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二卷)
第九章 妙計脫身

    四人躲在一處山頭,遠處四面八方均見簇簇火把長龍的移動,而他們顯已陷身重圍
之中。
    寇仲指著左方五里許處,各以一枝長達數丈的旗竿,高高掛起紅、白、黃的三個大
燈籠,狠狠道:「小陵,都是你的沈情人不好,若不是由她以燈籠指揮手下行動,我們
怎會落到現今這個處境呢?」
    在徐子陵背後的董淑妮推了他一把,酸溜溜的道:「沉落雁是你的老相好嗎?」
    徐子陵沒好氣道:「休要聽仲少胡說,我和她沒有半絲瓜葛。」
    董椒妮雀躍道:「那就真好!」
    三人見她神態率直,在這種四面楚歌的環境下仍似在爭風呷醋,均搖頭苦笑。跋鋒
寒冷哼道:「若我猜得不錯,李密和長白雙凶都來了。否則士氣不會如此高昂。」
    寇仲和徐子陵都吃了一驚,論武功,在群雄中李密怎都可以列入前三名。而長白雙
凶則僅次於王薄,只是這三個人,已使他們窮於應付,更不要說其它人了,何況他們更
要保護這個嬌嬌女。
    跋鋒寒續道:「若非有符真這種擅長追蹤的名家在主持大局,我們怎都不會陷進這
種局面。」
    寇仲點頭道:「我們已用了種種方法,仍甩不掉他們,反被他們布下的伏兵迫得進
退不得,現在他們應大約把握到我們的位置,正逐漸收緊包圍網,確是高明之極。」
    徐子陵指著東南力道:「偃師是否在那個方向?」
    跋鋒寒道:「正是那裡,不出三十里路。」
    董淑妮此時也知事態嚴重,低聲道:「我們衝過去成嗎?」
    寇仲道:「那是下下之策,敵人已清楚我們的實力,沒有把握也不會蠢得來招惹我
們。只點數火把光,可知對方至少也有二千至三千人,我們能殺多少個呢?」董淑妮下
意識地擠進寇仲和徐子陵間,道:「那怎辦好呢?快想辦法吧!」
    跋鋒寒冷然道:「我們不是在想辦法嗎?心慌意亂只會壞事。」
    董淑妮給他神光閃閃的銳目瞅了一眼,立即噤若寒蟬。
    徐子陵道:「有什麼方法可惹起偃師方面的注意?使他們派人來援。照理王世充該
派人在城外山頭放哨,偵察周圍情況的。」
    董淑妮聽得精神大振,低聲卻興奮地道:「淑妮背上有兩個特製的煙花訊號炮,只
要給我大舅舅的人見到,便知是自己人遇事了,這成了嗎?」
    寇仲苦笑道:「問題是我們能否捱到援兵到來的時刻?」
    董淑妮頹然無語。
    因為若發出訊號炮,等若暴露了藏身位置,李密方必全力來攻,而當哨兵看到訊號,
通過烽火之類的手法通知偃師,假設王世充又能當機立斷,立即調兵遣將來援,至少也
要一、兩個時辰的光景,那時他們早完蛋大吉了。
    徐子陵四人一邊說,一邊留意四下的情況,此時見到一條火把長龍直往他們藏身處
移過來,連忙又再逃走。
    跋鋒寒領著他們摸黑奔下山丘,逃進山腳的疏林區,尋得一道小河,忙涉水而行,
走了近兩里路後,地勢往上傾斜,源頭處原來是一座山上的小瀑布,泉水從百隙飛出,
注成一池清潭。
    此際月兒升上中天,映得潭水波光閃閃,景色極美,可惜四人都是無心欣賞。董淑
妮歎了一口氣道:「現在離偃師愈來愈遠了。」沒精打采地在潭旁坐下,露出一個心力
交瘁,惹人愛憐的表情。
    寇仲點頭道:「這正是敵人的計策,迫得我們不斷南逃,好再從容收拾我們。」
    跋鋒寒忽地湊近董淑妮,問道:「董小姐用的是什麼香料。」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一震,目光灼灼的朝董淑妮望過來。
    董淑妮不悅道:「那有這樣問人家的。」
    寇仲恍然道:「這正是杜干木可輕易直追到荒村的原因,皆因他熟悉大小姐所用的
香料。而現在亦因此而使我們無法甩掉敵人的追蹤。」
    徐子陵道:「不知是否我們嗅慣了,反而覺不到什麼。」
    跋鋒寒微笑道:「清潭明月,董小姐何不在此作美人出浴,而我們則為你把風,保
證不會有人窺看。」
    董淑妮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伸手便去解襟頭的扣子,欣然道:「看又如何呢?只
要不動手人家便不怕。唉!恐怕要連衣服也洗濯才行,我的衣服都是用香料熏過的。」
    即使在這風聲鶴唳的情況下,跋鋒寒、寇仲和徐子陵亦非好色之徒,但如此香艷誘
人的話出自這絕色少女的檀口,三人也不由怦然心動。
    徐子陵忽然探手按著董淑妮的玉手,阻止她寬衣的動作,道:「我有個更好的辦法。」
    跋鋒寒和寇仲都不解的瞧著徐子陵。
    徐子陵沉吟道:「仲少!你記否在襄陽城外,我們為那小公子療毒時,我曾把毒素
吸到掌內嗎?」
    寇仲一呆道:「但香氣不同毒素,它是沒有實質的氣味。」
    董淑妮亦睜大秀目瞧著他,徐子陵按在她纖手的掌心灼熱柔軟,使身疲力累的她直
舒服至心底裡。赧然道:「若你的手掌真能吸取人家的香氣,人家豈非要給你按遍身體
的每寸地方嗎?」
    三人均心跳加速,此美女說起這些誘人的話時仍是一派天真模樣,毫無機心,但卻
比任何淫娃蕩婦蓄意挑逗的言詞更引人入勝。
    徐子陵下意識地收回抓著她玉手的右手,道:「在一般情況下,我確沒有這種吸聚
香氣的本領。但現在只要淑妮整個人浸進潭水去,待全身濕透後,仲少再運功助淑妮把
水份蒸發,那香氣不是亦可隨水氣蒸發了嗎?那時我就有把握吸取帶著香味的水氣,然
後再把香氣散播,引敵人循錯誤的路線追去。」
    跋鋒寒拍腿叫絕道:「此計確是妙想天開,保證可令敵人中計。」
    董淑妮湊過去親了徐子陵的臉,喜孜孜道:「你這人真是聰明絕頂,人家歡喜被你
喚作淑妮啊!以後你們都這樣喚人家好嗎?」
    跋鋒寒和寇仲對她大膽的作風早習以為常,絲毫不以為異,反是徐子陵大感尷尬,
俊臉紅了起來。
    董淑妮嬌笑道:「陵少比女兒家還要臉嫩,淑妮要下水了!」
    「噗通」一聲,她已像一條美人魚般潛入水裡,再在清潭另一邊爬上岸。
    三人一看下,都心叫乖乖不得了。
    在月色斜照下,渾身濕透的董淑妮被半透明的濕衣緊貼身上,裡面的褻衣短跨亦赫
然可見,盡顯玲瓏浮凸的曼妙曲線。
    跋鋒寒苦笑道:「你們去作法吧!但切勿監守自盜,我負責把風好了。」

                  ※               ※                 ※

    四人離開水潭,登上小山頂處,最近的火龍已逼至里許開外。
    跋鋒寒道:「我和子陵去後,你們須躲在潭水裡,如此必可避過敵人耳目,萬無一
失。」
    董淑妮愕然道:「人家不懂得在水內換氣喲!」
    寇仲微笑道:「這個由我教你。」
    接著對兩人正容道:「你們得小心,千萬要活著再相見。」
    跋鋒寒哂道:「放心吧!我們豈是那麼易被殺死的人。」
    向董淑妮要過那兩枝煙花炮後,與徐子陵聯袂去了。
    寇仲忙領著董淑妮,重返清潭。

                  ※               ※                 ※

    「砰!」
    訊號炮直衝二十多丈的天際,爆出十多朵血紅的光芒,璀璨奪目。
    寇仲和董淑妮置身潭沿的淺水處,一起仰首瞧著不遠處空際的人造奇景。
    董淑妮靠貼著他道:「你們為什麼肯如此冒生命之險來幫助奴家呢?」
    寇仲微笑道:「因為我們都喜歡和愛鍚你嘛!」
    董淑妮搖頭道:「不!我看你們都是真正的英雄好漢。男人我見得多哩!個個見到
人時都是色迷迷的樣子。有些人能扮作道貌岸然,但骨子裡仍是那德性。嘻!我最愛作
弄他們。但你們卻是不同的,不像一些人平時扮英雄、充好漢,遇上事時則變成怕事的
膽小鬼。」
    寇仲嘻嘻笑道:「你再這麼挨挨碰碰的,說不定我也會變成色鬼了。哈!」
    董淑妮湊過去親他臉頰,低笑道:「淑妮才不怕你,因為奴家歡喜你呢。」
    寇仲迎上她像噴著情焰的眼睛,訝道:「小丫頭你不是動了春心吧!告訴我!你究
竟歡喜誰,剛才你也這麼對小陵說的。」
    董淑妮側頭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但現在人家只感到你又好看又強壯,有足
夠的力量保護人家,其它的事都不願去想。」
    寇仲暗忖小姐你實在太多情了,就在此時,衣袂拂動之聲在山腰處傳來。
    寇仲心中大懍,知來者必是高手,否則不會到了如此接近的距離才被自己發覺,忙
摟著董淑妮潛到潭底去,同時封上她豐潤誘人的香唇,董淑妮早知會發生比事,忙張開
小嘴,接著寇仲渡過來的內氣,立時渾身舒泰。
    寇仲摟著她潛過水瀑,避進潭壁下的石隙縫中,此刻就算有人潛進水裡來,除非迫
近觀察,否則亦難以發現他們。
    才藏好身體,董淑妮四肢像八爪魚般纏上來,豐滿動人的嬌軀不住扭動,縱在冰涼
的水裡,也感到她如火的熱情。
    寇仲一面慾火狂升,另一方面卻是大吃一驚。
    雖說有水瀑的掩護,但如此在水底扭動,說不定對方可從水波的異常情況,察覺端
倪,那就要功虧一簣。
    人急智生下,伸手在她背上寫了個「不」字作警告。
    董淑妮果然乖乖停止,但纏得他更緊了。
    寇仲鬆了一口氣,功聚雙耳,細聽上方的動靜。
    不片刻上方傳來足音人聲。
    符真熟悉的聲音傳下來道:「密公!我肯定他們曾在此逗留過好一會工夫,所以這
處的香氣特別濃郁。」
    沉落雁的聲音道:「他們在山頂發放訊號炮,顯是已走投無路,所以才憑高傳訊,
希望有救兵來援,我們宜火速追去。」
    李密道:「這三個小賊都是狡猾多智的人,明知洩漏了行藏後,休想能帶著董美人
從容突圍而去,說不定在附近找個地方躲起來,最有可能是在溪澗的隱秘處,那便可滅
去她留下的氣味,所以我們定要仔細搜查清楚。」
    潭底石隙中的寇仲泛起歷史重演的古怪感覺。
    當年在翟讓的龍頭府,他和徐子陵、素素三人亦是這麼躲起來,偷聽李密和下屬說
話。
    符真、符彥領命率人去了。
    王伯當道:「今趟得沈軍師精心策劃,又有符老師負責追躡,布下天羅地網,他們
休想能逃出我們的掌心。」
    李密沉聲道:「今趟事關重大,若被王世充聞得風聲,我們兵不血刃奪取東都的大
計便會好夢成空,所以絕不能讓那小美人兒逃到偃師去。」
    王伯當邪笑道:「此女艷蓋洛陽,確是人見人憐,待下屬把她擒來獻上密公吧!」
    李密惋惜地歎了一口氣道:「此女已被我許了給獨孤峰那色鬼,暫時不到我染指了。」
    潭下的寇仲聽到這番話,又是另一番刺激感受。
    而正與自己頸交唇接的動人美女亦生出反應,呼吸急促起來,嚇得他忙再畫「不」
字警告,若一旦氣濁,或沉不住氣,那就大事不好。
    符真此時來報道:「已發現了敵人留下的線索,他們該往南面逃了。」
    「砰!」
    不用看,寇仲也知徐子陵和跋鋒寒在另一山頭發放了第二枚訊號炮。
    轉眼間,上面的人走個一乾二淨。
    寇仲鬆了一口氣時,忽然發覺李密口中的小美人兒香舌暗吐,嬌軀扭動,腦際轟然
一震,已迷失在那無比動人的天地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