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七卷)
第十二章 大鬧青樓

    寇仲、徐子陵兩人到達春在樓時,又改了一副樣貌,只像兩個普通的武林人物。
    這是雲玉真的提議,若發生了什麼意外事,只要事後扮回米商,就可掩藏身份了。
    在陳老謀的妙手下,寇仲變成個年紀在三十五、六間的小鬍子,徐子陵被加濃了眉
毛,塗黑了皮膚,好遮蓋他出眾的文秀之氣。又黏上五綹長鬚,即管熟人都難把他認出
來。
    像他們這種普通樣貌的武士,每天出入於青樓都不知多少,所以初時把門的龜奴一
點不在意,到寇仲塞了錠金子到他掌裡,才知來的是大闊客,忙打躬作揖的恭迎他們進
客堂內。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希望今趟的運道會好一點。」
    徐子陵歎了一口氣,想起以前每逛青樓,總沒有一次是有好結果的。
    龜奴這時拉了個眉花眼笑的鴇母白娘來招呼他們,今次寇仲加重了出手,塞了兩錠
金子給她,才道:「我們今趟是慕霍琪姑娘之名而來,白娘你至緊要不讓我們失望啊!」
    白娘欣然笑道:「兩位大爺出手這麼闊綽,奴家怎都會識做的!不過琪琪晚晚都忙
得不暇分身,奴家要想盡辦法,才或可使她過來唱上一曲,好稍遂大爺們的心願。」
    寇仲那還不會意,再慷香玉山之慨,多塞了塊金子給她,道:「若只是匆匆過場,
實在太沒味道了,不若白娘給我和琪小姐預約明晚……」
    白娘「啊喲」嬌呼,截斷他道:「明晚更不行,連奴家都沒有法子了。唉!你也不
知琪琪多麼紅,若奴家不是見兩位大爺這麼好人,怎肯挨罵都要為你安排呢!」
    接著又道:「兩位先在這裡喝口熱茶,待奴家為大爺在內院找間有體面的別院,為
兩位挑幾位聲、色、藝俱佳的標緻人兒,再來領兩位大爺進去。」
    在鬧哄哄客堂內的一組桌椅坐下後,接過小婢奉上的香茗,寇仲和徐子陵都蠻有興
趣的溜目四顧。
    堂內靠壁處擺了十多組桌椅,坐滿了人,人人都惟恐聲音不夠大的樣子,吵得喧聲
震天,有若巿集。
    寇仲呻了幾口熱茶,歎道:「身在此間,誰想得到中土正戰火連綿,生靈塗炭。」
    徐子陵低聲道:「你要小心,靠門處有兩個人正盯著我們。」
    寇仲皺眉咕噥:「照計我們該沒有露出破綻,有什麼好看的。我們又不是青樓的紅
阿姑。」
    徐子陵苦笑道:「很快可以揭曉了,其中一人正朝我們走過來。」
    兩人詐作茫然不知,直至那人來到桌子對面坐下,才裝作醒覺地朝來人望去,一見
下立時魂飛魄散,差點起身就跑。
    竟然是扮成男裝的東溟公主單琬晶。
    這時她玉臉含霜,狠狠盯著兩人道:「即使化了灰我也認得出你兩個小賊。」寇仲
驚魂甫定,想起自己確實偷了她的東西,給她罵作小賊實難以反駁。尷尬的道:「公主
你好,不見久了,想不到你不但漂亮了,還更成熟了。」
    東溟公主單琬晶眼中滿盈殺機,沉聲道:「死到臨頭還敢貧嘴,只要我大叫一聲寇
仲或徐子陵,保證你們永遠離不開這所妓寨。」
    接著目光射向徐子陵,語帶諷刺的道:「想不到高傲自負的徐公子不但是賊,還是
個淫賊。」
    徐子陵凝神瞧著她的瓜子臉兒,嘴角逸出一絲苦笑,聳肩道:「公主愛把我當什麼
就當什麼吧!」
    寇仲笑道:「公主似是特別著緊我這位兄弟,所以連罵都沒小弟我的份兒。」單琬
晶微一愕然,秀目閃過令人難辨的複雜神色,然後沉下臉來,道:「我的確著緊你們,
不過卻是你們兩條狗命。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被我揭破身份,一是隨我出去把我
們間的問題解決。」
    寇仲回復賴皮本色,笑嘻嘻道:「公主有多少隨從呢?」
    單琬晶冷笑道:「要收拾你兩個小賊,還須人幫手嗎?」
    寇仲伸了個懶腰,微笑道:「公主自問比之你的跋情郎如何呢?」
    單琬晶大感愕然,呆了一呆道:「什麼跋情郎,噢……你們……」
    徐子陵淡淡道:「我們確曾與跋兄交過手。且請問公主今趟來九江,有何貴幹呢?」
    單琬晶似氣得七竅出煙的道:「我的事與你們何關?你連知道的資格也沒有。」
    接著狠瞪寇仲,氣鼓鼓道:「跋鋒寒只是個談得來的朋友,絲毫不牽涉男女之私,
你莫要含血噴人。」
    寇仲攤手道:「那李閥的李小子又是否只是你另一個談得來的朋友?這問題是我代
小陵問的。」
    徐子陵自然知道寇仲正利用自己和單琬晶的微妙關係,希圖渡此難關,故不以為忤,
只是默不作聲。
    單琬晶嬌軀微顫,氣得玉臉鐵青,咬牙道:「滿口胡言亂語,我今天若不宰掉你們,
誓不為人。」
    寇仲賠笑道:「公主息怒,凡事我們都須看後果。例如打架本非好事,但若打得化
敵為友,就是好事;我承認偷東西本身不是好事,但假若偷的後果能弄死那昏君;你的
另一位好朋友李小子又有爭霸天下的機會,就由壞事變作好事。嘻!公主大人有大量,
我和小陵向你賠罪好了。」
    單琬晶默然半晌後,輕輕道:「任你舌粲蓮花,今晚亦休想脫身的了。由現在起,
十息內你們若不隨我離開這裡,我就大叫寇仲和徐子陵在此,看看又會變出甚麼好的後
果來。」
    兩人立時頭皮發麻,但卻一點辦法都欠奉。
    若說堂堂東溟公主沒有隨員,殺了他們都不會相信。但這仍不是他們擔心的原因,
他們最頭痛的是此戰只能挨打,難道他們可恩將仇報地擊傷東溟派的人嗎?
    七息、八息……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了個決定博他娘一鋪的眼神。
    九息!十息。
    單琬晶雙目精芒爍閃,驀地嬌叱道:「寇仲、徐子陵在此。」
    她這兩句話含勁而發,聲震大堂,傳到每一隻耳朵內。
    大廳倏地靜至落針可聞,百多道目光全集中到他三人身上。
    寇仲出人意表的哈哈大笑,長身而起道:「原來寇仲和徐子陵這兩個小子在這裡鬼
混過,但兄台又何必要撐大喉嚨大叫大嚷呢?」
    話尚未完,單琬晶已一掌隔台印來,強烈的氣勁,像箭般刺向寇仲寬闊的胸膛。
    寇仲保命要緊,顧不得洩露身手,游魚般滑到徐子陵身後。
    大廳仍是鴉雀無聲。
    現在只要在江湖上走動的人,都或多或少聽過兩人的事;不單因頭上有兩張追殺令,
更因盛傳他們知悉『楊公寶庫』的秘密。
    徐子陵雙目射出前所未有的神光,瞪著東溟公主單琬晶,一字一字地緩緩道:「你
可知自己做了些什麼事?」
    接著一掌拍在台面,整張堅實的楠木桌立時寸寸碎裂,木屑灑遍地上。
    徐子陵大喝道:「寇仲、徐子陵在此,那個要取我兄弟頸上人頭的,就過來動手,
否則就請出去,免得我兄弟誤傷旁人。」
    當桌子砰的一聲變成碎粉時,包括徐子陵自己在內,三個當事人全嚇了。
    徐子陵所以大吃一驚,是他原本只是想拍這一掌以洩出心中憤恨。因為單琬晶這麼
一句話,不但使他們立陷險境,最可恨的是等若把他們整個刺殺大計破壞了,偏是他們
又不能下手教訓單琬晶。
    那想得到自己的掌力厲害至此,竟可硬把整張楠木台粉碎。
    寇仲大吃一驚,一方面是因徐子陵突如其來的掌勁,另一方面卻是從沒見過徐子陵
發這麼大脾氣。一時間反將因身份暴露而引起的種種問題拋到一旁,暗中比較杜伏威當
日掌碎酸枝台的相似情景。
    東溟公主單琬晶芳心劇震,除了從沒想過徐子陵的功力已到了如此境界,更被徐子
陵威猛無儔的氣勢深深震撼著。
    且惹得徐子陵反應這麼激烈,她心中不由有少許兒後悔。
    一時間三人呆看著地上的木碎,徐子陵和單琬晶還對坐椅內,隔著碎屑,情景怪異
之極。
    大堂內佔了大半是來自各地的武林人物,初時還有人對擒殺兩人頗為意動。到徐子
陵露了這石破天驚的一手,登時人人噤若寒蟬,接近三人的幾桌客人均紛紛避往遠處。
    寇仲首先回過神來,指著單琬晶哈哈笑道:「各位!這位是女扮男裝的東溟公主單
琬晶,她今趟到九江來是要刺殺『青蛟』任少名。」
    單琬晶大怒而起,戟指道:「你胡說什麼?」
    寇仲眨眨眼睛低聲道:「你可以胡言亂語,我們自亦可以胡言亂語,這事公平得很。
哈!不拖你下水捱捱麻煩就是正蠢材一個呢!」
    此時堂內眾人聞得「刺殺任少名」之語,無不色變。
    膽小的商人和侍候客人的婢僕首先惶然散逃,接著是那些江湖人物,誰都知接著會
發生什麼事,不想牽涉其中。
    只半晌工夫,本是鬧哄哄的大堂雞飛狗走後,變得人去堂空。
    只剩下一個人獨坐在近門那一桌處。
    此人身型雄壯如山,容顏俊偉,青色勁裝外加披風,有種說不出的懾人魅力,正是
近來轟動武林的突厥青年高手跋鋒寒。
    寇仲和徐子陵這才記起當日博君瑜說跋鋒寒約了單琬晶,原來見面的地方竟是這風
風雨雨的九江城。
    跋鋒寒長身而起,大笑道:「士別三日,刮目相看,想不到徐兄掌力如此強橫,今
晚與兩位兄台有緣相聚,跋某人欣慰之極。」
    寇仲「鏘」的一聲拔出雲玉真送他的精鋼長刀,以刀鋒點了點跋鋒寒,豪情萬丈道:
「相請不如偶遇,更難得跋兄這麼好興致,讓我兩兄弟先送跋兄上路吧!」單琬晶眼中
閃過奇異的神色,嬌叱道:「寇小賊你當我不存在嗎?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跋鋒寒殺機大盛,表面仍是帶著微笑,淡然道:「現在不只是琬晶想宰掉你們,連
跋某都忍不住手癢,琬晶請讓小弟打頭陣好嗎?」
    徐子陵猛地立起,冷冷道:「公主的事,我們稍後自有交待,但跋兄實是欺人太甚……」
    單琬晶哂道:「他是欺人太甚,你們卻是人多欺人少,算什麼英雄好漢?」
    寇仲心中叫苦,要知他們對付跋鋒寒的唯一方法,就是聯手之術,假設單琬晶硬要
插在其中,先不說單琬晶本身是第一流的高手,只是不能對她痛下殺著這要命的一點,
已可注定他們必敗無疑。
    徐子陵完全冷靜下來,淡淡道:「既是如此,就讓我和跋兄單打獨鬥一場,看看是
誰欺誰好了。」
    單琬晶完全沒法掩飾她的玉容微變,怒道:「你是在找死?」
    寇仲給她破壞了刺殺任少名的美夢,早恨不得把她按在膝上痛揍粉臀,遇此良機,
故作詫色道:「這豈非大遂公主心意嗎?」
    接著又向徐子陵道:「小陵!我都說公主表面恨你,其實心中卻是向著你的,呵!」
    「鏘!」
    單琬晶長劍出鞘,繞過徐子陵,化作點點寒光,盛怒下向寇仲出手。
    寇仲見她劍法既精妙絕倫,又是凌厲之極,那敢怠慢,倏地退開。
    單琬晶卓立徐子陵背後,把寇仲迫在大堂的另一邊,叱道:「徐小賊你既不知天高
地厚,就給本公主去送死吧!」
    「鏘!」
    跋鋒寒亮出長劍,登時生出一股強大無匹的勁氣,朝兩丈外的徐子陵直衝而去,把
他籠罩劍勁之內,使對手就算想退縮亦有所不能。
    徐子陵心中卻是靜如井中之月,沒有生死勝敗之慮,更沒有任何雜念,把真氣提至
極限,對抗著跋鋒寒驚人的氣勢。
    兩大年青高手,終於到了決一生死的局面。
    單琬晶緊咬銀牙,強忍著回頭一看的衝動,只希望事情能盡快結束,而事後則努力
把這一切徹底忘掉。
    連她自己都不明白,徐子陵在她芳心中占的是個怎樣的位置。
    寇仲卻是心念電轉,想著如何利用腰間的長鞭,好一舉制著單琬晶,那就有機會和
徐子陵去掉跋鋒寒這個勁敵了。
    跋鋒寒的心神全貫注住徐子陵身上,沒有半絲波蕩,手上則不斷摧發劍氣,無孔不
入地尋找他的弱點。
    但對方在他的強大壓力下,仍是站得穩如山嶽,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氣吞河岳,
無隙可尋的氣勢,一時間竟不敢輕率出手。
    他不出手,寇仲更不敢動手,一時間四人分作兩對,均是對峙之局。
    驀地破風之聲由四方八面響起,顯示正有大批好手朝這裡趕來。
    跋鋒寒正要趁這間隙,全力出手取徐子陵的小命時,出奇地單琬晶舍下寇仲,掠往
跋鋒寒,嬌叱道:「我們走!」
    寇仲大喜,衝到徐子陵旁,大叫道:「我們也扯呼啊!」
    跋鋒寒無奈下收回勁氣,由於他掌握了主動,故能收發自如。
    門窗人影連閃,鐵騎會的高手蜂擁而至。
    四人分作兩組,同時沖天而起,撞破屋頂,到了瓦面之上。
    只見下面火把處處,也數不清包圍的人有多少。
    寇仲大笑道:「公主和你的跋情郎,後會有期了。」
    向徐子陵打個眼色,橫過空中,兩人一先一後朝後院方向投去。
    他們對春在樓的形勢瞭若指掌,逃起來當然非常方便。
    另一邊的跋鋒寒和單琬晶,知道若不趁敵人未完成包圍,陣腳未穩時逃走,那就只
有力戰而死的結局。
    他們豈敢怠慢,朝反方向殺去,落荒而逃。
    兵器交擊之音連串響起,接著是追逐之聲,逐漸遠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