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七卷)
第一章 長江二君

    鹽船離開大海,逆流駛入長江。
    「咯!咯!咯!」
    隨著叩門聲,徐子陵的聲音在房內響起道:「進來吧!」
    寇仲推門而入,見徐子陵盤膝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笑道:「你這小子真勤力。」
    徐子陵淡淡道:「我有很不祥的預感,今晚定會有麻煩的。」
    寇仲在他對面坐下,點頭道:「我此來正是要告訴你,我們給敵人綴上了,兩艘船
正吊著我們的尾巴,真想掉頭去殺他個痛快。」
    徐子陵微笑道:「鬥力只是下下之策,你有什麼鬼主意呢?」
    寇仲搖頭晃腦地歎道:「知我寇仲者,莫若徐子陵。我們總不能坐在船上任人來尋
晦氣。若有等無恥之徒,無膽動手卻有膽燒船鑿船,那我們的這批鹽貨就危危乎哉。」
    徐子陵道:「寇幫主更要為段玉成那四個小子著想,否則以後所有擔擔抬抬的粗活,
都要勞動寇幫主的貴手了。」
    寇仲苦笑道:「算我求求你吧!不要再用這種充滿諷刺的語氣來耍我好嗎?我當然
有為他們設想。身為幫主,若不愛護下面的人,誰肯給你賣命呢?」
    徐子陵亦感到自己的語氣有些兒過分,歉然道:「算我不對吧!你可想到什麼妙計
呢?」
    寇仲舒服地挨坐在椅背處,伸直一對長腿,道:「入黑後,我們先大演戲法,甩掉
後面那兩條船……」
    徐子陵笑道:「你不是想鑿沉人家的船吧?」
    寇仲苦惱地道:「又給你猜中了。論水底功夫,誰及得上我們。現在那幾個小子已
在做著準備工作。待會我們會從艙尾放出大量濃煙,干擾敵人的視線,然後我們乘機下
水,一人服侍對方一艘船。今趟用的是專鑿船板的工具,憑我們揚州雙龍的絕世神功,
兩三下子就可……咦……?」
    急驟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短小精幹的包志復在門外氣急敗壞地嚷道:「兩位幫主大
事不好,敵人趕上來了。」

                  ※               ※                 ※

    後方兩艘三桅帆,追至只有四十丈許的距離,還愈來愈近,顯然速度要比他們的船
優勝。
    目下置身的河道水深流急,兩邊危崖聳立,處處都是險灘礁石,非常險峻,可知敵
人揀上這段水道始發動攻勢,乃是早有預謀。
    這晚月色極佳,湍流反映星月輝光,仿如千萬條顫動的銀蛇,詭迷異常。
    徐子陵和寇仲兩人卓立在船尾處,功聚雙目,見對方兩艘船上的看臺分別站著十多
人,亦在對他們指點著。
    當兩人目光落到敵船甲板處時,不由倒抽口涼氣,原來每船少說也各有百名以上的
箭手,還備有投石機。
    這場仗如何能打?
    寇仲雙目閃過冰寒的殺機,沉聲道:「這兩艘船不知是何方神聖呢?」
    修長英俊的段玉成負責掌舵,聞言叫道:「該是大江會的戰船,他們擅長的好戲就
是能在轉彎時加速,其它的舵手都辦不到。」
    大江會乃八幫十會之一,在江湖上聲名早著,絕非易與之輩。正副幫主是『龍君』
裴岳和『虎君』裴炎兩昆仲,出名心狠手辣。早在揚州時,兩人已聽過他們的惡名,想
不到甫入長江,便遇上這些凶人。
    寇仲撞了徐子陵一把,喃喃道:「他奶奶的娘,打是明打不過,今趟怎辦才好?」
    自出發以來,他們雖有想過必會遇有敵人來犯,但卻只想到是三五成群的小丑或一
兩個想討好李密的高手,那想到會是這種大陣仗。
    敵人根本不與他們短兵相接的機會。
    徐子陵淡淡道:「棄船!」
    寇仲瞪著追至二十多丈內的敵船,愕然道:「那麼這批鹽貨豈非要完蛋?」
    徐子陵奇道:「仲少為何你的腦筋變得這麼遲鈍?棄船的只是我們兩人,君不見敵
方人人配備水刺水靠,正是要待擊沉我們的船後動手在水底擒人。那我們何不就先一步
跳江,免得敵人浪費矢石和脂油。」
    寇仲一拍額頭,運功朝敵船大喝道:「裴岳、裴炎,你這一蛇一貓是否在撒野或撒
尿?」
    一聲冷哼,自敵船傳來。
    兩人都是心中懍然,對方哼聲嘹亮而不尖亢,顯然功力深厚,不是好惹的人。若再
加上尚有其它高手和二百多名深黯水性的戰士,配合羅網弩箭,他們被擒的機會絕對不
少。
    一把暗啞沉悶的聲音從左邊的敵船傳過來道:「你兩人定是活得不耐煩了,死到臨
頭,還敢出口傷人,聰明點就立即停船,你當我們大江會像海沙幫那麼好相與嗎?」
    兩人運足目力,見此人身材魁梧,禿頂寬臉,下頷厚實,身穿黑袍,頗有氣概,只
是四十出頭的年紀。
    但真正吸引兩人注意的卻是禿頂大漢左旁一個二十多歲的紫衣青年。此子修長壯實,
鼻樑高挺平正,本來模樣不錯,可惜眼睛卻生得異常窄小,與整個外觀有硬湊在一起的
極不相稱,使人看來很不舒服。
    他們留心上他的原因,皆因此人細眼內的眸珠異芒閃爍,可知其內功之精湛比之發
話者更要勝上一籌,肯定是強頑的敵手。
    此時滿臉痘皮的麻貴來到兩人身後報告道:「可以隨時放煙幕了!」
    寇仲大喜,道:「看我手勢!」麻貴領命去了。
    徐子陵為分對方心神,哈哈笑道:「停了船大家親熱親熱也無不可,只不知說話的
是大江會哪位當家呢?」
    禿頂大漢冷喝道:「本人裴炎,識相的就立刻降帆停船,否則我等立即進攻,那時
莫怪我大江會不留情臉。」
    紫衣青年發出一陣尖細的笑聲,接著道:「寇兄和徐兄現在非常值錢,否則怎使得
動裴二當家窮十日十夜來追躡你們。不過我們可不像其它人般要拿你們去送禮,而只是
希望與兩位合作,共創大業。」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這才明白對方是衝著『楊公寶庫』而來。
    寇仲見對方又接近了多丈,大喝道:「閣下何人!」
    裴炎代答道:「你們真是有眼無珠,連長白第一高手王薄公的獨生公子『雷霆刀』
王魁介公子都不認識,還學什麼出來行走江湖?」
    寇仲作個大訝狀道:「畢玄和寧道奇認識王公子嗎?那豈非他們也不用在江湖混了。」
    裴炎原意只在推捧王魁介,聞言登時語塞。
    王魁介更是十分尷尬。
    寇仲知對方會老羞成怒,忙發出施放煙幕的指令。
    果然敵船一通鼓響,人人彎弓搭箭,準備再接近少許,立即發射。
    軋軋連聲,十多塊尺許見方的石頭,先一步從投石機彈出,向他們凌空投至。同一
時間,他們尾艙近江水處張開了四個小窗,四股黑煙,噴發而出。
    寇仲和徐子陵立即騰躍而起,拳腳齊施,把有機會擊中船身的石頭以巧勁卸飛。
    敵船仍未有機會作第二輪投擲石塊時,濃煙已順著風勢把他們罩在煙內。
    黑煙不斷由包志復和石介兩人以鼓風機送出,轉眼後方儘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煙霧。
    在甲板上的麻貴、段玉成和寇仲、徐子陵四人終是年青人心性,怪叫歡呼,好不興
奮。
    驀地風聲疾響,一人破煙而來,大鳥般向寇、徐兩人似巨鷹攫兔的氣勢帶著一團刀
光撲至。
    寇仲夷然不懼,大喝道:「來得好!」
    閃電掣出長刀,化作寒芒,『叮』一聲劈在對方護身的刀光處。
    那人與寇仲硬拚一刀,駭然發覺寇仲這一刀不但挾帶著一股奇寒無比的真氣,把自
己貫滿寶刀的氣勁全數迫回來,而且暗含後著,封死了自己的刀勢,大吃一驚下,借力
彈起,凌空一個翻身,朝艙頂的望台落去。
    寇仲亦給對手震得氣血翻騰,暗驚對方的厲害時,徐子陵已如怒鷹騰空,早一步截
著這可怕的敵手,在空中交換了數招。
    徐子陵的武器就是他的身體。
    除了手腳並用,更沒有哪一部分是不可作攻擊用途的。
    那人顯是從未遇上過這種打法,一連三刀都給除子陵以手刀劈開,登時後勁不繼,
改變方向,往船側翻去。
    徐子陵亦感力竭,安然降到望台處。
    這才看清楚此子正是王薄之子王魁介。
    寇仲早閃到敵人落點之下橫刀守候,大笑道:「今趟才真是來得好!」
    王魁介心中叫苦,見到寇仲在下方嚴陣以待,而自己仍未能把徐子陵憑手刀入侵的
氣勁完全消化,這樣驟降下去實和自殺沒有什麼分別。
    「嗤!」
    一枝勁箭不知從那裡射出,朝他背項疾襲。
    王魁介也或是了得,猛一提氣,奇跡地住上升起尺許,避過勁箭,一個翻身,越過
寇仲,投往江水裡。
    麻貴提著大弓撲往船沿,狠狠朝王魁介入水處再射一箭。
    這時船後的江面全給籠罩在黑煙裡,寇仲鬆了一口氣。
    徐子陵躍落他身旁道:「這傢伙的刀法很凌厲,我差點還看了道兒。」
    寇仲點頭道:「他的輕功也很不錯。」
    徐子陵凝望後方的黑霧,沉聲道:「若是在公平情況下單打獨鬥,你有取勝把握嗎?」
    寇仲苦笑道:「最多是五五之數。」
    兩人都感心情沉重,再非起程時的信心十足了。
    未來的一段日子,絕不容易應付過去。

                  ※               ※                 ※

    朝日初升,標誌新一天的來臨。
    鹽船避進長江一道支流去,泊在河彎的樹木茂密處。
    連夜趕程下,段玉成四人均需好休息。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負起放哨之責。
    徐子陵見寇仲找來個小尖鑿,正努力在劍身上雕鑿著,蹲到他身旁道:「你在干什
麼?」
    寇仲得意洋洋道:「我要為我的寶刀正名。」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若這把刀也算寶刀,天下的刀除了特別的劣貨外,全都可算
寶刀了。」
    寇仲肅容道:「正是這樣方能顯出我寇仲的威風,本是平凡的刀,卻因我而成天下
名器,就讓我以此刀打遍天下,哈!」
    徐子陵坐到甲板上,挨在船欄處,深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氣,看著天空飛過的一群鳥
兒,伸了個懶腰道:「你在鑿上什麼鬼名字?」
    寇仲老臉微紅,輕輕道:「井中月!」
    徐子陵先是愕然,接著忍俊不住地莞爾道:「好小子!竟敢獨享了這好名字。」
    寇仲賠笑道:「你將就點吧!一世人兩兄弟,哪計較得這麼多呢?」
    徐子陵沉吟片晌,道:「段玉成這四個小子天分都不錯,我查探過他們的經脈後,
各為他們設計了一套運功行氣的方法,異日如若有成,將會成為你的絕大臂助。」
    寇仲感激道:「幸好你有這種閒情,現在我終日都在思量日後的行事,根本沒時間
做這種水磨般的功夫。」
    徐子陵道:「論才智,他們中以段玉成居首。但若論武功,將來必數包志復最有成
就。尤其是此人悍勇無倫,鬥心堅毅,最適合練習像李大哥那種硬橋硬馬的刀法。」
    寇仲點頭表示同意,道:「石介長於輕巧的功夫,待我傳他一套從游魚領悟出來的
身法刀法,保證他將來成就可不下於其它人。」
    徐子陵道:「麻貴最擅長箭法暗器,只是內功差勁,若能彌補這方面的不足,成就
亦是不可限量。」
    兩人這番對話,若落在像畢玄、寧道奇這些大宗師耳內,必會驚訝得合不攏嘴來。
原因不單在他們高明獨到的眼力,更因他們可量材施教,配製出適合的內功心法,顯示
兩人已到達成宗立派的境界。
    他們的奇異武功,先後受傅君婥和長生訣的啟發,再加上李靖的血戰十式、美人兒
幫主的鳥渡術和屠叔方的截脈法,到此時均各自確立了自己的完整體系,自成一格。
    正因他們沒受成法規限,全憑己身的努力和摸索,故才能更靈活變化,自出杼機。
    寇仲忽地滿懷感觸道:「聽你的口氣,像是隨時要離開我的樣子,唉!沒有了你,
我會很不習慣的。」
    徐子陵微笑道:「大丈夫最重要守言諾,你仲少既答應了找到『楊公寶庫』後,就
任我自由自在,所以絕不能隨便反悔。」
    寇仲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此時搖櫓聲響傳來,一隊五艘串成的漁船,在離河彎不遠處駛過,一派安靜寧逸的
模樣,使人無法聯想到此時的天下正四分五裂,戰事連綿。
    徐子陵道:「今晚我們是否要硬闖江都李子通那一關呢?」
    寇仲沉吟道:「李子通總不能把大江封閉,所以該只是派出戰船檢查往來的船隻,
只要時間掌握得好,我們絕對有闖關的機會。」
    徐子陵正要說話,心中警兆忽現。
    寇仲亦有感應,和他一起朝岸上瞧去。岸上杳無人影。
    兩人交換了個眼色,都生出異樣的感覺。
    若只是一人生出感應,還可委諸於一時的錯覺。但現在的情況卻是邪門得緊。誰能
掩至他們感覺的範圍內,又能早一步避開呢?
    黃昏時分,鹽船開離河灣隱蔽處。
    這批要運往關中的私監,已非關乎收益的問題,而是代表兩人一個心願,更可以視
為他們武道上的嚴厲修行,假設能順利完成,就是可以事實證明了他們有抵抗任何敵人
的能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