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一卷)
第十章 荒潭悟道

    錢獨關一聲令下,登時撲出了二十多名勁裝大漢,刀矛劍戟,圍著兩人鏖戰不休,
這擺明是以人海戰術,好消耗兩人的體力。
    鄭淑明嬌叱一聲,大江聯的高手裡亦分出十多人來,加進激戰裡。
    寇仲和徐子陵背靠著背,咬緊牙齦,迎戰著像潮水般一波接一波湧上來的狂攻猛擊。
    徐子陵拳掌齊施,底下雙腳閃電般連環踢出,登時有三人應招拋擲,當場斃命。
    寇仲的井中月左揮右舞,刀無虛發,黃芒到處,定有人中刀倒地。情況慘烈至極點。
    徐子陵剛劈空奪過一根長槍,順手把一名大漢連人帶劍掃得趴不起來後,叫道:
「仲少,一動無有不動。」
    寇仲一聲狂喝,往橫移去,不但避過了劈來的斧頭,還斬斷了兩柄長矛,踢飛了另
一名敵人。
    徐子陵隨著他往一旁移開,左掌隔空打出一股螺旋氣勁,擊得一名敵人打著轉拋跌
遠方,另一手的長槍則來個橫掃千軍,飄忽無定,三名躲避不及的敵人,先後胸腹中招,
濺血倒地。
    整個包圍網立時因他們的移動亂作一團,再不似先前的組織嚴密。
    寇仲和徐子陵壓力大減,那還有什麼好客氣的,立時分了開來,放手反擊。
    寇仲刀出如風,快逾掣電,在敵人群中縱躍自如,井中月過處,必有人慘叫拋擲,
留下了狼藉的屍骸。
    徐子陵把長槍以螺旋勁射出,貫穿了一名敵人的木盾和胸口後,雙手幻出萬千掌影,
殺得敵人馬仰人翻,心膽俱寒。
    錢獨關等本對兩人已有很高的估計,但仍想不到他們強橫至此,一時都不願親自下
場,只各命手下們不斷加入戰圈裡,好消耗他們的戰力。
    寇仲和徐於陵在這等玩命的時刻,顯示出過去十多天苦修的成果,無論內功外勁,
手、眼、耳、步的配合均到了天衣無縫的地步。
    最令四周觀戰的敵人吃驚處,就是他們的出招很多時似落在虛空處,但偏偏敵人就
像自動獻身送上來似的,總給這些「空招」擊個正著,全無還手之力。
    眼力高明者當然看出他們是先一步把握到敵手的進攻路線,但任誰也自問在這種激
烈的戰鬥中,縱能看破敵手的招數,但亦難學他們般在時間和位置上拿捏得如此精確,
教人明知是送死也來不及變招。
    轉眼間,地上躺了近三十名死傷者,可見戰況之烈。
    惡憎法難和艷尼常真,被眼前景象激起魔性,搶入戰圈,加進攻擊裡。
    兩人身上此時已無可避免地多處中招掛綵,不過他們總能在緊要關頭憑身體微妙的
動作和護勁,避過要害,把及體兵器的殺傷力減至最低。
    寇仲擋開了法難狂暴的一輪猛攻後,身上多了兩個傷口,一個旋身,掃飛了五、六
名敵人,又被常真的「銷魂綵衣」暗算了一記,跌退到與往後邊的徐子陵會合在一起。
    兩人都是渾身浴血,但大多都是敵人濺上身來的鮮血。
    「蓬!」
    徐子陵一拳迎上常真飛臨上方,罩頭而來的綵衣,震得她拋往圈外後,知道再撐不
了多久,大喝道:「隨我走!」
    騰身而起,直往常真追去。
    寇仲畫出一圈黃芒,掃得四周敵人狼奔鼠突,也把法難迫往後退開時,一個倒翻,
追在徐子陵身後。
    徐子陵凌空射出兩縷指風,刺向收衣飄退的常真一對美目去,希望能從她處破開一
個缺口時,劍風從側旁疾射而來。
    徐子陵暗歎一聲,左掌切去。
    「蓬!」的一聲,偷襲者嬌哼飄開,原來是一直沒有出手的美少婦鄭淑明。
    她的劍勁凌厲非常,徐子陵又用不上全力,登時給她撞得往橫拋跌,粉碎了他攻上
瓦背逃生的大計,由此可看出這美女的眼力是如何高明。
    常真得到了喘一口氣的機會,手中綵衣化作一片飛雲,往仍在空中翻騰的寇仲迎去。
    寇仲剛擋飛了兩枝甩手往他擲來的長矛,再無餘力硬拚常真貫滿真氣的綵衣,知機
地自行墮地,又陷進似是永無休止的苦戰裡。
    左方勁氣侵來,金波和凌風再加入圍攻的人群裡,帶動了新一輪的攻勢。
    這時大街的兩端,行人路上儘是吶喊打氣的敵人,若非兩人心志堅毅,早銳氣盡消,
鬥志全失。
    但前景顯然絕不利於他們這一方。
    徐子陵身才著地,錢獨關的雙刃迎頭攻來,他身為襄陽城主,手底下自是極硬,而
徐子陵卻是力戰之後,又要同時應付其它高手的圍攻,登時被迫得採取守勢,只能緊守
一個極狹小的地盤,在完全被動下任由敵人從四方八面狂攻猛打。
    「砰!」
    徐子陵一掌切在空處,以錢獨關之能,仍來不及變招,雙刀似先後送上去的讓他一
掌劈個正著。
    這已是徐子陵殫思竭智製造出來的最佳形勢,借力沖天後翻,往寇仲處撲去,小腿
一陣劇痛,也不知給誰畫了一記。
    寇仲這時被常真、法難、凌風、金波、鄭淑明等一眾高手團團圍攻,本應早一命歸
西,猶幸他每一刀都吐出螺旋真勁,又加上機智多變,再配合奕劍之術,使敵人對他天
馬行空般的刀法全然無法捉摸,才硬撐到這一刻。
    徐子陵來了,先一拳迫開了常真,大喝道:「走!」
    寇仲一聲狂喝,人力合一,直朝凌風射去。
    凌風表面雖雙槍並舉,可是先前曾受的內傷大大影響了他硬拚的實力,駭然橫移。
    寇仲暗叫一聲謝天謝地,提聚僅餘的功力,撞入湧來的十多名錢獨關的手下裡去。
    叮噹之聲連串響起,眾壯漢紛紛踉蹌橫跌,給寇仲撞破了一個缺口。
    正凌空追來的錢獨關大喝道:「上!」
    守在行人道的大漢應聲擁了十多人出來,矛刀齊舉,截著寇仲的前路。
    徐子陵挨了鄭淑明一掌,卻踢翻了金波,閃往寇仲身後,雙掌同出,拍在寇仲背脊
處。
    寇仲和他合作慣了,反手一把扯著他小臂,兩人同時斜衝而起,越過敵人,往瓦面
投去。
    「嗤嗤」聲起,瓦面的敵人彎弓搭箭,往他們射來。
    寇仲把所餘無幾的真氣輸入徐子陵體內,又運力把徐子陵擲出。
    徐子陵知此乃生死關頭,迅速把匯聚兩人之力的真氣回輸往寇仲體內,使這一下拋
擲充盈著爆發性的勁道。
    徐子陵往上拋飛,背脊先行,扯得寇仲亦隨他往遠方投去。
    勁箭在兩人身下掠過,險至毫釐。
    背後追來的錢獨關等那猜得到兩人竟可凌空換氣,又能借此奇招改墮地為上升,紛
紛撲空。
    這時徐子陵和寇仲已手拉手投往屋瓦上敵人後方的遠處,消沒不見。
    錢獨關等雖仍發力追去,但心中都知追上兩人的機會微乎其微了。

                  ※               ※                 ※

    寇仲和徐子陵進入那和跋鋒寒躲避敵人的小谷時,已接近虛脫,步履蹣跚。
    他們來這裡有兩個原因。
    首先,就是他們已沒有力氣逃遠一點。
    其次,假若跋鋒寒成功擺脫追兵,自應到這裡來與他們會合,這是不用事先說明也
該知如此做的。
    兩人一先一後來到那個飛瀑小潭旁,頹然跌坐。
    寇仲舉起右手,道:「老跋有云:在力竭氣殘時,切忌躺下睡覺,務要以無上志力
定力,強撐下去,這是使功力精進的要訣。」
    徐子陵歎道:「若是失血過多,是否也該硬捱下去呢?」
    寇仲苦笑道:「風濕寒倒沒傳這一招,唉!不知這小子會否給人宰了呢?我還以為
他會比我們更早到這裡來。」
    徐子陵忽然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先把得自魯妙子的秘岌塞到潭邊石隙內,才縱身入
潭中道:「剛才逃離襄陽時,什麼井中月都忘了,每根神經都好像繃緊了的弓弦般。不
若趁這時刻,學風濕寒那樣的在水瀑下練秘功為妙。假如真的有效,那每趟死不了時,
就這麼練他娘的一趟。」
    寇仲笑得咳出了一口鮮血,爬起來取出懷內得自魯妙子的那幾本書,笑道:「莫要
浸壞這些寶貝。」也學徐子陵般塞到石隙內去。
    「撲通!」
    寇仲連人帶刀一頭栽進小潭裡,立時把潭水染紅。
    徐子陵哈哈一笑,接著咳起來,這才往水瀑移去。
    兩人像小孩子般你擠我、我碰你的來到水瀑下,強忍著肉體的痛楚,對抗著能令他
們躺下來的暈眩,任由水瀑照頭衝下來。
    明月出現在小谷東方的頂沿處,斜斜照射入谷內,把谷內的樹木影子投到地上去。
    因衝擊兩人身體濺起的水珠,在月照下化為點點金光,蔚為奇觀。
    兩人剛死裡逃生,忽然見到這麼美妙的情景,特別有種微妙感覺,一時看得呆了,
不知不覺間,整個人輕鬆下來,心底湧出無憂無慮的舒快情緒。
    他們的身體挺得更筆直,靈台間一片澄明,除眼下客觀的存在外,再無他念。那是
他們從未嘗過的情況,絕不同於以前靜坐下的忘我境界,而是因貫通了內外的空間橋樑,
使他們能感受到宇宙間某一玄不可測的奧秘,把握到某種不可言喻的力量。
    真氣在凝聚中。
    天地的精氣分由天靈和湧泉兩穴進入寇仲和徐子陵的經脈內。
    兩人都不敢說話,全力把精神保持在這妙不可言的狀態裡。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足音把兩人驚醒過來。
    他們同時睜眼,只見一個高大的人影從谷口暗處搖晃蹌踉的走過來,直抵潭旁,才
頹然跪下,喘著氣的朝水瀑下的他們瞧過來,赫然是渾身染血的跋鋒寒。
    兩人看得臉臉相覷時,跋鋒寒吐出一口鮮血,指著他們笑道:「若非回頭找你們而
遇上鄭淑明那婆娘,我便不用傷得那麼厲害了。」
    話末說完,已滾到潭內去,四肢張成個「大」字,浮在水面。
    寇仲提醒他道:「切勿睡覺!」
    徐子陵道:「不若到這裡來硬捱一會吧!」
    跋鋒寒歎道:「讓我好好地呼吸兩口只有活人才有專利的新鮮空氣吧!拓跋玉、淳
於薇,加上那十八個畢玄訓練出來的混蛋,差點連我的卵蛋都打了出來,若非曾苦修十
天,怎能幹掉了五個混蛋後,仍能殺出重圍,哈!」
    寇仲哈哈一笑,向徐子陵打了個招呼,兩人聯袂離開水瀑,涉水移到跋鋒寒旁,夾
手夾腳把他拉起來,不理他的抗議,押他來到水瀑下,強迫他站直身體。
    兩人從未試過和跋鋒寒有這種全無顧忌的接觸玩耍,均大感新鮮有趣。
    跋鋒寒又辛苦又好笑,勉強站直雄軀,閉目運功療傷。
    他們見他的意志如此堅強,心中佩服,亦繼續行氣練功。
    月兒緩緩移上中天,又沒落在西方谷壁下。
    遠方不時有馬嘶聲隱隱傳來,但這裡卻是一片安祥寧靜,與世無爭的淨土。
    在黎明前的暗黑裡,一道虛實難分的人影鬼魅般飄進谷裡來。
    三人生出感應,睜眼看去。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失聲低叫道:「婠婠!」
    跋鋒寒亦心中大懍,以他們目下的狀態,正是最不該遇上婠婠的時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