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八卷)
第六章 愛恨難分

    寇仲拍了宋玉致的房門,問道:「可以進來說兩句話嗎?」
    宋玉致應道:「若只是兩句話就可以。」
    寇仲歎了一口氣,推門而入。
    房內一片暗黑,惟只月色從艙窗斜斜映入沒有燈火的室內,剛好把獨坐椅上的宋玉
致籠罩在淡淡的金黃色光裡。
    這美女烏黑的秀髮垂了下來,自由寫意地散垂在香肩處,眼睛像一對又深又明亮的
寶石,正目不轉睛地瞧著他。
    寇仲心神劇震,首次發覺她女性化一面的氣質和外表,絕不遜色於李秀寧。
    宋玉致有點不耐煩地道:「你不是有兩句話說嗎?說完便給我滾出去。」
    寇仲苦笑道:「我今趟來是向宋小姐認錯和取消婚約之議的。以後寇仲也不敢對宋
小姐有何妄想了。」
    說完便要離開。
    宋玉致一呆道:「給我滾回來!」
    寇仲的手已拿著門環,聞言凝止不動,背著她苦澀地道:「是我不好,不該把『楊
公寶庫』和小姐的終生大事連在一起說,弄得像宗交易似的。」
    宋玉致默然半晌後輕輕道:「坐下再說好嗎?」
    寇仲搖頭歎道:「現在我只想一個人躲起來好好思索,這些日子來我滿腦子都是如
何去與人爭雄鬥勝,其它事都給忽略了,我真要反省一下。」
    宋玉致秀眉揚起,有些按捺不住的嗔道:「你這小子給本姑娘坐下再說,若你這麼
溜了,人家會恨你一世的。」
    寇仲旋風般轉過身來,奇道:「你不是早把我恨透了嗎?難道那是假的嗎?」宋玉
致避開他銳利的眼神,垂首道:「剛才你進來時,為何像個呆子般瞧著人家。」
    寇仲移到她座前,單膝脆下,右手抓著扶手,歎道:「因為我忽然發覺玉致你竟是
這麼動人心弦,令我不由自主地生出愛慕之心,從而反省到自己的諸般不對。」
    宋玉致避無可避的與他在氣息可聞的距離間對視著,勾起那天給他壓在地上的情景,
芳心暗顫道:「你先起來坐到旁邊去好嗎?」
    寇仲出奇地合作,坐好時宋玉致低聲道:「你究竟想怎樣呢?」
    寇仲抓頭道:「宋小姐是指那方面呢?」
    宋玉致回復冷靜,淡淡道:「當然是指爭霸天下,究竟是為了什麼?」
    寇仲一對眼睛立時亮了起來,點頭道:「宋小姐是第一個向我提出這問題的人,即
使小陵也沒有興趣想知道。」
    頓了頓肅容道:「我出身巿井,深切體會到當施政者仁義全失時,老百姓的生活是
多麼淒慘和痛苦。唉!起始時我只是想加入其中最有埋想和前途的義軍,豈知所遇到的
像杜伏威、李密之輩,無不是唯利是視,心狠手辣的強徒,若讓他們當上了皇帝,絕不
會是好事。而且既然他們可爭天下,我寇仲為何不可以?人最緊要是有志氣。」
    又歎了一口氣道:「問題是我亦看出要爭天下,絕不能空談仁義,讓仁義處處綁手
綁腳。於是在宋小姐眼中,就變成一個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了。嘿!事實上我只是
想一舉兩得吧!」
    宋玉致沉吟不語。
    寇仲長身而起,伸了個姿態誇張的懶腰後,道:「我要回房了!嘻!把話說出來後,
整個人都舒服多哩。」
    宋玉致柔聲道:「寇仲你知道嗎?爹和二叔絕不會把我嫁給你這種出身的人的,你
在耍手段,他們也在耍手段。」
    寇仲失聲道:「什麼?」
    宋玉致盈盈而超,移到他身前,凝視看他道:「你為何不問爹把我許配了給誰呢?
是否不屑一問,還是毫不在乎?」
    寇仲尷尬地道:「我是有點不敢問。」
    宋玉致淡淡道:「縱使你問,二叔也不會說出來,我的未來夫家就是李密的獨子李
天凡。這婚事是一年前才訂下的。只要李密攻克洛陽,我便要嫁入李家,明白嗎?」
    寇仲聽得目瞪口呆,作聲不得。宋玉致伸出玉手,在他臉頰撫了一把,微笑道:
「寇公子回房休息吧!爭天下絕不會是簡單的一回事,但我真的希望你能成功。」

                  ※               ※                 ※

    徐子陵彈熄了油燈,拉開房門,待要離開,心中仍在思量寇仲剛才似真似假的反省
和懺悔,憂喜不定,心神恍惚時,香風迎面襲來。
    他自然而然往後退開,那知一個火辣的嬌軀已縱體入懷,纖手纏上他的頸項,香唇
封上他的嘴兒。
    徐子陵這才驚醒過來,抓著對方的香肩,把她輕輕推開少許,俊臉通紅道:「是我!」
    雲玉真嬌軀劇顫,猛地退後,玉頰霞燒。
    徐子陵回復瀟灑自然,微笑道:「這會是我一段香艷美麗的回憶。」說罷逕自回房
去了。

                  ※               ※                 ※

    船抵巴陵,蕭銑親自出城相迎,同來的還有其它另一大將左路元帥張繡。此人個子
矮矮的,頭顱卻特別巨大,頭髮蓬亂,但目光卻是冷靜銳利得能洞察別人肺腑,給他凝
視時頗有點給他以目光審問的味兒。據香玉山先前所言,他的武功比右路元帥董景珍更
要高明,僅在蕭銑之下。
    歡迎隊伍裡當然少不了素素,見到夫君和兩個兄弟無恙歸來,又立下大功,自是喜
翻了心頭。
    更令寇仲和徐子陵心花怒放的是段玉成、包志復、石介和麻貴都來了。
    這四個小子渾身傷痕,原來途中屢遇毛賊截劫,但此刻都精神奕奕,顯是武技因磨
練而大有長進。
    蕭銑對兩人自是擺出感激倚重、禮賢下士的態度,對宋玉致更待別禮待,當然是想
到與宋閥聯手的種種好處。
    當晚蕭銑設宴慶祝,席間對兩人讚不絕口。
    宴後宋玉致留下與蕭銑密話,他們則回到香玉山的將軍府去。
    途中素素提醒他們曾許下的承諾,這幾天定要陪她遊山玩水。
    兩人對她眷戀甚深,待她若如傅君婥,自是高興地答應。
    回到府中,三姐弟在府內園亭裡暢敘離情,言笑甚歡時,香玉山神色匆匆的來了,
坐下道:「鐵騎會已分裂成三股人,一股投向林士宏,一股依附沉法興,剩下的卻誓要
為任少名復仇,由惡僧和艷尼率領。」
    素素花容失色道:「那怎辦才好?」
    徐子陵不悅地瞪了香玉山一眼,怪他令素素受驚。
    寇仲訝道:「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香玉山先對徐子陵歉然賠笑,又安慰了素素,才道:「鐵騎會品流複雜,良莠不齊。
一向對該與何方結盟都有不同意見。只因懾於任少名的威權,才似像萬眾一心,任少名
大樹既倒,下面的猢猻自是四分五裂了。」
    寇仲欣然道:「這對南方該是好事,鐵騎會只是一群有組織的大賊,若讓他們得勢,
首先遭殃的就是平民和百姓。」
    徐子陵少有聽到他開口為國,閉口為民的口吻,奇怪地瞥了他一眼。
    香玉山道:「任少名死去的消息,現時仍只限於南方,但已惹起了很大的混亂,待
得傳到北方時,誰都不知會再引起什麼後果。」
    寇仲忽問道:「你們和李密的關係是怎樣的呢?」
    香玉山道:「以前由於我們為楊廣辦事,與李密可說處於對立狀態,故關係一向不
好。但亦未有正面衝突過,所以關係處於很微妙的狀態下。為何忽然問起這問題呢?」
    這時雲玉真來了,寇仲扯開話題,沒有回答香玉山。

                  ※               ※                 ※

    那晚宋玉致很夜才回來,眾人早已睡熟。翌晨寇仲和徐子陵陪素素去閒逛,她仍未
起床,到眾人回府時,才知她悄悄離開了。
    晚飯後,寇仲、徐子陵跟段玉成四人商量了北上的路線後,返房休息。
    寇仲尾隨徐子陵回房,邀功的道:「陵少!今趟算我聽你的話吧!昨夜親口向宋玉
致取消婚事,今早她便不告而別了。」
    徐子陵奇道:「你好像對她離開沒有半點不愉快的感覺。」
    寇仲頹然坐下,看看站在床邊,一副準備上床高臥的樣子的徐子陵,苦笑道:「若
說沒受打擊就是騙你的。不過眼前這麼多頭痛的事,那容我有餘暇去自尋煩惱。女孩子
就像蝴蝶,要飛便讓她飛走吧!哈!我們不但沒有青樓運,還沒有美女運,個個美女都
像和我們有十冤九仇似的。」
    徐子陵掀起帷帳,在床沿坐下,聞言心中一痛,想起傳君婥和貞嫂,前者香魂已渺,
後者不知所蹤,不禁黯然神傷。
    現在只剩下最親近的素姐,而她的幸福,卻是由香玉山決定,人生真是如此無可奈
何嗎?
    寇仲沉吟道:「今趟北上,會是最凶險的一段旅程,我們的敵人多得連自己都弄不
清楚。」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道:「由明天開始,我們要對段玉成他們施以最嚴格的訓練,令
他們至少有自保的能力。」
    寇仲點頭道:「我們該在這裡留多少天呢?若太早離開,素姐定會怪我們的。」
    徐子陵道:「我們就多陪素姐十天吧!順帶也可訓練玉成他們。」
    寇仲同意道:「就依你的話。」
    徐子陵問道:「美人兒師傅方面又怎樣呢?」
    寇仲道:「她當然想隨我們北上,可是她自己那檔子事誰給她料理。」
    旋又壓低聲音道:「香小子卻私下告訴我她是約了獨孤策,所以才不肯離開巴陵,
要這女人專心待一個男人,恐怕比摘取天上的明月更困難。」
    徐子陵皺眉道:「香小子為何會把這種事告訴你?這並不像他的作風。」
    寇仲冷哼道:「當然是奉了蕭銑那老狐狸的命令,設法破壞我和美人兒師傅的關係,
現在海沙幫受挫甚重,剩下的就只巨鯤幫、水龍幫和大江幫,對蕭銑來說,美人兒師傅
比我們重要多了。」
    徐子陵沉聲道:「剛才我方警告了香小子,假設素姐有半絲不開心,我也惟他是問。」
    寇仲笑道:「給個天他作膽,都不敢欺負素姐,唉!到現在我仍不明白素姐為何肯
嫁給他。」
    徐子陵吁出一口氣道:「現在談這個問題再沒有任何意義。」
    頓了頓道:「知否為何我要留下十天那麼久呢?你雖然答應,但我卻知你只是無可
奈何吧。」
    寇仲愕然道:「這個我真沒想過。只認為陪素姐乃目下最重要的頭等大事。只要和
她一起,我整個人就會輕鬆適意。」
    徐子陵歉然道:「是我想歪了,照我看惡僧艷尼等凶人必會來尋我們的晦氣,若能
狠狠重創他們之後才上路,我們的旅途會順利多呢!」
    寇仲皺眉道:「這處是巴陵幫的地頭,他們敢來撒野嗎?」
    徐子陵微笑道:「我們在他們的地頭擊殺任少名,他們自然要在我們的地頭殺死我
們,方能顯出威風。所以他們除非不來,否則必是以雷霆萬鈞之勢,務求在最短的時間
內造成最大的殺傷和破壞。」
    寇仲劍眉揚起,冷笑道:「所以他們必會派人來先踩盤子探消息,假若我們能啜上
這些先頭部隊,便可在他們發動之前予他們迎頭痛擊,哼!」
    徐子陵淡淡笑道:「若我是他們,就會趁我們和素姐出遊時下手了。對嗎?」寇仲
一對虎目立時亮起來。
    徐子陵續道:「一旦我們運鹽北上,我明敵暗,會使我們陷於絕對被動的劣勢,在
戰術上非常不智。若不能把主動操回手內,我敢斷言我們永不能抵達關中。」寇仲訝道:
「今天沒什麼事吧!你似乎從未試過對這些事如此熱心和積極的。」
    徐子陵移到窗前,負手仰望窗外的星空,油然道:「在殺死任少名的一刻,我忽然
感到自己踏上另一段人生的旅途。但也清楚知道我們已和幾個惡勢力纏搭不清,捲進大
時代的漩渦裡,避無可避,一是選擇自盡,一是選擇面對,再沒有第三個可能性。」
    別過頭來瞧寇仲,見他正目射奇光的盯著自己,訝道:「為何這樣望我?」
    寇仲霍地立起,正容道:「因為剛才你顯了一代高手的氣勢和風範,最難得是那麼
流暢自然。」
    徐子陵微笑道:「不要拍小弟的馬屁了,你不覺得近來自己態度有太著跡的改變嗎?
詐作恭順聽教,又不時說些冠冕堂皇的話,向我大耍手段。」
    寇仲大力拍了他肩頭,哈哈笑道:「做人有時不須這麼坦白的。我漏了一件事沒有
告訴你,宋玉致的未來夫家你道是誰,我的娘!竟是李密的獨子。」
    徐子陵明知他故意岔到別處去,仍忍不住失聲叫道:「什麼?」
    寇仲放開搭在他肩頭的手,挨在窗欄處,目光投往茫茫月夜去,雙目閃閃生輝的道:
「這是宋閥和瓦崗軍的一場政治交易,南北為縱,以之對付西北方的李閥。所以若不設
法粉碎這南北的聯盟,天下最終會落到李密手上。」
    徐子陵苦笑道:「你是否想說服我同意你去利用宋玉致呢?」
    寇仲微笑搖頭道:「你太小覷我寇仲了。只要我們能使李密攻不下洛陽,婚約就無
效。那時她宋家大小姐要嫁給什麼人,我寇仲絕不會破壞她的幸福。不過她若發覺沒法
離開寇某人,那就是寇某的福分哩。這樣說,夠坦白誠實吧!」
    徐子陵聳肩道:「好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只好由老天爺去決定。現在該
做的事在集中精神來對付敵人,其它的到我們還有命時再想吧!」
    寇仲皺眉道:「你是否暗示現在須上床睡覺呢?我們已很少談得這麼興高采烈和投
契了!哈!『投契』這兩字用得真好。」
    徐子陵淡淡道:「我們投契的談話,現在才正式展開,我心中有個預感,就是惡僧
艷尼和他們的同夥應在巴陵附近,守候伏殺我們的良機。」
    寇仲坐下沉吟道:「說不定他們根本就在城裡,有什麼方法可把他們引出來呢?」
    徐子陵淡然自若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若待他們出手,我們死傷難免,所以
上策仍在能否先發制人。」
    寇仲嘴角逸出一絲充滿自信的笑意,徐徐道:「今趟我們對付敵人,絕不借助蕭銑
的力量,這才能達到磨練自己的目的。」
    又思索道:「照我猜惡僧艷尼由於形相特別,當不敢冒險進城,而只是派出手下查
探和監視我們,且必在香小子將軍府外某處,好清楚我們出入的情況,只要找到那探子,
就展開反跟蹤,先一步制敵死命。」
    徐子陵道:「自楊虛彥刺殺香小子不果後,香小子的軍府防衛大幅增強,在府外亦
布下暗崗,所以若對方派人來,必是潛蹤匿跡,精擅輕功的高手,不會那麼容易被我們
發覺行藏,所以我們若沒有一點手段,會很難發現這麼的一個人。」
    寇仲哈哈笑道:「放心吧!這事包在我身上,若連惡僧艷尼都對付不了,還說什麼
爭霸天下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