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卷)
第十二章 強行闖關

    茫茫細雨中,船兒彎彎曲曲地在河道上迅急的往下游開去。
    漢水靜若鬼域,就像天地間只剩下這艘無比孤獨的船兒。
    徐子陵、梁治、駱方、吳言四人,每人手持長達三丈的撐桿,每遇船兒驚險萬狀要
撞往岸旁去時,就四桿齊出,硬是把船兒改朝往安全的方向。
    另外一眾戰士則在寇仲的大呼小叫下協力搖櫓,操控風帆,忙個不亦樂乎。
    商鵬、商鶴兩個亦到了甲板來,準備若船翻時可早一步逃生。
    商秀珣站在船面的望台之上,狠狠盯著正手忙腳亂在把舵的寇仲,沒好氣道:「你
不是誇耀自己把舵技術了得嗎?什麼包在我身上。你看吧!若不是有人專責救船,這條
船早撞翻十趟了。」
    寇仲賠笑道:「美人兒場主息怒,我的情況是跑慣大海,所以一時未能習慣這種九
曲十三彎的小河兒,看!」
    商秀珣瞧往前方,一個急彎迎面而來。
    寇仲叱喝連聲下,帆船拐彎,無驚無險地轉入筆直的河道,就像經過了漫長的崎嶇
山道後,踏上康莊坦途的動人感覺。
    眼前河段豁然開朗,漫天細雨飄飄。
    眾人抹了一額汗後,齊聲歡呼,連商鵬、商鶴都難得地露出如釋重負的歡容。寇仲
歎道:「終於滿師了,以後無論汪洋巨海,大河小川,都休想再難倒我哩。」商秀珣仍
是背對著他,面對風雨淡淡道:「剛才你喚我作什麼呢?」
    寇仲愕然想想,才醒悟道:「啊!那是你的外號,『美人兒場主』這稱號雖長了點,
但既順口又貼切,嘻!」
    商秀珣低聲道:「你覺得我很美?」
    寇仲大為錯愕,奇道:「場主你難道不知自己長得美若天仙,實乃人間絕色嗎?」
    商秀珣聳肩道:「曾有誰來告訴我?」
    寇仲首次感到她的孤獨。
    她在牧場的情況就類似楊廣在舊隋的情形,沒有人敢對他說任何真話。
    明明吃了敗仗仍當自己可比擬秦皇漢武。而商秀珣則不知自己的美麗。牧場中的人
當然只能暗自裡對她評頭品足,卻不敢宣之於口。
    商秀珣有點羞澀的求教道:「我美在什麼地方呢?」
    寇仲歎道:「你的美麗是十全十美的。我和小陵最愛看你吃東西時的嬌姿妙態,無
論輕輕一咬,又或狠狠大嚼,都是那麼使人心神皆醉。」
    商秀珣轉過嬌軀,歡喜地道:「你說得真好聽,就像你弄的酥餅那麼好吃。」寇仲
仍是首次見到她這種神態,看得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商秀珣忽又回復平時的冷漠,淡淡道:「尚有個許時辰便可抵達竟陵,假若敵人以
鐵索把河道封鎖,我們怎辦才好呢?」
    寇仲第一趟感受到商秀珣對他的信任和倚賴;更覺察到兩人的距離拉近了許多。心
中禁不住湧起異樣的感受。
    若論艷色,商秀珣絕無疑問可勝過李秀寧一籌,但為何總不能像李秀寧般可觸動他
的心弦。
    無可否認這美人兒場主對他有龐大的吸引力。卻未強大至能使他不顧一切的投進去,
把什麼都忘掉了的去追求她,得到她。
    他會以一種權衡利害的熊度,來調整自己與她的距離,不希望因她而破壞了他與宋
玉致間的微妙關係。
    商秀珣有點不耐煩的道:「你在想什麼呢?」
    寇仲掠醒過來,迎上她如花玉容和期待的眼神,豪氣陡生道:「若我寇仲出來爭霸
天下,場主可否賣戰馬裝備給我呢?」
    商秀珣想也不想地皺眉道:「人家當然要幫你!但你這麼窮困,何來銀兩和我買馬
兒?即使我是場主,亦要恪守祖宗家法,不能做賠本生意,更不能捲入江湖的紛爭去。」
    寇仲正容道:「那美人兒場主可否暫停所有買賣,並給我三個月的時間,我便可攜
帶足夠的金子來見你了。」
    商秀珣沒好氣道:「你和我有命離開竟陵再說吧!」
    寇仲見她沒有斷然拒絕,心中大喜。
    這時商秀珣別過頭去,在甲板處找到正和駱方、梁治說話的徐子陵高挺瀟灑的背影,
芳心竟生出些微做了錯事的感覺。

                  ※               ※                 ※

    風帆不斷加速,往下游衝去。
    綿綿雨絲中,兩艘戰船在前方水道並列排開,守在一條橫過河面的攔江鐵索之後。
    把舵者已換了徐子陵,寇仲則傲立船首,頗有不可一世的霸主氣概。
    商秀珣一眾人等,散立在他身後的甲板上,人人手提大弓勁箭,簇頭都包紮了油布,
隨時可探進布在四方的火爐中,燃點後即成火箭。
    商秀珣離寇仲最近,道:「你真有把握嗎?」
    寇仲正瞧著敵船上因他們突然來臨而慌忙應變和移動的敵人,聞言回頭露出一個充
滿強大信心的笑容,拍拍背上的井中月道:「別忘了這是通靈的神刀,這一著包保沒人
想到,就算親眼目睹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頓了頓又哈哈笑道:「你看他們現在連風帆都未及升起,我們眼下便衝破封鎖,直
抵竟陵,讓他們連尾巴都摸不著,那才有趣。」
    梁治擔心地道:「若你斬不斷鐵索又如何呢?」
    寇仲搖頭道:「不會的!我定可斬斷鐵索。」
    這時離攔江鐵索只有七丈許,是眨眼即至的距離,二十多丈外兩艘敵船上的情況已
清晰可見。
    兩艦上的江淮軍全進入戰鬥的位置,勁箭石機,全部蓄勢待發。
    但這均非眾人心繫之處。
    看著那條粗若兒臂的鐵索,眾人都是頭皮發麻,想像著寇仲失手後,船兒撞上鐵索
的可怕後果。
    只有寇仲冷靜如常,似乎一點都想不到會有失手的可能性。
    四丈、三丈……
    寇仲衣衫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一股無形的渦漩氣勁,繞著他翻騰滾動。
    立在望台處把舵的徐子陵雙目神光閃閃,凝視有若天神下凡傲立船首的寇仲,心中
亦湧起滔天豪情。
    這鐵索或者正代表寇仲爭霸天下的過程中至關重要的一步。
    只要能衝破封鎖,駛抵竟陵,必能大振城內軍民之心,激勵士氣。
    他更隱隱覺得寇仲若能完成此一壯舉,將可把飛馬牧場在場上下人等爭取過來,支
持寇仲爭霸天下的大計。
    此一刀只可成不可失。
    不但可顯示出他驚人的實力,至重要是申明了他對自己準確無誤的判斷。
    敵艦開始升帆。
    三丈!
    寇仲狂喝一聲,沖天而起,朝鐵索撲去。
    這出人意表的一著,連敵人都被震懾,人人瞪目靜觀,忘了發石投箭。
    商秀珣猛咬銀牙,嬌叱道:「點火!」
    寇仲橫過虛空,背上井中月離鞘而出,化作厲芒,往下方鐵索狂劈而下。
    在這一刻,寇仲像完全變了與平時不同的兩個人。
    「噹!」
    在敵我雙方引頸以望下,井中月化成的黃芒像一道閃電般打在鐵索上。
    粗如兒臂的鐵索似乎全不受刀劈影響的當兒,倏地中分斷開,墮入江水去。
    商秀珣嬌叱道:「放箭!」
    火箭沖天而起,照亮了河道,分往兩艘敵艦灑去。
    飛馬牧場人人士氣大振,充滿信心鬥志。
    船兒疾若奔馬的衝過剛才鐵索攔江處,往下游衝去。
    到火箭臨身,敵人才如夢初醒,吶喊還擊。
    寇仲在空中一個翻騰,穩如泰山的落回剛才所立船頭的原位處,一副睥睨天下的氣
概。
    刀回鞘內。
    恰好此時兩塊巨石橫空投來。
    寇仲哈哈一笑,豹子般竄起,乘著餘威硬以拳頭迎上巨石。
    「砰!砰!」
    石頭頓成碎粉,散落河面。
    寇仲亦被反震之力,撞得跌回甲板上,剛好倒在商秀珣芳立足之旁。
    商秀珣見他拳頭全是鮮血,駭然道:「你沒事吧?」
    寇仲再爬不起來,全身虛脫的樣子,仍大笑道:「痛快!痛快!」
    「轟!」
    船身劇震。
    眾人阻截不及下,一塊巨石擊中左舵甲板,登時木屑橫飛,甲板斷裂。
    船兒側了一側,又再回復平衡。
    徐子陵大喝道:「諸位兄弟,我們過關了!」
    眾人齊聲歡呼。
    回頭瞧去,只見兩艘敵艦起了數處火頭,不要說追來,連自己都顧不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