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九卷)
第四章 飛馬牧場

    兩人先後從小湖水面鑽出頭來,洗乾淨的衣服則掛在湖旁的小樹幹處。
    寇仲仰觀天上明月,歎道:「我們很久未試過在溪水中洗澡了!假設娘仍在旁看著
我們,會是多麼美好的一回事呢?」
    徐子陵雙手緩緩撥水,眼中射出傷感的神色,沒有答話。
    寇仲赤裸裸的爬上湖邊一塊平滑的大石上,道:「會否是蕭銑暗中出賣我們呢?只
有通過香玉山的情報網,消息才可以散播得這麼快。」
    徐子陵道:「這個可能性很大。換了是其它有心人,只會怕洩出消息,以至被他人
捷足先登。」
    寇仲從大石站起來,擺出一個即將跳水的完美姿態,側頭思索道:「但這樣做對蕭
銑有什麼好處?假設楊公寇藏落在別人手上,對他只會有百害而無一利。」
    徐子陵苦笑道:「像蕭銑這種老狐狸,實在很難猜出他打什麼鬼主意,說不定他是
想我們知難而退,乖乖的回去投靠他,當然還要順手獻出『楊公寶庫』的秘圖哩!」
    寇仲動容道:「這猜測頗合情理。」
    聳身而起,投進水裡。
    徐子陵見他跳得快意,也學他般躍到石上,再故意重重一頭栽進湖水裡,濺起漫天
水花。
    寇仲游到他旁笑道:「陵少的心情似乎很好呢?」
    徐子陵欣然道:「有什麼須不開心的?妖女的身份既被識破,我們又功力大進,有
把握應付任何強敵,你說有什麼須擔心的。」
    寇仲心中一動道:「要不要試試我們現在厲害至何等程度?」
    徐子陵像回復了兒時愛鬧玩的心情,道:「仲少你有什麼好提議?」
    寇仲微笑道:「剛才那十七個傻瓜看來都有兩下子,若我們翻過山去追他們,說不
定仍可把他們截著,順手搶兩匹馬兒也是好的。陵少你有沒有更好的意見?」徐子陵哈
哈笑道:「怎敢有意見?現在我們先比賽穿衣服,後比腳力,如何?」
    寇仲一聲怪叫,嘻哈聲中,兩人全無高手風範的爭先恐後爬上嫩綠的湖岸去。

                  ※               ※                 ※

    天剛破曉。寇仲和徐子陵並排挨坐路旁,背靠一棵粗須數人合抱的老楊樹,神采飛
揚的吃著山上採來的鮮果,說不盡的閒適寫意。
    蹄聲隱隱從路子另一端遠處傳來。
    寇仲吐出果核,得意地道:「送馬兒的傻瓜到了,定要問出他們是從哪裡聽到有關
我們的消息。」
    徐子陵盤算道:「他們該是曾在路上歇息,否則沒有理由落後我們那麼長的一段時
間。」
    寇仲哂道:「管他的娘,這種不知死活的傢伙,最好就拿來試刀。」
    徐子陵皺眉道:「你何時變得這麼殺氣騰騰的,沒必要最好不要殺人,這叫積陰德,
明白嗎?」
    寇仲笑道:「徐爺教訓得好,小子怎敢不從。嘿!自出道以來,請問我可曾試過濫
殺無辜?」
    徐子陵沒好氣道:「誰是無辜?還不是由你寇大爺隨自己的意思去決定嗎?」寇仲
默然半晌,然後忽有所悟的道:「你這番話很有意思,說到底,人世間的所有紛爭,都
可算是一種思想的鬥爭。」
    頓了頓續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希望別人接受,鬥爭亦從而展開。
像李小子便有李小子的想法,我寇仲也有自己的一套。誰人成功,另一方不管服或不服,
都要接受對方的一套,否則便要被消滅。當然這是指大家目標相同而立場不同時,才會
出現這種情況。否則就像你和我般,河水永不犯井水。」
    徐子陵笑道:「這是否廢話呢?簡簡單單的事弄得如此複雜。不若直截了當的說,
皇位只有一個,也只有一個人能坐上去,這樣不是清楚明白嗎?」
    寇仲正容道:「其實我是想到另一個問題,就是若要爭天下,必須先有一套完美的
思想,使別人有所適從,這包括了完整的計畫、理想,至乎日後權力分配和統治的方式,
這就叫做旗幟鮮明。否則只像那四大寇般,上上下下都不知自己在幹甚麼。」
    又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怪笑道:「像李密以前公佈楊廣十大罪狀,便含有昭告天下,
他李密若當上皇帝,絕不會再犯楊廣這些老毛病,於是立時令他聲譽提高,權勢大增,
既不費力又不用花一兵半卒,多麼划算。」
    徐子陵動容道:「你這小子果然有些想頭。」
    此時蹄聲漸近。
    寇仲跳將起來,攔在路心,恭候快要從彎角轉入眼前直路的敵人。
    徐子陵則仍安然挨坐,吃著手上最後一個野桃。
    寇仲傾耳細聽,發覺來騎至少達三十之眾,可能對方與其它夥伴會合,故人數增加
了一倍,唯一令他不解處,卻是蹄聲輕重不一。
    敵人雖實力大增,寇仲卻只覺更加有趣。
    體內真氣像流星趕月般以螺旋的方式往來於天靈、湧泉諸穴,使他渾身充盈著爆炸
性又冰寒無比的勁力,腦筋更變得至靜至冷,不含任何半絲擾人的情緒。
    他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就像一潭清澄的井水,只客觀地反映著這世界。
    這種感覺維持了數息的光景,他便「驚醒」過來,回復了以前的心境。
    那就像由天上回到地下,給打回原形。
    寇仲正要向徐子陵報訊時,敵方最先頭的兩騎由彎路轉入直路來。
    而當寇仲晉入那奇異的境界時,徐子陵亦立時生出感應。
    在那數息的時間內,寇仲明明卓立路心,但徐子陵卻有種寇仲已化為無形的玄怪感
受。
    他再察覺不到寇仲身體傳來的寒氣,至乎他的存在。
    接著一切便回復原狀,寇仲往他瞧來,張口結舌,一臉錯愕。
    來騎不住湧入直路。
    策騎的大漢一式灰色勁裝,襟頭繡著一匹背生雙翼的飛馬,共有十二人,其它十多
匹都是無鞍的野馬,給繩子串連起來。
    徐子陵見寇仲仍呆頭鳥般站在路心,叫道:「認錯人了!還不回來!」
    這時趕著野馬而來的隊伍離寇仲只有兩丈許的距離,帶頭騎士是個中年壯漢,眇了
一眼,臉容古拙,獨目仍是閃閃有神,見有人攔在路心,一聲叱喝,示意隨後的人勒馬
減速。
    寇仲才如夢初醒的向那人打躬作揖,表示歉意。狼狽的回到徐子陵身旁,還擺手示
意對方繼續行程。
    中年壯漢已猛勒馬頭,健馬人立而超,首先停下。
    其它人見狀紛紛勒馬,整隊人馬剛好停在兩人前方丈許路上處。
    十二個人二十三隻眼睛,像二十三支箭般落在兩人身上,連噴著白氣的馬兒,都朝
他們投以警惕的眼神。
    寇仲自知理虧,陪笑道:「是我們認錯了人,請各位多多包涵。」
    獨目大漢旁的矮瘦老頭從掛在馬腹的行囊拔出一枝煙管,陰側側笑道:「好小子,
看你兩個軒昂高俊,各具奇相,卻是好的不去學,竟學人當起攔路剪徑的小毛賊。現在
見我們不好惹,又立即縮退,你們是否還有羞恥之心呢?」
    除了那獨目大漢外,其它漢子均哄然大笑,極盡嘲譏的能事。
    寇仲這人確是奇怪,雖遭對力出言侮辱,但知道只是一場誤會,竟毫不動氣,微笑
道:「這位老人家誤會了,我兩兄弟最不屑就是剪路強盜的行徑,剛才的確只是誤會罷
了。」
    另一名漢子嘲弄道:「你們不愛當強盜,只是資格的問題。只看你背上那把快生誘
的刀,便知你們是小毛賊了……哈……」
    眾人再次大笑。
    其中數人更拔出兵器,準備動手。
    更有人向仍挨坐地上的徐子陵喝道:「那小子,還不跪起來求饒?」
    徐子陵緩緩起立,拍掉身上的灰塵,看也不看對方,逕向寇仲道:「走吧!」矮老
頭一邊給煙管裝上煙絲,一邊冷笑道:「走得那麼容易嗎?在江北一帶,誰敢攔我們飛
馬牧場的路。」
    其它人一聲叱喝,散了開來,團團把他們圍著,當得上「行動如風」這形容。寇仲
向徐子陵苦惱地道:「這回可沒法子呢!」
    有人陰陽怪氣的接口道:「你說得正是!就讓我們兩個小毛賊下跪求饒吧!說不定
飛馬牧場的大爺會格外開恩呢?」
    他仿真徐子陵的口音作回答,非常抵死,登時引來另一陣哄笑嘲弄。
    徐子陵漫不經意的朝此人瞧去,原來是隊中最年經的小伙子,年紀在十七、八歲間,
曬得黑黑的,一口牙齒卻是雪白整齊,使他不算好看的尊容順眼多了。此時他把下巴翹
起往前伸出,瞇著眼睛擺著一面嘲弄的表情。
    忽然有人大喝道:「不要妄動!」
    包括寇仲和徐子陵在內,眾人均感愕然。
    發話的正是那獨目大漢,這時他凝神打量寇仲和徐子陵,沉聲向正劃火燃著煙絲吞
雲吐霧的瘦老頭道:「許公見過在重圍之中,神態仍能這麼從容不迫、言談自若的小毛
賊嗎?」
    姓許老頭露出錯愕神色,再用神審視兩人,眼中射出思索的神情。
    其它人再不敢作聲,獨目大漢顯然是眾人的頭子。
    獨目大漢似乎很欣賞兩人,微笑道:「本人乃飛馬牧場二執事柳宗道,今趟因當家
付託重任,故路途上特別小心。」
    頓了頓續道:「兩位雖衣衫破爛,但仍難掩軒昂氣度,不知兩位高姓大名?是何處
人士?來此所為何事呢?」
    寇仲和徐子陵不由對此人生出好感,不過當然不會向他透露身份,只希望敷衍過去,
大家各行各路。
    寇仲慣了胡謅,想也不想答道:「難得柳二執事這麼明白事理,我們兄弟二人乃同
村兄弟,餘杭傅家村人,他叫傅晶,我叫傅寧。」
    柳宗道動容道:「你們不遠千里來此,為的是什麼呢?」
    寇仲歎了一口氣道:「還不是為了找支有作為的義軍去投靠,希望異日能出人頭地,
光宗耀祖,使堂上雙親得過些安樂日子。」
    這時連許老頭都信了他的話,點頭道:「後生小子確應立志遠大,聽你們談吐不俗,
是否讀過幾天書呢?」
    寇仲順口開河道:「許老果然厲害,只聽我們幾句話就把我們的底子摸得一清二楚。
我們鄰村有位飽讀詩書的寇老爺子,他是個好心腸的人,只要過時過節送上兩斤臘肉,
就肯教我們認書識字,念什麼之乎者也,不亦樂乎什麼的。」
    許老頭被他捧了兩句,立即飄飄然道:「定有句什麼孺子可教吧!哈哈!」
    那最後生的小子自作聰明道:「剛才你們等的,必是你們想等的義軍哩!」
    寇仲忍著笑道:「正是如此。我們聽人說李密的大軍會路經此地,怎知來的卻是各
位大爺。」
    柳宗道莞爾道:「李密現在自顧不暇,那有閒情經略南方,你們以前是幹什麼活的?」
    寇仲探手摟著徐子陵道:「我們兩兄弟都是出色的伙頭大將軍,什麼云o飯、云o
餅最是拿手。哈!」
    柳宗道神情微動,與許老頭交換了個眼色後道:「見你兩人生得精靈,又一臉正氣,
不知可有興趣到牧場來做伙頭軍賺錢,我們場主最愛吃云o餅,只要你們能令她滿意,
保證幾年後便可衣錦還鄉,豈非勝過去打生打死嗎?不過若場主不滿意你們的手藝,兩
位則要立即捲鋪蓋回家了。」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一呆,暗忖這玩笑似乎開得太大了。待要拒絕時,許老頭笑道:
「難得二執事肯破例引薦你們,都不知是你家山積了多少福。我們飛馬牧場名震江北,
連李密都要來向我們買戰馬裝備,不信大可向人打聽打聽。」
    寇仲雙目登時亮了起來,瞪著許老頭道:「戰馬?」
    其中一名大漠哂道:「小子你真是有眼無珠,今趟我們遠赴邊塞,就是把這十多匹
良種胡馬運回來配種,明白嗎?」
    寇仲深吸一口氣道:「柳執事這麼看得起我兄弟兩人,大恩大德沒齒難忘,不過能
否容我們私下商量兩句呢?」
    柳宗道不以為忤道:「這個我明白的,兩位小兄弟請便!」
    寇仲忙扯著徐子陵走到遠處道:「橫豎閒著無事,到他們的牧場看看也好。」徐子
陵皺眉道:「你忘了玉成他們在竟陵等我們嗎?」
    寇仲央求道:「給我十大時間,就當是走錯路不慎迷途好了!」
    徐子陵無奈下只好答應。
    寇仲立即精神大振,朝柳宗道大步走去,一揖到地道:「多謝柳執事提攜!」許老
頭欣然代答道:「不要說婆媽話了,上馬吧!」
    那年輕伙子熱情地叫道:「小寧可和我同騎!」
    徐子陵心想幸好這些人並不討厭,否則這十天就要很難捱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