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一卷)
第九章 血戰襄陽

    十天之期,轉瞬即逝。
    三人離開大洪山時,均有煥然一新的感覺,不要看跋鋒寒膽大包天,卻也小心謹慎,
運用種種手段,察看敵人的蹤影,以免誤中埋伏。
    朝襄陽趕了一天路後,他們找了個山頭歇息,以掘來的黃精裡腹。
    在漫天星斗下,跋鋒寒提議道:「任婠妖女如何智計過人,總猜不到以我們的性格,
肯乖乖躲上十天。只會以為我們已秘密北上洛陽,所以路上我們理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倚石而坐,一副懶洋洋樣子的寇仲點頭道:「就讓我們以最快方法趕赴洛陽,我擔
心玉成他們等得心焦難熬,唉!又或他們已落在婠妖女手上。」
    跋鋒寒道:「放心吧!你那四名兄弟跟了你們這麼久,又知形勢凶險,自懂隱蔽行
藏。說真的,我對你們之所以會生出器重之心,實是自那趟和君瑜追失你們開始,那根
本是不可能的,我們兩人當時在輕功上都勝過你們,偏是久追不得,到現在我仍然想不
通。」
    徐子陵淡淡道:「當時假若追上我們,跋兄是否真的要幹掉我們呢?」
    跋鋒寒漫不經意地微笑道:「凡人都要死,早死和遲死都不外一死。假若你們曾經
歷過我在大漠裡活在馬賊群中的生活,對什麼死死活活會看得淡漠很多,明白我的意思
嗎?這世上只有強者才可稱雄,其它一切都是假話。」
    徐子陵皺眉道:「若強者能以德服人,不是勝於以力服人嗎?」
    跋鋒寒哂道:「強者就是強者,其它一切都是達致某一個目標的手段和策略而已,
試看古往今來能成帝業霸權者,誰不是心狠手辣之輩。比起殺伐如麻的畢玄,跋某人仍
差得遠呢!」
    徐子陵瞧了寇仲一眼,見他觀天不語,禁不住一陣心寒。
    跋鋒寒從容道:「每個人都各有其信念和行事的風格,不要以為我好勇鬥狠,便不
分青紅皂白,胡亂殺人。好了!言歸正傳,我們抵達襄陽後,用錢買也好,明搶暗偷也
好,怎也要弄他一條船,沿洧水北上,那便可省回很多腳力,兩位意下如何?」
    寇仲斜眼兜著他道:「跋兄囊中是否有足夠的金子呢?又偷又搶終非英雄所為。」
    跋鋒寒失笑道:「你們若有顧忌,此事就交由我去處理好了,跋某絕不會薄待肯賣
船給我的人。」
    一陣夜風吹來,三人均生出自由寫意的舒泰感覺。
    寇仲笑道:「聽跋兄意思,似是行囊豐足,生活無休,令小弟非常羨慕。不知可否
向跋兄請教些賺錢之道?」
    跋鋒寒哈哈一笑道:「我們尚有一段日子要朝夕相對,你留心看吧!」
    接著嘴角露出一絲陰森的笑意,沉聲道:「只要給我逮著陰癸派的人,我便有方法
迫他吐露出陰癸派的巢穴所在處,那時我們就轉明為暗,以暗殺手段見一個殺他一個,
讓祝玉妍知道開罪了我跋鋒寒的後果。」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都是心中懍然。
    跋鋒寒或者並非壞人,但當反臉成仇後,卻肯定是可怕的敵人。

                  ※               ※                 ※

    翌日中午時份,三人抵達襄陽,襄陽城門復開,一切如舊。
    他們繳稅入城,逕自投店。
    梳洗後,跋鋒寒胸有成竹的去了張羅北上的船兒,兩人閒著無事,到附近店舖買了
兩三套新衣服後,找了間食店坐下,每人點了一碗滷麵,開懷大嚼。
    由於過了午簧伅﹛A食店內冷冷清清的,除他們外,只有兩台客人。
    寇仲低聲道:「我從沒有一刻像現今般感到爭霸天下是那麼遙不可及的目標。可是
在十多天前,當我站在竟陵的城牆上時,天下就像臣服在我腳下般,而我則永不會被擊
倒。唉!」
    徐子陵道:「因為你是不甘寂寞的人,這十多天退隱潛修的生活,定把你悶出鳥來。」
    寇仲沉吟道:「我看卻不是這樣,這十多天我是像你般投入,既享受劍刃交鋒的刺
激,更陶醉在各自靜修的寧靜裡。有時把什麼李秀寧、宋玉致都忘得一乾二淨,輕鬆得
像飛鳥游魚,無憂無慮,有時內功收發得甚至似可控制真氣螺旋的速度,那感覺就有如
成了寧道奇般,當足自己是天下第一高手。」
    徐子陵拍案歎道:「假設我們能控制螺旋的速度,例如先慢後快,先快後慢,恐怕
連老跋都挨不了多少下。不過要達致這樣的境界,恐怕還有一段很遠的路程。」
    寇仲愕然道:「原來你也感覺到這美妙的可能性,我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呢?」
    徐子陵欣然道:「今次和老跋相宿相棲了這麼多天,是福是禍我仍不敢說。但可肯
定跟前便對我們有很大的益處,至少讓你體會到精神沒有負擔時的歡愉和寫意,減了幾
分你要爭雄天下的野心,否則你怎會感到爭霸天下會離得遙遠了些呢?」寇仲苦笑道:
「兄弟你又來耍我了,不過亦引發了我一個妙想天開的念頭,假若我一邊與人爭雄鬥勝,
一邊卻保持著忘憂無慮,置生死榮辱於度外的心境,那時誰能是我的敵手。他娘的!我
就把奕劍術用在戰場上,成為寇子兵法,那時天下將是捨我其誰。」
    說到最後,雙目神芒爍動,懾人之極。
    徐子陵皺眉道:「這些話說來容易,卻是知易行難。例如當日站在竟陵城頭,面對
江淮軍千兵萬馬的攻城戰,你能輕鬆起來嗎?」
    寇仲道:「當時輕鬆不起來,因為受到四周死亡毀滅的景象衝擊,情緒大起波動所
致。但若我把整個戰場視作一個大棋盤,所有兵將都是棋子,而我則輕鬆寫意的在下棋,
那豈非可以優哉悠哉嗎?」
    接著微笑道:「寇子兵法的第一要訣:心法至上,談笑用兵。」
    徐子陵歎道:「現在你差的只是手上無兵,否則我會為你的敵人擔心。」
    寇仲待要說話,一陣長笑從入門處傳來,接著一把陰陽怪氣的男聲道:「徐兄寇兄
你們好,拓跋玉特來請安。」
    兩人嚇了一跳,朝門口望去,果然是畢玄派來找跋鋒寒算賬的徒弟拓跋玉,立時心
中叫苦。
    拓跋玉仍是那副好整以暇的模樣,打扮得像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般,一身錦緞華
衣,腰上卻懸著他的獨門兵器「鷹爪飛搥」,最妙是兩端的鷹爪天衣無縫地爪握緊扣,
成為一條別緻的腰帶。
    他滿臉笑容的來到桌旁,「咦」的一聲道:「兩位兄台的神色為何如此古怪?是否
因爽了半年前洛陽會面交書之約,而感到尷尬呢!」
    兩人聽他冷嘲熱諷的口氣,心知不妙。拓跋玉本身便是一等一的高手,當年一人獨
力應付他們兩人,再加上劉黑闥和諸葛威德,他仍能處在上風,武功雖未必強過跋鋒寒,
但已所差不遠,何況還有位不在他之下的俏師妹淳於薇和畢玄親手訓練出來精於聯戰的
「北塞十八驃騎」,反臉動起手來,雖然他們武功已大有進步,仍是不敢樂觀。
    寇仲賠笑道:「拓跋兄請息怒,這年來兄弟的遭遇真是一言難盡,請拓跋兄先坐下
來,要碗什麼清湯麵諸如此類的,先降降火頭,大家再從長計議好嗎!」
    拓跋玉再哈哈一笑,坐了下來,油然道:「夥計都溜了,怎麼喚東西吃?」
    兩人愕然瞧去,不但發覺兩名夥計不知躲到那裡去,連僅有的兩台食客都悄悄溜了,
偌大的食館,就只他們三個人。
    徐子陵皺眉道:「我們正準備北上洛陽找拓跋兄。拓跋兄不要誤會。」
    拓跋玉笑道:「兩位勿要心虛才是。小弟今趟來會,實另有要事商量,《《長生訣》》
可暫擱在一旁,待此事解決後再處理,兩位意下如何?」
    寇仲不悅道:「我們會因何事心虛呢?」
    拓跋玉露出一絲曖昧的笑意,道:「那就最好不過。小弟有一條問題,希望從兩位
兄台處得到答案。」
    徐子陵道:「拓跋兄請說吧!」
    拓跋玉淡然道:「我們今趟來襄陽,主要是追捕跋鋒寒這奸賊,遇上兩位純是一個
巧合,更想不到兩位會與跋賊同路。坦白說,小弟和敝師妹對寇兄徐兄都很有好感,又
得兩位肯義借《《長生訣》》。所以特來請兩位置身事外,不要捲入我們和跋賊的鬥爭
中,兩位一言可決。」
    兩人交換了個眼色,都大感為難。
    現在他們和跋鋒寒在一條船上,風雨同路,與陰癸派展開鬥爭,若事情尚未開始,
便對跋鋒寒的危難袖手旁觀,怎麼說得過去,更不用談聯手合作了。
    寇仲苦笑道:「我們非是要與拓跋兄作對,更是珍惜大家之間的情誼。不過拓跋兄
的提議確令兄弟頗感為難。但假若拓跋兄和跋兄是公平決鬥的話,我們絕不干涉。」
    拓跋玉沉默下來,精芒閃爍的雙目在兩人臉上來回巡視了幾遍後,歎道:「寇徐兩
兄可知為何這店內的人都忽然溜走了?」
    兩人心中一凜,功聚雙耳,立時覺察到店外異樣的情況。
    拓跋玉柔聲道:「自李密對你們下了『蒲山公令』,江湖上欲得你們往邀功的人多
不勝數,其中以『金銀槍』凌風和『胖煞』金波組成的『擁李聯』聲勢最盛,聚集了百
多名武林人物,其中更不乏高手,正在全力追殺兩位,所以兩位的處境實是非常危險。
現在我拓跋玉只是盡朋友之義,特來通知一聲吧!」
    寇仲平靜地道:「他們是否在外面?」
    拓跋玉道:「他們只是其中一幫人馬,寇兄和徐兄小心了!」
    說罷長身而起,就那麼悠悠閒閒的走了。
    寇仲瞧往徐子陵,後者點了點頭,兩人同時彈離椅子,沖天而上,撞破屋頂,帶起
了漫天碎瓦,來到店子瓦背之上。
    環目一掃,登時呆了。
    只見遠近房頂全站了人,驟眼瞧去,至少有過百之眾。
    那『胖煞』金波和『金銀槍』凌風則立在對街一所鋪子的瓦面上,一副甕中捉鰲的
樣兒。
    一陣長笑來自左鄰房舍的瓦背處。
    兩人循聲瞧去,見到發笑者是個身量瘦長,瀟灑俊逸的中年人,臉上泛著嚴厲陰森
之色,令他的笑容透出一種冷酷殘忍的意味。兩手各執大刀一把,頗有威勢。他旁邊高
高矮矮站了十多個形相各異的人,個個太陽穴高高豉起,神氣充足,均非易與之輩。
    那人笑罷沉聲道:「本人錢獨關,乃襄陽城城主,特來拜會徐兄和寇兄,兩位近況
如何?」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首次感到事態的嚴重性。
    若只是凌風、金波那般武林人物,他們打不過便可落荒逃走,可是若有錢獨關參與
其中,等若舉城皆敵,能否逃走實在沒有把握。
    金波冷哼一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後,發出一陣奸笑道:「兩位若肯放下兵器,束
手就擒,我金波保證在把兩位獻上密公前,好好善待兩位。」
    寇仲搖頭失笑,轉向錢獨關道:「老錢你何時成了李密的爪牙,江湖傳聞的錢獨關
不是一向保持中立,誰都不賣賬嗎?」
    徐子陵跟他一唱一和道:「仲少你有所不知了。這叫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現在老杜
攻陷竟陵,不日北上,老錢自然要找位主子照顧呢!偏你還要問這種蠢問題。」
    聽到他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極盡嘲諷的能事,錢獨關身旁的手下人人臉現殺機,躍
躍欲試,反是錢獨關不為所動,一振手中雙刃,從容道:「假若兩位肯把『楊公寶庫』
之事從實相告,我錢獨關立即撤出這場紛爭,兩位意下如何?」
    寇仲啞然失笑道:「那有這麼便宜的事。若錢兄肯保證我們可安全離開,告訴你寶
藏藏處又如何。錢兄請先作定奪。」
    凌風方面的人立時露出緊張神色,看看錢獨關如何回答。
    錢獨關微笑道:「寇兄若想離間我們和金波兄的交情,只會是白費心機,閒話少說,
兩位一是束手就擒,一是當場被殺,中間絕無妥協餘地,清楚了嗎?」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大笑,接著從瓦頂破洞溜回店內去。

                  ※               ※                 ※

    「轟!」
    寇仲在敵人分由前後攻入食店前,早一步撞破牆壁,到了隔鄰店內。
    那是一間雜貨店子,店中人已聞風關門不做生意,老闆和兩個夥計正伏在店舖門封
板的一扇打開的小窗窺看街外的動靜,忽然禍從旁至,載滿貨品的架子隨著沙石激濺塌
了下來,店內立時亂得像發生地震後的災場。
    三人目瞪口呆時,寇仲閃電來到老闆之旁,把一錠金子塞進他衣襟內,還不忘微笑
道:「地上的貨我全買了!」
    倏又閃退,與往後門逸去的徐子陵會合一起,瞬眼不見。
    「砰!」
    徐子陵提腳踢破木門,來到雜貨店後的小巷裡,箭矢般往巷尾掠去。
    寇仲掣出井中月,緊隨其後。
    兩人自少到大,沒有一刻不是打打逃逃,在這方面自然是駕輕就熟。
    風聲響起。
    徐子陵向寇仲招呼一聲,改變方向,翻上巷牆,只見四方八面全是追來的敵人,忙
掠下閃到一座宅院的園林裡。
    吠聲狂起,三頭惡犬朝兩人撲至。
    寇仲、徐子陵都是愛護動物的人,騰身而起,落足一棵橡樹的橫丫處,借其少許彈
力沖天而起,越過兩座房舍,來到另一處瓦面上。
    「嗤嗤」聲響,不知何處射來一排勁箭,兩人被迫下只好跳下瓦背,到了一處大街
上。
    叱喝之聲不絕於耳,敵人紛紛從屋頂躍下,對他們展開包圍攔截。
    際此午後時分,街上行人熙來攘往,車馬如龍,忽然有此特變,登時亂作一團,人
人爭相走避,車馬則撞作一堆,慌得駕車和坐車者都要躍地逃生。
    寇仲和徐子陵雜在四散奔逃的一股人潮裡,橫閃衝進一間生果店內,心叫對不起時,
順手弄翻了兩籮西瓜,撒滿地上。
    兩名敵人剛好撲進店來,踏在西瓜上,立時變作滾地葫蘆,兩人已從後門逸逃。
    兩人全速奔逃,進入了另一條大街後,朝最接近的南城門疾馳而去,這時他們已脫
出重圍,敵人都似給拋在後方。
    兩股人馬追逐下,所到處都惹起了恐慌和混亂,喊叫震天。
    片晌後兩人切入貫通南北兩門的通衢大道,南城門出現在長街的左端。
    他們本打定主意硬闖南門,豈知一瞥之下,南門竟已關閉,且看過去整截通往南門
二百多丈的街道渺無人蹤,可疑之極。
    寇仲當機立斷叫道:「北門!」
    徐子陵和他心意相通,早在他呼叫前,已轉右朝北門奔去。
    南門方面立時現出錢獨關和一眾手下,狂追而來,聲勢NN。
    寇徐已掠出了百丈之遠,兩旁瓦面不斷有敵人躍下,都只差一點才能截著兩人。
    街上奔走竄逃的人群車馬,為他們作了最佳的掩護和障礙物。
    只十多息的時間,他們越過長街的中段。
    驀地前方人群散開,以凌風、金波為首的三十多名武裝大漢,像潮水般往兩人湧至。
    兩邊瓦背同時出現了以百計的錢獨關手下,把逃走的之路完全封閉。
    寇仲大喝一聲,猛提一口真氣,井中月化作一道黃芒,朝領頭的凌風、金波射去。
    螺旋勁發,寒勁狂捲。
    徐子陵左右手各劈出十多掌,許多片勝比利刃的掌風,就在敵人躍落街上陣腳未穩
的時刻,以拿捏得分毫無誤的時間速度,命中了十多名敵人。
    敵人立時人仰馬翻,功力稍差者立時拋跌倒地,反撞入沿街的店內或牆壁處,功力
較強者亦要踉蹌跌退,噴血受傷。
    「錚錚錚!」
    井中月同時給分持金槍、銀槍的凌風和使長鐵棍的金波架著。
    螺旋氣勁狂吐下,兩人同時被寇仲震開。
    寇仲想不到兩人武功如此強橫,雖勉力迫退他們,心中卻無絲毫歡喜之情。更知若
不猛施殺手,突破敵人的攔截,今天休想有命離城。
    叱喝一聲,疾撲而上,不予金波、凌風任何喘息的機會。
    金波和凌風均是狡猾多智的人,見他勇不可擋,立即加速退後,好讓其它人從旁補
上,先擋上一陣。
    此時錢獨關一眾已趕至身後百丈許處,若讓兩幫人前後夾擊,情況就更不堪想像。
    寇仲小命受脅,那會留手,井中月左揮右劈,見人便殺。
    經過這十日山中修練,他的刀勢變得更是凌厲無匹,螺旋勁道收發由心,一刀劈去,
擋者不是應刀拋跌,就是連人帶兵器給他震得橫跌直僕,竟沒有人能阻他片刻。
    徐子陵緊隨寇仲身後,卻是背貼著背與他像二位一體的雙身人,硬以拳風掌勁,殺
得衝上來的敵人左拋右跌,令寇仲全無後顧之憂。
    只是攻來的敵人無不身手高強悍猛,特別是錢獨關的手下都是經過嚴格操練的雄師,
雖不斷有人被擊倒,仍是前仆後繼的殺上來,使他們應接不暇。
    整條長街此時除了棄下的車馬外,所有行人都避進了橫巷中和店舖內,這種情況自
是大大不利於兩人。
    金波和凌風仍在急退中,口中不斷呼喝其它人加入戰圈裡。
    錢獨關又追近了二十多丈。
    寇仲殺得興起,想起跋鋒寒那三劍,井中月連劈十多下,登時有十七、八人中招倒
地。
    「噹!」
    金波知時機已到,改退為進,鐵棍挾著勁厲的風聲趁寇仲氣勢稍竭的一刻,掃往寇
仲下盤。
    以寇仲之能,亦感進勢受阻,止步揮刀擋格,把鐵棍震開。
    凌風左手的金槍,右手的銀槍,像兩條毒蛀般顫震不停,補上被震退的金波位置,
當胸搠至。
    寇仲心叫糟糕時,徐子陵的背已重重撞在他背後,並輸來一股真氣。
    寇仲那還不知道他的意思,乘勢斜衝而起,井中月照頭疾劈凌風。
    凌風那想得到他能原地拔空攻至,魂飛魄散下滾倒地上,金銀槍往上迎擊。
    寇仲哈哈一笑,井中月先畫出一圈黃芒,斬斷了附近幾名敵人的兵刃,才抽空一刀
劈入凌風兩槍之間。
    凌風不愧強手,雙槍交叉擋架。
    「篤!」的一聲,凌風雖接上這一招,卻擋不了寇仲的螺旋真勁,口噴鮮血,滾往
一旁,接連撞倒了他那方面的七、八個人。
    錢獨關等已追至後方五十丈處,形勢更趨危急。
    徐子陵一個翻身,來到寇仲身下,一拳朝金波擊去,左右同時飛出而腳,踢飛了兩
名橫撲上來的敵人。
    經此一輪交手,金波那邊聚集了三十多人,把去路全截斷了。
    「蓬!」
    金波騰出左掌,以硬拚的手法擋了徐子陵的隔空拳,被震得蹌踉跌退時,上方刀嘯
驟起,井中月當頭攻至,其它人被刀風迫得四外散開。
    金波忽然發覺自己一個人面對徐子陵和寇仲上下兩路的進攻,駭然下自行倒地,滾
往一旁,活像一個大圓球。
    兩人去此強敵,壓力大減,衝入了前方敵陣中,全力施為,殺得那三十多名大漢叫
苦連天,潰不成軍。
    剎那間兩人突破了前路的封鎖。
    就這至關緊要的一刻,嬌笑聲來自前方。
    兩人駭然瞧去,只見被跋鋒寒所殺的大江聯前盟主江霸的美麗遺孀鄭淑明,正笑意
盈盈的攔在前方二十丈許處,兩旁則不斷湧出大江聯旗下各門各派的好手。
    兩人念頭電轉,改為朝左方屋頂瓦面撲射上去。
    嬌笑聲中,久違的艷尼常真,兩袖各飛出一條綵帶,從瓦面往他們拂至。
    另外十多名大漢亦暗器齊施,往兩人雨點般撒來。
    兩人心中叫娘,運氣墮地。
    另一邊屋頂上現出惡憎法難橫杖而立的雄偉巨軀,狂笑道:「兩個小子為何不闖貧
僧把守的這一方呢?」
    只是這一耽擱,後面的錢獨關及時趕到,使兩人登時陷進四面受敵的劣境內。敵人
退了開去,騰出大片空地,人人怒目相向。
    寇仲和徐子陵貼背而立,表面雖全無懼色,但心底下卻是後悔不已。
    他們之所以陷於如此田地,皆因想不到四方面的勢力會組成聯盟,合起來對付他們。
    可以想像當敵人在北上洛陽的路途上找不到他們三人的影蹤後,斷定了他們仍在襄
陽附近,故佈下了天羅地網,等候他們自動送上門來。
    而他們的心神卻全放在應付陰癸派上,一時疏忽,更想不到錢獨關亦成了敵人,才
有此失策。
    惡憎法難最是好鬥,又與他們有不解的深仇,躍往街上,持杖朝兩人迫來,森寒的
氣勢,換了一般高手,那怕不膽戰股慄,棄械而逃。
    寇仲知惡戰難免,收攝心神,井中月指向法難。
    法難一對巨目射出森厲的寒芒,罩定寇仲,大叫道:「我要親手收拾你這小子,誰
都不要上來助拳。」
    霎時間法難迫近,揮杖猛掃。
    徐子陵移了開去,傲然卓立,表示不會插手。
    寇仲健腕一抖,井中月疾劈而出,竟以硬拚手法,去應付法難重逾百斤的鋼杖。
    「噹!」
    刀杖交接,發出震人耳膜的激響。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寇仲不但沒有被向以臂力強橫見稱的法難砸得刀飛人亡,還
震得滿臉泛起驚容的法難倒退了半步。
    就在鋼杖盪開的閃電光景中,寇仲手中的井中月以令人難以相信的速度回手劈出第
二刀。
    黃芒破隙而入,迅急得沒有人能看得清楚。
    換了在十多天前,寇仲絕使不出這麼山洪暴髮式霸道凌厲的刀法。
    但這十多天日夕都對著高強如跋鋒寒者刻苦鍛煉,使他能以螺旋勁出奇不意地化解
了法難的杖勁,然後疾施反擊。
    眾人驚呼聲中,法難杖尾回打,勉強擋著寇仲這石破天驚的一刀。
    法難悶哼一聲,硬被他劈得跌退尋丈,退回了圍堵兩人的外圍敵人之後,氣得老臉
發青,威風盡失。
    寇仲哈哈一笑道:「這般三腳貓的功夫,也敢來獻醜,一起上吧!」
    登時有十多人擁上前來。
    錢獨關排眾而出,大喝道:「都退下去!」
    他的說話顯在眾人裡有至高權威,衝上來的人都依言退下。
    寇仲和徐子陵又會合在一起,心中叫苦,現在他們的希望是越亂越好,說不定在混
亂中才會有逃走機會。否則若對方運用上趟對付跋鋒寒的車輪戰術,只是累也可把他們
拖死了。
    敵人朝後退開,圍成一片更廣闊的空地,兩邊的人都退至行人道上,遙制著大街中
心處他們這兩條網中之魚。
    鄭淑明在與錢獨關遙對的人群裡走了出來,左右還有凌風和金波,鄭淑明嬌笑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兩個小子,竟敢與我大江聯為敵,今趟還不插翼難逃嗎?」寇仲冷笑
道:「多言無益,先手底下見個真章,誰來和寇某人先拚一場?」
    眾敵倏地一起發喊,聲震長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