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卷)
第八章 溪邊夜話

    商秀珣有如天上下凡的女神,在夜風中衣袂飄飛,負手傲立,淡然道:「你們今晚
弄的團油飯有極高的水準,令人滿意。」
    寇仲和徐子陵連忙謙謝。
    這美女瞧往天上的星空,語調轉冷道:「老傢伙是否死了?」
    徐子陵黯然點頭。
    商秀珣別過身去,背對他們,像是不願被兩人看到她的表情,好一會才道:「你兩
個陪我走走!」
    兩人大奇,以此女一向的崖岸自高,孤芳獨賞,這邀請實在太過不合情理。只好滿
肚狐疑的隨在她身後。
    商秀珣在原野緩緩而行,星光月映下,她的秀髮閃閃生輝,優雅的背影帶著超凡脫
俗和難以言表的神秘美。
    好一會商秀珣都沒有說話。
    到了小溪邊一堆沿溪散佈的大石處,她停了下來,輕歎道:「坐吧!」
    寇仲忙道:「我們站著成了。」
    商秀珣自己揀了一塊大石寫意地坐下來,再道:「坐吧!」
    兩人見她坐下,那還客氣,各選一塊平滑的石坐好。
    柳宗道等說話的聲音在遠處隱約傳來。
    商秀珣輕輕道:「你們是否覺得我很橫蠻呢?睡著了也要把你們弄醒來見我。」
    寇仲苦笑道:「你是我們的大老闆,我們自然要聽你的命令做人了。」
    商秀珣「噗嚇」嬌笑,入神的想了好半晌,微笑道:「這正是我愛和你兩個小子說
話的原因,因為你們只當我是個老闆,而不像其它人般視我為至高無上的場主。最妙是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事瞞我騙我,而我偏沒法抓到你們的痛腳。」
    兩人大感尷尬。
    徐子陵道:「場主認為我們在什麼事情上有瞞騙之嫌?」
    商秀珣嬌媚的搖了搖螓首,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一轉,望往夜空,柔聲道:「我也
不大知道。但總感到你們兩人很不簡單。娘常說魯妙子聰明絕頂,生性孤傲,從來看不
起人,所以一直沒有傳人。唉!人的性格是不會改變的,他為何這麼看得起你們呢?」
    寇仲聳肩道:「此事恐怕要他復活過來才知道了!」
    商秀珣淡然道:「又是死無對證!他究竟傳了你們什麼東西?起程前我曾到他的小
樓走了一趟,這可恨的老傢伙什麼都沒留下來!」
    徐子陵沉聲道:「魯先生的巧器都成了陪葬品,與他長埋地下。」
    商秀珣美目深注的朝他瞧來,淡淡道:「他沒有東西留給你們嗎?」
    寇仲道:「只有幾本記錄他平生之學的筆記,場主要過目嗎?」
    商秀珣搖頭道:「我不要碰他的東西。」
    兩人放下心來,暗忖這就最好了。
    商秀珣忽然道:「騙人!」
    兩人嚇了一跳,心想若她要搜身,只好立即翻臉走人。
    商秀珣嘴角逸出一絲笑意,掃視了他們幾遍,平靜地道:「這是不合情理的。老家
伙發明的東西均為江湖上千金難求的寶物,他既看中你們,怎會吝嗇至此。不過,我亦
不會探究此事,讓老傢伙到九泉之下仍要笑我。」
    兩人暗裡鬆了一口氣,臉上當然不露出絲毫痕跡。
    商秀珣忽又幽幽歎了一口氣,道:「我的心有點亂,你們隨便找些有趣的事說說好
嗎?」
    美人兒場主竟軟語相求,兩人均有受寵若驚的感覺。
    徐子陵忽然道:「不若我給場主起一支卦,看看為何場主會有心亂的情況發生。」
    寇仲心中叫絕。
    商秀珣大訝道:「你懂術數嗎?」
    徐子陵昂然道:「剛跟魯先生學來的。」怕她拒絕,忙依魯妙子教的方法舉手起了
一課六壬,捏指一算後正容道:「此課叫『蒙厄』,場主之所以會心亂,皆因局勢不明,
陷阱於途之故。」
    商秀珣愕然道:「似乎有點道行,就那麼的七天八天,你便學曉這麼艱奧的東西嗎?」
    寇仲靈機一觸道:「小晶是術數的天才,我卻是兵法的天才,嘻!」
    商秀珣不屑地道:「你是臉皮最厚的天才,也不照照鏡子。」
    寇仲哈哈笑道:「不要小覷老傢伙的眼光,不信可考較一下我。」
    商秀珣先嗤之以鼻,接著沉吟道:「好吧!孫子兵法有八大精要,你給我說來聽聽。」
    寇仲從容不迫道:「兵書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若讓我為場主分析眼前形勢,場主
便不用因局勢不明朗而心煩意亂。」
    商秀珣呆了半晌,最後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道:「說吧!」
    寇仲恭敬道:「今次場主率人往竟陵,是否因竟陵遣人來求救呢?」
    商秀珣鳳目一寒,微怒道:「是否馥兒把這事洩出來的?」
    徐子陵不悅道:「大禍當前,場主仍斤斤計較於家法場規這等雞毛蒜皮的瑣事嗎?」
    商秀珣呆了一呆,芳心中升起奇異的感覺,此刻的徐子陵那還有半點下人的味兒,
一時間竟忘了斥責他。
    寇仲好整以暇地分析道:「江淮軍今次西來,時間上拿捏得無懈可擊,顯是謀定後
動……」
    商秀珣截斷他道:「誰告訴你們犯竟陵的是江淮軍呢?」
    寇仲得意洋洋的道:「若要人告訴才知道,就不是兵法的天才。有很多事不用眼看
耳聽,亦可由心眼心耳想得到。」
    頓了頓微笑道:「一向以來,竟陵的獨霸山莊和我們場主你的飛馬牧場,均是周圍
各大勢力口邊的肥肉。只不過此肉難哽,致無從入手吧!現在四大寇進犯我們牧場,而
杜伏威則乘機兵脅竟陵,兩者間若無微妙的關連,打死我都不會相信。」在商秀珣的眼
中,兩人就像變成另外兩人般侃侃而談,使她亦不禁聽得入神,忘了他們地位資格的問
題,皺眉道:「你對江湖的形勢倒相當熟悉,但為何你竟能猜到杜伏威只是在竟陵城外
按兵不動,而不是圍城猛攻呢?」
    說到最後兩句,語調轉厲,玉容現出懷疑的神色。
    徐子陵淡淡道:「圍城只是下著,杜伏威縱橫長江,乃深諳兵法的人,怎會捨一石
二鳥之計而不用,試想假若牧場大軍未到而竟陵已破,那時場主惟有退守牧場,再聯絡
四方城鄉,嚴陣以抗。杜伏威再要擴大戰果,就難比登天了。」
    商秀珣嬌軀微顫,沉吟不語,露出深思的表情,顯為徐子陵之言語所動。
    寇仲沉聲道:「場主今次倉卒成行,說不定正中杜伏威引蛇出洞的奸計……」商秀
珣倏地立起,冷然道:「你兩人回去睡覺吧!」
    言罷匆匆往找柳宗道等人商議去了。

                  ※               ※                 ※

    次晨起來,商秀珣把兩人召到帳內,旁邊尚有馥大姐和小娟,她神色凝重地道:
「今趟算你兩個立下大功,異日我自會論功行賞,現在改變行程,你兩人和馥兒、娟兒
隨二執事折返牧場,知道嗎?」
    兩人暗中叫苦。
    寇仲皺眉道:「場主遣走我們,實屬不智。」
    馥大姐和小娟同時失色,暗忖他們如此頂撞場主,是否不要命了。
    商秀珣的反應卻沒有她們想像中激烈,只是不悅道:「我何處不智,假設不給我說
出個道埋來,保證你們有苦頭吃。」
    寇仲從容道:「別忘了我們是……嘿!你明白啦!這樣放著人才而不用,豈是聰明
的決定。」
    商秀珣出奇地沒有發脾氣,歎道:「我不是不想把你們帶在身邊,只是此往竟陵,
凶險難測,有起事來,我怎照顧得到你們呢?」
    寇仲壓低聲音煞有介事般道:「實不相瞞,我兩兄弟其實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發生
變故時自保絕無問題。嘿!你們笑什麼?」
    馥大姐和小娟那忍得住,由偷笑變成掩嘴大笑。
    商秀珣也為之莞薾,沒好氣道:「憑你們那三腳貓般的功夫,有什麼深藏不露可言,
快依命而行,我沒有時間花在你們身上了。」
    徐子陵忙道:「場主請再聽幾句話,我們身負魯先生所傳之學,對著老爹……嘿!
老杜的大軍時,必能派上用場……」
    商秀珣大嗔道:「恁多廢話,待得你們將只學了幾天的機關製出來時,早城破人亡
了。」
    寇仲鼓如簧之舌道:「場主此言差矣,魯妙子胸懷不世之學,其中之一名曰陣法,
就像當年諸葛武侯在採石磯設的八陣圖,學這種東西講的是天分而非時間長短。例如小
晶便一聽就明,不信可著他露幾句讓場主聽聽。」
    商秀珣、馥大姐和小娟疑惑的目光落在徐子陵身上,他只好順口胡謅道:「天數五、
地數五,五數相得而各有合,嘿!夠了嗎?」
    寇仲加油添醋道:「這就叫天地五合大陣,能衍生變化而役鬼神,縱管對方千軍萬
馬,如入陣中,便要……哈哈……如入霧中了。」
    商秀珣半信半疑道:「你兩個若改穿道袍,就成了兩個尚未成年的妖道。」
    馥大姐和小娟見到兩人被譏斥的尷尬樣子,惟有苦忍著笑。
    寇仲見一計不成,又掐指一算道:「場主要遣我們回牧場,皆因怕我們小命不保。
所以我立起一卦,此卦……唔……此卦名『必保』,意思必能保住我們兩條小命,包保
毫髮不損。」
    商秀珣哂道:「你何時又從兵法的天才變成術數的天才呢?」
    寇仲臉容不改,昂然道:「起卦乃最簡單的基本功夫,靠的是誠心正意,心為本,
數為用,所謂參天地而倚數,大衍之數五十,始於一備於五,小衍成十,大衍則為五十
五,明乎其理,卦准如神。」
    他乃絕頂聰明的人,雖對術數興趣不大,但旁聽魯妙子和徐子陵的談論,怎都學到
點皮毛,加上亂吹牛皮,倒也頭頭是道。
    商秀珣沉吟片晌,冷冷道:「你們為什麼這麼渴望到竟陵去呢?竟連性命都不顧?」
    徐子陵人急智生肅容道:「因為魯先生看我們要學以致用,為牧場盡力。」
    寇仲續道:「他臨終前還說我們不但非是夭折短命之相,且還福緣深厚,所以可放
手闖一番事業出來。」
    兩人慣了一唱一和,聽得商秀珣都玉容微動,問道:「你們的卦是否可預知吉凶?」
    寇仲臉不改容道:「這個當然。有什麼事要知道的,找小晶掐指一算便成了。」
    徐子陵心中恨不得揍一拳寇仲,表面卻只好擺出天下第一神算的樣子,肯定地微笑
點頭。
    商秀珣好像經過很大努力才說服了自己般,沒精打采地道:「好吧!就讓你們留下
來試試看。有什麼好歹時只好怪那老傢伙看錯相。你們做了鬼後切勿怨我沒有警告在先。」

                  ※               ※                 ※

    眾人繼續行程。
    往竟陵去的由原先的二十八人變作二十人,還要分成四組,各采不同路線,而以沿
途的城鎮作會合點,為的自是要掩人耳目。
    商秀珣不知是因要借重他們的占卦能力,還是愛聽兩人胡扯,又或要親自保護他們,
編了徐子陵、寇仲與她同組,另外還有梁治、吳言,再加上商鵬、商鶴兩大元老高手,
實力以他們這組最強大。
    一行七人,扮成行旅,商秀珣更穿上男裝,與商鵬、商鶴改坐到馬車中。
    寇仲和徐子陵仍充當御者。梁治和吳言則扮成護院武士隨車護駕。
    午後時分人馬切入官道,朝竟陵西北的大城襄陽開去。
    道上人馬漸增,商旅則結伴而行,以壯聲勢。只有江湖人物,才敢獨來獨往,又或
兩三個一起的往來道上。
    梁治墮後少許,向商秀珣報告道:「屬下問過由襄陽來的人,聽說此城現由當地大
豪錢獨關把持,此人擅使雙刀,稱霸襄陽,誰的賬都不賣,管治得還可以。不過入城的
稅相當重,往來的商旅都頗有怨言。」
    商秀珣道:「我們定要在襄陽關門前入城,明早就可坐船下竟陵,雖多花上一天時
間,卻可教敵人摸不清我們的行程,仍是非常值得的。」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恍然,知道商秀珣接受了他們的勸告,故在往竟陵的路線上弄點
花樣。
    商鵬的聲音傳來道:「不若由老夫先一步趕往襄陽,安排船隻的事宜,在這天下紛
亂的時刻,有時重金亦未必可雇到能載人馬的大船。」
    商秀珣道:「鵬老請放心,秀珣已命許揚和駱方兼程趕往襄陽辦理此事了!」商鵬
讚道:「場主很細心呢。」
    梁治尚要說話時,急劇的蹄音從後傳至。
    寇仲和徐子陵待要回頭後望,梁治不悅喝道:「不要多事,快把車駛往一邊去。」
    兩人給他嚇了一跳,忙把車子駛向道旁。
    一隊三十多人似是江湖上亡命之徒的漢子,如飛般在他們身旁馳過,人人都別頭朝
他們打量。
    其中帶頭的一個年青的漢子還道:「像不像?」
    另一胖子答道:「理該不是!」
    接著旋風般消沒在道路轉彎處外。
    徐子陵和寇仲同時抹了把冷汗,原來這對話的兩人正是「金銀槍」凌風和「胖煞」
金波。
    那天他們藏在瓦礫底下,聽過兩人說話的聲音,所以立即認出他們來。
    後來他們想追去找他們試功力,卻遇上了柳宗道等人,受雇到飛馬牧場當廚子,想
不到又在這裡碰上他們。
    幸好沒有給認出來,否則就麻煩透頂。
    他們到襄陽去幹什麼呢?
    梁治奇道:「這些是什麼人?」
    商秀珣忽然道:「小晶!你給我起一卦看看他們是幹什麼的?」
    徐子陵無奈「掐指一算」,道:「他們在找兩個人,其中充滿兵凶戰危的味兒。」
    吳言「啊!」一聲後道:「那定是寇仲和徐子陵。這兩個人把南方弄得天翻地覆,
又身懷『楊公寶庫』的秘圖,人人都希望能把他們擒下。」
    梁治點頭道:「副執事所言有理。不過這兩個傢伙既能在千軍萬馬中刺殺任少名,
豈是易與之輩,這些人只是不自量力。」
    商秀珣沉聲道:「寇仲和徐子陵年紀有多大,知否他們是什麼模樣嗎?」
    吳言答道:「他們出道也有好幾年,怕該有三十來歲吧!我聽人說過他們長得粗壯
如牛,臉目猙獰,一看就知非是善類。」
    兩人一邊心中大罵,另一邊又對吳言非常感激。
    商秀珣默然片晌,才下令道:「繼續趕路吧!」
    兩人知又過了關,鬆了一口氣。
    「呼!」
    鞭子輕輕打在馬屁股上,馬車重新駛上官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