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卷)
第十章 奇招挫敵

    跋鋒寒尚未有機會說話,傅君瑜的聲音在登樓處響起道:「為什麼人人都靜了下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她的出現就像忽來忽去的幽靈鬼魅,樓上雖不乏會家子,卻沒人聽到踏上樓梯應發
出足音。
    事到臨頭,寇仲和徐子陵反抱著兵來將擋,隨機應變的夷然態度。
    跋鋒寒長身而起,笑道:「君瑜終於來了,我等你足有五天哩!」
    傅君瑜一邊行來,目光一邊巡視全場。
    這高麗美女內穿絳紅武士服,外蓋紫紅披風,襯得肌膚勝雪,艷光四射,奪去了花
翎子不少風光。
    不過若商秀珣肯以真面目示人,即使傅君瑜這麼出眾的美女,亦要略遜顏色。傅君
瑜的目光首先落在花翎子處,接著移往長叔謀,訝道:「竟是鐵勒的長叔謀。」
    長叔謀起立施禮道:「原來是弈劍大師傅老的高足君瑜小姐,長叔謀這廂有禮了。」
    長叔謀這麼站起來,擋著了傅君瑜即要射向寇仲和徐子陵的視線。
    跋鋒寒趁機對寇徐兩人作了個無奈的攤手姿勢,配合他臉上的苦笑,清楚表示出
「我早驚告了你們,你們卻偏不知機早走早著,現在可不能怪我。」的訊息。
    傅君瑜止步回禮道:「原來是『白衣金盾』長叔謀兄,君瑜失敬。」
    兩人這般客氣有禮,更教旁觀者對其中錯綜複雜的關係摸不著頭腦。
    傅君瑜禮罷朝恭立迎迓的跋鋒寒走去,眼角到處,驀然見到徐子陵和寇仲兩人,一
震停下。
    兩人忙離座而起,齊聲叫道:「瑜姨你好,小侄兒向你請安!」
    除跋鋒寒仍是一臉苦笑外,其它人更是愣然不解。
    傅君瑜鳳目射出森寒的殺機,冷然道:「誰是你們的瑜姨,看劍!」
    「錚!」
    寶劍出鞘。
    此時傅君瑜離最接近她的徐子陵只丈許距離,寶劍一振,立時化作十多道劍影。
    就在劍勢欲吐未吐時,徐子陵冷喝一聲,跨前半步,竟一掌切在兩人間的空處。
    這麼簡單的一記劈切掌法,令目睹過程的每一個人,都生出一種非常怪異但又完美
無瑕的感覺。
    首先,徐子陵使人感到這一劈聚集了整個人的力量,但偏又似輕飄無力,矛盾得無
法解釋。
    其次,眾人明明白白看到他動作由開始到結束的每一個細節,可是仍感到整個過程
渾然天生,既無始又無終,就像蒼穹上星宿的運行,從來沒有開頭,更沒有結尾,似若
鳥跡魚落,天馬行空,勾留無痕。
    第三就是當他一掌切在空處時,傅君瑜迫人而來的劍氣像是一下子給他這一掌吸個
乾淨,剩下的只餘虛泛的劍影,再不能構成任何殺傷力。
    大行家如跋鋒寒、長叔謀、商秀珣之輩,更清楚看出徐子陵這一步封死了傅君瑜劍
法最強的進攻路線,時間位置拿捏得天衣無縫。
    旁觀者無不動容。
    傅君瑜悶哼一聲,一時竟無法變化劍勢,還要收劍往後退了半步,俏臉血色盡退,
駭然道:「弈劍之術?」
    眾人更是瞠目結舌。
    要知奕劍之術乃高麗奕劍大師傅采林縱橫中外的絕技,身為傅采林嫡傳弟子的傅君
瑜自然是箇中高手。所以這句話若換了是徐子陵向傅君瑜說的,人人只會覺得理所當然,
現在卻是掉轉過來,怎不教旁人大惑難解。
    徐子陵傲然卓立,低垂雙手,微微一笑,說不盡的儒雅風流,孤傲不群,恭敬地道:
「還得請瑜姨指點。」
    傅君瑜美眸殺機更盛。
    寇仲心知要糟,人急智生,忽地大喝一聲:「長叔謀看刀!」
    井中月離鞘而出,劃向站在桌旁的長叔謀。
    黃芒打閃,刀氣漫空。
    商秀珣「啊」的一聲叫起來,想不到此刀到了寇仲手上,竟能生出如此異芒。長叔
謀那想到寇仲會忽然發難,最要命是對方隨刀帶起一股螺旋的刀勁,使他除了由台底或
台面退避外,再無他途。
    不過這時已無暇研究為何寇仲會功力突飛猛進,又能發出這種聞所未聞比之宇文閥
之冰玄勁更為古怪的氣勁。
    冷喝一聲。
    雙盾來到手中,沉腰坐馬,在剎那間凝聚起全身功力,右盾先行,左盾押後,迎往
寇仲這有若神來之筆,妙著天成的一刀。
    同桌的庚哥呼兒、花翎子和其它七個鐵勒高手,全被寇仲的刀氣籠罩其中,他們的
應變能力均遜於長叔謀,倉卒下自然只有離桌暫避。
    一時椅翻人閃,雞飛狗走。
    這一刀果如寇仲所料,同時震懾了傅君瑜,使她知道若沒有跋鋒寒之助,根本無法
獨力對付兩人,那自然不會魯莽出手。
    跋鋒寒的眼睛亮了起來,剛才徐子陵的一掌固是千古妙著。但純是守式,不但不會
惹起人爭勝之心,還隱隱有使人氣焰平靜下來之效,頗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感覺。
    但寇仲這一刀全是進手強攻的招數,激昂排蕩,不可一世,似若不見血絕不會收回
來的樣子。登時使這矢志要攀登武道頂峰的高手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
    「噹!」
    寇仲的井中月劈在長叔謀的右盾上。
    一股如山洪暴發的螺旋勁氣,像千重渦漩翻滾的暗浪般一下子全注進鐵盾內。長叔
謀身子再沉,使出曲傲真傳的「凝真九變」奇功,把體內先天真氣在彈指間的時間變化
了九次,堪堪擋架了寇仲侵來的螺旋異勁,也阻止了寇仲的真氣要將盾子沖得成風車亂
轉般的情況。
    若換了是他以前的金盾,由於綱質特異,至剛中含有至柔,這次交鋒必以不分勝負
作罷。
    可是此盾日前才打製成器,鋼粹更遠不符長叔謀的理想,只是臨時的代替品,便是
另一回事了。
    場中只有他和寇仲兩人明白,就在刀盾交擊的一刻,盾子忽然成了兩人真勁角力的
所在。
    寇仲的勁力是要把盾子旋飛;而長叔謀卻是要把盾子扭往不同方向,好抵消敵人狂
猛的旋力。
    兩股真勁交扯下,鐵盾立時四分五裂。
    「噹!」
    長叔謀左手盾迎了上來,擋開了寇仲的井中月。
    寇仲收刀回鞘,哈哈笑道:「再碎一個,打鐵鋪又有生意了,嘻!」
    庚哥呼兒等和另一桌的鐵勒高手全怒立而起,人人掣出兵器。
    商秀珣一聲令下,飛馬牧場全體人亦離桌亮出武器,大戰一觸即發。
    附近七、八抬的客人見寇仲刀法厲害至此,均恐殃及池魚,紛紛退避到遠處,騰空
了靠窗這邊的十多張台子。
    長叔謀伸手阻止己方之人出手,瞧著右手餘下來的鐵盾挽手,隨手拋掉,啞然失笑
道:「寇仲你懂否江湖規矩,這樣忽然出手偷襲,算那一門子的好漢?」
    寇仲大訝道:「當日我和方莊主閒聊時,長叔兄不也是忽然從天而降,出手偷襲嗎?
那長叔兄算是那門子的好漢,我就是那門子的好漢了。」
    商秀珣明知此時不應該笑,仍忍不住「噗嚇」嬌笑,登時大大沖淡了劍拔弩張的緊
張氣氛。
    寇仲朝商秀珣抱拳道:「多謝場主捧場。」
    商秀珣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配著那二撇鬍子,實在不倫不類之極。
    長叔謀顯是語塞,仰首連說了三聲「好」後,雙目凶光一閃,冷然道:「未知在下
與跋兄那一戰可否暫且押後呢?」
    這麼一說,眾人都知他出手在即,故須澄清跋鋒寒的立場。
    跟前形勢明顯,只要跋鋒寒和傅君瑜站在那一方,那一方就可穩操勝券。
    寇仲向徐子陵打了個眼色,暗示若跋鋒寒不識相的話,就先聯手把他宰掉,此事雖
非輕易,卻不能不試。
    跋鋒寒眼中閃過複雜的神色,最後朝傅君瑜瞧去。
    傅君瑜則神情木然,好一會才道:「長叔兄無論如何解說,總是輸了半招,依江湖
規矩,長叔兄與這兩人的恩怨亦好該押後。」
    見寇仲和徐子陵朝她瞧來,怒道:「我並非偏幫你們,只是不想你們死在別人手上
罷了!還不給我……」
    寇仲怕她把「滾」字說了出來,那時才「滾」就太沒威風,大聲截斷她道:「瑜姨
請保重,我兩兄弟對娘的孝心,蒼天可作見證。」
    接著向梁治打了個眼色。
    梁治會意過來,向商秀珣躬身道:「此地不宜久留,場主請上路。」
    「啪!」
    商秀珣把兩錠金子擲在台上,冷冷道:「今天由我飛馬牧場請客!」
    說罷就在兩堆鐵勒高手間悠然步過,商鵬、梁治等眾人相繼跟隨,在長叔謀等人的
凶光注視下揚長去了。

                  ※               ※                 ※

    離開家鄉樓,只見街上滿佈鐵勒戰士和襄陽城的人,幸好長叔謀權衡利害下,終沒
有下達動手的命令。但敵人當然不肯就此罷休。
    商秀珣下令放棄留在客棧的馬匹行李,立即攀城離開。
    一路上商秀珣都對徐子陵和寇仲不瞅不睬,但也沒有趕走他們的意思。
    其它人見商秀珣態度如此,連一向與他們頗有交情的駱方都不敢和他們說話了。
    許揚早已重金租下一艘貨船,這時再加三錠金子,命船家立即啟航。
    到船離碼頭,望江而下,眾人才鬆一口氣,頗有逃出生天之感。
    這艘船倒寬敞結實,還有七、八間供人住宿的艙房,在頗為尷尬的氣氛下,許揚分
了尾艙的房子給寇徐兩人,又低聲道:「場主在發你們的脾氣,你兩個最好想點辦法,
唉!想不到以二執事的精明,都看走了眼。」搖頭長歎後,友善的拍拍兩人肩頭,逕自
到船尾吞雲吐霧去了。
    寇仲低聲對徐子陵道:「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去起起那船家和三個船夫的底子。」
    寇仲去了找船家說話後,駱方見商秀珣、梁治、商鵬、商鶴等亦全到了艙內,便來
到徐子陵旁道:「你們兩個誰是那疤面大俠?」
    徐子陵正倚欄欣貨月夜下的兩岸景色,迎著拂來的晚風笑道:「疤面是真的,大俠
卻是假的,大家一場兄弟,多餘話不用說了。」
    駱方感激地道:「我的小命可是拜徐兄所救。嘿!你的功夫真厲害,你真懂弈劍術
嗎?為何那麼一掌劈空,都可以迫得那個婆娘後退呢?」
    徐子陵解釋道:「道理其實很簡單,無論任何招式,都有用老了的時刻,只要能捏
準時間,先一步封死對方攻擊和運勁的路線,在某一點加以攔截破壞,對方便難以衍生
變化,成了縛手縛腳。若再勉力強攻,便等若以己之短,迎敵之強了。」駱方咋舌道:
「這道理是知易行難,像那高麗女的劍法有若千變萬化,看都看不清楚,而就算可看得
清楚,亦難攖其凌厲的劍氣。故我縱知得道理也沒有用。」
    徐子陵安慰他道:「知道總比不知道的好。只要循著這目標苦練眼力和功力,終有
一天會成功的。」
    駱方似是有悟於心時,寇仲回來了,欣然道:「該沒有什麼問題,艙尾原來有個小
穢苤A我們乃糕點師傅,自該弄點花樣讓場主開心的。」
    徐子陵明白過來,道:「那來弄糕點的材料的呢?」
    寇仲湊到他耳旁道:「船家有幾個吃剩的蓮香餅,你明白啦!只要沒有毒就行了。」

                  ※               ※                 ※

    「咯!咯!咯!」
    商秀珣的聲音傅出道:「誰?」
    寇仲道:「小仲和小陵送點心來了。」
    商秀珣淡淡應道:「我不餓!不要來煩我!」
    寇仲向徐子陵作了個「有希望」的表情,陪笑道:「場主剛才只吃了一小點東西,
不若讓我把糕餅端進來放好,場主何時想吃,便有上等糕餅可供應景了!」
    「u嗦!」
    商秀珣拉開木門,露出天仙般的玉容,冷冷打量了兩人一會後,轉身便走。
    兩人推門入房時,商秀珣背著他們立在窗前,雖仍是一身男裝,烏黑閃亮的秀髮卻
像一疋精緻的錦緞般垂在香背後,充盈著女性最動人的美態。
    寇仲把那幾個見不得人的蓮香餅放在簡陋的小木桌上,極為神氣的一屁股坐下來,
還招呼徐子陵坐下。
    商秀珣輕輕道:「為何還不走?」
    徐子陵把門掩上,苦笑道:「我們確不是有心瞞騙場主,而是……」
    商秀珣截斷他道:「那晚殺毛燥的是誰?」
    寇仲虎目亮了起來,恭敬答道:「場主明鑒,那個人是小陵。」
    商秀珣緩緩轉過嬌軀,跺足嗔道:「真沒理由的!我明明試過,卻測不出你們體內
的真氣。」
    寇仲大喜道:「場主回復正常了。事實上我們用的方法極之簡單,只須把真氣藏在
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竅穴內便成。」
    商秀珣倚窗皺眉道:「真氣是循環不休,不斷來往於奇經八脈之間,如何可聚存於
某一竅穴呢?」
    寇仲抓頭道:「原是這樣的嗎?但我們確可辦到,婠婠妖女就更是高明。」
    商秀珣問道:「誰是婠婠。」
    徐子陵道:「這正是我們必須與場主詳談的原因,因此事至關重要,甚至牽涉到竟
陵的存亡。」
    商秀珣緩緩來到桌旁,坐入徐子陵為她拉開的椅子裡,肅容道:「說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