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七卷)
第八章 妙計脫身

    寇仲和徐子陵一先一後,在山野間沒命飛竄,此時兩人已接近筋疲力盡的情況,但
因強敵緊綴,只能往山勢險峻處急急逃去。
    自三天前在長江旁給跋鋒寒和傅君瑜綴上後,他們由江陰往東急竄數百里,途中經
過義興、永世兩大縣城,雖施盡渾身解數、詭謀妙計,始終撇不掉跋鋒寒和傅君瑜兩人。
    至此才知跋傅其中必有一人是追蹤躡跡的高手,不由叫苦連天。
    這晚跋鋒寒兩人愈追愈近,曾試過離他們只有百來丈的距離,幸好遇上一道穿越深
山窮谷的急流,兼之傾盤大雨,兩人順流衝下十多里,才把大難臨頭的時刻又延長了少
許。
    兩人從河裡爬起來時,不但力盡筋疲,還因途中與河石的碰撞弄得衣服破爛,滿身
傷痕,狼狽不堪。寇仲則連井中月都掉失了。
    在豪雨下兩人登上一處懸崖,終支撐不住,臥倒地上。
    寇仲喘著氣道:「該把風濕寒撇掉了吧?雨下得這麼大,什麼氣味痕跡都該給衝去
了!」
    徐子陵仰臉讓雨水利箭射在臉上,歎道:「望是這麼望,這小子像是要和我們比拚
意志般,誰先倒下誰就要輸了。」
    寇仲辛苦道:「假若今趟可逃出生天,我們的輕功必大有進步。唉!我們當日起程
時多麼豪情壯氣,豈知給這不分善惡的惡阿姨加上個風濕寒,便弄成我們這喪家犬的樣
子。」
    徐子陵整個人伏在地上,俊臉貼著崖沿的泥淖,呻吟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空乏其身。照我看今趟應已離開險境,就當是修練了三天好
哩!」
    寇仲探頭往下方望去,見到一道瀑布從左上方崖壁處奔瀉而下,落處的小湖四周是
黑壓壓一片密林,在山峽間延綿遠去,直至不知有多深多遠。
    又把頭探出少許,下方崖壁離他約十丈許處,特別橫伸出一棵老松,枝繁葉茂,異
常壯觀。
    寇仲心中一動道:「小陵快來看,下面竟奇跡般長了株大樹,該是別有洞天,不若
我們下去一看究竟,說不定有洞穴一類的處所可給我們躲上幾大,正好害得惡阿姨和風
濕寒走跛了腳都找不著我們。」
    徐子陵勉力撐起身體,爬到崖邊,尚未有機會往下望去,倏地一震道:「糟了!」
    寇仲大吃一驚,循他目光瞧往對面隔著深谷,比他們的危崖低了約五十丈的一座小
山,卻不覺任何異樣的情況,忙問道:「什麼事?」
    這時雨勢更趨暴烈,兼之深山夜雨,不但視野難以及遠,連說話也要提高音量才可
聽到。
    徐子陵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他們追來了,剛才一陣狂風吹至,把一下樹枝斷折的
聲音送入我耳內。天!他們怎辦得到呢?」
    寇仲也一陣心寒,在這種環境下,敵人究竟憑什麼能耐仍可不即不離的吊在他們身
後呢?沉聲道:「你還有氣力嗎?」
    徐子陵搖頭苦笑,反問道:「你呢?」
    寇仲歎道:「我們兩兄弟都是同樣貨色,你不行我自然不行。不過照我看惡珂姨和
風濕寒也該不會比我們好得多少,否則就不會撞斷樹枝,現在唯一生路,就是下面有個
洞穴,怎樣?要不要試試?」
    徐子陵道:「照過去幾天的經驗,無論躲到那裡最後他們都有辦法找上來。但今晚
顯然連他們都給這暴雨打亂了聽覺,才讓我們能破天荒的在這處躺了近半個時辰。假若
我們能利用這有利的形勢,說不定可逃出生天。」
    寇仲想起瀑布瀉下處在林木間形成的小湖,心中一動道:「現在是連寧道奇、傅采
林都睜目如盲,假設我們……哈……有辦法了。」

                  ※               ※                 ※

    兩人各捧一塊包紮著破舊外袍的大石,並肩立在崖沿處。
    此時後方破風聲起,由遠而近。寇仲向徐子陵眨眨眼睛,驀地兩人同聲發喊,先把
兩塊大石拋下,才跳將下去。
    當兩人安然落在下面的老松上時,石塊仍在急墮途中,衣袍拂動的聲音,不斷減弱,
真的與他們跳下去沒有分別。
    兩人大氣也透不出一口,伏在老松上不敢動彈。
    「咚咚」兩下水響,由下方百丈處隱約傳來。
    傅君瑜的聲音在上方響起道:「好小子!竟又給他們逃了。」
    跋鋒寒歎道:「這兩個天殺的小子的勒力確是驚人,膽子更大可包天,君瑜還要追
嗎?」
    傅君瑜狠狠道:「追到天腳底我也要追。」
    下面的寇仲和徐子陵聽得面面相覷,怎都想不明白為何傅君瑜會這麼咬牙切齒的惱
恨他們。
    跋鋒寒忽道:「雨愈下愈大了。」
    上方一陣沉默後,跋鋒寒柔聲道:「可否待我辦妥一些事後,才再陪君瑜去找那兩
小子算賬呢?」
    傅君瑜冷冷道:「誰要你陪?滾去見你那東溟派的丫頭吧!」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愕然。
    東漠派那丫頭豈非東溟公主單琬晶,難道她這麼快也給風濕寒勾搭上手?
    跋鋒寒苦澀地笑道:「君瑜,我們不是早說好做一對知己朋友嗎?為何你現在的語
氣卻像個妒忌的情人?」
    傅君瑜沉聲道:「你真當我是好朋友嗎?今趟你跋鋒寒自動請纓來對付那兩個小子,
說到底只是為了討那丫頭的歡心。難道是為了我這好朋友嗎?」
    跋鋒寒哈哈笑道:「君瑜愛這麼想,我也沒有辦法。大丈夫立身處世,須能放手而
為,不被任何人左右,才有痛快可言。無論君瑜如何看我,君瑜始終是我入中土後結交
的第一位紅顏知己。」
    傅君瑜淡淡道:「你愛怎樣說便怎樣說吧!我傅君瑜從開始便知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殺了那兩個小子後,我立即返回高麗,永不再回來。」
    風聲響起,傅君瑜顯是含怒下捨了跋鋒寒而去。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邊道:「這小子落單了,應否乘機來個突擊呢?」
    徐子陵應道:「你還有力氣嗎?」
    寇仲頹然搖頭。
    上面的跋鋒寒長長歎了一口氣,接著自言自語的冷笑:「傅君瑜你算得什麼,怎到
你來左右或明白我。」
    話完迅即離開。
    下面的寇仲和徐子陵卻聽得心生寒意。

                  ※               ※                 ※

    兩人在下面沒有找到山洞,只好爬回崖上,待到雨勢稍竭,方小心翼翼的離開山區。
    他們朝東北奔去,翻過一座青云漱s嶺,在一處樹木五妒漱p谷中摘果充飢,休息
了一晚,待體力盡復,才繼續行程。
    經過這三日的逃亡生涯,兩人都有劫後餘生、重見天日的感覺。
    兩天後他們遇上一個村莊,入村問路,才知巴陵就在東南五十里許處,不由喜出望
外,向村民買了兩套粗布衣服,順道借宿一宵,天未光就往巴陵趕去。
    由於知道遲早會再遇上跋鋒寒或傅君瑜這可怕的勁敵,他們比之以前任何時間更專
志於武道,鑽研新領悟得來的弈劍之道。
    途中休息時,寇仲道:「還記得畢玄那對男女弟子嗎?看來他們一點都奈何不了風
濕寒。」
    徐子陵苦笑道:「你是說拓跋放和他那俏師妺嗎?當然記得,還有洛陽之約呢,但
看來我們都是要爽約的了。」
    寇仲道:「這叫為勢所迫,誰都沒有法子。唉!給惡阿姨和風濕寒這麼搞搞,我和
宋玉致的協議怕也要告吹了。」
    徐子陵愕然道:「什麼協議?」
    寇仲頹然道:「他宋家把鍚良捧作竹花幫的幫主,我則為宋家殺了鐵騎會的任少名。」
    徐子陵駭然道:「你好像不知任少名是誰的樣子。若他是省油燈,早給宋家宰了,
何用勞煩你仲少?」
    寇仲精神一振道:「記得我說過目標必須遠大嗎?假設我們能設計刺殺了任少名,
鐵騎會將受到最沉重的打擊,林士宏也等若沒了一條臂膀,此消彼長下,竹花幫和宋閥
自是勢力激長,那將比現在有趣多了。」
    接著又無精打采道:「但現在與宋玉致失了聯絡,我們還可以有什麼作為呢?」
    徐子陵道:「我倒不反對刺殺任少名,這人一向惡名遠播,好事多為,實是死有餘
辜。」
    寇仲雙目亮了起來,奮然道:「得陵少首肯,事情又大是不同,來!我們先到巴陵
找素姐再說吧!」

                  ※               ※                 ※

    黃昏時分,巴陵終出現前方。
    兩人切入大路,不片晌來到城門,只見城頭高掛寫上「梁」字的旗幟,門禁森嚴,
出入者均須出示通行證件。
    輪到他們時,寇仲硬著頭皮道:「我們是來訪友的。」
    那把守城門的兵目兩眼朝上一翻道:「現在形勢緊張,所有閒雜人等,均禁止出入,
快給我滾。」
    寇仲笑嘻嘻道:「我們找的那位朋友,是巴陵幫的人,兵爺你可否行個方便。」
    接著湊過嘴到他耳邊說:「十兩銀子夠了吧!」
    那兵目冷冷打量了兩人,見他們一副鄉農打扮,忽地大喝道:「人來!給我拿下這
兩個奸細。」
    十多名守衛擁了過來,團團把兩人圍著。
    寇仲搖手道:「我們找的是香玉山,你不信可找他一問就清楚。」
    兵目愕然道:「你們竟會是香將軍的朋友?」
    今趟輪到兩人愕然相對,香小子怎會忽然成了將軍。
    徐子陵忙道:「確是如此,煩官爺你通傳一聲,說是素姐的兄弟來找他呢!」他不
敢報上名字。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煩。兵目呆了一呆,道:「原來是素素夫人的親戚,來
人還不給我立即上報香將軍。」
    兩人失聲道:「素素夫人!」
    兵目奇道:「你們難道不知令姐嫁了給香將軍嗎?」
    兩人頭皮發麻,再說不出半句話來。

                  ※               ※                 ※

    一身戎裝的香玉山飛身下馬,來到兩人身前,大喜道:「謝天謝地,終盼到兩位大
哥來了。」
    眾兵見香玉山如此尊敬這兩個鄉巴小子裝束的親戚,又稱其為大哥,都驚訝得合不
攏起嘴來。
    寇仲和徐子陵相視苦笑,都不知用什麼態度來「對付」這位姐夫。
    不過「家醜不出外傳」,寇仲一把搭著香玉山肩頭往城內走去,冷哼道:「素姐怎
會嫁給你的,不是你這小子用了什麼見不得光的手段吧!」
    徐子陵一言不發地走在香玉山另一邊,立成挾持之勢。
    香玉山忙道:「我香玉山怎會是這種人,可能是令姐發現我對她癡心一片,所以才
肯委身下嫁。唉!你們都不知夫人每次想起你們,都擔心落淚,你們來了就好了!」
    寇仲從袖管中伸出手臂,苦笑道:「看到嗎?你一說癡心一片,老子所有的汗毛立
即直豎起來。」
    香玉山大感尷尬,賠笑道:「若我香玉山有一字謊言,教我遭天打雷劈。」
    寇仲狠狠盯著他道:「你若敢對素姐薄倖,就算你做了皇帝,我都要取你小命,明
白嗎?」
    香玉山不迭道:「怎會呢?兩位大哥放心好了!」
    三人沿街疾步,後面追著香玉山十多個牽馬隨行親衛,惹得路人均側目而視。徐子
陵皺眉道:「你為何會成了將軍呢?」
    香玉山訝道:「你們沒聽到消息嗎?昏君被殺後,蕭二當家以巴陵為都稱帝,國號
大梁。」
    接著低聲道:「二當家本就是南朝梁武帝蕭衍的後人,現在只是恢復舊日稱號吧!」
    寇仲點頭道:「他倒看得起你,難怪你容光煥發了。」
    香玉山赧然道:「這就是兩位人哥所賜,加上小弟自己的努力,現在已完全復元了
呢!」
    寇仲放開了摟著他肩頭的手,哂道:「算你有點自知之明,懂自稱小弟,千萬別妄
想我們會喚你作姐夫。對嗎?陵少?」
    徐子陵攤手苦笑,道:「我可以說什麼話呢?」
    寇仲發洩似的重重推了香玉山一把,喝道:「來!讓我見識見識香將軍復元後的輕
功,再這麼蝸牛般走,天亮了仍見不到素姐呢。」
    香玉山踉蹌兩步後斜掠而起,落到一所民房頂上,兩人忙追著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