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六卷)
第九章 大顯身手

    那群海沙門徒一向橫行霸道,十多人見狀,早從鋪內蜂擁出來,提刀持斧迎向兩人。
    徐子陵虎入羊群般衝入敵陣裡,拳打腳踢,只見一個個公牛般的壯漢,不斷離地飛
跌,片晌後就再沒有人可以爬起來。
    道上行人爭相走避,一片混亂。
    寇仲怨道:「留下兩個給我玩玩都不行嗎?」劈胸抓起其中一個,拖進鋪內,不一
會出來牽著徐子陵往碼頭方向走去,道:「真正的分舵在鹽街處,就是與我們偷鹽的貨
倉相鄰,那處搶船都方便點。」
    徐子陵道:「你抓的那人倒合作。」
    寇仲冷哼道:「不合作行嗎?」
    徐子陵哈哈一笑,領先出城。走了一半路時,數百騎從城門旋風般追至,不用看都
知是沉法興的兵將。
    寇仲嚇了一跳道:「似乎人多了一點!」
    徐子陵想起那趟在江都皇城的苦戰,亦心怯起來,忙偕寇仲落荒而逃。

                  ※               ※                 ※

    徐子陵躺在海邊密林一棵大樹的橫枒處,欣賞大海落日的壯觀美景,感到心胸擴闊
至無限,人世間一切你爭我奪,都變成永恆中無足道的瑣碎事兒。
    自那天換上新衣,刮掉鬍子後,寇仲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充滿鬥志。沉思默想時,
不時眼露異芒,想的不知是否爭雄天下的大事。
    自己則愈來愈沉醉於武道的探索裡,其它事都不擺在心頭,唯一捨割不下的就是素
素,寇仲則當然不用他去擔心。
    他也想起沉落雁、東溟公主,但都像浮光掠影,並不能使他動心。
    對他而言,感情是生命裡最難以承受的東西,每當想起傅君婥,他便湧起神傷魂斷
的感覺,對宇文化及的仇恨更深刻。
    殺了宇文化及後,他會雲遊天下,甚至到塞外去,好好經驗生命中更多姿采的一切。
    一統天下這種大事,並非他這種毫無所求的人幹得來,那該是寇仲、李世民這類人
去承擔。
    他的目標在於探索這個奇異的人世,探索武道的最高境界,勘破生命的奧秘。但他
從來沒有強迫自己,一切都隨遇而安,就像以前寇仲要他去偷聽老儒講學,要他去偷學
武術,他便去聽去學。
    直至學曉長生訣秘不可測的功法,他才把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上,有了自己的想法和
目標。
    心中忽生驚兆。
    徐子陵閉上眼睛,排除萬念,立即感覺到有人從西南方悄悄往他處潛來,此人是自
離開丹陽後他所遇到的人中武功最高明的,卻絕不是寇仲。
    若寇仲要耍把戲,那至少要待他進入十丈的範圍內,他才可生出警覺。
    但此人在三十丈外他便發現了。
    就在此時其它方向亦現出敵蹤,都離他二十丈許,可見這幾個敵人,又比先前那人
勝上一籌。
    剎那間他已決定了苦戰到底,否則就要和去了探聽敵情的寇仲失散。

                  ※               ※                 ※

    徐子陵鬼魅般迅快地滑落樹腳處,由於他對敵人的位置和逼近的路線掌握準確,故
只一兩個身法,便悄悄從敵人目光不及的死角位和間隙中閃進了一處茂密的草叢裡。
    天色暗黑下來,太陽的餘暉在大海另一邊逐漸消沉,林內更是難以見物。
    衣袂破風聲驀地響起,然後有人「咦!」了一聲,顯因找不到他而大感錯愕。徐子
陵心中明白,對方早前定是從遠方高處看到他躺在樹上,走到近處時受林木所阻,反而
見他不著。
    徐子陵蹲伏草叢裡,瞇起眼睛,屏息靜氣往外瞧去。
    除非對方搜到這裡來,憑他奇異的真氣,當年功力尚淺時,躲在屋樑上便連李密、
翟讓這種高手都不曾覺察。試問這世上有少多個李密和翟讓,故此他一點都不擔心會洩
了行藏。
    剛才他躺臥沉思瞑想的大樹下多了一高一矮兩個黑衣人,因是背著他,所以看不到
樣貌,不過只看他們都站得淵亭嶽峙,氣勢雄強,便知非是一般庸手。
    風聲響起,樹下又多了一個人,道:「搜過了,鬼影都沒有半隻。」
    此時徐子陵嗅到一股奇異的幽香,接著是微不可聞的破空聲,心中懊然,知是有人
從後接近,而且是個女子,身體的芳香被海風先送進他靈敏無比的鼻子裡。
    徐子陵忙伏到地上去。
    一把劍子刺進草叢來,在他上方掠過,接著一連四劍,又快又狠,若他學剛才般蹲
著,早已中劍。
    幽香遠去,女子顯是移到別處搜索。
    徐子陵心中暗笑,盤膝坐好,心想寇仲也該回來了。
    不片晌三個敵人聚到一起,兩男一女,低聲商議。
    另一人則可能去了附近搜索。
    先是一把雄勁的聲音道:「這或者是最好一個截著他們的機會,看情況他們是想逃
往海外,以躲避李密的追殺令。」
    另一人粗聲粗氣道:「那小子究竟到了哪裡去呢?」
    先前的那人道:「大總管和韓幫主早從他們的路線猜到他們要到這一帶來。大總管
對此事非常重視,否則怎會勞動到我們的謝仙子的大駕呢?」說話的是個年青男子,語
帶諂媚,蓄意討好那女子。
    一陣銀鈴般的嬌笑聲後,那被稱為謝仙子的女子道:「照我看是他知機溜走了,我
們就在這裡布下陷阱,假若寇仲那小子能僥倖逃過韓幫主的天羅地網,就由我們來收拾
他。只要能生擒其中一人,『楊公寶庫』就是我們江南軍的囊中物!」
    徐子陵心中一震,這才知道寇仲為何遲遲仍未回來,那還有心情聽他們閒扯,悄悄
退了開去。
    徐子陵剛退出密林,眼前人影一閃,已陷進重圍中,有人在後方大笑道:「小子果
然嫩得可以,給我們一詐就詐了出來。」
    另一人道:「也非全是騙他,另一個小子說不定早給擒下了。」
    徐子陵夷然不懼,借點月色冷冷打量敵人,除原先的四個外,還多了兩人,人人生
相特異,可見均非平凡之輩。
    截他去路的是個頗有幾分瀟灑之姿的文士,手提長劍,遙遙指向他。
    左側是個粗壯如牛的禿子,左右手各持一巨斧,教人不須推想就知他擅於外功,乃
衝鋒陷陣的勇將。
    右側遠處是個白髮蕭蕭的高大老者,他的劍仍掛背上,氣度沉凝,若他估計不錯,
三人裡數他武功最高。
    身後風聲驟響,剛才以言語誆他出來的兩男一女,由林中撲出,封死了他所有退路。
    其中一人笑道:「小子你錯過最後的機會了!若你剛才反身逸回密材內,說不定可
給你溜掉。」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全是攻心之術,務要徐子陵感到自己的愚蠢,擾亂了心神。
    白髮老者抱拳道:「老夫沉法正,乃江南道大總管的親兄,假若徐兄弟肯隨我等回
去,沉某保證以上賓之禮款待徐兄弟。」
    徐子陵卓立重圍中,虎目隱含一種深不可測的異芒,容色靜若不波止水,修挺的軀
體則如崇山般使人生出難以動搖的感覺。
    文士雙手握劍施禮道:「在下鄱陽派李昌恆,我們對徐兄都好生愛惜,若能化干戈
為玉帛,就是最好不過。」
    接著介紹禿頭壯漢道:「屠力兄乃黃山派高手,乃大總管的左先鋒,而在下則是右
鋒將。」
    嬌笑由後面傳來,那被稱為謝仙子的美女道:「奴家叫謝玉菁,可不要忘了!」
    叫沉法正的微笑道:「剩下的兩位是祈山派連氏昆仲凡兄和楚兄,都是江湖上著名
用鞭的好手,他們的流雲鞭依老夫看不須多久就可登上『奇功絕藝』。」
    徐子陵淡淡道:「說完了嗎?若沒話說就動手吧!」
    六人大感愕然。
    要知他們六人無不是江湖上響噹噹的好手,隨便一人走出來,便很少人敢不給他面
子,現在因沉法興志在必得,所以把他們全派出來對付兩人,當時他們覺得沉法興是小
題大做,豈知徐子陵竟敢說出這大言不慚的話來。
    其實在徐子陵心中,由於慣見高手,除了杜伏威、東溟夫人、東溟公主、跋鋒寒等
級數的高手外,怎會隨便把其它人放在心上。
    屠力暴喝道:「不知好歹的傢伙!」
    話尚未完,肩手一扭,兩把巨斧平胸往他斜斜劈出,兩斧先後有致,迅若疾行的車
輪,一出手就表現出他並非只憑勇力,而是內外兼修的高手。
    同一時間,一點寒氣從後直刺脊椎。
    徐子陵見他們如此厲害,精神大振,更知兩斧只是分自己心神,真正的妙著是後方
暗算自己的指風。
    對方如此費周章,說到底都是想將他生擒。
    徐子陵倏地橫移,來到屠力右側,不但避過背後的暗襲,還純憑移位逼得屠力要倉
皇變招。
    眾人同時動容。
    這就叫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屠力正扭腰坐馬繼續追擊,沉法正大喝道:「暫且停手!」
    徐子陵立時靜止不動,對劈來的巨斧更不閃不避,泰然自若。
    屠力駭然收斧後退,記得了沉法興要生擒兩人的命令。
    其它人都看得抹了一額汗,心想天下間竟會有人對敵人這麼有信心。
    沉法正客氣道:「老夫有一事相詢。」
    徐子陵不置可否的輕聳肩膊,無論動作神情,都滿瀟灑好看。
    眾人都心中一動,感受到這新近崛起武林、震驚了整個江湖的年青高手獨特的秀氣。
    沉法正見他沒有說話,只好自己繼續說下去道:「徐兄弟難道不想知道你另外那位
兄弟的收場嗎?」
    沉法正外號「攻心刃」,顧名思義,可知此人最擅攻心之術。
    來前他們早商量過,要殺徐子陵不難,但要生擒他卻是不易,於是沉法正設計了種
種攻心之法,配合施展,早先連凡、連楚和謝玉菁三人引他入彀,便是他的詭謀。沉法
興能掙到今天的地位,這堂兄的助力實非常重要。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徐子陵不但沒有露出絲毫駭色,嘴角還首次露出一個動人之
極的笑容,其動人處是那種自然流露,令人絕不敢懷疑的真誠。看得面對他的三人都出
奇異的感覺,彷彿可接觸到這年青高手優雅雋逸的內在美。
    徐子陵淡然道:「有勞關心,除非我見我那兄弟屍橫地上,否則絕不會相信有人能
奈得何他……」
    連楚性情暴烈,又看不到那令人感動的笑容,怎忍耐得住,健腕一翻,手中長鞭毒
蛇般沖懷而出,點往徐子陵耳後要害,若真點中的話,就算有護體神功,都包保足令中
鞭者暈厥。
    祈山派鞭法之所以能名傳江湖,正因這種「鞭穴」的獨門手法。要知運鞭妙者,可
從任何角度進攻對手,更令人防不勝。
    連凡與連楚兄弟同心,見乃弟出手,也便了個手法,一手拏著鞭子中段,變成一減
半長度,但亦足有八尺長的鞭棍,從左後側搶前,往徐子陵背脊猛抽下去。
    沉法興的右鋒將李昌恆亦配合發動,挽出十多朵劍花,令人眼花撩亂之際,其中一
朵突然電疾激射向徐子陵的咽喉,凶毒無比,完全是沒有保留的進手招式。
    左鋒將屠力從喉嚨發出「嗚嗚」的低吼聲,兩把巨斧上下作勢,雖沒有出手,卻造
成了很大的威脅,至少可使徐子陵不敢避往他那個方向。
    沉法正雖毫無動靜,但卻令人生出高深莫測的感覺。
    還有個威脅就是正後方的謝玉菁,誰都不知她會否出手?何時出手?
    徐子陵尚是首趟同時對上這麼多實力平均高手,不過對方凌厲的攻勢和天衣無縫的
配合,卻有一個弱點,就是要將他生擒,所以真正的一著仍是連楚點向他耳後的鞭梢,
其它人只是分他心神。
    若非對方有此存心,確擁有殺死他的實力,但亦須付出沉重代價。
    徐子陵心靈化成井內無波的水,清楚反映出週遭的發生,半點不漏的洞悉一切,精
確的把握到對手的動靜,進襲的手法和時間的先後。
    他將眼、耳、鼻的靈覺提升至極限,至乎皮膚隔著衣服都可生出感應協助他達到
「知敵」的高手層次。
    一聲低吟,徐子陵也不見如何作勢,雙腳猛蹬,箭矢般筆直衝空而起。
    這一著大出各人料外,要知人在空中,一口真氣盡時,就要往下落,而在空中變招
或防守的靈活性都會大幅減弱,又成了最明顯的攻擊目標,若被圍攻,更沒多少有人敢
嘗試,故此沉法正等無不大惑不解。
    連楚的鞭梢像有眼睛般往上拔的徐子陵追去,由於連楚正處於前衝之勢,一時難以
上拔,只好追至徐子陵腳底下,憑長達丈半的鞭子追擊這年青的對手。
    李昌恆的劍和連凡的「鞭棍」同告落空。
    在後方有「飛仙」之稱的謝玉菁一陣嬌笑,一溜煙的破空斜飛,往不住疾升的徐子
陵追去,手上一對短劍上劃下扎,攻向對方的頸腰,凶毒無比。
    剛才徐子陵察敵時只發現五個人,獨漏了她,可見她的輕身功夫何等高明。後來亦
只是嗅到她體香送來的微風,始知有人從後潛來,故「飛仙」之號,實非僥倖得來。
    連楚的長鞭眼看可點中徐子陵腳底的湧泉穴,他已準備透鞭送出勁力,哪知徐子陵
使了下簡單的腳法,不偏不倚的用足尖把迎上的鞭鋒。
    「啪!」的一聲,兩股勁力猛撞在一起。
    連凡感到一股灼熱無比的真氣,沿鞭透手而入,化作絲絲氣勁,自己的護身真氣似
乎沒有半點用處,悶哼一聲,差點震倒地上。
    徐子陵卻借連楚鞭梢傳來的反震力,在空中換了另一口氣接著凌空橫移,投往重圍
外,謝玉菁著名的「飛仙短刃」完全落空。
    連凡兄弟情深,忘了除子陵,撲上去扶著連楚,問道:「怎樣了!」
    連楚整張瘦面生出不正常的血紅色,急喘道:「快助我行功!」
    眾人見連楚只一招就吃了大虧,均感駭然,不過此時已無暇多想,沉法正、屠力、
李昌恆三人急起追截。
    徐子陵在空中再一佪翻騰,落在一道山丘斜坡時,謝玉菁已盤翔而至。
    徐子陵露出一個充滿男性魅力的微笑,兩手探出,忽然變成千百指影掌影,迎上她
那對飛仙短刃。
    兩人這才有機會打個照面,只見謝玉菁年在二十許間,頭挽高髻,身穿彩繪宮裝,
打扮得就像楊廣的妃嬪,玉臉如花,體態娉婷,極具風韻,姿色絕不遜於雲玉真。謝玉
菁亦看到徐子陵的容貌,俏目亮了起來,手底下卻毫不容情,借凌空下撲之勢,兩柄劍
互為掩護,忽先忽後,剎那間變招多次,連環往徐子陵攻去。
    「叮叮噹噹!」
    徐子陵的手像神蹪般或點或掃或撥,將謝玉菁的凌厲攻勢完全封擋,最厲害是他每
指每掌,都送出灼熱無比的先天氣勁,逼得這美人兒不斷彈起,無法落到地面來,還要
不斷和他凌空硬拚。
    這時沉法正的長劍首先殺到,徐子陵一聲長嘯,使出屠叔方教他的截脈手法,趁謝
玉菁被他震得血氣翻騰之際,畫在她左腕脈處、左手中指,卻點在另一短刃的鋒尖。
    謝玉菁嬌呼失聲,雙手麻痺,左手短刃立時在徐子陵手上,然後另一股熱勁透右刃
而入,她當然可逞強硬拚,但那和自盡沒多大分別,無奈下只好提氣後翻,遠遠飛退,
好化去對手凌厲的真勁。
    故此當沉法正殺至時,屠力和李昌恆仍在七、八丈外,變成兩人獨對之局。
    徐子陵雙目寒芒閃閃,冷哼一聲,硬撞入沉法正罩頭而來的劍網去,竟施出埋身搏
擊的凶險戰術。
    屠力和李昌恆趕到時,都有無從入手之歎。
    只見兩道人影在斜坡上此追彼逐,纏作一團,刃劍交擊之聲,不絕於耳。
    沉法正至此才明白為何徐子陵可以敗退宇文無敵,氣走李子通,又能從宇文化及的
叛黨手下逃出皇城,因為這年青高手最厲害處就是所有招數均無成法,完全是天馬行空
的臨時創作。
    人影乍分。
    沉法正蹌踉跌退。
    屠力和李昌恆駭然下由左右攻去。
    徐子陵右手一揚,飛仙短刃直取李昌恆面門,人卻迎往屠力。
    「蓬蓬!」
    無論屠力如何改變角度,但徐子陵就像預知他雙斧所有變化,掌緣猛切在斧身處。
    屠力慘哼一聲,硬生生被他劈得往後急退,一時忘了是斜坡,差點滾了下去,狼狽
之極。
    李昌恆避過擲來的短刃,正要撲上,沉法正按著右脅鮮血泉湧的傷口喝道:「昌恆
退下。」
    李昌恆不忿地止步,怒視卓立坡頂的徐子陵。
    其它人亦團攏過來,但已無復先前圍堵之勢。
    徐子陵冷冷看著敵人,自有不可一世的逼人氣概。
    沈法正道:「今天之事就此作罷,後會有期。」
    他們來得突然,退得更突然。
    徐子陵當然知道事情只是剛開始,收懾心神,朝碼頭方向馳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