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八卷)
第八章 妙計破敵

    寇仲正要有所行動,卻給徐子陵一把扯著,正奇怪時,徐子陵湊到他耳旁道:「仲
少你別忘了現在是爭霸天下,不是去逞強鬥狠,要講點策略才成。」
    寇仲一呆道:「你有什麼妙計呢?」
    徐子陵低聲道:「記得我們由九江來巴陵那艘戰船嗎?船頭還裝了尖鐵,若速度夠
快,保證可把這艘巨無霸硬生生攔腰撞斷。」
    寇仲大樂道:「你這小子其實比我還狠,平時卻要裝成淡泊名利的道學先生。嘻!
你不覺得自己今晚很不正常嗎?」
    徐子陵沒好氣道:「快來吧!」

                  ※               ※                 ※

    仍留在船上的卜天志給他們弄醒過來,到搞清楚是什麼一回事時,動容道:「讓我
遣人立即通知香將軍,若能擒得朱媚,等若廢去朱粲一條手臂。」
    寇仲忙道:「敵人非是省油燈,必在岸上布有暗哨,你們這麼千軍萬馬的掩去,敵
人不走就是呆頭鳥,副幫主只可依我們的計劃行事。你負責撞船,我們負責下水拿人,
這叫分工合作,明白嗎?」
    徐子陵接著問道:「朱媚很厲害嗎?」
    卜天志一邊點頭表示同意寇仲的話,同時答覆徐子陵道:「朱媚等若朱粲的腦袋,
卻貌美如花,毒似蛇蠍,在她的流雲袖下,已不知多少英雄好漢飲恨收場。」寇仲笑道:
「在水底還有什麼流雲袖可施展出來,今趟看她如何美如何狠好了。」卜天志忽地歎道:
「兩位公子不但行事出人意表,想出來的方法更是妙想天開,天志受教了!」
    當下立即召喚手下,悄悄起錨開船,往上遊方向駛去。

                  ※               ※                 ※

    戰船緩緩掉頭,船上百多名巨鯤幫戰士人人強弓勁箭在手,準備對敵人迎頭痛擊,
十二台投石機亦蓄勢待發。
    自兩人成功擊殺任少名後,巨鯤幫眾對他們奉若神明,這刻為他們效命,自是士氣
如虹,人心振奮。
    寇仲和徐子陵持弓立在看臺處,指點出目標的位置,卜大志則不斷發出指令。戰船
緩緩加速。
    江上一片寧靜,只有江水拍岸的聲音,讓人感受到大自然那永無休止的步伐。天上
明月斜照,江水粼光掩映。
    數百艘大小船舶,一點都不知道即將而來的戰爭。
    到了離孤零零泊在外圍的目標巨舶約二百來丈時,戰船往對岸彎去,勢子更速。
    寇仲向徐子陵道:「要爭霸天下,必須廣攬人材,否則縱使有此妙計,我們亦沒有
能力施行。」
    徐子陵瞧著滿張的帆子,默然不語。
    寇仲忍不住道:「小陵今晚為何這麼積極呢?」
    徐子陵凝視變成已在正前方的巨舶,沉聲道:「你是我在這世上最好的兄弟,既然
答應了你要助你取得『楊公寶庫』,不積極點怎行?」
    寇仲心中一暖,說不出話來。
    徐子陵探手搭著他肩頭,輕輕道:「同時也是為了素姐,這些人既在香小子府內布
有內奸,當然清楚素姐和我們的關係,假若奈何不了我們,說不定會向素姐入手,所以
我們必須生擒對方一兩個帶頭的人,交由香小子用刑迫供,務要把內奸尋出,素姐的安
全才有保障。」
    戰船勢子加速,快似奔馬的破浪朝巨舶攔腰撞去。
    敵人這時才知不妥,警號大作,人影閃動。但已來不及改變即將來臨的命運。似神
聖不可侵犯的寧靜立被粉碎。
    卜天志大喝道:「動手!」
    巨石箭矢,像雷暴般往敵艦投去,一時殺聲震江。
    寇仲和徐子陵亦射出手上勁箭。
    木屑碎飛,帆桅斷折,敵人中箭慘叫聲中,「轟!」的一聲巨響,裝了生鐵的艦頭
像瘋牛般重重攔腰撞在敵艦脆弱的右舷處。
    船裂木折的聲音連串響起,敵艦立往相反方向傾側打轉。
    戰船亦猛然劇震傾側,一陣刺耳的磨擦聲後,擦著對方船頭,戰船往外彎開,回復
平衡。
    寇仲和徐子陵騰身而起,橫過兩船間的虛空,往破了一個大洞仍在打轉的敵艦撲去。
    敵人亂成一片,燈火熄滅,也不知有多少人掉進江水裡。
    四周船隻上的人全被驚醒過來,吵成一片。
    寇仲落到對方看臺時,巨舶已開始傾側下沉,敵人根本無心戀戰,紛紛借水逃遁,
亂得像末日來臨。
    極度紛亂中,他看到兩個體態婀娜的女子破窗而出,投往江水裡,身手靈活迅捷。
    寇仲哈哈一笑,追著去了。
    徐子陵卻落在船頭,有如虎入羊群般,見人便打,擋者披靡,這時甲板因船身傾側,
變成了個斜坡,中招者都朝下滾往江水去,狼狽之極。
    忽地一聲暴喝在身後撐起,由上而下,破風聲至。
    徐子陵殺得興起,看也不看,踼飛了一名敵人後,反手一掌拍去。
    「蓬!」
    徐子陵被震得差點滑下斜坡時,那人亦被他反擊之力迫得蹌踉跌退。
    其它敵人得此緩衝,乘機逃命。
    此時卜大志的戰船又回來了,箭如雨發的往江上浮沉的敵人射去。
    徐子陵猛提一口真氣,回過頭來,與敵人打個照面,赫然是曾有一面之緣的大江會
二當家『虎君』裴炎。
    只見他一對凶睛不住閃動,顯是因試出徐子陵功力強絕,生出怯意,不住往斜坡頂
退去。
    巨舶已沉下大半,甲板上除他們外,再不見任何人。
    徐子陵緩緩迫去,兩手撮掌成刀,遙遙發出真勁,制著對方,從容笑道:「二當家
也要逃命嗎?」
    裴炎一擺手上大刀,停步呸的一聲厲喝道:「殺了你這小子才走也不遲。」
    徐子陵閃電橫移,隔空一拳打去。
    裴炎大吼一聲,險險跌倒。原來因徐子陵改變了位置,出拳角度巧妙無倫,登時擊
中了他右肩,不但劇痛攻心,差點連刀子都丟掉,本來他也非是如此不濟,問題是他根
本無心戀戰,又早寒了膽子,故才被徐子陵所乘。
    這時他逃走之心更盛,正要後撒,徐子陵鬼魅般來到他右側,無奈下厲叱一聲,刀
交左手,拚命反擊。
    徐子陵采遊走戰術,無論裴炎如何閃躲,他總能迫得他硬拚,震得他左手發麻,無
法施出平時的五成功夫。
    此消彼長下,裴炎左臂再中一指,大刀墮地。
    裴炎魂飛魄散,使出壓箱底的本領,故意滾下斜坡,雙腿疾踼,凶悍之極。
    徐子陵一聲長笑,雙拳齊出,正要一舉制敵時,一股尖銳之極的破風之聲,從左側
疾射而至。
    當他猛然醒悟敵人一直躲在艙門處時,敵劍籠罩了左方的空間,劍氣瀰漫。
    徐子陵剎那間判斷出來襲者功力最少要勝裴炎兩籌,假設自己不全力應付,可能要
吃大虧,無奈下放過裴炎,轉身揮手,硬接敵劍。
    「蓬!」
    掌劍交擊。
    徐子陵被震得血氣浮動,橫移兩步。
    那人則借勢飄飛,落在傾斜的帆桅上。
    裴炎剛滾到甲板斜坡部,沒入江水裡。
    那偷襲者一身黑衣,瘦長英俊,脂粉之氣極重,長笑道:「今趟算你們狠,但終有
一天我白文原會好好報答你們。」
    再一個翻身,沒進江水裡。
    他的聲音忽而暗啞,忽而尖亢,正是那在艙內說話的人。
    此刻江水已浸至徐子陵腳下,巨舶終於沉沒。

                  ※               ※                 ※

    寇仲這時在水底追了近里許遠,到離兩女不及四丈時,兩女左右分開逃走。
    在暗黑的江水中,寇仲認定其中一人,發力追去。
    從對方潛游的美妙姿態,他可肯定眼下這條美人魚是游秋雁,尤其是她光滑的禿頭,
更是別人無法假冒的。
    寇仲已和她多次交手。
    若論水底功夫,他絕及不上她這水上專家,但他在內功和手腳上均遠勝於她,故不
愁她可飛出他的掌心。
    前面的游秋雁似是氣力下繼的緩了下來。
    寇仲心中好笑,知她不是要發暗器就是要撒網,詐作毫不知情的加速潛去,同時手
握腰間的鞭把,準備給她來個意外的驚愕。
    三丈、兩丈、一丈。
    游秋雁猛一旋身,網子迎頭罩至。
    寇仲倏地下潛,右手輕抹,長鞭脫腰而出,水蛇般往游秋雁繞去,左手伸指點在網
沿處。
    真勁借網傳去,游秋雁嬌軀劇顫時,鞭子纏上她修長的玉腿,封閉了她的穴道。
    寇仲一把將她抱個結實,升上水面。
    上游處仍是喊殺陣陣,江上的搜捕遊戲顯是方興未艾。
    寇仲在游秋雁的香唇吻了一口,笑嘻嘻道:「雁姐想在江中親熱,還是待上岸再溫
存呢?」
    游秋雁氣苦地瞪了他一眼後,緊緊閉上美目,這是她目下唯一表示抗議的無奈方式。
    寇仲摟著她爬上一道淺灘,把她壓在身下微笑道:「我上趟放你,還以為你會心中
感激,怎知對我最凶的竟是你,貴幫主身體好嗎?」
    游秋雁瞪開美目,冷冷瞧著他道:「殺了我吧!」
    寇仲湊到她晶瑩如玉的小耳旁,咬著她耳珠道:「不!我仍要放你!」
    接著拍開她的脈穴,彈起身來,豪情萬丈道:「因為我喜歡你的俏樣兒,當日貴幫
主摟著你的小蠻腰時,累得我都不知多麼想當幫主。哈!不過我終不是也抱了你親了你
又摸了你嗎?」
    游秋雁跳了起來,美目滴溜溜轉了好一會,歎道:「寇仲你莫要後悔,有機會我絕
不肯放過你的。」
    寇仲探手在她臉蛋摸了一把,淡淡笑道:「其實你是愛上了我,所以才特別恨我,
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吧!我們走看瞧好了。」
    游秋雁不知是氣自己給他摸時不懂閃躲,還是心中對他愛恨難分,猛一踩腳,轉身
便去。
    看著她美好的背影逐漸遠去,寇仲不由想起東溟公主和徐子陵間那種曖昧的關係,
接著又想起李秀寧,歎了一口氣,往上游趕回去。
    天際終現出第一道曙光。

                  ※               ※                 ※

    是役寇仲和徐子陵大獲全勝,震動了整個巴陵城。
    敵人遭擒者三十多人,其中有三個是女的,包括昨晚登岸的女婢在內。死傷者由於
隨水下飄,所以難以點算。
    蕭銑和香玉山知道將軍府內暗藏內奸,都非常緊張,立即展開調查。
    雲玉真卻有點不高興,既怪兩人沒有通知她就私下去對付敵人,更怪兩人沒得她同
意,卻指使她的手下去作戰,頗有越權之嫌。
    不過在寇仲的溫柔手段下,很快她就回嗔作喜,與兩人談笑如常。
    到晚簧氶A寇仲問起查探內奸的事,香玉山面色沉下來道:「早已知機逃了。」
    素素接口道:「她是我的一個貼身小婢,自今早出門便失去蹤影。唉!想不到我待
她親如姊妹,她竟會做這種事。」
    香玉山苦笑道:「她自幼便侍候我,想不到竟會給人收買了。」
    徐子陵皺眉道:「她懂武功嗎?」
    香玉山愕然搖頭。
    寇仲歎道:「你給人騙了,若我猜得不錯,這小婢必是遭了毒手,好使你以為已沒
有了內奸的問題。」
    素素劇震道:「小梅!」淚水同時奪眶而出。
    徐子陵怨怪地瞪了寇仲一眼,扶起素素,進入內廳加以勸慰。
    寇仲拍額後悔道:「是我不好!」
    雲玉真低聲道:「你們對素姐確是好得令人沒話說。」
    香玉山沉吟道:「怎樣才能把這內奸挖出來碎屍萬段呢?」
    寇仲望了內廳一眼,又長長一歎,沉聲道:「只是他令素姐傷心落淚,我便不肯放
過他。給我把那被活擒女婢提來,我保證可從身上得悉內奸的身份。」

                  ※               ※                 ※

    女婢被帶到偏廳,寇仲揮手命其它人全退出廳外。
    這女婢年華雙十,長得頗為娟秀,雖是臉色蒼白,但卻神色堅決,顯是不肯輕易屈
服。
    寇仲挨坐太師椅內,微笑道:「姑娘請坐!」
    小婢搖了搖頭,緊抿嘴唇,擺明不會說話。
    寇仲好整以暇道:「只要你肯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立即放了你,讓你好好享受你
的大好青春。」
    小婢呆了一呆,眼睛射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但旋又搖頭。
    寇仲知她不肯相信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笑道:「誰不知我寇仲是個好人,你的主
子要殺我,並非因為我做過什麼壞事,只為對『楊公寶庫』起了貪念,所以你的主子才
是壞人。哈!這道理多麼簡單,不明白的就是笨蛋。」
    小婢雖沒說話,但俏臉再不繃得那麼緊了。
    寇仲拍胸道:「就讓我這好人作出保證,只要你肯答三條問題,我就放了你。」
    小婢嬌軀微顫,垂首啞聲道:「若我答了你,但你又硬指我說謊,那……」
    寇仲截斷她道:「是否說謊,大家都心知肚明,例如假若你稍有猶豫的情況,又或
說得斷斷續續,便分明在編故事,那就不用繼續下去了!」
    小婢咬著下唇道:「真的只問三個問題?」
    寇仲攤手道:「當然!我豈是言而無信的人。」
    小婢勇敢地與他對視,俏目生機盡復的道:「只要我沒有猶豫,說話更沒有斷斷續
續,就可以走了嗎?」
    寇仲肯定地道:「就是這樣。不過假若你犯上這些錯誤,我立即廢了你武功,並把
你賣落最低級的@子,讓你每天至少接十個客,明白嗎?」
    小婢聽得臉色大變,而事實上寇仲根本不懂得如何可廢她武功,更不會賣她落青樓,
全是一派恫嚇之言。
    好半晌後,小婢點頭答應。
    這麼便宜的事,換了任何人都難以拒絕,寇仲正是摸準她這種心理,不愁她不入圈
套。
    寇仲虎目寒芒亮起,瞧得小婢心中發毛垂首時,沉聲道:「你叫什麼名字?」小婢
愕然道:「我叫小秋。」心想這麼容易,不知是否算作一個問題。
    寇仲拍幾道:「第一個問題過關了!」
    小婢忍著心中狂喜,輕輕道:「寇公子請說第二個問題吧!」
    寇仲柔聲道:「第二個問題是,嘿!你的主子是誰?」
    小婢迅快答道:「媚公主!」
    寇仲欣然道:「恭喜姑娘連過兩關,答完下個問題後,我會親自送姑娘出城與家人
團聚,最好不要回媚公主那裡去了。如此聲名狼藉的主人,黏上了隨時有禍,今趟當作
是個教訓好哩。」
    小婢低聲道:「公子問吧!」
    寇仲故意默然半晌,到小婢緊張得渾身不自然時,倏地喝道:「昨晚誰把信交給你?」
    小婢猛地張口,卻說不出話來。
    寇仲暴喝道:「不能過關!」
    小婢淚水湧出,急叫道:「我不知他的名字啊!」
    寇仲不容她有思索機會,喝道:「他有多高!」
    小婢不敢猶豫,答道:「比我高半個頭。」
    接著寇仲連珠彈發的連問十多個問題,最後長身而起道:「我知道他是誰了,這便
送姑娘離開,不要哭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