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卷)
第二章 初試神功

    徐子陵走出山峽,提氣在林木間疾馳,更不時射出神遁,改變奔騰的角度方向和增
加速度,有點像孩子得到有趣的新玩具般,玩和愛得不忍釋手。
    他感到飛天神遁似若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靈活自如的真氣把他和神遁巧妙的連繫
起來,便他在操縱上得心應手。
    那有點兒像用一條特長的鞭子。他甚至可使神遁轉彎抹角地伸展前進,令他能快似
鬼魅般在林木間穿行無阻。
    他無拘無束地像鷹兒般「飛行」著,加上以腳尖點在樹幹橫枒上發力,竟能足不沾
地飛渡密林,那種痛快淋漓的感覺,實是平生最新鮮和動人的一趟經驗。最妙是由於用
的是螺旋勁,飛遁自然而然採取旋轉的方式投往目標,既增快了射速,力道上亦強猛多
了。
    就在此時,陣陣廝殺叫喊之聲隨風傳至,且愈趨激烈。
    徐子陵想起四大寇到處殺人放火,塗炭生靈,不由義憤填膺,全速朝喊殺聲處趕去。

                  ※               ※                 ※

    寇仲滑落地面時,風聲四起,已陷身重圍之中。
    竇威和李綱抄截他的去路,而李秀寧亦閃電迫攏而至,與兩人成品字形把他包圍在
中間。
    他心中叫苦時,柴紹落在李秀寧身側,傲然笑道:「朋友來得容易,若走得也是那
麼輕鬆,我們李家還有顏臉見江湖朋友嗎?」
    若沒有柴紹在場,寇仲只要表露身份,說明來意,就可把事情解決。
    但這時面對情敵,竟是無名火起,怎麼窩囊都不肯以這種方法脫身。
    不過今次確是棋差一著,皆因想不到柴紹會隱起身形,暗中保護李秀寧。
    風聲四起,十多名李秀寧的從衛現身屋簷上和林木房舍之間,形成把他圍個水洩不
通的外圈子,大部分手上都持著弓弩。
    李秀寧的寶劍在正前方遙指著他的胸前要穴,陣陣冰寒的劍氣侵迫而至,冷冷道:
「閣下是那一方派來的人?」
    「鏘!」
    柴紹這時才掣出背上一長一短兩根護臂鋼棍,長的足有三尺,短的也有尺半,金光
燦然,非常奪目。
    他的動作瀟灑好看,同時氣勢迫人,更激起寇仲好勝爭強的奇怪心態。
    竇威用的是重鐵杖,橫胸作勢,截斷了右後側的退路,使人感到他走的必是大開大
闔的路子,擅於硬拚。
    李綱則手持雙劍,但劍氣的凌厲程度卻比李秀寧差了一截,四人中以他的武功最弱。
    尚未交手,寇仲已把握到柴紹的武功更勝李秀寧,因他到場後,包圍網的壓力立以
倍數增加,使他不敢妄然逃走。
    寇仲猛吸一口真氣,壓下心中的焦灼,回復井中月的平和,依魯妙子教下的方法,
運功收緊聲帶,以尖亢的聲音怪笑道:「本人今次冒眛來此,實有一事要相告,寧公主
是否有興趣聽聽?」
    李秀寧秀眸與他目光接觸、心中忽然湧起熟悉的感覺,訝道:「我們曾見過面嗎?」
    柴絹冷哼道:「閣下若肯棄下兵刃,束手就範,你說什麼我們也肯聽的。」
    寇仲想起當日柴紹對他和徐子陵的傲慢態度,和看不起他兩人的神情,便心中有氣。
    尤其現在他和李秀寧並肩而立,神態親密,又是郎才女貌,宛如天作之合的一對璧
人,心中不嫉恨交集才是怪事。
    他甚至生出不惜一切全力突圍,再不管李秀寧任何事的心態,好看看這小子憑什麼
本領保護李秀寧。
    李綱沉聲道:「朋友如不肯束手就擒,休怪刀劍無眼。」
    寇仲歎了一口氣,徐徐道:「我說完一句話後就走,寧公主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竇威笑對其他人道:「這傢伙是把我們看作像他般的大傻瓜呢!」
    李秀寧和柴紹聽得對視而笑。
    寇仲本想做好做歹的揭破苑兒的陰謀,可是見到李秀寧和柴紹眉目傳情之況,立時
把這想法置諸腦後。更兼見到李秀寧入鬢長眉下秋水般清澈動人的美眸向柴紹投去情深
款款的目光,登時泛起一種難以理解的被騙感覓,「錚!」的一聲拔出井中月,哈哈笑
道:「動手就動手吧!但不要後悔才好!」
    李秀寧等同時感到他迫人而來的霸道刀氣,忙催動真氣相抗。
    柴紹奇道:「朋友身手不凡,當非江湖上無名之輩,為何竟鬼祟至此,不敢以姓名
示人?」
    寇仲銳利的目光落到李秀寧那令他夢縈魂牽的俏臉處,淡然道:「寧公主的未來夫
婿這一問是否多此一舉?若我可道出姓名,豈不早就說呢!」
    四人同時色變。
    要知柴紹此刻的身份乃屬機密,好負起暗中保護李秀寧之責。若讓商秀珣知道,雙
方的關係便立即會出現尷尬的變化。
    不過這還是個可解釋的問題,最要命的是若寇仲乃李密方面的人,那他們的真正實
力就要露底了。
    李秀寧秀目掠過殺機,冷然道:「你怎知他的身份。」
    這等若親口向寇仲承認柴紹是她的未來夫婿,寇仲雖明知事確是如此,胸口仍如受
雷殛,氣得差點吐血,苦笑道:「這世上有很多事,都是很難解釋的。但我絕非李密又
或牧場的人,假設公主能通情達理與我作一次懇談,我以一寶貴消息作回報,然後立即
離去。」
    柴紹一振長短護臂鋼棍,殺氣立即瀰漫全場,洒然笑道:「走得這麼容易麼?若不
立即棄刀投降,就在手底下見個真章吧!」
    後側的竇威亦喝道:「既有膽子來,就不要那麼沒種的只想跑。」
    寇仲心中苦歎,他此時若改變主意表白身份,就等若是怕了柴紹,此事殺了他都不
肯做,點頭道:「刀劍確是無眼,諸位小心了。」
    風聲驟起,竇威的重鋼杖從後側當頭疾砸,拉開了戰幕。

                  ※               ※                 ※

    徐子陵穿過疏林,只見林外平野火把焰光燭天,一群百多名紅布裡頭的賊寇,正圍
著一組二十多人的牧場戰士在廝殺,其中一人赫然是他認識的駱方。
    左方的山頭還立著十多名大漢,除其中一個看來是頭子的人外,其它都以紅巾纏頭,
非常易認。
    駱方和他的人顯是落在下風,結成圓陣,苦苦抵抗,陣中尚有七、八人或躺或僕,
顯是已因受傷而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賊寇一方亦有不少傷亡,戰況激烈。
    徐子陵這時再無暇去想駱方他們為何會落至如此危局,騰身而起,撲入賊寇陣中去,
落地前早有兩人應腳畢命。
    突來奇兵,賊寇仍未弄清楚發生什麼事時,又有四人應拳殞命。
    徐子陵無論腳踼拳擊,螺旋熱勁都隨意而出,而最奇怪的是中招者並不拋跌,只是
頹然倒地,表面更看不出任何傷痕。
    兩敵由左方竄來,手上明晃晃的長刀配合厲喝暴嘶,迅快殺至。
    徐子陵鬼魅般閃到兩人之間,身子猛晃,肩頭分別撞了兩人一記。
    今次他學乖了,用的是剛猛的勁道,兩人同時肩骨盡碎,長刀甩手,往旁拋跌,身
子則撞入正擁上來的十多個賊兵叢中,使敵人登時一陣仆跌混亂。
    這時他離駱方等只有二十多步的距離,近處的賊兵紛紛舍下駱方等人,朝他殺至。
    徐子陵隔空一拳擊出,狂僖諈瑭陰蛩鰜l,直衝往朝他殺來的那十多人中似首領的
大漢。
    「蓬!」
    那人像被暴風巨潮刮起般整個人雙腳離地,斷線風箏地撞在後方兩個同夥身上,三
人同時變作滾地葫蘆,筋骨盡裂。
    其它人哪曾見過如此厲害的隔空拳,嚇得四散逃去。
    駱方等得他牽制了敵人,聲勢大振,殺得對方人仰馬翻,同時往他移來。
    敵人分出四十多人往徐子陵攻來,使他壓力大增。
    徐子陵卻是毫不驚怯,心靈晉入無勝無敗,至靜至極的道境。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忽然間,他清楚把握到整個戰場的形勢。
    這並非說他能鉅細無遺地知道每一件發生的事,而是他能通過視覺和聽覺的不同層
次,由近而遠地掌握四周的虛實變化,從而釐定進退之道。
    那是前所未有的感覺。
    在這之前,他只能應付跟前最危急的事,可是現在即使四面八方均有敵人殺至,他
的感覺卻仍可擴展到臨身的危機之外,不但知道在山丘的敵人正朝他推進,更清楚駱方
等人又陷入對方重整陣腳後的狂攻中。
    徐子陵一聲長嘯,騰空而起,落地時剛好在駱方之側,同時手撮成刀,閃電劈入正
強攻駱方的惡寇凌厲的刀影裡。
    那人連躲避的機會都欠奉,更不用說回刀封架,就那樣眼睜睜的被他的掌刀切在胸
膛處,拋飛而亡。
    徐子陵底下再連接踼出十多腳,對方立時人仰馬翻,亂成一團。
    徐子陵可清晰察覺到每一個攻來敵人的強弱,招式的運用,至乎他們的狀態心理。
    這是非常微妙的感覺。
    就像井中清澄的水,可反照任何事物。跟前的對手,表面看似聲洶勢狠,但落在他
眼內卻是破綻處處,根本不夠資格讓他活用弈劍的心法。
    此時又一把大刀橫削而來,帶起了凌厲的嘯音,刀氣逼人,乃自接戰後對徐子陵最
有威脅的一刀。
    徐子陵心叫來得好,一掌劈去,正中對方刀鋒。
    接著螺旋熱勁猛吐,持刀敵人慘哼一聲,長刀墮地,口噴鮮血往後踉蹌跌退。此君
顯是賊寇中頗有身份地位,眾賊見他連徐子陵的一掌都擋不了,駭然下跟他一起往四外
退開。
    徐子陵忘了已易容改裝,自然而然退到駱方身旁,關切問道:「你沒事吧?」駱方
訝道:「我沒有事,恩公高姓大名,救命之恩,我飛馬牧場必有回報。」
    徐子陵這才醒覺過來。此時賊眾紛紛退開,牧場戰士回過氣來,都以崇慕感激的眼
光瞧看他。
    徐子陵裝出豪邁不羈的神態,哈哈笑道:「亂臣賊寇,人人得而誅之,至於我姓甚
名誰,更無足掛齒,你們最好立即歸隊,我還未殺夠人。」
    再一聲長笑,望著敵人兵力集中處殺奔過去。

                  ※               ※                 ※

    背側竇威持杖砸來時,柴紹同時發動,長短護臂鋼棍像兩道閃電般,分別朝寇仲面
門和胸口射至,殺氣騰騰,威猛之極,且毫不留情,氣勁緊罩著對手,教寇仲不論反擊
或逃走,都要先硬拚一招。
    李綱雖遲發一步,但亦從另一側欺身攻敵,手中雙刃上劃下扎,割頸刺腰,凶毒無
比,一派狠辣的進手招式,令人難以聯想他平時閑雅儒者的神態。
    只有李秀寧反退後半步,只以劍尖發出劍氣,防止寇仲從她那個方向突圍,卻沒有
加入戰局去。
    換了是以前的寇仲,這一刻必是手足無措,縱使未必立即落敗,卻損傷難免。幸好
經婠婠一役的險死橫生後因禍得福,學到前無古人的螺旋勁氣,武功上跨出了無可此擬
的一步,已非吳下阿蒙。
    這時游魚般左右一晃,接著揮刀猛劈,「唰唰唰」連續三刀,登黃芒橫空,竟先後
劈中柴紹的兩把護臂鋼棍和竇威的鋼杖。
    柴紹和竇威同時心生寒意。
    他們本是十拿九穩的招式,在寇仲的奇異身法下,就像對方明明在跟前,卻可倏地
變成一道全無實質的虛影,完全把握不到他的位置。
    這帶來非常嚴重的問題。
    要知高手過招,必須因度形勢變化和調校,表面看似簡單的一擊,其中實包含無數
的學問。
    但寇仲在那三數尺之間施展的奇異身法,竟可使他們難以正確和肯定地把握到他的
位置,換句話說等若失去了攻擊的目標,如此怎會不教他們大吃一驚,登時進退失據。
    按著黃芒劇盛,刀氣縱橫,柴紹和竇威已給寇仲的井中月劈個正著。
    「噹!噹!當!」三聲震鳴,奇異無匹的螺旋勁氣竟似冰寒徹骨的驚人氣旋,隨兵
刃交擊的接觸點透體而入,攻進肺腑。
    兩人那想過寇仲如此厲害,渾身劇震。
    柴紹功力此竇威高上兩籌,只搖晃了兩下,便站穩陣腳,後者則閃哼一聲,往後跌
退。
    李秀寧見勢不妙,纖手一揮,灑出一片劍花,往寇仲印去。
    寇仲虎目圓睜,精芒電射,以說不盡從容揮灑的姿勢反手一刀平削入李綱雙刃之間,
再上挑下削,「當當」兩聲,李綱立時潰不成軍,雙刃被蕩得上下彈開,空門大露,同
時感到對方傳來難以抗禦的螺旋勁氣,直貫心脾,魂飛魄散下往外飛退。
    柴紹大喝一聲「不要過來」,制止了外圍己方戰士撲入戰圈,他則閃補了李綱的位
置,雙護臂配合李秀寧發動攻勢,臉色凝重至極。
    這麼可怕的強勁對手,豈是事先想像得到。
    寇仲哈哈一笑,竟弓起背脊,往後退的竇威撞去,不但拉遠了李秀寧暫時劍勢難及
的距離,還使柴紹的攻擊落在空處。
    換了交戰之前,竇威必揮杖封擋,教寇仲不死則傷。可是此時竇威正全力化解寇仲
侵進經脈內的怪異勁氣,便不出平時五成功力,兼且退勢已成,縱使勉強出手,亦沒有
把握擊破寇仲的護體真氣,而給對方這麼以佈滿螺旋真氣的背脊撞上,哪還有命?
    大駭下竇威豈敢逞強,忙往橫閃開。
    寇仲亦想不到幾個照面,就把主動搶回手內,便他進可攻,退可溜,不由心懷大快,
大喝道:「住手!」
    李秀寧和柴紹怕他趁機擊殺竇威或李綱,依言收住兵器停步。
    「鏘!」
    寇仲回刀鞘內,但他本人仍像一把出了鞘的刀,教人再不敢輕視。
    他威稜四射的目光掃過眾人,與他體型眼神絕不匹配的假臉孔露出一個笑容,淡淡
道:「各位該知我若要對公主不利,絕不需藏頭露尾,既是如此,大家可坐下來喝口熱
茶,慢慢暢談了吧!」
    李秀寧等莫不愕然以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