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七卷)
第十一章 深入虎穴

    徐子陵翌日醒來,拒絕了到艙底與香玉山等共癒A獨自在房內打坐。
    每次練功完畢,他都有種自得自足,不假外求的滿足感。
    奇怪的是以前他也如寇仲般很喜歡吃東西,但功力愈深,食慾卻遞減,尤厭葷腥,
反而野果菜蔬最對他胃口。甚至兩、三天不吃東西亦沒有問題。
    今天他之所以要獨留房中,皆因發覺身體出現了奇異的變化,竟然整層皮脫了下來,
像蛇蛻皮的情況。
    新的皮膚又滑又嫩,仿似嬰兒,使他看來更是異采照人。
    徐子陵並不太把這種變化放在心上,舉起雙手,作出不同的架式,同時把真勁運行
到手上去。
    他對自己這雙變得更晶瑩修美的手愈來愈有信心,當貫注真氣時,硬擋任何神兵利
器也不會有絲毫損傷,但卻此任何神兵利器更要靈活和隨心所欲。
    昨天正面與楊虛彥交鋒時,他清楚感到自己在武學上的進步。
    楊虛彥飄忽若神的劍法,再不是那麼難以捉摸。正因他把握到楊虛彥奇異的劍功,
才能保著香玉山的小命。
    徐子陵雖非好鬥,但卻深知在江湖上強者為王的道理。你不殺人,就要被殺,尤其
在這紛亂的大時代,根本沒有道理可言。
    這時寇仲神采飛揚的來了,定神一看,「咦」的一聲道:「為何你變得和以前很不
相同,整個人像會發亮似的?」
    徐子陵淡淡道:「你不是也變了嗎?一副洋洋自得的樣子。不過請不要告訴我昨晚
發生了什麼事。」
    寇仲心知肚明瞞不過他的耳朵,尷尬地坐在床沿處,啞道:「有些事遲早都會發生
的。」
    又顧左右而言他道:「聽香小子說任少名的功夫和老爹相差無幾,最多只是差上一
籌半籌,事情看來非常棘手。」
    徐子陵道:「你說跋鋒寒厲害呢?還該是老爹厲害點?」
    寇仲皺眉道:「這真是很難下判斷,照我猜應是跋鋒寒厲害少許,因為他仍很年青,
每日都在進步中。」
    徐子陵道:「假若我們聯手雙戰跋鋒寒,你認為可有勝算?」
    寇仲默思片晌,苦笑道:「雖是我們的贏面較高,但勢必有一個要給他拉去陪葬。
這小子真難應付。那天若非先攻其不備,我兩兄弟可能永遠都要橫躺在那片密林裡。」
    徐子陵微笑道:「今次恕我不敢苟同仲少你的判斷。若我們再和跋鋒寒交手,他必
敗無疑,因為我已想通了弈劍術,更想通了可斬下任少名臭頭的戰術。」
    寇仲大喜道:「這次是你最令我興奮的不同意見,快說來聽聽!」
    徐子陵朝窗口瞧去,望著不斷變化的岸景,露出回憶的神色,油然道:「打自那趟
擊退李子通始,我就發覺我和你的武功可合營而成威力倍增的聯擊之法,但總想不到實
際上如何進行。」
    接著深吸一口氣,一字一字地道:「但昨晚終於想通了。」
    寇仲瞪著他道:「我明瞭,是奕劍術吧。」
    徐子陵歎道:「正是弈劍之法,試想假若我們能把握全局,再超離棋局似的戰場,
憑著我們自少培養出來的默契,聯手全力對付一個人;寧道奇、畢玄那種級數的高手或
者不敢說,但保證連跋鋒寒、老爹都要沒命,更不要說任少名了。」
    寇仲拍腿道:「我真的明白了!我們聯弈之術最厲害處就是千變萬化,全無成規,
我作魚游你作鳥飛,且一寒一熱,誰能抵擋。哈!我們終於差點無敵於天下,可惜卻要
靠人多去欺人少。」
    徐子陵搖頭道:「不理對方有多少人,我們仍是兩個人去應付。是了!你的井中月
丟失了,拿什麼來替代呢?」
    寇仲抓頭道:「我玩刀玩得有點厭了,但又不知玩什麼才好?」
    徐子陵道:「那天我見你用馬鞭很就手,以軟鞭來破流星錘,該很有趣。」

                  ※               ※                 ※

    「呼!」
    長鞭越過甲板兩丈的空間,在香玉山、雲玉真和一眾巨鯤幫徒的旁觀下,先是靈蛇
般在甲板上延伸,到了徐子陵腳前三尺許處,鞭梢像蛇頭般昂起,閃電點往徐子陵的小
腹。眾人無不歎為觀止,兩丈半長的皮鞭到了寇仲手裡,就變得充滿了生命的感覺。
    徐子陵看也不看,右手拇指下按,正中鞭梢。
    兩人同時劇震,往後退了一步。
    長鞭再後繼無力,回到了寇仲的頭頂,旋出了五、六個圓旋,煞是好看。
    徐子陵搖頭道:「不行!總沒有抽向楊虛彥那一鞭的味道。」
    寇仲笑道:「皆因我運鞭前瞧了美人兒師傅一眼,故以無法專心吧了。」
    雲玉真在旁嗔道:「自己不行,卻賴在人家身上。」
    徐子陵道:「不是專心與否的問題,而是太過著跡,軟兵器自有軟兵器的特性,不
像硬兵器如刀x般總受到方位角度的限制。你有沒有辦法使鞭子能像長了眼睛般自動改
向,攻敵意想不到的位置呢?」
    寇仲呆了半晌,忽地鞭子照頭照腦般往徐子陵抽去,眼看要打中徐子陵,徐子陵倏
地橫移,豈知鞭子近鞭梢六尺許處突然奇跡的彎折,追著繞到徐子陵背後,拂往他後腦
去。
    徐子陵喝道:「這就差不多了!」晃了一晃,鞭子落空,似要迴旋往寇仲的方向,
忽地鞭身現出一陣波浪般的紋樣,接著化作十多圈鞭影,驟朝徐子陵臉門竄去,神乎其
技之極。
    香玉山和雲玉真都看到目瞪口呆。
    他們都知道寇仲是初次拿起鞭子練習,但卻像別人整輩子都在用鞭那樣,絲毫沒有
生手或初哥的感覺。
    最厲害是他不但能氣貫鞭梢,還能憑真氣控制得鞭子任意變化改向,攻敵防不勝防
之處。
    「啪!」
    徐子陵連續三掌拍散鞭圈,又往後飛退,才避過寇仲這一輪猛攻。
    寇仲灑脫地把鞭子回扯,蛇般纏到腰間去,高舉雙手道:「鞭子不見了!」
    香玉山一震道:「假若寇大哥能先用其它兵器惑敵,然後才突然出鞭,會教人更難
抵擋。」
    寇仲呆了一呆,然後豎直拇指道:「香將軍確夠精明,就依你之言,不過你可給我
找把好刀,左刀右鞭,教任少名吃不完兜著往地府走。」
    一個巨鯤幫徒忙解下佩刀,送到寇仲手上,嚷道:「刀來了!」
    眾人一陣采聲,士氣昂揚。
    寇仲接過大刀,「嚓!嚓!嚓!」望虛空劈了三刀,立時生出一股慘烈的刀氣。
    刀子倏停,鋒指徐子陵。
    徐子陵一個閃身,到了寇仲身前,兩手化出漫天掌影,鋪天蓋地的向寇仲發動攻勢。
    寇仲左手急劈數刀。刀掌交擊,一時勁氣旋飛,迫得眾人往外退開。
    突然寇仲先朝後移,再往腰間抹去,長鞭像毒龍般脫腰而出,鞭鞘往徐子陵胸口點
去,再又忽然上揚,纏往徐子陵的脖子,變化之巧,令人瞠目。
    徐子陵伸指彈在鞭梢處,那知寇仲一個大旋身,不但左手刀劈至,長鞭更繞了一個
圈,彎至徐子陵身後下盤,抽往他腿彎去。
    徐子陵騰身而起,掌尖掃中刀鋒,同時一拳擊往寇仲臉門,動作從容,瀟灑好看。
    眾人一陣喝采聲。
    寇仲游魚般滑開,哈哈笑道:「我錯在太早用鞭,假若我能用刀把你劈得連老子的
鞭都忘掉,就有機會把你這小子收拾了。」
    徐子陵落地立定,肅容道:「這正是關鍵所在,假設你能令任少名全力招架,鞭子
就有可乘之機,因為他發夢都想不到你另有殺著。」
    香玉山抓頭道:「我死也不能相信寇大哥以前既未用過左手刀,更未試遇正式拿起
鞭子和人動手。」
    寇仲把刀物歸原主後,笑吟吟走過來道:「香將軍猜得對,美人兒幫主該是最清楚
的了。當年在那船被撞沉的沙灘上,我和小陵日夜練武,既練右手,又練左手,只要高
興,山籐也當作鞭子使,所以現在自然容易上手。」
    徐子陵道:「我認為主要是因長生訣的奇異真氣,不斷為我們通經活絡,所以全身
每部分都能控縱自如,練起來自是事半功倍。」
    雲玉真羨慕地歎道:「仍是令人難信的。你們都不知自己當時如何窩囊,我縛起一
隻手都可打得你們左僕右跌。」
    寇仲岔開道:「還有多久才到九江,我有點迫不及待哩。」
    香玉山答道:「兩位大哥在上,小弟看五個時辰便可抵達。」
    雲玉真笑道:「一邊叫香將軍,另一邊卻又是大哥小弟的,聽在外人耳裡,真弄不
清楚你們的關係。」
    寇仲哈哈笑道:「那我和你又怎麼算?一方叫美人兒師傅,另一方喚寇公子又或寇
小子,我們又是什麼關係?」
    雲玉真狠狠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誰和你胡扯。」再送了他和徐子陵各人一
記媚眼後,裊娜多姿的避入船艙去。
    這時夕陽西下,大江上廣闊的天空逐漸昏沉。
    大船順流望東疾駛而去。
    到了房門,徐子陵待要入房臥床練氣,卻給寇仲硬扯到隔鄰他的房間去。
    摟著徐子陵的肩頭移到窗前,道:「小陵,你看外面的星空原野多美,最動人處是
包含了無數挑戰和不可測度的變化。」
    徐子陵笑道:「有什麼就說吧!對我還要大兜圈子嗎?」
    寇仲道:「我確是有感而發,經過昨晚後,我才真正覺得自己成人了,有資格擁有
天下間任何美女。最美妙是那種君臨和征服的感覺,任他美人兒幫主平時如何擺出凜然
不可侵犯的高傲樣兒,在那一刻還不是我仲少要她生就生,死就死,又或欲生欲死。」
    徐子陵搖頭道:「我對男女之事卻全沒有征服對方的意念,只覺若兩情相悅,進行
魚水之歡時,只是大家攜手去追尋和開拓某種曼妙無窮的境界。所以我只能和真正喜歡
上的女子共尋好夢。」
    寇仲沉吟道:「在理論上我可以接受你這理想化的說法,但在實際上卻無法擺脫因
大展雄風而得的快意。或者這正是你和我的分別,你不是常說我愛當發號司令的領袖嗎?」
    頓了頓拍拍他肩頭苦笑道:「有時我真擔心你會變了吃齋的和尚。」
    徐子陵笑罵道:「去你的!我只是未遇上真正能令我心儀的女性吧了!」
    寇仲哂道:「沉落雁、單琬晶,誰不是第一流才色兼備的美女,偏是你毫不動心,
那除了你根本對女人不起興趣外,還有別的解釋嗎?」
    徐子陵橫肘撞在寇仲脅下,痛得他放開摟著他肩頭的手,才淡淡道:「女性吸引人
的地方,除了外貌,更重要的是內涵和氣質,沉落雁野心既大,又奸狡如狐,憑什麼令
我徐子陵動心。單琬晶現在與們勢成水火,更是休提。你舉出這兩人作例子,是否該打。」
    寇仲苦著臉猛揉被擊痛處,道:「我忘了假若我們成功刺殺任少名,可能會樹立另
一批深不可測的勁敵,因為任少名旗下那對惡僧尼,或者會是陰癸派遣出來亂世的門人。」
    徐子陵呆了片晌,歎道:「這就是爭天下的代價了。愈陷愈深,到最後四周的人非
友即敵。」
    寇仲吁出一口氣緩緩道:「任少名更有很大機會是鐵勒王密遣來中土搗亂的奸細,
所以我們會一舉開罪了內外兩大勢力,你怕嗎?」
    徐子陵微笑搖頭,淡淡道:「若沒有這些挑戰和壓力,終其一生,恐怕都難以上窺
武道的至境。我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實要多謝每一個想殺死我們的人。」

                  ※               ※                 ※

    當夜丑時,戰船在離九江十里的一道支流的密林隱蔽處靠岸。那裡有另一艘載滿米
糧的貨船在等候,還有巨鯤幫的副幫主卜天志和巧匠陳老謀。
    他們登上貨船,陳老謀立即動手為四人改裝易容。
    首先把寇仲改成個滿身俗氣的商賈。
    陳老謀得意洋洋地道:「改裝之法,最緊要因形施術,教人意想不到,全沒有辦法
從改扮後的樣子聯想到以前的樣子,這才可連熟人都瞞過。」
    待見到雲玉真、卜天志、香玉山和徐子陵均點頭稱許,更是意氣風發,口若懸河的
道:「像小仲這種雄悍的體型,扮什麼都會露出破綻,但只有變成個大胖子,行動遲遲
緩緩的,才能瞞人耳目。」
    雲玉真道:「寇仲記著是從沅陵郡經沅水入大江來的米糧商,交貨到九江城的老字
號興發隆,由於軍隊需糧,所以林士宏的楚軍絕不會留難,何況還有興發隆的訂單和正
式通關的文件。」
    寇仲從銅鏡的反映瞧著立在一旁的雲玉真道:「那我叫什麼名字?」
    旁邊的卜天志答道:「寇公子叫顧安,憑著有點身家最愛流連青樓酒館,但又頗為
吝留,絕不受愛金的姐兒歡迎。」
    寇仲苦笑道:「是否你們怕我揮霍,弄得我這麼受人討厭呢?」
    雲玉真掩嘴嬌笑,香玉山則有點尷尬道:「這是雲幫主的意思,怕你真的留連青樓,
誤了正事,嘿!」
    卜天志又道:「徐公子則是被你刻薄對待的親弟顧祥,受盡你指東指西,隨意喝罵
的受氣,但由於生性懦弱,故敢怒而不敢言。」
    香玉山道:「我就做你們顧家的賬房主管,繁瑣的工作都歸我,名字叫顧寧,是你
們的堂弟。」
    寇仲道:「那雲幫主是什麼?」
    雲玉真俏臉微紅道:「作你新納的小妾好嗎?」
    寇仲哈哈笑道:「那我定是怕你去偷人,所以到外地做生意都要把你帶在身邊,哈!
別忘了要同住一房,那才不教人起疑。」
    這時陳老謀把他的鬢髮染白了少許,使他年紀瞧來在四十許間。
    徐子陵歎道:「陳公真本事,若仲少懂得收斂眼內神光,那就誰都認不出他來了!」
    貨船微顫,解碇啟航。

                  ※               ※                 ※

    清晨時分,糧船抵達九江。
    在寇仲這大腹賈的督促下,巨鯤幫眾扮的腳夫運貨到興發隆準備好的騾車上。香玉
山扮的賬房與興發隆派來的人向當地的水運官交代文件手續,弄至正午時分,各人才隨
貨入城。
    城內出奇地人丁興旺,但看外貌裝束,便知若非商旅,就是武林人物。
    卜天志對這裡的情況很熟悉,低聲告訴各人道:「鐵騎會這幾年憑掠奪的手段囤積
了大批財貨,所以外地擁來的人,不是想做生意,就是想加入楚軍,顯出很多人都看好
今趟林士宏和任少名的合併。」
    徐子陵憑窗外望道:「這些人看來都很守規矩。」
    卜天志笑道:「這只是白天的情況,晚上江湖人物每因私怨和利益關係進行火並惡
鬥,死傷了不少人,只要影響不到城民的生活,鐵騎會和楚軍都采放任的態度,事實上
亦很難去管。尤其青樓、酒館和賭場等地方,沒有點斤兩的人都不敢在晚上去找樂子。」
    寇仲皺眉道:「林士宏大可不准外人入城的?」
    香玉山道:「那會使林士宏失去大宗的城關稅收,兼且很多武林人物都多少和鐵騎
會拉上點關係,又或認識會中某人,何況鐵騎會又銳意吸納新血,所以九江才這麼鬧哄
哄的。」
    像江南大多城巿那樣,九江內外以河道交通為主,主要佈局為十字形貫通四門,以
石板鋪築的大街,寬敞至可容八馬並馳。小巷則成方格網狀通向大街,井然有序。
    興發隆所在的甘碧街屬富民區,沿途宅院處處,門樓磨磚雕瓦,院落栽樹培花,氣
氛安詳,不見戰火的痕跡。
    間有河道穿插其間,岸旁綠樹扶疏,細柳拂水,另有一番美景。
    當騾車隊駛進興發隆鋪後的大糧倉時,眾人才鬆了一口氣。
    梳洗休息後,已是黃昏,眾人聚在後院的小廳用癒A興發隆的老闆牛方才乃香玉山
派駐此地的得力手下,乘機向各人匯報九江的情況。
    聽到任少名明早才到,香玉山道:「今趟林士宏和任少名選九江進行結盟儀式,還
隆重其事,顯是欲向天下示威,展示實力。我才不相信北方諸雄會對此毫不關心,來籠
絡者有之,來破壞者亦不會少。九江現在該是龍蛇混雜,我們行事時該特別小心。」
    寇仲道:「有時小心都不管用,今晚就讓我們先到春在樓踩踩地盤,看可否利用那
裡的環境宰掉任少名。」
    牛方才取出一卷圖軸,待卜天志搬開碗碟騰出空間後,攤在桌上,赫然是春在樓的
鳥瞰圖,纖巧精細。
    牛方才道:「春在樓主要分前後兩院,前院設置三座兩層高的重樓,以復道迴廊和
假山魚池分隔,主要用來接待一般賓客。」
    雲玉真道:「若寇公子他們到那裡去,是否只能在這區作樂呢?」
    牛方才點頭道:「該是如此。後院比前院大上一倍,遍植花草樹木,乃九江十大勝
景之一,人稱春園。對稱排列了十幢樓房,只招呼有頭有臉和肯花錢的客人,其中名為
春園的那幢房子,是任少名專用的,是他每趟來九江必到之地。」
    寇仲歎道:「我的奶奶,就是這裡了。」
    徐子陵道:「牛叔真有辦法,有關春在樓的事都查得一清二楚。」
    寇仲道:「以任少名在此地的權勢,大可把看上的女人納入私房,為何任得她留在
那裡讓其它人也可分甘同味呢?」
    香玉山道:「這是任少名的特點,就是不會讓任何女人纏身,免致影響爭霸大業。」
    寇仲又問道:「你們是否有眼線在那裡?否則如何能對春在樓這般瞭如指掌的。」
    香玉山點頭道:「這個當然,我們早有心刺殺任少名,只不過全無下手的機會罷了!」
    徐子陵道:「任少名迷上霍琪,是否街知巷聞的事呢?」
    雲玉真搖頭道:「剛剛相反,此事極端秘密,除春在樓部分人外,就無人知曉。」
    寇仲喜道:「這就更理想了,誰給我帶路到春在樓去。」
    香玉山忙道:「當然是小弟哩!」
    徐子陵道:「香將軍留在這裡吧!我們只須有人引路便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