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七卷)
第五章 探囊取物

    兩人來到雨竹堂府第的大門外,把門的十多名大漢見他們是風竹堂的人,都露出敵
視的神色,但卻沒有人將他們放在心上。皆因把門的雨竹堂弟子,最低級那個都要比兩
人多出一根竹來。
    竹枝定身份。
    幫主是十根竹,軍師九根,接下來是堂主、副堂主、舵主、香主,竹數逐級遞減。
    以前兩人隨言寬混時,半根竹都欠奉,現在可算無端端升級了。
    兩人並肩朝大門走去。
    有人喝道:「風竹堂的小子,給老子們站著。」
    「鏘!」
    寇仲拔出井中月。
    徐子陵一把將他扯著,駭然道:「為何動刀子?」
    寇仲雙目閃過森冷的寒芒,語氣更是平靜得教人心寒,淡淡道:「不宰掉這些叛幫
的小子,錫良如何坐上幫主之位。」
    徐子陵一震鬆手。十多名把門的大漢亮出兵刃,殺將過來。
    慘叫痛哼聲立時不絕於耳,寇仲游魚般在眾漢間穿插來回,中刀者無不濺血倒地,
竟無一合之將。
    寇仲跨進院牆外門時,後面倒滿了一地的敵人,傷得雖重,卻沒人有性命之虞,又
或殘肢斷體之災,可見他下手極有分寸。
    徐子陵呆看著他時,寇仲回頭聳肩道:「不是這樣,誰會怕你?來吧!我的陵少爺!」

                  ※               ※                 ※

    寇仲和徐子陵一先一後,殺進雨竹堂去,擋者披靡,擁上來攔阻的弟子,都給他們
打得落花流水,狼奔鼠竄。
    兩人出道日子雖淺,但已是身經百戰,連千軍萬馬的惡戰場面都難不倒他們,何況
現在是驟攻雨竹堂的無備。
    由堂階直至殺入大堂,才遇上高手。
    「叮叮叮!」
    三下清響,寇仲一步不移,連擋三槍,長笑道:「可是雨竹堂副堂主包百有?」
    來人尚未及答話,給寇仲飛起一腳,正中小腹,拋飛墮地,口噴鮮血,再爬不起來。
    徐子陵則左右開弓,連續轟飛了四名撲上來副香主級的竹花幫徒。
    「住手!」
    包百有給人扶了起來,百多人潮水般退到大堂的一端去。
    十多個形相各異的漢子排眾而出,來到寇徐兩人前方。
    只看其襟頭標誌,便知除風竹堂外,其它晴竹堂、雨竹堂和露竹堂的正副堂主均聚
集此處。
    晴竹堂堂主左丘弼最是易認,個子比一般人矮小,卻是粗壯如牛,眉毛拱起,臉是
凹陷下去的,肩膀挺寬得不合比例,頗似個縮細了的巨人。
    這時他雙目殺機大盛,跨前一步,戟指怒喝道:「來者何人,竟敢在我竹花幫的地
頭撒野?」
    寇仲面對眾多竹花幫有頭有臉的高手,卻是夷然不懼,哈哈一笑道:「勾結外人,
妄想斷送我幫基業的叛徒,有何資格和我兩個揚州忠烈士言寬的門生說話。」雖是在這
種劍拔弩張,動輒生死相見的形勢下,徐子陵仍生出要捧腹大笑一場的感覺。寇仲的長
處之一,就是能把任何荒謬的事以理直氣壯的神氣說出來。
    雨竹堂的堂主羅賢大喝道:「管你們是誰,今天教爾等有命來此,沒命離開。」
    刀光一閃,一名瘦漢斜衝而出,挽起數朵刀花,從左側疾襲寇仲。
    寇仲看都不看,似是隨手揮刀,「噹!」的一聲,把那人連人帶刀劈得蹌踉跌退,
僕到人叢內。
    大堂驀地靜了下來。
    寇仲還刀入鞘,其神情氣度,比之當日跋鋒寒闖進王通的府第亦不遑多讓。
    露竹堂堂主童長風冷哼一聲道:「確有幾分本錢,先給本堂主報上名來。」
    原來剛才偷襲者乃露竹堂的副堂主顏和,童長風深悉其功力深淺,見寇仲將他逼退
時那種舉重若輕的神態,自知萬萬做不到,故此說話才客氣起來。
    寇仲仰天大笑道:「本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寇仲是也,他就是徐子陵,聽清楚
了沒有?」
    左丘弼等人人面面相覷,無不色變。
    要知寇仲和徐子陵在過去幾年,因著『楊公寶庫』的關係,加上連杜伏威、宇文閥、
獨孤閥、李密等都拿他們兩個沒法,聲威之盛,實是一時無兩。
    到最近更轉戰沿海一帶,大破沉法興和海沙幫的聯軍,此事天下皆知,更把他們推
上一流高手的位置。
    所以知道兩人正是寇仲和徐子陵,無不動容。
    左丘弼終是江湖老手,肅容道:「英雄出少年,我幫對兩位一向心生敬重,為何今
天卻要欺上門來?」
    徐子陵踏前一步,冷然道:「我們確是忠烈士言寬的門生,此事桂錫良香主可以作
證,所以竹花幫的事我們絕對有資格去管,亦不能不管。」
    寇仲豪情萬丈道:「鐵騎會的任少名何在?識相的就立刻出來,讓我們立即把他的
頭割下來為先幫主祭旗。你們如若仍存叛幫之心,今天休想活著離開此地。」左丘弼色
變道:「這是欺人太甚,上!」
    眾人紛紛掣出兵器。
    徐子陵心中暗歎,知寇仲下了決心把桂錫良捧上幫主之位,再通過他去控制竹花幫,
擴展自己的勢力。故此才硬逼對方動手,重重打擊與任少名勾結的勢力。
    寇仲猛退到徐子陵旁,迅快地道:「各殺一名堂主後,我們立即溜走。殺不成更要
走,聽我暗號。」
    這時難道還可以選擇嗎?
    徐子陵點頭答應。
    兩支長矛,三劍一刀,由不同角度向兩人攻至。
    寇仲暴喝一聲,身子晃了幾晃,不知如何已移入以左丘弼為首的一群睛竹堂幫眾內,
刀芒翻捲,登時有兩人中刀倒地。
    徐子陵則騰空而起,到了雨竹堂堂主羅賢的頭頂處,雙掌下壓,強大的氣勁,逼得
羅賢身旁的人全避往四周,偏是孤零零的留下了羅賢一人面對他的攻擊。
    無論寇仲和徐子陵多麼厲害,亦沒有搏殺其中不乏好手的百多名竹花幫眾的能力。
且纏鬥下來,更不利眾寡懸殊下人少的一方。所以兩人打定主意,要以迅雷萬鈞之勢,
趁自己仍在最佳狀態時,各自擊殺一位堂主。那時剩下的一個堂主便孤掌難鳴,不立刻
逃走就是大笨蛋了。
    寇仲這時閃到左丘弼身前,連斬十刀,忽然間,左丘弼始發覺身旁的人全給劈得跌
往四周,恰恰阻截了其它想擁上來援手的自己人。
    「蓬!」
    徐子陵和連長劍都不及取用的羅賢四掌硬拚了一記。
    羅賢雙手屈曲少許,似乎在勁力上遜了徐子陵一籌,實際上該是平分秋色,皆因徐
子陵凌空下壓,佔了很大的便宜。
    羅賢心中大喜,以為徐子陵技止此矣,暗忖只要擋得他一陣,不愁其它人不趕上來
把他亂刀分屍。
    就在此時,千絲萬縷的灼熱氣勁,透掌而入,穿透他的真氣,無孔不入地鑽進了他
的氣脈去。
    羅賢魂飛魄散時,雙手所受的壓力又消失得無影無蹤,胸口卻連績兩下劇痛,耳中
聽到骨碎的聲音。
    他最後的知覺就是知道徐子陵的雙膝先後頂在他胸口處。
    左丘弼的功夫比羅賢要高明,掣起兩枝短銅棍,硬擋寇仲三刀。
    「噹!噹!當!」
    左丘弼怒叱一聲,雙棍平胸推出,疾戳寇仲胸口,豈知明明要擊中敵人時,發覺竟
是擊在空處。
    背後刀風割體。
    左丘弼回身招架,駭然發覺後面亦是空無敵影。
    「堂主小心!」
    左丘弼後腰劇痛,一股寒氣從刀鋒侵入,登時身若冰結,動彈不得。
    寇仲由左丘弼右腰抽回長刀,順手掃開了趕來拚命的三個敵人,長嘯一聲,拔身而
起。
    「砰!」
    徐子陵早先一步撞破瓦頂,沖飛而起,接著寇仲亦由同一洞口穿飛出來,緊追去了。
    在兩人的武功和戰略下,近乎不可能的事終給他們做到了。

                  ※               ※                 ※

    寇仲和徐子陵旋風般衝上通往軍師府的大石橋,麥雲飛等把關弟子慌忙喝止。兩人
懶得解釋,拳腳齊施,所到處,人仰馬翻,紛紛給他們狂風掃落葉般轟到河水裡,狼狽
不堪。其中只麥雲飛還似點樣子,多擋了寇仲兩招,最後給旁邊不耐煩的徐子陵側踢一
腳,將他送入河內。
    他們勢如破竹的衝入大堂時,堂內正在議事的軍師邵令周、風竹堂正副堂主沉北昌
和駱奉、宋玉致等都愕然朝他們瞧來。
    邵令週身材修長,個子很高,清秀的臉龐留了五縷長鬚,年紀在四十許間,頗有修
行之士的道骨仙風姿態。
    他見兩人硬闖入來,兩眼亮起精芒,冷喝道:「何方狂徒,竟敢到我府搗亂?」
    這時大堂靠北的一端擺開了兩排太師椅,宋玉致居於東排上首,顯示竹花幫對代表
宋閥的來賓的尊敬,接著的三個看來都是宋閥的高手。
    西排上首坐的卻是位千嬌百媚的艷麗女子,且是寇仲和徐子陵以前在揚州最愛隔遠
偷窺的當紅的名妓,天仙樓的玉玲姑娘。
    竹花幫前幫主殷開山就是因不肯把她獻給楊廣,被他下令處死的。
    兩人此時自是明白過來,皆因玉玲成了殷開山的女人,所以殷開山才冒死把她送離
揚州。
    玉玲下方依次是邵令周、沉北昌和駱奉。
    太師椅後各站了十多名竹花幫和宋閥門中身份較低的人。
    玉玲身後站的正是桂錫良和辛容兩個小子,此時他們都瞪大眼睛瞧著寇徐這兩個他
們的兒時夥伴,不知該如何維護他們。
    宋玉致插入道:「邵軍師請息怒,這兩人大有來歷,且讓他們進來說話吧!」邵令
周立時喝道:「讓他們進來!」
    寇仲和徐子陵跨前幾步,前者哈哈笑道:「我們是來談一宗交易,憑我兩兄弟剛殺
了左丘弼和羅賢,怕該都有說話的資格吧!」
    除宋玉致外,其它人聞言無不動容。
    風竹堂堂主沉北昌沉聲道:「竟連老夫都看走了眼,你兩人究竟是誰?」
    一把溫柔好聽的聲音自玉玲的香唇響起道:「這兩人一叫小仲,一叫小陵,長得這
麼高了,妾身差點認不出來。」
    頓了頓續道:「他們當年是揚州忠烈士言寬手下的小嘍囉,最愛來偷看妾身,有趟
給妾身的人拿著,還是妾身見他們相格非凡,命人把他們放了的。」
    寇仲和徐子陵見玉玲仍記得他們,既感榮幸又大是尷尬,因這始終非是光采的事。
    駱奉釋然道:「算你們吧!並沒有真的說謊。」
    寇仲向玉玲苦笑道:「玉玲姐不用把我們的過去說得這麼詳細吧?」
    玉玲掩嘴嬌笑道:「仍是以前那個賴皮樣子。」
    這番對答立時把緊張的氣氛緩和下來。
    邵令周皺眉道:「既是自己人,又練得一身好武功,我們高興還來不及,為何要動
手硬闖?」
    徐子陵施禮道:「桂香主曾引領我兄弟二人來謁見邵軍師,卻給麥香主阻於橋外,
現在情勢急迫,惟有硬闖,請邵軍師見諒。」
    他那種儒雅溫文的氣度,立時得到邵令周的好感,點頭贊同道:「錫良!是否真有
此事?」
    桂錫良忙道:「確有此事。」
    寇仲插入道:「假若邵軍師立起幫中精銳,該仍夠時間把以露竹堂童長風為首的叛
黨截著,一舉殲之,那我幫將可避免四分五裂之局。」
    邵令周、沉北昌、駱奉等為之一震,顯是為寇仲的提議而動心。
    宋玉致則與坐在她下首的表叔宋爽交換了個眼色,同時體會到寇仲果敢狠辣、斬草
除根的作風。
    只是略顯一番手段,整個局面的主動權立即落到寇仲手內去,確是能翻手為雲,覆
手為雨的人物。
    邵令週身後的舵主葉並臣發言道:「事關重大,怎知你兩人不是敵方派來誘我們入
陷阱的奸細呢。」
    宋玉致白了寇仲一眼,道:「這人雖愛胡言亂語,但卻絕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說謊,
更不是可被人收買的人。對嗎?寇仲寇英雄?」
    眾人大吃一驚,才知眼前這小仲、小陵,竟是頭上分別有『蒲山公令』和『東溟檄』
兩道追殺令,名震江湖的寇仲和徐子陵。
    桂錫良和幸容的驚訝,更是不用說的了。
    沈北昌霍地起立,奮然道:「區區一個童長風,還不放在老夫眼內,此事就交由老
夫辦吧!」
    邵令周由懷中掏出『竹花令』,揚手投往沉北昌,後者一把接著,領手下匆匆去了。
    宋玉致打個手勢,居於宋爽下的兩位宋閥高手,亦緊追而去。
    大堂靜了下來。
    寇仲微微一笑道:「多謝宋小姐出言擔保,我可否和小姐單獨說兩句話呢?」宋玉
致不屑地道:「事無不可對人言,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好了。」
    宋爽心中暗奇,這美麗的表侄女雖性情剛強,但少有用這種態度與人針鋒相對的。
且在宋閥的立場,寇仲和徐子陵都被列入要爭取的人的名單之內,忙打圓場道:「本人
宋爽,寇徐兩位兄弟,先到這邊來坐下再說。」
    邵令周亦實時吩咐弟子奉茶,非常客氣。
    寇仲裝出個被氣結了的表情,苦笑道:「既然宋小姐不賞臉,那小弟可否單獨和邵
軍師一談呢?」
    邵令周大感尷尬,望向宋玉致這大靠山宋閥的美麗代表。
    宋玉致忍不住狠狠瞪了這軒昂野逸的青年男子一眼,不悅道:「有什麼事這麼鬼鬼
祟祟的,若是有關竹花幫的事,當然應該一起商量。」
    徐子陵淡淡道:「如此談不下來,我們兄弟立即離開,只求邵軍師贈騾車四輛,就
不勝感激。」
    宋爽見說僵了,向宋玉致打了個眼色,站起來道:「大家有話好說,寇兄弟不若作
少許透露,讓玉致考慮該否單獨和你說話好嗎?」
    寇仲若無其事道:「沒什麼,我只是誤以為宋小姐對『楊公寶庫』仍有興趣,誰知
全沒有這回事,實在沒什麼好談的了!」
    堂內各人全體動容。
    宋玉致氣鼓鼓的站起來,朝內進走去,冷冷道:「滾著來吧!」
    寇仲哈哈一笑,向徐子陵使個眼色,追著去了。
    眾人心中都升起奇異的感覺,隱隱感到宋玉致對寇仲特別不客氣,實是因為對他
『另眼相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