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卷)
第十一章 重賞之下

    翌日正午時分,船抵竟陵之前另一大城漢南,近碼頭處泊滿船隻,卻是只見有船折
返,卻沒有船往竟陵的方向駛去。
    船家去了打聽消息,卻是眾說紛紜。
    有人說有強盜封河劫船,有人說竟陵城給江淮軍破了,甚至謂有水鬼在河道中鑿船,
總之人心惶惶,誰都不敢往前頭開去。
    這船家當然不會例外,無論許揚等如何利誘,總不肯冒此風險。
    最後船家道:「不若我把這條船賣了給你們,讓你們自行到竟陵去吧!」
    許揚等面面相覷,皆因無人懂得操舟之技。
    寇仲這時「挺身而出」,拍胸表示一切包在他身上。
    交易遂以重金完成。
    船家等攜金歡天喜地走後,寇仲道:「我們的行李物資,全留在襄陽,現在既到漢
南,不若先入城購備一切,最好能買十來把強弓,千來枝勁箭,有起事來,便不致處於
捱打的局面了。」
    又道:「還有就是火油、油布等物。水戰我最是在行,以火攻為上,故不可不備。」
    男裝打扮的商秀珣懷疑地道:「你真的在行嗎?」
    寇仲得意洋洋道:「你難道未聽過我大破海沙幫的威猛戰績嗎?若在水戰上沒有一
點斤兩,怎能大破海沙幫呢?」
    梁治虛心下問道:「那究竟還要買些什麼東西呢?」
    寇仲見徐子陵在一旁偷笑,喝了他一聲「有何好笑?」才逐一吩咐各人須買的東西。
    陳言、駱方等洗耳恭聽罷,一哄而去,各自依命入城購物去了。
    寇仲見閒著無事,提議先到碼頭旁的酒家吃一頓。
    梁治搖頭道:「現在時世不好,這艘船又是得來不易,你們去吧!我負責看守此船。」
商鵬和商鶴亦不肯上岸。
    商秀珣見到寇仲期待的眼色,心中一軟道:「好吧!」
    徐子陵待要說想回房歇歇,卻給寇仲一把扯著去了。

                  ※               ※                 ※

    商秀珣步入酒樓,立即眉頭大皺。
    原來裡面擠滿了三教九流各式人物,把三十多張台子全坐滿了。
    商秀珣掉頭便走。
    寇仲扯著她衣袖道:「場主放心,屬下自有妥善安排。」
    商秀珣甩開他的手道:「要我和這些人擠坐一桌,怎都不成。要擠你們去擠個夠吧!」
    寇仲笑嘻嘻道:「我都說你可以放心的了。場主的脾性我們自是清楚,先給我幾兩
銀吧!我立即變個雅座出來給你看看。」
    商秀珣沒好氣道:「你自己沒有錢嗎?」
    寇仲嬉皮笑臉道:「算是有一點點,但怎比得上場主的富甲天下呢?」
    商秀珣苦忍著英,抓了三兩銀出來放到他攤開的大掌上。
    寇仲取錢後昂然去了。
    商秀珣移到負手一旁的徐子陵處,輕柔地道:「我還未有機會謝你呢!」
    徐子陵知她指的是那晚並肩作戰的事,微笑道:「那是一段難忘的回憶,該我謝你
才對。」
    商秀珣「噗哧」嬌笑道:「你和寇仲根本是截然不同的兩類人,真不明白你們怎會
混在一起的。他可把小事都誇成大事來說,你卻愛把大事說成微不足道的小事。」
    徐子陵道:「平時他會是你說的那種德性,但遇上真正的大事時卻絕不胡鬧,或者
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另一面吧!」
    商秀珣忽地俏臉微紅,低聲道:「我忽然感到很開心,你想知道原因嗎?」
    徐子陵心中升起異樣的感覺,訝道:「場主究竟為了什麼事開懷呢?」
    商秀珣嬌俏地聳肩洒然道:「根本沒有任何原因。自我當了場主後,還是首次不為
什麼特別開心的事而開心,這情況在小時才有過,想不到今天卻能重溫兒時的感覺。」
    徐子陵點頭道:「場主這番話實在發人深省,嘿!那小子成功了!」
    在重賞之下,被收買了的夥計特別為他們在靠窗處加開一張小台子,既不虞有人來
搭坐,又可飽覽漢水碼頭的景色。
    點了菜後,夥計打躬應喏的去了。
    商秀珣滿意地道:「你倒有點門道,不過三兩銀子買來一張空台,卻是昂貴了點。」
    寇仲微笑道:「只是一兩銀子。」
    商秀珣愕然道:「那另外的二兩銀呢?」
    寇仲想也不想,答道:「留待一會用來結賬吧!你現在扮得像個身嬌肉貴,臉白無
須的貴介公子,這類付賬粗活自該由我們這些隨從來做。看!又有好那道兒的盯著你垂
涎欲滴了。」
    商秀珣整塊俏臉燒了起來,狠狠道:「你真是狗口長不出象牙來,可否說話正經和
斯文一點。」
    徐子陵失笑道:「場主中計了。他是故意說這些話來分你心神,使你不會迫他把中
飽私囊的銀兩嘔出來,剛叫的酒菜何須二兩銀子那麼多呢?」
    商秀珣欣然道:「真好!小陵在幫我哩!」
    轉向寇仲攤大手掌嬌嗔道:「拿回來!」
    寇仲一把拿著她嬌貴的玉掌,低頭研究道:「掌起三峰,名利俱全!」
    商秀珣赧然縮手,大嗔道:「你怎可如此無禮的。」
    寇仲嚷道:「不公平啊!剛才場主讓小陵拉著手兒談心,現在我們看看掌相都不行
嗎?」
    商秀珣大窘道:「人家那有啊!」眼角掃處,見徐子陵啞然失笑,醒悟過來,跺足
道:「休想我再中你的奸計,快把侵吞的銀兩吐出來。」
    言罷自己卻掩嘴笑個不停,惹得更多人朝她這俏秀無倫的公子哥兒瞧來。
    寇仲虎目寒芒亮起,掃視全場,嚇得那些人忙又收回目光。
    商秀珣笑得喘著氣道:「若你寇大爺急需銀兩,十錠八錠金子我絕不吝嗇,何須偷
扼拐騙的去謀取區區二兩銀呢?」
    寇仲吁了一口氣,伸個懶腰微笑道:「攤大手掌討錢的男人最沒出息,用心用力賺
回來的才最有種。」
    徐子陵聽得心中一動。
    這兩句話最能總括寇仲爭霸天下的心境,垂手可得的他是不屑為之,愈艱難愈有挑
戰性的事他卻愈是興致勃勃,否則當年他已接受了杜伏威令人難以拒絕的提議了。
    商秀珣顯是心情大佳,再不和寇仲計較,這時夥計端上飯菜,兩人伏案大嚼,她卻
瀏目窗外,瞧著從漢水邊折返的船隻道:「誰能告訴我竟陵發生了什麼事呢?」
    寇仲嘴中塞滿食物,卻仍含糊不清的道:「一錠金子!」
    商秀珣失聲道:「什麼?剛才那二兩銀我還未和你計算,現在又想做沒有出息的討
錢鬼嗎?」
    寇仲一本正經的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你要消息,人家要金子,好公平啊!」
    商秀珣見他怪模怪樣的,忍唆不住下橫了他一眼,掏出一錠金子來,嘴上惡兮兮的
道:「你倒說得輕鬆,一兩銀買張空台,一錠金買個鬼消息,還不知想賺金子的人是否
胡說八道。」
    寇仲吞下食物,舒服地長歎道:「錢是用來花的,不花的銀兩只是廢物。這是一個
以錢易物的社會,假設用得其所,不但能使你舒服地享用一切,生活得多姿多采,還可
為你賺得到名利和權勢,甚至皇帝小兒的寶座。」
    商秀珣動容道:「原來你想學人爭做皇帝,不過你現在花的都是我的錢哩!」徐子
陵旁觀者清,見寇仲施展渾身解數,逗得商秀珣樂不可支,大大減少了與兩人間的距離,
正是他爭取這美女異日支持他的手段。
    寇仲忽然出人意表地長身而起,高舉金子,大喝道:「誰能告訴我竟陵究竟發生了
什麼事,這錠金子就是他的了。」
    他的聲音含勁說出,立即把囂嘩吵鬧得像墟巿的所有聲音壓下去。
    人人目光射來,當見到他舉在半空那黃澄澄的金子後,七成的人都嚷著「知道」,
且轟然起立,場面哄動。
    「錚!」
    寇仲拔出井中月,輕輕一揮,寶刀閃電般沖天而起,刀鋒深嵌入橫樑處。
    刀子露在梁外的部分仍在顫震不休時,寇仲大喝道:「我就是割掉任少名鳥頭的寇
仲,若有人敢以胡言亂語來騙我,又或說的是人人都知道的消息,我就踢爆他娘的卵蛋。」
    這幾句話後,登時所有人都坐了回去,再不哼聲,就在此時,一個書生打扮的中年
漢才油然站了起來,說不盡從容自若。
    寇仲喝道:「你們繼續吃飯,大爺不歡喜給人望著的!」
    眾座客噤若寒蟬,各自埋首飯桌,談笑的聲音也大大降低了。
    寇仲指著那中年儒生道:「你過來!」
    接著大馬金刀的坐下,向笑得花枝亂顫的商秀珣道:「有趣吧!這就是金子配合刀
子的威力了。」
    商秀珣白了他嬌媚的一眼,低罵道:「滿身銅臭的死惡霸。」
    芳心同時升起異樣的感覺。
    一向以來,她在飛馬牧場都是高高在上,不要說會被人作弄或逗玩,連想吐句心事
話的都找不到。偏是跟前這小子,每能逗得自己心花怒放,兼又羞嗔難分。
    這確是新鮮動人的感覺。
    禁不住瞥了徐子陵一眼,他正露出深思的神色,又是另一番扣動她心弦的滋味。
    中年儒生來到台旁,夥計慌忙為他加設椅子,還寇爺前寇爺後的惟恐侍候不周。
    夥計退下後,寇仲將金子放在儒生跟前,淡淡一笑道:「先聽聽你憑什麼資格來賺
這金子。」
    儒生微笑道:「在下虛行之,乃竟陵人士,原於獨霸山莊右先鋒方道原下任職文書,
今早才乘船來此,請問寇爺,這資格還可以嗎?」
    這人說話雍容淡定,不卑不亢,三人都不由對他重新打量。
    虛行之大約是三十許歲的年紀,雙目藏神不露,顯是精通武功,還有相當的功底,
長得眼正鼻直,還蓄著五綹長鬚,配合他的眉清目秀,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氣度。
    寇仲點頭道:「資格全無問題,請說下去吧!」
    虛行之仰首望往橫樑的井中月,油然道:「用兵之要,軍情為先。寇爺可否多添一
錠金子?」
    寇仲和徐子陵愕然相望時,商秀珣再掏出一錠金子,重重放在他身前台上,冷哼道:
「若你說的不值兩錠金子,我就割了你一隻耳朵。」
    虛行之哈哈一笑,把兩錠金子納入懷內,夷然不懼道:「諸位放心,這兩錠金子我
是賺定的了。」
    寇仲有點不耐煩的道:「還不快說!」
    虛行之仍是好整以暇,徐徐道:「竟陵現在是外憂內患,外則有江淮軍枕重兵於城
外,截斷水陸交通;內則有傾城妖女,弄致兄弟鬩牆,互相殘殺。」
    寇仲等立時色變,同時亦感到兩錠金子花得物有所值。
    徐子陵沉聲道:「那妖女是否叫婠婠?」
    今次輪到虛行之訝道:「這位是徐爺吧!怎會知道婠婠此女呢?」
    商秀珣道:「這些事容後再說,你給我詳細報上竟陵的事,一點都莫要遺漏。」
    虛行之道:「若在下猜得不錯,小姐當是飛馬牧場場主商秀珣,才會這麼關心竟陵,
出手更是如此闊綽。」
    三人再次動容,感到這個虛行之絕不簡單。當然商秀珣頤指氣使的態度亦洩漏出她
是慣於發號施令的身份,只是虛行之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
    寇仲道:「竟陵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又為何你竟知婠婠是妖女?因為表面看她卻是
個仙子呢。」
    虛行之苦笑道:「打從她裝睡不醒時,我已提醒方爺說此女來歷奇怪,不合情理,
可是方爺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只沉迷於她的美色。」
    徐子陵奇道:「方道原難道不知婠婠是方莊主的人嗎?」
    虛行之歎道:「這正是我要提醒方爺的原因。妖女和方爺間發生過什麼事誰都不清
楚,但結果方爺卻被方澤滔所殺。幸好我知大禍難免,早有準備,才能及時隻身逃離竟
陵。現在方澤滔手下再無可用之將,兼且軍心動搖。若我是商場主,現在最上之策是立
時折返牧場,整軍備戰,同時聯繫各方勢力,以抗江淮軍的入侵。」三人聽得你眼望我
眼,想不到竟陵勢劣至此。
    原本穩如鐵桶的堅城,卻給婠婠弄得一塌糊塗,危如累卵。
    寇仲道:「杜伏威那邊的情況又如何?」
    虛行之答道:「杜伏威親率七萬大軍,把竟陵重重圍困,卻偏開放了東南官道,以
動搖竟陵軍民之心,粉碎其死守之志,確是高明。竟陵現在大勢已去,城破只是早晚間
事。」
    商秀珣冷冷道:「金子是你的了。」
    虛行之知她在下逐客令,正要起身離開,寇仲虎目射出銳利的寒芒,微笑道:「虛
先生今後有何打算?」
    虛行之苦笑道:「我本想到廣東避難,但又有點心有不甘,目前仍未作得決定。」
    寇仲試探道:「像先生這等人材,各路義軍又正值用人之時,先生何不四處碰碰運
氣?」
    虛行之歎道:「若論聲勢,現今當以李密為最;但以長遠計,則該以李閥憑關中之
險最有利。可是我卻不歡喜李密的反骨失義,又不喜高門大族的一貫官派作風。其它的
不說也罷。」
    商秀珣訝道:「李淵次子李世民雄才大略,更喜廣交天下英豪,任人惟才,一洗門
閥頹風,為何竟得先生如此劣評。」
    虛行之道:「李閥若能由李世民當家,一統可期。問題是李淵怯懦糊塗,竟捨李世
民而立長子建成為儲君。李建成此人武功雖高,人卻剛愎自用,多疑善妒,罷了,看來
我還是找處清靜之地,作個看熱鬧的旁觀者好了!」
    寇仲眼睛更亮了,哈哈一笑道:「先生生於此世,若不轟轟烈烈的創一番事業,豈
非有負胸中之學。若換了是我,與其屈志一生,不若由無到有的興創新局,縱使馬革裡
屍,也勝過鬱鬱悶悶的逐月逐年的捱下去。」
    虛行之愕然道:「原來寇爺胸懷壯志,但天下大勢已成,還有何可為呢?」
    寇仲笑道:「其中妙處,容後再談,假若我寇仲命不該絕於竟陵,就和先主在洛陽
再見。」
    虛行之色變道:「你們仍要到竟陵去嗎?」
    商秀珣正容道:「畏難而退,豈是我等所為。」
    虛行之沉吟片晌,又仔細打量了寇仲好一會後,斷然道:「就憑寇徐兩位大爺剌殺
任少名的膽識,我就在洛陽等兩位三個月的時間。」
    當下約好相會的暗記,才欣然道別。
    取回樑上的井中月後、寇仲等匆匆趕回船上,得到所有人相繼歸後立即啟碇開航,
望竟陵放流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