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卷)
第七章 撒手西歸

    駱方興奮地道:「今次我們勝得險極了,連我都差點沒命。幸好有位神秘的疤面大
俠拔刀相助,殺得敵寇傷亡慘重,『焦土千里』毛燥被他在千軍萬馬中似探囊取物般取
去首級,逆轉了戰局。」
    又猶有餘悸道:「你怎也想不到情況是多麼驚險,初時我們以為來的只是股二、三
千人的竄擾部隊,豈知忽然漫山遍野都是流寇,殺得我們潰不成軍,幸好場主和二執事
兵分兩路,牽制著敵人的主力,又得那神秘大俠相助,而大管家則率兵出關應戰,才能
抵住敵人,待到場主引得敵人中計到了村外,東峽又派兵來援,我們才把敵人一舉擊敗,
追擊百里,殺得他們連褲子都甩掉。咦!小寧到那裡去了?」徐子陵微笑道:「副執事
請坐!」
    駱方像不知副執事是指他般,微一愣然,才如夢初醒地坐在徐子陵為他拉開來的椅
子裡,打量四周道:「這房子很不錯,小寧呢?」
    徐子陵在桌子對面坐下,知道因寇仲懂得哄他,所以駱方比較愛和寇仲打交道,而
非自己。答道:「他被寧公主召了去,該快回來了!」
    駱方稍露失望之色,旋又被興奮替代,似低訴秘密般壓下聲音道:「今趙全賴二執
事舉薦,因為其它三系比我更有資歷的人比比皆是,且三執事的位子又被許老坐了,正
副執事都由我們二執事的人一起做了,實有點說不過去。幸而我在此役頗有點表現,但
聽說還是靠二執事向場主說了整個時辰,更有大管家幫腔,她才肯答應呢。」
    許老就是許揚,原是二系的副執事,像商震般愛抽煙管,和他們關係不錯。
    徐子陵腦海中浮現出柳宗道眇了一目的容顏,心中有些許不舒服的感覺。
    此人如此積極培養自己的勢力,是否有特別的用心?
    說到底他和寇仲亦算是他派系的人。
    淡然問道:「三執事是否發生了不幸呢?」
    駱方冷哼道:「他那兩下子怎見得人,平時卻擺足威風,真正踏足沙場,還到他逞
強嗎?兩個照面就給人宰了!」
    徐子陵心知肚明陶叔盛是給暗下處決,但卻宣佈他是捐軀沙場,若非家醜不外揚,
就是要肅清餘黨采的手段。
    四執事吳兆汝一向和陶叔盛一鼻孔出氣,說不定會為此事受牽連。
    徐子陵很想問苑兒的命運,最後仍是忍住,問道:「場主回來了嗎?」
    駱方沉吟道:「該在這幾天回來,外邊的情勢很亂,任少名被人刺殺後,不但南方
形勢劇變,江北亦很不妙。」
    再說了幾句後,駱方因新任要職,又百事待舉,告辭離開。
    徐子陵正思索任少名死後會引發的情況時,寇仲神色木然的回來了,呆頭鳥般坐下,
兩眼直勾勾的瞧著前方,像兩個空洞。
    徐子陵正待追問。寇仲頹然歎了一口氣道:「我和她的事終於結束了。」
    徐子陵伸手抓著他的肩頭,沉聲道:「人生中不可能每件事都是花好月圓,美滿如
意的。趁這幾天不用侍候美人兒場主,不若我們多點去找魯先生請教,還比較積極點。」
    寇仲點頭道:「你至緊要快些養好傷勢,還要不留絲毫痕跡,否則你這疤臉大俠就
要露出狐狸尾巴哩!」

                  ※               ※                 ※

    日子就是那麼過去。
    蘭姑像怕了他們般不敢來打擾,兩人則樂得自由自在,日夜都溜了去和魯妙子談話,
研討他將畢生所學寫成的筆記。
    由於賦性有異,徐子陵對園林學和天星術數特別有興趣,而寇仲則專志於歷史、兵
法和機關學,各得其所。
    表面看來,魯妙子絕不像個臨危的人,其臉色還紅光照人,但二人都心裡明白他已
到了迥光反照的時刻。

                  ※               ※                 ※

    一天黃昏,兩人剛想到魯妙子處去,不見數天的小娟來了,說商場主要找他們,才
知道這美女回來了。
    兩人心中有鬼,惟有硬著頭皮去見她。
    商秀珣單獨一人坐在書房裡,正忙著批閱台上的宗卷文件,兩人在她桌前施禮問安,
她只嗯了一聲,連抬頭一看的動作亦像不屑為之。
    兩人呆立了一會,她才淡淡道:「脫掉衣服!」
    兩人失聲道:「什麼?」
    商秀珣終擲筆抬頭盯著他們,沒好氣的道:「脫掉衣服就是脫掉衣服。還有其他什
麼的嗎?我的話就是命令,否則家法伺候。」
    寇仲苦笑道:「我們的清白之軀,除了娘外尚沒有給其它女人看過,這麼在場主面
前脫個精光,若給人看到不太好吧!」
    商秀珣狠狠瞪了他一眼,責怪道:「我又沒叫你脫掉小褲子,還不照辦,是否討打
了。」
    徐子陵正要出言反對,寇仲怕他自揭身份,嚷道:「脫就脫吧!」
    徐子陵見寇仲三扒兩撥便露出精赤粗壯的上身,又知商秀珣刻意在查看他身上是否
有傷痕,更想起還要見魯妙子,終於屈服。
    商秀珣長身而起,繞著兩人打了個轉,掩不住失望之色的回到書桌,揮手道:「滾
吧!」
    兩人拿著衣服,正要滾出去,又給商秀珣喝止道:「穿好衣服才准出去,這樣成何
體統。」
    兩人狼狽地在她灼灼目光下穿好衣服,見她仍是若有所思的樣子,寇仲試探道:
「場主!我們可以滾了嗎?」
    商秀珣的目光在兩人身上巡視了幾遍,冷冷道:「你們是否每天都有鍛煉身體?」
    寇仲知她是因見到他們紮實完美的肌肉而生疑,信口開河道:「這個當然,每天清
早起來,我們至少耍一個時辰拳腳,方會變得精神翼翼。」
    「砰!」
    商秀珣一掌拍在案上,杏目圓瞪叱道:「胡說!你們是牧場最遲起床的人,還要人
打鑼打鼓才肯起來,竟敢對我撒謊。」
    徐子陵賠笑道:「早起確是我們一向的習慣,不過最近聽場主指示,每晚都去了跟
魯先生學東西,致日夜顛倒,所以睡晚了!」
    寇仲想不到她這麼注意他兩人的起居,只好尷尬的承認道:「場主大人有大量,我
只是說順了口,忘了最近生活上的變化。」
    商秀珣秀眸變得又亮明又銳利,好整以暇的道:「但是柳二執事說你們來此的幾天
途上,亦從未見過你們練功夫呢?」
    徐子陵怕寇仲又亂吹牛皮,忙道:「皆因我們見二執事他們人人武功高強,哪敢班
門弄斧,場主明鑒。」
    商秀珣半信半疑地盯了他好一會,歎了一口氣道:「若有一天我發覺你們在瞞我,
我定必親手宰掉你們。」
    寇仲暗中鬆了一口氣,知她不再懷疑徐子陵是疤臉怪俠,恭敬道:「我們可以滾了
嗎?」
    商秀珣扳起俏臉似怒似嗔的道:「不可以!」兩人為之愕然。
    商秀珣沉吟片晌,揮手道:「去吧!不過每天你們都要來向我報上老傢伙的情況。」
    寇仲道:「該在什麼時候來見場主呢?」
    商秀珣不耐煩地道:「我自會找人召你們。立即滾蛋!」
    兩人如獲皇恩大赦,溜了出去。

                  ※               ※                 ※

    他們在小樓見到魯妙子時,都大吃一驚。
    魯妙子仍坐得筆直,但臉上再無半點血色,閉目不語。
    兩人左右撲上把他扶著,魯妙子長長吁出一口氣,睜眼道:「扶我下去!」
    寇仲連忙跳了起來,探手書櫃扳下開啟地道的鐵桿,「軋軋」聲中,地下室入口現
於眼下。
    魯妙子道:「留給你們的東西和筆記我已包紮妥當,離開時可順手取走。」
    兩人扶著他進入地道,來到地室中,赫然發覺地室中間竟多了張石床,枕頭被褥一
應俱全,遂依魯妙子指示把他搬上石床躺好。
    魯妙子頭靠木枕,兩手交疊胸前,當兩人為他蓋上令人怵目驚心的大紅繡被後,這
垂危的老人歎道:「人生在世,只是白駒過隙,當你以為生命永遠都不會到達盡頭時,
眨眼間便到了呼吸著最後幾口氣的時刻。」
    寇仲生出想哭泣的感覺,但偏是流不出半滴眼淚,堅定地道:「先生放心吧!我們
會手刃陰癸派那妖婦,好為你出一口氣。」
    魯妙子搖頭苦笑道:「你們量力而為吧!現在你們若遇上祝玉妍,和送死實在沒有
什麼分別。況且現在我對她已恨意全消,若不是她,我也不能陪了青雅二十五年。更不
知原來自己心目中最後只有她一個人。罷了!罷了!」
    兩人你眼望我眼,都不知該說什麼話才好。
    魯妙子輕喘著道:「你們走吧!記著該怎麼做了。」
    徐子陵駭然道:「先生尚未死呢!」
    魯妙子忽然精神起來,微怒道:「你們想看到我斷氣後的窩囊模樣嗎?」
    兩人不知如何是好時,魯妙子軟化下來,徐徐道:「你們每人給我叩三個頭就走吧!
我再撐不下去了。哈!死並非那麼可怕的,不知待會會發生什麼事呢?」
    兩人把魯妙子給他們的東西各自藏好後,頹然離開變得孤冷淒清的小樓。
    寇仲右手按著徐子陵肩膀,苦歎道:「老傢伙可能是娘和素素姐外對我們最好的人。
偏卻學娘那樣,相處不到幾天就去了。」
    徐子陵想起素素,歎了一口氣。
    寇仲道:「我們今晚走,還是明早才走呢?」
    徐子陵搖頭道:「不!我們現在就走,留下來再沒有什麼意思!」
    寇仲心中現出李秀寧的倩影,耳朵裡似仍迴響著她叫自己忘了她的話,點頭道:
「好吧!取回井中月我們就設法溜掉。」
    室門在望時,蘭姑迎面而來道:「你兩人立即收拾細軟,隨場主出門。真是你們的
榮幸呢!場主指定由你兩人侍候她沿途的飲食!」
    兩人愣然以對。

                  ※               ※                 ※

    黃昏時分,一行二十八人,馳出東峽,放蹄在廣闊的平原邁進。
    除了寇仲和徐子陵這兩個伙頭大將軍外,馥大姐和小娟也有隨行,好侍候商秀珣的
起居。其它都是飛馬牧場的人,包括了執事級的梁治、柳宗道、許揚,和副執事級的駱
方、梁治的副手吳言,一個四十來歲的矮壯漢子。
    另外還有兩個分別叫商鵬和商鶴的老頭兒,包括商秀珣在內,都尊稱他們作鵬公和
鶴公。
    兩老很少說話,但雙目神光如電,顯是飛馬牧場商姓族中元老級的高手。
    走了半天,寇仲和徐子陵仍不知商秀珣如此陣仗是要到那裡去。
    寇仲和徐子陵負責駕駛唯一的馬車,車上裝的自是篷帳食物炊具等一類的東西。
    寇仲驅策著拉車的四匹健馬,低聲在徐子陵耳旁道:「弄完晚餐後我們就溜之夭夭,
待他們飲飽食醉才走,也算仁至義盡了吧!」
    徐子陵笑道:「你不是精於地理嗎?這個方向似乎是到竟陵去,仲少同意嗎?」
    寇仲愣然片晌,苦笑道:「今趟算你跟得我多,修得地理學上少許道行,不過負責
二十八個人伙食的生活並不好過,那及得我們遊山玩水的到竟陵去呢。」
    徐子陵點頭道:「那就今晚走吧!」

                  ※               ※                 ※

    到夜幕低垂,商秀珣才下令在一道小溪旁紮營休息,寇仲和徐子陵則生火造飯,忙
個昏天昏地,幸好小娟施以援手,才輕鬆點兒。
    眾人吃著他們拿手的團油飯時,都讚不絕口,使兩人大有光采。
    駱方、馥大姐和小娟與他兩人自成一局,圍著篝火共癒A別有一番荒原野趣的味兒。
    寇仲乘機問道:「我們究竟要到哪裡去?」
    駱方愕然道:「沒人告訴你們嗎?今趟是要到竟陵去嘛!」
    徐子陵奇道:「竟陵發生了什麼事呢?」
    駱方顯是不知詳情,道:「好像是有些要事的。」
    馥大姐低聲道:「是竟陵方莊主派人來向場主求援,我們只是先頭部隊,其它人准
備好就會來了。」
    寇仲和徐子陵對望一眼,均看到對方心中的懼意,因兩人猜到同一可怕的可能性。
    那還有興趣閒聊,胡扯了幾句後,托詞休息,兩人躲到小帳幕內。
    寇仲伏在仰躺的徐子陵旁,低聲道:「今趟糟透了,我們早該從婠婠這條線上聯想
到曲傲和老爹。」
    頓了頓續歎道:「還記得當年在滎陽沉落雁的莊院內,宋玉致向沉落雁通風報訊,
說曲傲和老爹互相勾結,要暗殺李密嗎?現在擺明老爹用的是美人計,婠婠肯定回了竟
陵向方澤滔這情種莊主大編故事。只要她伸伸指頭,方澤滔就要嗚呼哀哉。」
    徐子陵直勾勾的瞧著帳頂,苦澀地道:「就算沒有婠婠,方澤滔也非老爹手腳。最
慘是一向與獨霸山莊互為聲援的飛馬牧場,慘勝後元氣大傷,根本無力援助竟陵,否則
現在就不是二十八個人,而是上萬戰士組成的大軍了。」
    寇仲透帳掃視外邊圍著篝火閒聊的商秀珣等人,低聲道:「為今之計,就是全速趕
往竟陵,趁婠婠未動手前,先一步把她宰掉。」
    徐子陵沒好氣道:「到時我們已筋疲力盡,那還有氣力收拾婠婠。更何況就算我們
在最佳狀態,仍未可輕言取勝呢。最糟是不知她數說了我們什麼壞話,兼之方澤滔又給
這狐狸精蒙了眼迷了心,到時弄巧反拙,保證笑疼了那妖女的肚皮。」
    寇仲苦惱道:「這又不是,那又不是,該怎辦才好呢?」
    徐子陵冷靜地分析道:「這事是急不來的,若我是老爹,既已穩操勝券,索性把飛
馬牧場的人也引得傾巢而來,再在途中伏擊,那就一下子把這整個地區的兩大勢力收拾,
那時要北上或南下,都可悉隨尊便。」
    寇仲像首次認識他般,心悅誠服地道:「你比我厲害多了,唉!不知為何我此刻的
腦袋空白一片,人更浮躁不安,什麼都想不到似的。那現在該怎辦呢?」
    徐子陵坐起身來,淡淡道:「我不是比你厲害,而是心無罣礙,就像井中之水,能
反映一切。你這小子自昨天見過李秀寧後,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若你仍是這麼看不
開,索性回鄉耕田或開菜館好哩!」
    寇仲呆了半晌,點頭道:「教訓得好,我確是很不長進,好吧!由這刻起,我要改
過自新,以後再不想她。」
    略作沉吟後,續道:「所以今趟商秀珣率人往竟陵,可能早落在老爹或長叔謀算中,
那就非常危險。」
    徐子陵欣然道:「你終清醒過來啦!」
    寇仲苦笑道:「只是清醒了些兒。以老爹謀定後動的性格,現在只須裝出蠢蠢欲動
的樣子,就可把獨霸山莊牽制至動彈不得,而飛馬牧場則成勞師遠征的孤軍,噢,小娟
來了!」
    兩人連忙裝睡。
    小娟的聲音在外低喚道:「你們睡著了嗎?場主找你們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