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路遇故人

    徐子陵步下天津橋,回到城南區域,整個人輕鬆起來。
    他真的不想見單琬晶。
    此時洛陽城像甦醒過來般,車轎川流不息,熱鬧非常。行人中不少身穿胡服,顯是
來自西域的商旅。
    只看眼前的繁榮,誰都感受不到城外的世界戰爭連綿,生靈塗炭。
    更想不到洛陽正陷於內外交煎的地步,成為各大勢力傾軋角力的軸心。
    他離開了人潮湧湧的天街,沿著洛水西行,寬達十多丈的河面,巨舟並列,以大纜
維舟,鐵鎖鉤連,蔚成奇景。
    回頭朝天津橋望過去,跋鋒寒已走得影蹤不見。
    而天津橋南北對起四座高樓,更添橋樑的氣勢,極為壯觀。
    離開了橋南的肆市後,道上行人疏落多了。
    徐子陵沿洛堤漫步,堤邊雜植槐柳,樹綠成蔭,風景迷人。
    徐子陵收攝心神,不由想起跋鋒寒和單琬晶間的關係。
    當日單琬晶和跋鋒寒約定在九江相會,恐怕不是只關男女私情那麼單純。
    要知單琬晶乃東溟派新一代的領袖,在派內早選了那尚明作她的夫婿,所以她雖對
李世民傾心,亦是有緣無份。
    以單琬晶剛烈的性格和行事的作風,既能克制自己對李世民的感情而不出亂子,照
道理也不該情不自禁至要與跋鋒寒來個秘密偷情。
    所以她與跋鋒寒間,定有一些彼此合作的事情。
    徐子陵本不會想及這方面的事,可是因跋鋒寒不但知悉單琬晶既身在洛陽,更清楚
她落腳的地方,事情便大不簡單。
    若兩人只是男女之情,以跋鋒寒不以兒女私情為重的作風,憑那趟單琬晶下不了手
殺自己一事,已足可令跋鋒寒對單琬晶永不回頭。
    徐子陵苦笑搖頭。
    吹縐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就在此時,前面一人匆匆而至,徐子陵定睛一看,登時呆了起來,差點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

                  ※               ※                 ※

    寇仲憑窗外望,心內思潮起伏。
    爭霸之路絕非一條康莊大道。
    不但前途渺茫難測,崎嶇難行,隨時有粉身碎骨之禍。最教人頭痛的是歧路甚多,
一個不小心,便錯失直抵目標的機會。
    時機實具最關鍵的重要性。
    李世民便是最懂掌握時機的人,覷準機會,迫得他老子作反,起兵太原,趁關中精
兵西出應付李密之際,渡河入關,奪得西都長安這堅強的固點,只須去了薛舉父子這西
面之患,便可遙看關中群雄逐鹿,乘鷸蚌相爭,坐享漁人之利。
    而他現在才是剛起步。
    搞垮了李密,固然可使宋閥與瓦崗軍結盟一事胎死腹中,但最得益的卻是李世民而
非他寇仲。
    所以現在仍未是殺李密的時刻,縱使李密引頸待割,他也不會殺害李密。
    唉!
    有小陵在就好了!至少有人可以談談心事。
    假若徐子陵遇害,他將會不顧一切的為他報仇,什麼霸業鴻圖都要擺到一旁去。
    「咯!咯!」
    寇仲愕然道:「進來!」
    一個小婢推門恭身施禮道:「小姐請寇公子到艙廳見面。」

                  ※               ※                 ※

    徐子陵猶豫了片刻,才在那人擦身而過前把他攔著,沉聲道:「李大哥!」
    竟是久違了的李靖。
    他之所以猶豫,皆因始終不能對素素之事釋然,若非李靖薄情,素素就不會受王伯
當之辱,更不會嫁給香玉山。
    李靖身穿便服,但仍是軒昴爽朗,眼神變得更銳利,顯是在這幾年間武功大有長進。
    他愕然止步,臉露疑惑之色,皺眉道:「這位兄台是否認錯人哩?」
    徐子陵這才省起自己是以「疤臉大俠」的容貌示人,低聲道:「我是徐子陵,現在
只是戴上面具。」
    李靖先是虎軀一震,然後露出驚喜神色,挽著他穿過路旁的槐樹,到了堤坡邊沿處,
大喜道:「我也風聞到你們會來洛陽的消息,想不到就這麼遇上了,小仲呢?」
    徐子陵扯下面具,塞入懷裡。
    李靖歎道:「你比我長得更高了。時光過得真快,不經不覺又這麼多年,昔日的兩
個小子,已成了名動天下的人物,現在誰說起你們來,不是咬牙切齒,就要衷心誇讚?」
    又急忙問道:「小仲沒出事吧?」
    徐子陵聽出他真誠的關切之意,又想起素素,心中矛盾得要命,道:「小仲沒有事,
我們只是暫時分手,各有各行事罷了!」
    李靖鬆了一口氣,道:「來!我們找個地方坐下再說!」

                  ※               ※                 ※

    寇仲在小婢引領下,步進艙廳。
    董淑妮換上華服,還刻意打扮過。安坐椅內,更是艷光照人,眩人眼目,亦多添了
幾分成熟的迷人風韻。
    寇仲在她左旁的椅子坐下後,小婢退下,還為他們關上廳門。
    寇仲愣然道:「你不怕給大舅舅怪責嗎?」
    董淑妮模仿王世充的語調老聲老氣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現在怎同呢?」
    接著忍不住花枝亂顫地嬌笑起來,媚態畢露,誘人之極。
    寇仲心中恍然。
    董淑妮實在是王世充的秘密武器,利用她的美色來籠絡有利用價值的人,又或刺探
情報,否則今趟王世充可能死了仍不知墮入李密的彀中。
    王世充為了收服自己,現在則打出董淑妮這張牌。
    董淑妮甜甜一笑道:「你這人真本事,人家從未見過大舅舅這麼看重一個人的,可
是現在人家再不歡喜你了!」
    寇仲失聲道:「什麼?」

                  ※               ※                 ※

    房舍在洛河對岸往左右延展,不遠處有座高起的鐘樓,宏偉高聳,雄視把城巿一分
為二的洛水。
    李靖歎道:「想不到當日一別,到此刻才有重逢之時。素妹真難得,若沒有她,我
李靖今天休想能坐在這裡和你敘舊。所以聽得李密造反,我便心知不妙,立即趕赴滎滎
陽,才知你們已救走了她。」
    徐子陵一陣硬咽,差點掉下熱淚,勉強忍住,沉聲道:「李大哥當日為何肯讓素姐
回滎陽呢?難道不知滎陽大龍頭府是險地嗎?」
    李靖苦笑道:「素妹對我恩重如山,我李靖豈會是這種忘恩之人,可惜她去意甚決,
又知我會攔阻,竟留書出走,悄悄離開。那時我內傷未癒,追她時更遇上風雨,大病一
場後,才到滎陽找她。但素妹拒而不見,我只好先到洛陽,再入關中。現在於秦王手下
辦事。」
    徐子陵聽得目瞪口呆。
    原來竟是有這麼一回事!

                  ※               ※                 ※

    董淑妮容包轉冷,淡淡道:「凡是大舅舅歡喜的人,我都不歡喜的。」
    見寇仲瞪大眼睛瞧著她,跺足嗔道:「有什麼好奇怪的,人家歡喜自己去選擇也不
成嗎?大舅從來都不歡喜我爹,可是娘卻比任何女人都快樂。娘常說以前她們都可在野
火中會自由選擇對象。」
    寇仲反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微笑道:「那現在我可滾出去了嗎?」
    今次輪到董淑妮杏目圓睜道:「聽到我不再歡喜你,你難道不傷心難過嗎?」寇仲
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朝艙門漫步而去,邊行邊道:「當然難過得要命,我現在就要回
房中痛哭一場呢。哈……」
    寇仲轉身接著董淑妮隨手拿起朝他背脊擲來的名貴瓷瓶,笑嘻嘻道:「我也有個壞
習慣,就是不歡喜給人擺佈,吃軟不吃硬,哈!」揚手便把瓷瓶拋回給董淑妮。
    董淑妮慌忙接著時,他已推門揚長去了。
    「砰!」
    花瓶再次摔出,擲在門上,撒得一地碎片。

                  ※               ※                 ※

    李靖關心地道:「素妹近況如何?」
    徐子陵聽到自己的聲音答道:「她在巴陵,已嫁了人。」
    李靖欣然道:「那真要為她高興,究竟是誰家兒郎如此幸運?」
    徐子陵劇震一下,朝他瞧去。
    李靖不解道:「為何小陵你的神色如此古怪,難道素妹的夫婿有什麼問題嗎?」
    徐子陵奇道:「素姐嫁了給別人,李大哥不感失望嗎?」
    李靖皺眉道:「素妹若有好歸宿,我高興還來不及,究竟是否這人有問題呢?」
    徐子陵瞧了李靖好半晌後,搖頭道:「我也不敢肯定。」
    李靖笑道:「差點給你嚇個半死。這人究竟是誰?巴陵不是蕭銑的地頭嗎?」徐子
陵點頭道:「此人正是蕭銑的手下,叫香玉山。」
    李靖色變道:「什麼?」
    徐子陵吃了一驚道:「是否這人真有問題?」
    李靖臉上現出痛苦的神色,好一會才歎道:「這人是否本身有問題,我並不清楚,
但卻知道……唉!小陵請恕我有難言之隱,故不能暢所欲言。天啊!為什麼這麼巧的。」
    徐子陵心念電轉,沉聲道:「剛才李大哥說在秦王手下辦事,秦王是否李淵次子李
世民呢?」
    李靖點頭道:「就是他了,他也很欣賞你們。你們不是很想創一番事業嗎?他將會
是個好皇帝。」
    徐子陵冷笑道:「他會當上皇帝嗎?他只是秦王,但世子卻是李建成。只聽李大哥
這句話,便知他們兄弟間嫌隙已生,李閥禍機將至,大亂必興,李大哥仍要混這渾水嗎?」
    李靖肅容道:「小陵你確長大了,識見大是不同。不過我李靖豈是見難而退的人。」
    頓了一頓,雙目寒光閃閃,凝視著下方長流不休的洛水,緩緩道:「國家患難,今
古相同,非得聖明君主,不能安治。且為國者豈拘小節,現今誰不知李閥的地盤是秦王
打回來的,亦只有他才有造福萬民的才能德行。小陵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徐子陵心中一片煩厭,胸口如被大石重壓,長長吁出一口氣,才舒服了點,道:
「李大哥不在關中,卻到此險地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事呢?」
    李靖壓低聲音道:「我今次來洛陽,實有至關緊要的事,但現在卻不可說出來。」
    接著扯了徐子陵站起來道:「快隨我來,你嫂子該等得心焦哩!」
    徐子陵失聲道:「嫂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