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七卷)
第十三章 兵行險著

    當晚鐵騎會和守城的楚軍在全城展開逐家逐戶的搜索行動。
    寇徐等人置身的興發隆亦不能免。
    幸好各人有正式出入文件,加上牛方才又暗施賄贈,終能平安過關。
    敵人走後,香玉山斷然道:「今趟事情敗露,任少名已有防範,我們再無機會,最
要命是他已看破我們意圖於春在樓下手這一著。」
    眾人心中明白,除非像在春在樓那等公眾場所,又能精確把握時間與地點,否則根
本沒法進行刺殺。
    雲玉真歎道:「我們明早立即離城,此地多留一刻,就多一分危險。」
    陳老謀正為寇仲包紮逃走時傷了小許皮肉的右臂,點頭道:「能安全離開,是很幸
運的了。」
    徐子陵淡淡道:「你們明天走,但我和仲少定要留下來。」
    卜天志愕然道:「這是絕不明智的做法。」
    寇仲笑嘻嘻道:「總之我們一天未死,便仍有成功機會。」
    香玉山苦笑道:「那大家都不走好了。且暫時我們的身份都不會有問題。」
    徐子陵斷然道:「不!你們明天定要離開,我們則裝作留下來談生意。若你們不走,
我們一旦要溜起來會有很多顧忌的。」
    雲玉真臉色轉白,沉聲道:「這個險值得冒嗎?和送死有何分別。」
    寇仲哂道:「美人兒師傅你看我們是肯眼白白去送死的傻瓜嗎?乖乖的回巴陵等待
我們的捷音吧!」
    雲玉真咬著下唇堅決地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卜天志露出奇怪的神色,瞧了自己的幫主一眼後,才道:「兩位公子不若把計劃說
出來,假若幫主認為可行,而她又知道離開會有利兩位的行動,說不定使肯先一步離開。」
    這番話合情合理,寇仲歎了一口氣道:「原因很簡單,就是任少名根本不把我們放
在眼內。」
    徐子陵接口道:「就算他真的顧忌我們,也絕不想讓別人知道,又或讓手下曉得。
所以他必會裝作絲毫不會介意的仍到春在樓去找霍琪。」
    寇仲笑道:「當然啦!就算他和霍琪上床,亦必會把那對流星錘塞在枕底,哈!這
樣的枕頭倒是怎麼睡呢?」
    徐子陵不理眾人有何反應,續下去道:「在刺殺行動前,牛叔那方的人必須全體離
開,因為我們必須利用現在的身份行事。」
    香玉山皺眉道:「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惡憎艷尼必會貼身保護主子,你們就算有下
手的機會,也絕傷不了任少名半根毫毛。」
    牛方才亦點頭道:「任少名的手下更會大幅加強保安,這情況下,恐怕你們連接近
的機會都沒有。」
    寇仲苦笑道:「若非事情凶險至此,我們怎須費盡唇舌勸你們先走一步呢?」徐子
陵道:「只有全無後顧之憂,我們得手後才可有機會逃命。」
    寇仲一唱一和的道:「別忘了我們是逃生的頂尖高手,否則已不能坐在這裡勸你們
好好合作了。」
    卜天志同意道:「我們明白了。」
    轉向香玉山和雲玉真道:「我們不若移到上游等待兩位公子,只要他們能回到船來,
就可安然離去了。」
    雲玉真無奈下怏怏道:「你們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的。」
    言罷憤然回房去了。
    香玉山失去了雲玉真的支持,亦只好屈服。商量了事情的細節後,各人才回房休息。
    寇仲追著徐子陵入房,搭著他肩頭笑道:「你那一掌是怎麼弄出來的,嚇得整個大
堂的人都溜了。」
    徐子陵思索道:「這事真奇怪,就像當年在學藝灘那無意的一擊,事前想不到,事
後怎也難以重複;可能我們仍有潛力未發揮出來。」
    寇仲歎道:「你與風濕寒對站作勢時亦非常精采,哼!看那臭公主和跋小子還敢否
小覷我兩兄弟。」
    徐子陵奮然道:「終有一天我會擊倒風濕寒的。」
    寇仲奇道:「你少有這麼著重勝敗的。為何對跋鋒寒卻是例外?」
    徐子陵坐了下來,沉吟道:「或者因為我覺得他是在玩弄瑜姨的感情吧!」
    寇仲在他對面坐下,俯前低聲問道:「真半點都與單琬晶沒關係嗎?」
    徐子陵沒好氣的道:「當然沒有關係,我從來不把她放在心上。」
    寇仲挨往椅背去,以手拍額道:「臭公主若聽到你這句話,必會傷心欲絕。她對你
可是愛恨難分,否則就不會硬插到你兩人中間,好迫跋鋒寒鳴金收兵。」
    徐子陵有點心煩地道:「夜了!我們都該休息哩。」
    寇仲無奈地起身離開,到了門前轉身道:「小陵!我真的很感激你,若非你肯留下
對付任少名,我就只有隨大隊回去一途,那將成為一個永不能彌補的遺憾。」這才推門
去了。
    徐子陵彈滅燈火,整個人融入了房內的黑暗去。
    蹄聲不斷從街外傳來。
    明晚此刻,他們是否仍能好好的活著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