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八卷)
第七章 神秘巨舶

    翌日清晨,徐子陵和寇仲督促段玉成等四人練功過招。
    寇仲正以一條鞭子迫得包志復和石介兩人左支右絀時,雲玉真來到旁觀的徐子陵身
旁,驚訝地瞧著場中的倩況,道:「他們兩人的武功相當不錯,你們怎樣招攬他們回來
的。」
    「噹!」
    包志復的大刀給寇仲的鞭子捲個正著,脫手墮地。
    徐子陵瞥了容光煥發的雲玉真一眼,目光落到揮舞雙槍,補上包志復位置的段玉成
身上,先喝道:「麻貴動手!」
    麻貴一聲領命,左右手各放出三枚鐵彈子,疾射寇仲胸口和胯下要害。
    雲玉真登時嚇了一跳,心想那有練功亦像生死相拚的樣子。
    寇仲哈哈大笑,身子晃了晃,麻貴的暗器全部落空。
    徐子陵這才微笑道:「美人兒師傅為何這麼早起床?」
    雲玉真拋了他一記媚眼道:「掛著你們嘛!」
    徐子陵苦笑道:「師傅似乎又把我錯當是寇仲了!」
    雲玉真俏臉微紅,尷尬地白了他一眼道:「我還以為你再不會提起那件事的。」
    那件事指的自是她錯把徐子陵當作寇仲而投懷送吻的事。
    徐子陵淡淡一笑,步入場中,喝道:「輪到我了!」
    寇仲收鞭退到雲玉真旁,徐子陵已空手和四人戰作一團。
    寇仲笑道:「這四個小子愈來愈厲害,既證明了我們眼光獨到,又是我們教導有方。
哼!昨晚沒有我在旁,美人兒師傅當然是輾轉反側,難以成眠了。」
    雲玉真的粉臉更紅了,啐道:「人家睡得不知多麼香甜,為何男人總狂妄得以為女
兒家沒了他們就不成呢?」
    寇仲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了,我還以為美人兒師傅沒了我就不行。那麼過幾天
我離開後,再不用急著回來哩。」
    雲玉真明知他在耍自己,仍忍不住大嗔道:「寇仲!你這是明著欺負人家。」寇仲
微笑道:「終試出雲幫主的心意。嘻!素姐來了,你要不要和我們一道去玩兒呢?」
    雲玉真橫他一眼道:「鬼才陪你去?」
    又送他一個甜笑,這才去了。

                  ※               ※                 ※

    馬車駛出將軍府,八騎開路,八騎護後,而寇仲和徐子陵則並騎在素素的馬車旁緩
行。
    素素心情暢美,不時隔窗和兩人談天說笑,樂也融融。
    車隊由北門出城,目的地是上游的臨江亭,乃巴陵城外著名的勝地,可飽覽長江的
美景。
    出城後,素素聽兩人的話,在道旁稍事休息。
    寇仲見徐子陵不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兒,臉色還顯得有些蒼白,便問道:「你在想
什麼?」
    徐子陵猶豫半晌,才道:「我忽然想起楊虛彥,他究竟為誰出力辦事呢?」
    寇仲皺眉道:「不是有人說過他在追求楊世充的美麗女兒嗎?大家都姓楊,自然容
易親近哩!」
    徐子陵回頭朝城外碼頭處深深望上一眼後,道:「我當然記得這事。卻覺得不合情
埋。現在楊世充最害怕的人是李密,何時才輪得到蕭銑。」
    寇仲沉吟道:「但更沒有埋由為林士宏辦事。像楊虛彥那種皇族出身的人,與林士
宏這種綠林出身人物怎都拉不上關係。不過你亦說得對,若我是楊世充,那有閒情去管
南方的事。」
    徐子陵道:「若楊虛彥不是楊世充的人,就該與四閥之一有關連。宋閥向與皇室不
和,又偏處南方,可以刪除。剩下的就只有李閥、獨孤閥和宇文閥。」
    寇仲分析道:「獨孤閥一向是巴陵幫的盟友,亦可剔除。剩下就是宇文閥和李閥了。
看來該是宇文閥的可能性大一點。唉!但宇文閥也是自顧不暇,像楊世充般無暇南顧。
我的娘,難道是李世民那小子。」
    徐子陵動容道:「這個可能性很大,李小子乃高瞻遠矚、雄材大略的人。只有他才
可先一步看穿香小子的重要性,殺了他,蕭銑就等若盲了半隻眼睛,由此亦可見李小子
很看得起蕭銑。」
    寇仲點頭道:「孫子兵法有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若論情報網的周密龐大,無
孔不入,莫過於香小子手上所掌握遍佈全國的青樓和賭場。嘿!李小子加上楊虛彥,不
是很有趣嗎?」
    這時素素又揭開簾子,探頭出來道:「人家很悶哩!過來陪姐姐聊天好嗎?」

                  ※               ※                 ※

    到黃昏回府時,段玉成向他們報告道:「下屬們依足兩位幫主吩咐,由馬車出門開
始,便全神監視四周動靜,既沒發現有人跟蹤,又或任何異樣的情況。」
    兩人回房後,都大惑不解,更非常失望。
    難道是猜錯了,又或敵人高明到能避過段玉成四人耳目的地方。
    寇仲拍台道:「沒理由的,玉成他們藏身監視的位置,都是精心挑選,只要有人跟
蹤,定瞞不過他們,除非……嘿!」
    徐子陵接回道:「我才不信那對惡僧艷尼肯嚥下這口鳥氣,那惡僧更是性情暴躁,
絕沒有久候的耐心。除非……」
    兩人對望一眼,均感腦子內靈光閃過。
    除非他們在等候援手,否則沒有理由會放過在城外襲殺他們的機會。
    假設惡僧艷尼確是陰癸派的人,那來援的定是陰癸派或曲傲一方高手,這就不能小
覷了。
    寇仲吁出一口涼氣道:「千萬不要再帶素姐離城,索性用空車充數算了。」
    徐子陵皺眉道:「我們定要想辦法把這被動的形勢扭轉過來,最好能在敵方的高手
趕來前,先一步幹掉惡僧艷尼,不然我們就有禍了。」
    寇仲抓頭道:「你有沒有想過其實這事相當奇怪。若照表面的情埋,惡僧艷尼根本
不知道我們和巴陵幫的關係,更不知道我們事後溜了到巴陵。為何我們總認定他們清楚
掌握到我們的行蹤,還準備隨時伏擊我們呢?」
    徐子陵道:「這純粹是一種近乎靈異的感覺,沒有埋由可說的。」
    寇仲歎道:「可見長生訣確是道家瑰寶,而你在這方面比我敏銳多了。皆因你的心
態更接近修真之士。不!你根本是如假包換的子陵真人,嘻!只差還沒有換上道袍。最
適合與那師妃暄配作一雙,搶了侯希白的心頭愛,哈!」
    徐子陵苦惱道:「這時候還來說廢話。」
    寇仲正容道:「這絕非廢話。假設你真有這種靈覺,我們便可加以利用,例如你能
否感覺到敵人大約在哪個位置呢?」
    徐子陵默然半晌,緩緩搖頭道:「不!我只是心中隱有不祥的預感,就是那麼多了。」
    寇仲長身而起道:「不若我們來作個試驗,先在城中兜兜圈子,不成時再到城外去。
假設你心中那危險的感覺加強時,就表示我們更接近敵人了。這種察探之術,保證曠古
絕今,教人意想不到,可殺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徐子陵劇震道:「那就不用兜圈子,還記得今早剛出城時,你問我在想什麼嗎?我
答你是想起楊虛彥,其實那是後來的事。當時我那危險的感覺大幅增強,心中很不舒服。
就像那天楊虛彥偷襲我們前的樣子,所以我才會想起楊虛彥,但往西去後,那奇異的感
覺就逐漸消失。」
    寇仲大喜道:「這就成啦。城門外碼頭處泊滿大小船隻,其中定有一艘是敵人藏身
之所。而他們那時定在暗中窺伺我們,好決定是否尾隨下手,你才會生出感應。就像那
天楊虛彥想行刺香小子那樣。哈!今趟得寶了。」
    徐子陵霍地站起,虎目精芒閃射,沉聲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給敵人一個
教他們終生難忘的意外驚駭。」

                  ※               ※                 ※

    巴陵城外的一截里許長的河道,泊滿了大小船隻,少說也有二、三百艘之多。岸上
的曠地處,搭有十多座涼棚,放著堆積如小山般的貨物,都是趕不及運入城內的余貨。
    徐子陵和寇仲穿上水靠,伏在其中一堆貨物後,瞧著以百計從船上映來的點點燈火,
完全不知怎樣入手找尋敵人。
    寇仲低聲道:「有沒有對某處的感覺強烈些呢?」
    徐子陵苦笑道:「完全沒有什麼感覺,唉!我們應否回去睡覺呢?」
    寇仲搖頭表示不同意,沉吟道:「假設我們把耳朵貼著船底,運功偷聽,你猜能否
聽到船上所有的聲音?」
    徐子陵沒好氣道:「聽到又怎樣?假設船上的人全睡了,又或沒有說話,我們是否
仍要輪著偷聽下去。別忘記這裡有數百條船,就算每艘只聽上一刻鐘,聽不到一成天早
光了。」
    寇仲終於放棄,頹然道:「那只好明天再來,希望你的感覺會靈光點。咦!」徐子
陵循他目光瞧去,只見一艘沒有燈火的快艇,正在船舶間左穿右搖,往岸旁駛來。只看
快艇的速度,便知操舟者是會家子。
    兩人運足目力,不放過目標的任何動靜。
    快艇上站看一男一女兩個人,那年青女子站在船頭,衣看打扮似是婢子的身份,容
貌娟好,卻帶點浪蕩的味兒。
    男的身形粗壯,但面相鄙俗,看樣子與女子同屬婢僕之流。
    快艇迅速靠近,尚未抵岸,女婢騰身而起,幾個起落後,沒入江岸的暗黑裡,小艇
則在男僕的操作下靠在岸邊等待。
    兩人喜出望外,雖不敢肯定他們是否惡僧艷尼的人,但比之先前的茫無頭緒,自不
可相比較。
    打個眼色後,兩人無聲無息地繞了個圈子,在男僕目光不及處悄悄下水,不片晌潛
到艇底處,運功貼附。
    他們乘機凝聚功力,好應付或會來臨的惡戰。
    小半個時辰後,婢子回來了。
    男僕問道:「拿到東西了嗎?」
    婢子「嗯!」的應了一聲,表示取得東西。
    艇子開出。
    艇上婢僕再沒說話。
    好半晌後,小艇來到一艘巨舶之旁,停了下來。
    兩人離開小艇,潛到巨舶底下,貼耳細聽,似乎隱有人聲,可惜卻被拍打船身生出
的江浪聲響所擾,聽不真切。
    寇仲扯著徐子陵,從船尾處冒出水面,低聲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何!」
    徐子陵笑道:「何來這麼多廢話,去吧!」
    兩人對視一笑,往上攀去,到了甲板邊沿處,探頭窺看。
    這艘船在水底已覺其巨,現在由這角度看去,更有宏偉的感覺,船身竟長達二百餘
尺。
    甲板上的船艙共有三層,三十多個艙窗,只見其中四個亮了燈火,還傳出人聲。
    甲板上則靜悄無人。
    徐子陵湊到寇仲耳邊道:「我發現了兩個暗哨,均設在第三層處,可見他們是以監
視江面其它船隻的動靜為主,反注意不到甲板上的情況。」
    寇仲輕鬆地道:「怎都要博他娘的一鋪,勢頭不對時便借水遁。來吧!」
    兩人翻上甲板,貼地疾竄,躲到艙尾的暗影裡,不但迅若鬼魅,其動作一致,仿如
預早操練了千百次似的。
    他們不敢冒失內闖,功聚雙耳,細心靜聽,艙廳內傳來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那人
道:「這兩個小子合起來時特別厲害,連任少名都要飲恨收場,所以我們動手時,先揀
其中之一全力殺掉,到擒下另一人時,再以嚴刑迫供,我才不信他不把『楊公寶庫』招
出來。」
    兩人聽得愕然以對,這不是剛離常熟時在江口追擊他們的大江會二當家「虎君」裴
炎的聲音嗎?當時尚有個武功強橫之極的王魁介。
    想不到今趟以為找到惡僧艷尼,卻是誤中副車。
    另一把陌生的聲音道:「我們待他們八日後渡江北上時,便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將
他們或擒或殺,以我們的實力,對付他們應像捏死幾隻小蟻般容易。」
    此人說話的聲音變化多端,忽而暗啞低沉,忽而尖聲尖氣,斷斷續續,聽的人耳朵
都要受罪。
    若他因練功而變成這樣子,那他的武功必是詭奇邪異,教人難以測度。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色變,卻不是因他的聲音怪異,而是對方為何能將他們的行蹤把
握得如此精確。不用說亦是有人通風報信,難怪他們不用派人來偵察動靜了。一把低沉
的女聲狠很道:「我們就殺死那徐子陵,再擒下那天殺的寇仲,我要他受盡折磨後才死
去。」
    只聽她聲音透出的仇火,便知她恨寇仲恨得入心入肺。
    兩人都覺有點耳熟,卻一時想不起這女子是誰。
    另一又嬌又甜,柔軟得像天上浮雲的女聲淡淡道:「遊仙姑的心願必可達到。這兩
個小子都可以自豪了,竟促成了爹和沈當家的聯手,將來我們畫地稱王時,還得多謝他
們哩!」
    寇仲和徐子陵登時醒悟過來,那恨他們入骨的女子正是海沙幫的俏尼姑游秋雁,是
另一個艷尼。
    沈當家自是沉法興,海沙幫最近當了他的走狗,其聯軍更被兩人重挫,難怪急於復
仇。
    那女子的爹又是誰呢?看樣子大江會亦要聽命於他。
    沉法興的聲音響起道:「今趟得媚公主主持大局,可肯定這兩個小子必是手到拿來,
有了『楊公寶庫』,加上我們江南和迦樓羅兩軍的聯盟,天下還不是我們兩家的囊中之
物嗎?」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心中一顫,終於知道這媚公主的爹是誰了。
    在天下起義的群雄中,若論凶殘成性,莫過於現在聲勢日盛,自稱迦樓羅王的朱粲。
    據說迦樓羅軍缺糧時便烹人來吃,此事容或有誇大處,但亦可見他們的聲譽是多麼
壞了。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怎麼辦?不若用刀子畫下徐子陵寇仲曾到此一遊,嚇他
們一跳也好。」
    徐子陵搖頭道:「不!那樣我們永遠都成不了真正的高手,索性大幹他娘的一場,
免得將來礙手礙腳。」
    寇仲在他肩頭重重抓一下,虎目生輝道:「好!我們就隨機應變,看看誰的拳頭更
硬一點。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