才怪。但李世民卻謹遵諾言,從實地回答,又答得灑脫漂亮,只是這種胸襟,已非其他
人能及。
    秦川沉聲道:「大亂之後,如何實現大治?」
    李世民先向徐子陵微微一笑,才答道:「亂後易教,猶饑人易食,若為君者肯以身
作則,針對前朝弊政,力行以靜求治的去奢省費之道,偃革興文,布德施惠,輕徭薄俺,
必上下同心,人應如響,不疾而速,中土既安,遠人自服。」
    秦川聽得默然不語、好一會後才道:「徐兄以為世民兄之論如何?」
    徐子陵想不到他會忽然問起自己這旁人的意見來。啞然失笑道:「對為政小弟只是
個門外漢,那有資格來評說世民兄。不過世民兄『靜中求治』的四字真言,卻非常切合
我的個性。大亂之後,只有去奢省費,與民休養生息,不違農時,才能促進生產,使民
衣食有餘。」
    秦川仍是面對空壁,沉聲道:「昔日文帝楊堅登基,不也是厲行德政,誰料兩世而
亡,世民兄對此又有何看法。」
    李世民歎道:「秦兄此句正問在最關鍵處,只此已可知秦兄識見高明,非同等閒。
未知我兩人可否移座與秦兄面對續談呢?」
    秦川笑道:「嘗聞世子愛結交天下奇人異士,當然亦有容納各種奇舉異行的胸襟。
區區一向獨來獨往,這麼交談最合區區心意,假若世民兄堅持要換另一種形式,區區只
好告辭!」
    李世民向徐子陵作了個聳肩的動作,表示出無可奈何之意,微笑道:「我只是想一
睹秦兄神采,既是如此,便依秦兄之言吧!」
    秦川淡然道:「早知世民兄不會強人所難,這麼就請世民兄回答剛才的問題好了。」
    李世民不解道:「秦兄為何像是要考較我當皇帝的本領似的呢?」
    此語一出,徐子陵心中劇震,已猜到了秦川的真正身份。
    事實上秦川的身份一直呼之欲出,除了師妃暄外,誰有興趣來問李世民這類有關治
國的問題?
    她正在決定誰該是和氏璧的得主。
    秦川油然道:「良禽擇木而棲,這麼說世民兄滿意嗎?」
    李世民目光投到徐子陵臉上,顯然從他的眼神變化中,察覺到他的異樣,向他打了
個徵詢意見的神色。
    徐子陵想起寇仲,心中暗歎一口氣,點頭表示李世民該坦誠回答。
    李世民默想片刻後,正容道:「致安之本,惟在得人。隋室之有開皇之盛,皆因文
帝勤勞思政,每旦聽朝,日夜忘倦。人間痛苦,無不親自臨問,且務行節儉,獎懲嚴明。
只可惜還差了一著,否則隋室將可千秋百世的傳下去。」
    徐子陵不待「秦川」回答,長身而起道:「兩位請續談下去,在下告辭了!」
    李世民大感愕然。
    「秦川」則不見任何動靜。
    徐子陵微一頷首,飄然去了。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