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二卷)
第十一章 千年古都

    洛陽雄踞黃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東呼虎牢、西應函谷、四周群山環抱,
中為洛陽平原,伊、洛、瀍、澗四水流貫其間,既是形勢險要,又風光綺麗,土壤肥沃,
氣候適中,漕運便利。
    故自古以來,先後有夏、商、東周、東漢、曹魏、西晉、北魏、隋等八朝建都於此。
    所謂河陽定鼎地,居中原而應四方,洛陽乃天下交通要衝,軍事要塞。
    楊廣即位後,於洛陽另選都址,建立新都。
    新皇城位於周王城和漢魏故城之間,東逾瀍水、南跨洛河、西臨澗河,北依邙山,
城周超過五十里,宏偉壯觀。
    楊廣又以洛陽為中心,開鑿出一條南達杭州,北抵涿郡,縱貫南北的大運河,把海
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連接起來,洛陽更成天下交通商業的中心樞紐。
    這日天才微亮,城門開啟,大批等候入城作買賣的商旅,與趕早市的農民魚貫入城。
    戴著面具的跋鋒寒和徐子陵混在人群裡,大搖大擺的從容由南門入城。
    洛陽的規模果是非比一般小城,只南城門便開有三門,中間的城門名建國門,左為
白虎門,右為長夏門,型制恢宏。
    此時兩人身上穿的再不是瓦崗軍的勁服,而是向兩個農民購來的樸舊布衣,每人肩
上各負一大捆新鮮割下來的菜蔬,隨便報出順口謅來的身份名字,守門的兵衛便毫不留
難地放他們進城。
    甫進城門,初抵貴境的徐子陵頓然眼界大開。
    只見寬達百步貫通南北兩門的大街「天街」,在眼前筆直延伸開去,怕不有七、八
裡之長。
    街旁遍植櫻桃、石榴、榆、柳等各式樹木,中為供帝皇出巡的御道,際此春夏之交,
桃紅柳綠,景色如畫,美不勝收。
    大道兩旁店舖林立,裡坊之間,各辟道路,與貫通各大城門的縱橫各十街交錯,井
然有序。
    跋鋒寒笑道:「洛陽有兩大特色,不可不知。」
    徐子陵興趣盎然的向他請教。
    跋鋒寒道:「首先就是以南北為中軸,讓洛水橫貫全城,把洛陽分為南北兩區,以
四座大橋接連,而城內洛水又與其它伊、瀍、澗三水聯接城內,使城內河道縈繞,把山
水之秀移至城內,予人天造地設的渾成感覺。」
    此時前方忽現奇景,一艘帆船在隱蔽於房舍下方的洛水駛過,從他們的角度瞧去,
只是帆頂移動,宛若陸地行舟。
    徐子陵欣然道:「我見慣江南的水鄉城鎮,多引江湖之水貫城而過,本沒甚稀奇,
但卻少有如洛水般寬深筆直,使洛陽別具嚴整調諧的氣象,而此城的規模,當然亦非水
鄉城市可比。另一特色又是什麼呢?」
    此時天色大白,街上人車漸多。
    御道上不時有一隊隊甲冑鮮明的兵衛操過,作晨早的操練,使這美麗的皇城添上刁
斗深嚴的氣勢。
    跋鋒寒續道:「另一特色就是在外郭城的西牆外,因其天然環境設置西苑,西至新
安,北抵邙山,南達伊闕諸山,周圍二百餘里,比得上古時漢武帝的上林苑,外郭城與
西苑連在一起,令洛陽更具規模。」
    兩人沿街而行,抵達洛水南岸。
    跋鋒寒指著橫跨洛水,連接南北的大橋道:「這座叫新中橋,只看此橋的規模,便
具體而微地說明了楊廣當年如何勞民傷財。據說為了使洛陽具都城之實,那昏君從全國
各地遷來了數萬戶富商巨賈,又將河南三千多家工藝戶安置到郭城東南隅的洛河南岸十
二坊居住,所以眼前才有此氣象。」
    又壓低聲音道:「這叫壞心腸作好事,異日不論誰人得到天下,將會享受到楊廣的
建設成果,只要管治上稍為得法,盛世可期。」
    徐子陵聽得肅然起敬。跋鋒寒雖專志武道,但對時局的看法卻極有見地,且與眾不
同,際此人人都在編派楊廣不是的時刻,他卻能指出楊廣的建都築河,實對後世有很大
的裨益。
    跋鋒寒笑道:「我們好應找個地方醫醫肚子了。」
    徐子陵欣然應是。

                  ※               ※                 ※

    偃師城位於洛水北岸,大河之南,嵩高、少室等諸山之北,上游是洛陽,下游百里
處為虎牢,乃翼護洛陽的戰略要塞,亦是東拒李密的前線基地。
    若偃師失陷,會直接動搖洛陽的安穩。
    偃師之於洛陽,等若虎牢之於滎陽。
    現今王世充率兵至偃師,立即直接威脅到虎牢的存亡,故李密必須作出反應,或守
或攻,絕不能不小心籌度。
    在十多名忠心可靠的統軍將領與名家高手簇擁下,換上一身武官便服的寇仲與王世
充、董淑妮登上泊在城外碼頭的戰船,同行的尚有二千近衛軍,坐滿多艘戰船。
    踏上甲板後,寇仲心中一動,把王世充拉到船尾處,指著洛水道:「我們必須作出
些假像,才可令李密確信我們有出兵虎牢的決心。」
    王世充皺眉道:「我駐重兵於偃師,難道還不足夠嗎?」
    寇仲道:「那也可視作加強防守,且又不能予敵人放火燒糧的機會。我剛才研究過
尚書給我的地理形勢圖,虎牢、滎陽皆位於洛水和大河之南,不若尚書著人在此城之東
洛水兩岸的適合河段設立浮橋,建立兩、三座也不嫌多,然後在南岸設糧倉建軍營,這
種高姿態比任何軍隊調動更有顯示力,亦免了李密要大動干戈攻城之苦。哈!此計如何?」
    王世充怔怔的瞧了他一會後,歎道:「如此妙計,教我怎能拒絕呢?」

                  ※               ※                 ※

    徐子陵和跋鋒寒擠進了一間鬧哄哄的茶樓,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張靠角的空桌子,要
了糕餅點心,放懷大吃。
    徐子陵隨口問道:「鋒寒兄似乎對洛陽份外欣賞,對嗎?」
    跋鋒寒點頭道:「中土的城市裡,我對洛陽和長安特別有印象,皆因兩城均有王者
之氣,非一般城市可比擬。」
    徐子陵問道:「江都又如何呢?」
    跋鋒寒道:「我尚未到過江都,那是子陵你出身的地方,自然培養出深厚的感情,
就像我對草原和大漠。」
    又微笑道:「不過相比之下,我都是比較歡喜北方的城市和山水,那種險峻雄奇,
和南方的綺麗明媚,是完全不同的味道,且較合我的脾胃。」
    徐子陵點頭道:「跋兄就像北方的大河峻嶺,經得起風霜歲月的考驗,不怕面對艱
苦惡劣的環境。我和仲少畢竟是南方人,很易生出好逸惡勞之心,縱使練武,也沒有什
麼嚴格規律,嘻!」
    跋鋒寒笑道:「我看寇仲比較近似我,而你亦非好逸惡勞,只是本性不喜與人爭鬥,
但假若有人惹得你動了真火,我也要為那人擔心!」
    徐子陵微笑道:「我是那麼可怕嗎?」
    跋鋒寒正容道:「我少有欣賞一個人,但你卻是例外。平時你看來溫文爾雅,好像
事事都不放在心上,可是每到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你總能顯出堅毅不撥之意志,並有
卻敵脫身之妙計,否則我們今早就不能在洛陽這裡吃點心了。」
    徐子陵苦笑道:「我倒沒想過自己這方面的事,是了!我們是否應設法與仲少取得
聯絡呢?」
    跋鋒寒沉吟道:「仲少和王世充的交易如何,現今該已成定局,我們實不宜介入聞
問。最好由寇仲來找我們。而我們只須照原先的約定留下標誌,使他知道我們在那裡就
成了。」
    徐子陵點頭表示同意,卻皺起了眉頭道:「那我們眼前幹什麼好呢?」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子陵你太不習慣沒有寇仲的日子了,告訴我,以前你和寇仲
一起時,有沒有想過要幹什麼或不幹什麼的心境?」
    徐子陵尷尬道:「真的似乎有點不習慣,不過凡事都有開始的,唉!待會……嘿!」
    跋鋒寒捧腹狂笑,惹得附近幾台的茶客都為之側目。
    笑罷,跋鋒寒淡淡道:「我們先去見一位我們都認識的美人兒,看看會否有你瑜姨
的消息,順便探聽和氏璧的最新情況,子陵意下如何呢?」
    徐子陵愕然道:「我們都認識的美人兒?」
    跋鋒寒現出個古怪的表情,微笑道:「東溟公主單琬晶大概可算其中之一吧。」
    徐子陵失聲道:「什麼?」

                  ※               ※                 ※

    王世充和寇仲立在戰船的看臺處,凝望洛陽的方向。
    寇仲道:「尚書可知李密曾私訪襄陽的錢獨關,說動他供應人力糧草予他從南方攻
打洛陽的部隊嗎?」
    王世充一震道:「錢獨關難道不怕死?竟如此斗膽。」
    寇仲道:「李密一向以智計聞名,他故意策動四大寇與江淮軍合作,攻陷竟陵,脅
迫北方諸城,實是一石二鳥之計,既可使杜伏威無暇兼顧南方,亦使洛陽以南數城因畏
懼江淮軍而投向他。所以尚書若不及早擊破瓦崗軍,早晚會給他團團圍困,那就悔之已
晚。」
    王世充大訝道:「寇小兄為何能對南北形勢如此清楚?」
    寇仲微笑道:「當然是為了對付李密,這老賊頒下的『蒲山公令』,累得我兩兄弟
屢陷險境,幾次險死還生,此獠豈能不滅。」
    王世充默然片晌後,忽道:「假若今仗勝不了李密,我是否應西聯李淵?」
    寇仲本想答「此仗必勝」,但念頭一轉,反問道:「李淵、李密兩者,尚書以為誰
更可怕點呢?」
    王世充苦笑道:「我本來從不把李淵放在眼內,甚至他起兵太原,渡龍門進關中,
先後擊潰宋老生和屈突通,我也以為只是一時之勢。可是當李淵次子世民大敗薛舉、薛
仁果父子的西秦軍於扶風,並乘勝追擊之直抵隴城,便不得不改變看法。因為關中再無
西面之憂,便可全力東進,經略中原,構成對洛陽除李密外最大的威脅。」
    寇仲道:「尚書已很清楚李閥的形勢,也該知李世民乃胸懷平定中原大志的人。所
以除非尚書肯俯首稱臣,否則如讓李世民在關中再多取得幾處立足據點,洛陽早晚要落
到他手上去。」
    王世充歎道:「洛陽固是天下漕運交通的樞紐,但也因而陷於四面受敵的環境中,
即使去掉李密,還要應付四方八面而來的攻擊,非像李閥般進可攻退可守。」寇仲道:
「所以去李密之脅後,尚書必須用兵關中,至不濟也要制得李閥半步都踏不出潼關,而
尚書則可挾勝李密的餘威利用運河之便,逐步蠶食附近城鎮,增加實力,捨此外再無他
法。」
    王世充苦笑道:「我有點累了!想到艙內歇歇。」
    寇仲卻是心中暗歎。
    王世充始終不是爭天下的料子,絕比不上杜伏威,亦不及蕭銑,當然更難與雄材大
略如李世民、李密者爭一日之短長。

                  ※               ※                 ※

    「津橋東北斗亭西,到此令人詩思迷;
    眉月晚生神女浦,臉波春傍窈娘堤;
    柳絲裊裊風繰出,草縷茸茸雨剪齊;
    報道前驅少呼喝,恐驚黃鳥不成啼;」
    兩人步上橫跨洛水的天津橋時,跋鋒寒油然道:「天津曉月乃洛陽八景之首,最迷
人是夜闌人靜,明月掛空之時,擄美來此把臂同游,個中況味,當是一言難述。」
    徐子陵停了下來,道:「我忽然想起一事,恐怕難陪鋒寒兄去見公主了!」
    跋鋒寒笑道:「不知子陵兄有什麼急事呢?」
    徐子陵苦笑道:「鋒寒兄勿要以為我在找借口避見公主,而是心掛失散了的兄弟,
所以想去試試尋找他們。」
    跋鋒寒道:「你是指段玉成他們四人嗎?」
    徐子陵道:「正是他們。」
    跋鋒寒洒然道:「如此便不阻子陵了!」
    兩人約定了見面的時間地點後,就在鬧市中分道揚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