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往事如i

    王世充換上戎裝,卓立船頭。
    寇仲和一眾將領,分立身後。
    洛陽的外郭城已然在望,氣象肅穆。
    四艘水師船加入護航行列,使船隊更為壯觀。
    王世充精神奕奕,看來心情大好,把寇仲召到身旁來,問道:「寇小兄到過洛陽嗎?」
    寇仲恭敬答道:「尚是首次到洛陽。」
    王世充哈哈一笑,自豪地道:「我們下面這條洛水,把都城一分為二,成南北兩部
分。皇宮和皇城位於城西北部;街、坊、巿均分佈在城南和東部。」
    寇仲道:「船隊可直接駛進城內去嗎?」
    王世充得意洋洋的道:「不但可駛進城內,還可抵達任何地方,若論內外水陸交通
的便利,天下沒有一個城巿可及得上東都。除洛水貫穿其中外,還有東瀍河、西谷水、
北金水渠、南通津渠、通濟渠、伊水、漕渠、道渠、重津渠、丹水渠與大街小巷縱橫交
錯,車船相接方便無此。」
    水閘早已升起,船隊沿洛水長驅入城。
    眼前忽地換上了城內繁華的景象,寇仲連呼吸都停止了,看得虎目圓睜。
    王世充湊到寇仲耳旁道:「若你助我東破李密,西克長安,我便封你為洛陽王,此
城就是你的封邑,而小妮妮便是你的王妃!」
    寇仲收攝心神,深吸一口氣道:「多謝聖上龍恩!」
    說完也覺心中好笑。
    但亦知不佯作奉承,王世充可能會隨時反臉。
    王世充聽到「聖上」兩字,哈哈大笑,又低聲道:「人傳你兩人知道『楊公寶庫』
的秘密,究竟是真是假?」
    寇仲心中暗罵,表面則擺出恭敬的神色,耳語道:「我們只有一些線索,能否找到
仍是未知之數。」
    王世充道:「寶藏究竟是否在洛陽呢?」
    寇仲故作愕然道:「尚書真厲害!」
    王世充冷哼道:「昔年建設新都時,楊素曾積極參與,要弄個寶藏該是順理成章的
事。」
    寇仲心中大樂,暗忖你這麼想就最好了。忽見船隊朝橫跨河面的大橋駛去,駭然道:
「要撞橋哩!,」
    王世充和一眾手下雖苦忍著笑,但已是忍得極苦。
    寇仲大惑不解時,大橋中分而開,朝兩邊仰起,露出足夠的空間,讓船隊暢通無阻
的魚貫駛過。
    王世充欣然對仍駕訝得合不攏嘴的寇仲道:「這是我們中土第一座開合橋,出自天
下巧藝大宗師魯妙子的設計,寇小兄沒有見過並不足怪。」
    又指著前方右岸道:「那就是皇宮,我們直接去見楊侗,看他能耍出什麼花樣來。」

                  ※               ※                 ※

    徐子陵愕然道:「李大哥成親了嗎?」
    李靖老臉一紅道:「已有多年了!當年我和素妹亡命北上,幸好遇上了她,得她義
助,接回我一條斷筋,否則你的李大哥已變成一個跛子。」
    剎那之間,徐子陵明白了整件事。
    正因李靖移情別戀,素素才被迫黯然離開李靖,從此不願再提起他。
    李靖奇道:「小陵的臉色為何變得這麼難看?」
    徐子陵臉容轉冷,一字一字地道:「由今天起,我們再非兄弟,李靖你走吧!」
    李靖劇震道:「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徐子陵冷然道:「你該清楚知道是什麼一回事,枉素姐對你情深一片,你卻移情別
戀,把她拋棄。我們之間再沒有什麼話好說。」言罷轉身便去。
    李靖大喝道:「小陵!」
    徐子陵展開腳法,瞬眼間離開堤岸區,沒入一道橫街的人流裡。

                  ※               ※                 ※

    城內洛水之端,外郭城西北處,坐落著氣魄宏大的東皇宮。
    皇宮分為皇城與宮城兩部分。
    皇城圍護在宮城的東、南、西三面,呈「凹」形,北面與宮城有城牆分隔。
    皇城城牆都是夾城,有兩重城牆。北面則有三重,更增其防禦能力。
    皇城內東西有四條橫街,與南北三直道交錯,中央大道居中軸線,什麼省、府、寺、
尉等官署分別排列在大道兩側的橫衝,眾星拱月般,不離皇宮左右。
    宮城則是楊侗這小皇帝的居處和接見群臣的地方。
    宮城之北,再有曜儀和圓壁兩城,使宮城處於重重包圍之中,防範嚴密處,更勝江
都的皇城。
    船隊在皇城外的碼頭緩緩靠岸,王世充笑道:「由於李密不知你和淑妮早已脫身,
所以消息該尚未傳返洛陽,只看現在楊侗全無防備,恐怕到現在仍未知我王世充已回來
了。」
    寇仲道:「這叫以快打慢,只要我們能控制楊侗,獨孤閥便失去最大的憑借,那時
要殺要剮,再不由他們決定了。」
    王世充道:「獨孤峰武功雖高,但仍未放在我心上,但那老婆子尤楚紅卻真是非同
小可,我旗下雖高手如雲,恐怕仍沒有人攔得她住,若給她漏網逃去,會是個很大的禍
患。」
    寇仲訝道:「為何尚書不提獨孤鳳呢?」
    王世充愕然道:「為何要提她?」
    寇仲心知不妙,沉聲道:「吾友跋鋒寒曾和獨孤鳳交手,差點便不能脫身。據說她
的武功已超越了獨孤峰,僅次於尤楚紅,尚書怎會一無所知的?」
    王世充曾在彭城親睹跋鋒寒強絕一時的身手,聞言變色道:「若真有此事,那說不
定獨孤閥仍有其它隱藏起來的實力,用以伺機暗算我。」
    寇仲點頭道:「定是如此,我們必須小心應付,否則一個不好,就要吃大虧。」
    船已泊定,王世充領頭走下船去。

                  ※               ※                 ※

    徐子陵低頭疾走了半條街後,心情才稍為平復。
    尤其道旁均滿植樹木,綠蔭環護,天上則白雲藍天,春光明媚,遂勉力拋開李靖和
素素間那不能挽回的恨事,把心神集中在洛陽城的建設上。
    自離開飛馬牧場後,每有空間,他都取出魯妙子的遺笈翻閱研究,對建築之道已頗
有心得,故此時能以專家的眼光,瀏覽這事先周密規劃、順應地勢、精心佈局的天下名
都。
    徐子陵心境轉趨開朗,漫步橫街里巷,無論走到何處,街巷縱橫,都是方格整齊,
猶如棋盤。而民居則平均分佈在棋格之中,秩序井然。
    一群小孩正在一處空地上玩耍,天真的歡笑聲填滿週遭的空間,不由使他想起與寇
仲在揚州度過的童年歲月,他們好像從未試過如此這般地玩耍過,每天都為了溫飽掙扎
奮鬥,以及應付別人的欺凌。
    想得入神時,身後風聲響起。
    猛然回首。來者竟是竇建德手下的頭號大將劉克闥。

                  ※               ※                 ※

    王世充踏上碼頭,一名中年大將迎了上來,施禮後道:「一切安排妥當,尚書請放
心。」
    此人身量頗高,只比寇仲矮上寸許,生了一張馬臉,留著一撮山羊鬚,兩眼閃閃有
神,顯是內外兼修的高手。
    王世充介紹道:「這是郎奉將軍,我不在時,洛陽的事就由他和宋蒙秋將軍兩人負
責。」
    寇仲心中恍然,原來是王世充的心腹。
    同時亦暗自懍然。
    只看現在一片平靜的情形,便知王世充已通過特別的通訊渠道,指示郎奉和宋蒙秋
兩人暗中調集兵馬,控制了皇城。
    所以別看王世充初聽得情況不妙時似是手足無措,但老狐狸畢竟是老狐狸,待得情
緒平定下來後,便顯出老辣厲害的本色。
    郎奉道:「尚書大人請!」
    王世充從容一笑,領頭朝進入皇城的端門大步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