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一卷)
第三章 蜀中無將

    戰鼓震天。
    晨曦的曙光照耀在竟陵城頭時,江淮軍便從四方八面發動一波接一波的攻擊,喊殺
震天。不但截斷護城河的源頭,還以沙石填平了主城門外的一大截護城河。
    寇仲、徐子陵和負傷的馮歌登上城樓時,只見敵人大軍緩緩注到城牆和漢水間的平
原中,書有「杜」字的大旗在中軍處隨風飄揚,軍容鼎盛,威勢迫人。
    當矢石勁箭像雨點般投下,粉碎了江淮軍的另一次攻勢後,敵人正重整陣腳。寇仲
和徐子陵頭腦發脹的瞧著布在城外由三萬人組成的龐大兵陣,茫然不知所措。他們雖是
智計過人,但面對這種千軍萬馬,對壘沙場的局面,卻是不知該如何應付。
    馮歌在兩人間頹然坐下。
    若非經兩人出手替他療傷,他恐怕仍要躺在床上。但現在還是氣虛力怯,只是勉強
支持,俾能在參酌權宜下把指揮權交到兩人手中。
    七名守城將領來到三人身旁,均是滿臉疑慮。
    這批將官是獨霸山莊次一級的頭目,無論經驗實力,均遜於命喪於剛才與婠婠血戰
的將領。可是現在蜀中無大將,廖化亦要拿來充數。等如在一般情況下,怎輪得到寇仲
和徐子陵來作守護竟陵的總指揮。
    四周全是馮歌的親信親兵,以免秘密外洩。
    馮歌沉聲對七人道:「你們聽到現在我要說的話時,絕不許大驚小叫,以免驚動軍
心,明白了嗎?」
    眾將點頭應是。
    馮歌本身原是竟陵城的隋朝將官,德高望重,頗得人心,此時亦惟他能鎮壓大局。
    馮歌腰板勉強挺直,輕描淡寫道:「莊主已被陰癸妖女婠婠殺了。」
    眾將登時色變。
    馮歌把情況簡單說了一遍後,手掌翻開,露出從方澤滔屍身處解下的軍符,正容道:
「莊主臨危授命,由老夫主掌山莊,但際此兩軍相對的時刻,莊主的噩耗,絕不可洩出,
否則軍心難穩。」
    眾將悲憤交集,又是無可如何。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暗忖,方澤滔之死,首先已動搖了這七名將官的心。
    馮歌勉強振起精神,道:「由於我也受了點傷,所以難以親自主持這關係到竟陵存
亡的一戰,只能從旁策劃,有關一切攻守事宜,全由寇兄弟和徐兄弟負責,他們的命令,
便如老夫親發,違令者斬,明白了嗎?」
    眾將都已心亂如麻,六神無主,又知兩人智計超群,神勇蓋世,無不點頭答應。
    有人問道:「錢將軍方面如何發落呢?」
    錢雲本是馮歌的頂頭上司,但若論材能德望,均在馮歌之下。
    馮歌眼中閃過殺機,淡淡道:「這事我自會處置,你們立即返回崗位,等候命令!」
    眾將領命去了。
    馮歌臉色由青轉黑,駭得兩人忙推動真氣相助,片刻他才回復過來,但比之剛才更
為虛弱。
    一陣晨風吹來,馮歌打了個寒顫,嚇得兩人忙把他攙進城樓去。
    馮歌把一名叫馮漢的將校召進樓內,此人是馮歌的親侄,可以信任。揮退其它手下
後,又著馮漢關上木門,才對寇徐兩人歎了一口氣道:「只要莊主噩耗傳出,整個竟陵
將會亂成一團,人人爭相逃命,竟陵將不攻自破,兩位可有良法。」
    寇仲沉聲問道:「竟陵究竟有多少可用之兵?」
    馮漢代答道:「山莊本身兵力達三萬之眾,若加上臨時編整入伍的壯丁,足有五萬
人。」
    徐子陵奇道:「那豈非比城外的江淮軍還多出兩萬人。」
    馮歌辛苦地嚥了一口氣,道:「剛才所見,只是江淮軍的主力部隊,他們尚有數支
隊伍,在攻打其它城門,合起來兵力達七至八萬之多,且他們的士卒無論訓練、武器和
經驗各方面,都優於我們。」
    馮漢接口道:「我們山莊部隊共分七軍,以莊主的親衛部隊人數最多,兵力在八千
人間,其它每軍各四千人,大叔和我各領一軍,其它領軍的都給那妖女宰了,必須重新
委任才成。」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頭大如斗,面對的是於群雄爭霸中縱橫無敵的杜伏威,而己方則
人心惶惶,亂成一團,此仗不用打已輸了。
    馮漢歎道:「若大叔沒有受傷,尚可穩定全局,跟敵人打上幾場硬仗,但現在嘛?
唉……」
    馮歌待要說話,忽然強烈咳嗽起來,噴出點點鮮血,觸目驚心。
    寇仲和徐子陵忙助他行氣運血,豈知他兩眼一翻,就那麼昏倒椅內。
    三人你眼望我眼,都亂了手腳。
    好一會後,寇仲斷然道:「馮兄你立即持此軍符出去,任命各軍將領,然後再回這
裡共商對策,馮老交由我們照顧好了。」
    馮漢欲言又止,最後仍是依命去了。

                  ※               ※                 ※

    寇仲為躺在椅內的馮歌把脈後,放下他的手,鬆了一口氣道:「他已能自行運氣,
這情況昏迷就要比清醒少受點苦。唉!那妖女真厲害,說不定連寧道奇都殺不了她。」
    徐子陵側然道:「他們死得真慘。」
    寇仲默然片晌,細聽從城樓外傳來的馬嘶戰鼓之聲,低聲道:「不知飛馬牧場的人
能否安然離開呢?」
    徐子陵移到狹長的垛孔處,往外窺探,背對著他道:「理該沒有問題。因杜老爹故
意留出缺口,好迫竟陵城民由那個方向逃生,正好方便了他們。哼!除非老爹親自出手,
否則以商場主和梁治的功夫,應可安全護送駱方和許揚離去。唉!」
    寇仲來到他身旁,從另一放箭的垛孔往外瞧去,見到江淮軍仍在遣軍佈陣,心中泛
起無能為力的感覺,苦笑道:「不知是否以前我們太過順景呢,所以今天得到了泰極否
來的報應,現在我痛苦得想自殺,甚至有點憎恨自己的無能。」
    徐子陵默然半晌,忽地哈哈一笑道:「你想知道原因嗎?」
    寇仲愕然道:「你指的是那方面呢。」
    徐子陵淡然道:「我指的是你的失去信心。皆因是從沒有想過這世上竟有像婠婠那
麼狠毒厲害和狡猾的對手,眼白白瞧著她殺掉我們的戰友,偏又毫無辦法去阻止,於是
連自己都恨起來,深怨自己的無能。假設你不能回復鬥志,我們休想有命離開這裡。」
    寇仲苦笑道:「你有鬥志嗎?」
    徐子陵虎目電芒一閃,點頭道:「當然有!大不了不過一死。還記得白老夫子教下
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苦其心志,空乏其身,行拂亂其
所為嗎』?」
    寇仲立時挺起胸膛,肅然聽著。
    徐子陵神光電閃的眼睛往他瞧來,續道:「現在我們正在生命的轉折點上。試用你
仲少的大腦袋想想,我們剛與天下第一妖女真刀真槍打了一場硬仗……」
    接著指著垛孔外漫山遍野的江淮軍道:「而外面則是有機會統一天下的老爹杜伏威,
我們能與這些睥睨天下的高手對抗,再非以前的市井流氓,又或一般江湖低手了。」
    寇仲立時大眼放光,精神抖擻道:「哈!我明白了,就以剛才婠婠不但殺不了我們,
還落得負傷逃走,我們已是很了不起。不過以人多勝人少,亦非那麼光采。」
    徐子陵搖頭道:「爭霸天下,那同江湖爭鬥。豈有什麼公平可言!還要千方百計制
造不公平的形勢呢。婠婠是自幼受訓,又有明師指點。而我們則是半途出家,還要盲目
摸索,這便是不公平之極。現在我們要爭取的是時間,在婠婠殺我們前把她殺掉,明白
嗎?」
    寇仲一聲「明白」,旋又有些兒洩氣的道:「無論我們多麼有信心,但現在擺明是
敵強我弱之局,只要方澤滔的死訊漏了出去,竟陵便不攻自潰。唉!你教我怎辦呢。」
    徐子陵皺眉道:「你定要改掉這容易興奮,又容易沮喪的缺點,才有望能成就大事。
男兒身處亂世,大不了就是戰死沙場,馬革裡屍,還有什麼令人害怕的。」寇仲沉默不
語,但一對虎目卻逐漸亮起來。
    徐子陵伸手抓著他肩頭道:「在戰場上,雖千萬人衝鋒陷陣,但每一個人都是孤獨
的,死亡更是無比的孤獨!想想那種在千萬人中獨自奮身廝殺裡的寂寥感覺,你便不會
再為外面千軍萬馬的場面所惑。仲少你不是要爭霸天下嗎?眼前的城外便有塊試金石,
我為的是竟陵無辜的子民,你為的卻是要鋪出爭霸的路途。」
    寇仲哈哈一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兄第,每句話都像暮鼓晨鐘般直敲進我的心坎裡。
不過我對竟陵子民的憐憫心和你並無二致。」
    此時馮漢旋風般衝進來,叫道:「不好!錢雲被他的手下救走了,莊主的死訊隨時
會洩漏。」
    寇仲完全回復了往昔的決斷和自信,冷然道:「你的委任使命完成了沒有?」馮漢
被他的鎮定感染,平靜下來,答道:「這個已沒有問題。」
    寇仲仰天一陣長笑道:「好!就讓我和老爹來打一場硬仗,看看我們誰的拳頭更硬。」
    馮漢愕然道:「誰是老爹!」
    徐子陵答道:「就是杜伏威。馮漢你立即派人將你大叔送往牧場,還要派兵疏散城
內婦孺到城外安全地點,若城破的話,就著他們投靠飛馬牧場,商秀珣絕不會見死不救
的。」
    接著瞧往寇仲。
    寇仲仰天再一陣長笑,透露出鋼鐵般的鬥志和信心,領頭走出城樓,到城牆去了。

                  ※               ※                 ※

    寇仲和徐子陵並肩卓立牆頭,城外是軍容鼎盛,旌旗似海的江淮軍,人數增至四萬
人。
    杜伏威的中軍布在一個小丘上,以騎兵為主,重裝備的盔甲軍為副。
    前鋒軍由盾牌兵、箭手、刀斧手和工事兵組成,配備了檑木、雲梯、樓車等攻城的
必須工具。
    左右側翼軍每軍五千人,清一式都是騎兵。
    中軍的後方尚有兩枝部隊,既可防禦後路,又可作增援的兵員。
    此時太陽升上中天,普照大地,映得兵器爍爍生輝,更添殺伐的氣氛。
    戰鼓敲響。
    七十多輛專擋箭矢的鐵牌豎車,開始朝竟陵方向移動,每輛車後隱著十多名箭手,
只要抵達適當距離,便可以從豎高達兩丈的大鐵板後往城頭髮箭,掩護其它人的進攻。
    只要想想江淮軍連歷陽那種堅城都可攻克,便知這些看來全無美感只像一塊塊墓碑
般的鐵牌車不是鬧著玩的。
    樓車開始推進,像一座座高塔般往他們移來。
    在樓車上的戰士,由於高度與牆頭相若,故不但可以把整個城頭籠罩在箭矢的射程
內,當拍貼城牆時,戰士還可直接跨上牆頭,攻入城內去。
    號角聲大起。
    以百計的投石車在數百名工事兵的推動下,後發先至,越過了樓車,追在擋箭鐵牌
車之後。
    四萬江淮軍一齊發喊,戰馬狂嘶,令竟陵城外風雲變色。
    寇仲與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後,提氣高叫道:「寇仲在此,杜伏威你敢否和我單獨
鬥上一場!」
    他的聲音遠遠傳開,連千萬人的發喊聲仍不能把其蓋過。
    守城的竟陵軍民正被對方有系統和組織的嚴密大舉進攻嚇得心膽俱寒,聞聲均士氣
大振,齊聲吶喊,震天動地。
    以徐子陵淡泊的胸懷,也感熱血沸騰。
    杜伏威拍馬而出,現身山丘之上,冷喝道:「若方莊主能保證仲兒你輸後,竟陵城
便拱手讓我,則杜某不吝一戰。小兒無知,竟把萬軍對壘的沙場,看成兒輩戲耍之地,
可笑啊可笑!」
    聲音高而不亢,傳遍丘陵山野,城外城內,還在餘音裊裊,可見其功力之精湛,實
在寇仲之上。
    最厲害是他把握機會運用心理戰術,強調薑是老的辣,經驗淺薄的寇仲絕不會是他
的對手。
    挺進的江淮軍一齊為主帥的豪言壯語喝釆。登時又把竟陵軍民的吶喊聲壓下去。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婠妖女定是受傷甚重,故必須就近覓地療傷,連通知杜伏威
一聲都來不及。若我們能在她復原前找上她,說不定可把她除掉。」
    寇仲遙望杜伏威,像聽不到他的說話般低聲道:「今次糟了,小陵快想辦法。」
    徐子陵怔了一怔後,便明白過來。
    足音響起,馮漢和十多名親兵來至身後,馮漢道:「撤退的事辦妥!」
    果然杜伏威的聲音傳來道:「方澤滔你是否啞了!」
    徐子陵、寇仲和馮漢同時色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