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六卷)
第七章 父子重逢

    踏上通往南郊的大道,兩人立即放下心來,只見以千萬計的人正匆匆往前方趕去,
人車爭道,哭喊震天,再分不清楚那個是兵是賊,人人都趕著往別處避難。
    徐子陵扶著寇仲在人群中,摸黑前進,天空上全是皇城吹過來的濃煙塵屑,大好風
光的揚州城變了修羅地獄的可怖情景。
    快到一道巷口時,前方一陣混亂,只聽有人大喝道:「奉新任統帥宇文化及之命,
爾等立即回頭,否則立殺無赦。」
    眾人齊聲發喊,毫不理會地加速往港口擠去,瞬息後人流回復暢順,剛才發言的叛
軍兵頭已不知到哪裡去了。
    寇仲在徐子陵耳邊道:「這就是群眾的力量,只要懂得利用,便可發揮出意想不到
的功效。」
    徐子陵苦笑道:「你留點精神走路好嗎?扶得我那麼辛苦。」
    言猶未了,後方一群男女擁上來,硬把他們擠得跌跌撞撞的走前十多步,舉目一看,
原來已到了曠野。
    兩人隨著人潮,千辛萬苦的遠離江郡,沿江朝丹陽走去,只要找到該地最大的青樓
伴江小院,就可探到香玉山、素素等的行蹤。
    寇仲其實內傷頗重,幸好在道旁山林處休息了兩天後,徐子陵的功力首先恢復過來,
著手為寇仲療傷。
    過了十天,兩人繼續行程,快到丹陽時,迎頭遇上一批逃難的人,才知道杜伏威的
拍檔輔公佑攻佔了丹陽,居民紛紛逃往鄉間和附近的城鎮避難。
    當兩人抵達丹陽東北面的小鎮定石時,鎮內已十室九空,一片大難臨頭的慘淡氣氛。
    寇仲找人問了一番後,回來道:「原來楊廣被殺後第五天,李子通聞訊率大軍攻打
揚州,宇文化骨這膽小鬼不敢迎敵就坐船溜了,聽說不是回洛陽就是去長安。」
    又哈哈笑道:「這小子還不敢當皇帝,擁立了楊廣的侄子秦王浩為帝。要到長安去
苟安。」
    坐在水井旁的徐子陵哂道:「路遠兵疲,宇文化及又一向聲譽不佳,人人都視他是
皇帝的走狗,現在只是惡狗反噬主人,根本不得人心,我才不信他能有多大作為。哼!
不要說去長安,就算想去洛陽,李密肯放過他嗎?」
    寇仲笑道:「他當然到了長安!聽說李閥正進軍長安,只不知勝敗如何?李世民這
小子是很不簡單的。」
    徐子陵歎道:「那管得這麼多事,現在最擔心素姐,丹陽不用說是亂成一團,都不
知他們會否出意外。老爹又非善男信女,若給他發現我們在城裡,便跟撞上宇文化骨沒
多大分別。」
    寇仲苦笑道:「就算丹陽所有人都變成老虎,我們都是要去的,否則就會和素姐失
去聯繫。」
    打定主意,兩人繼續上路。
    幾個較接近丹陽的鄉鎮,都變成大火後的災場,據聞是從丹陽敗走的隋兵做的好事,
只是這批敗返北方的賊兵,便已造成老百姓極大的苦難。
    兩人均感心情沉重。
    丹陽在望時,兩人商議入城的方法,徐子陵道:「丹陽城牆雖比江都低矮一點,但
也有好幾丈高,若無勾索輔助,多練十年鳥渡術都跳不上去,如何是好呢?」兩人這時
都是衣衫檻褸,蓬頭垢面,在這非常時期,有多少銀兩都沒用處。
    寇仲這二十多天吃的只是山林的野果,口都吃淡了,心切進城,道:「沒有人想到
我們會到丹陽來的,兼之現在連我們都認不出自己,索性大搖大擺入城好了。」
    徐子陵皺眉道:「戰時城防最嚴,為怕給奸細混進去,我們這麼闖關,恐怕會出出
問題。」
    寇仲哈哈笑道:「忘了我們是武林高手嗎?闖不了就逃,然後另想辦法,先丟掉了
你把鬼刀,來吧!」

                  ※               ※                 ※

    出乎意料之外,兩人入城時,只見人人均被杜伏威的江淮兵詳細盤問,但對他兩人,
只問了兩句,知他們是由江都來的難民,就放他們入城。
    入城後寇仲興奮道:「我們的倒運日子終於過去了,自從到過翟讓的大龍頭府後,
不知是否給他的霉氣影響,一直倒運,還差點命送江都。」
    徐子陵笑道:「翟讓人都死了,還有什麼好說的。該掉過頭來說,這麼多場劫難我
們都死不了,實是鴻福齊天。」
    想起快見到素素,寇仲認錯道:「對!對!我們是鴻福齊天。咦!但又有點不對!
香小子不是說進城後直走三百多步,便可看到伴什麼娘的小院嗎?我們現在走了過千步,
為何仍見不到那鬼招牌?」
    徐子陵一震停下,顫聲道:「糟了!你記否剛才有幾座燒通了頂的房子,怕就是那
裡了。」
    兩人像小乞兒般呆坐街頭,茫然看著街上稀疏的行人,間有江淮軍馳過,也沒注意
兩人,近年來到處都是逃難的人,對這類情景早見怪不怪。
    寇仲歎道:「真想見一個隋兵就殺一個,見兩個就殺一雙。走便儘管走好了!又沒
有人留你,為何卻要放火燒屋才肯離開呢?搶東西不一定就要放火殺人吧?」徐子陵淡
淡道:「怨天怨地亦於事無補,照理香小子是聰明絕頂,定有方法和我們聯絡的。」
    寇仲苦惱道:「我們在這裡坐了半天,但也沒半個人來和我們聯絡,是否該繼續等
下去,還是去買一身光鮮點的衣服,先醫好肚子,才找個地方過夜?」
    徐子陵長身而起道:「早知你沒耐性的了,去吧!」

                  ※               ※                 ※

    徐子陵在臥幾躺下練功,到寇仲返來,才驚醒過來。這並非什麼旅館或客棧,而是
因主人舉家逃亡留下來的空房子,給他們作了棲身之所。
    徐子陵坐起來,問道:「探到什麼消息?」
    寇仲在他旁坐下道:「我在城內各處留下美人兒師傅的暗記。香小子若見到,該知
是我們來了。」
    徐子陵道:「外面情況如何?」
    寇仲搖頭道:「白天還可以,到晚上人人都不敢到街上去,店舖不是沒有人就是關
門不做生意,老爹的手下真不爭氣,不時有人闖入民居犯事,搞得天怒人怨,難怪聽得
江淮軍來,人人都走為上著。」
    徐子陵道:「照我看香小子該和素姐到了別處去,老爹這麼多仇家,說不定巴陵幫
亦是其中之一,香小子自然要避風頭。」
    寇仲沉吟間,敲門聲起。
    兩人大為懍然,面面相覷。
    寇仲忽跳起來道:「說不定是香小子,因為我在暗記中以暗號點出了我們在這地方。」
    徐子陵大喜,撲往大門處,隔門問道:「誰?」
    門外聲息全無。
    寇仲大感不妙,掠到徐子陵旁,低聲道:「不妥當,立即走!」
    一聲歎息在廳心處響起。
    兩人頭皮發麻,旋身望去,只見他們高瘦的老爹頭頂高冠,負手卓立廳心,臉無表
情的冷冷打量兩人。
    寇仲和徐子陵最怕遇上的人中,該就是杜伏威,連遇上李密或宇文化及,亦不至於
如此不濟。
    想到杜伏威是有備而來,必先布下天羅地網才現身出來與他們父子相認,更是心中
叫苦。
    寇仲乾咳一聲道:「這是老爹的地頭,喚你的手下出來吧!」
    杜伏威啞然失笑道:「好小子!仍是那麼狡猾,想試探老爹我有什麼佈置嗎?坦白
告訴你吧!自今早聽到你們入城的消息後,爹一口氣趕了四十多里路來見你兩隻小鬼,
現在身旁半個隨員都沒有,想逃就即管逃吧!」
    寇仲哈哈笑道:「爹乃天下第一高手,必會自重身份,現在孩兒們連趁手的兵器都
沒有一把,爹可否寬限三天,待我們準備妥當,再和爹在城外某處大戰他娘的一場呢?」
    杜伏威仰望上方的橫樑,淡淡道:「我想單獨和寇仲你說幾句話。」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愕然,暗忖難道他要逐個擊破,不過此乃多此一舉,因為即管兩
人聯手,要勝過這天下有數的高手,只是癡人說夢。
    徐子陵隱隱感到事情有轉機,暗忖橫豎是死,不如博他娘的一鋪,點頭道:「那我
到門外等吧!」語畢穿窗去了。
    杜伏威神情肅穆,在南端的椅子坐下,柔聲道:「小仲!坐下吧!」
    寇仲有點受寵若驚的在他右旁的太師椅坐下來。
    杜伏威默然半晌,平靜地道:「宇文化及跟楊廣太久了,很多壞習慣都改不掉,到
了彭城,由於水路給李密封鎖,改走陸路往長安,希望快李淵一步控制京師,竟下令掠
奪民間牛車二千餘輛,還蠢得只以之運載從楊廣處搶來的宮女和珍寶,武器、裝備、食
糧卻命兵士背負,惹得兵士生變,帶頭的正是曾和他聯手殺楊廣的司馬德戡,雖給他平
定了,但已元氣大傷。唉!宇文化及一向以智計聞名,想不到有此失著。」
    寇仲不明白為何窮凶極惡的杜伏威忽會和自己閒聊起來,只好耐著性子的聆聽。
    杜伏威續道:「他的愚蠢,便宜了李密,命徐世績和沉落雁伏兵黎陽,大敗宇文化
及,降者無數,女子財貨盡失,宇文化及靠著絕世武功,率二萬殘餘北走魏縣,風光難
再了。」
    寇仲失聲道:「那李密的聲勢豈非更盛?」不由想起他頒下追殺他和徐子陵的「蒲
山公令」,他們的處境將更不利。
    又回心一想,眼前便過不了杜伏威這一關,除非有神仙救助,否則今趟必無倖免。
    杜伏威別過臉來深深凝注他道:「你和小陵兩人,我比較歡喜你這小子,想知道原
因嗎?」
    寇仲以為他說的是反話,哂道:「對爹的錯愛,孩兒真是沒齒難忘。」
    杜伏威嘴角逸出一絲笑意,柔聲道:「孩子想知道原因嗎?」
    寇仲無奈道:「說吧!孩兒想不聽都不行。」
    杜伏威對他的冷嘲熱諷毫不在意,淡淡道:「因為你這小鬼比較似我。」
    寇仲愕然往他望去,首次感受到杜伏威的誠意。
    杜伏威避開他的目光,望往前方,緩緩道:「宇文化及也不照照鏡子,他武功有餘,
聲望卻不足。那昏君被殺的消息傳到洛陽,楊世充便擁立越王楊侗作傀儡皇帝,這時代
兵權在誰手上,誰就可控制大局,否則縱有蓋世武功,亦不外是一個超卓的武士或刺客
而已。」
    寇仲聽他話中有話,首次用神猜測杜伏威要和自己單獨一談的目的。
    杜伏威意猶未盡道:「李淵算什麼東西,不過犬父卻生了李世民這個虎子,先後用
詐,騙得突厥和劉武周不攻太原,使李閥無後顧之憂,更以奇兵大敗宋老生,攻克長安,
捧了代王楊侑為帝,差點把李密氣死。」
    杜伏威的目光回到寇仲處,沉聲道:「現在隋室名存實亡,其後人雖紛紛被奉為帝,
只是迴光反照,鬧一陣子後就要完蛋了。有志以一統天下為己任者,此正千載一時之機,
環顧天下,除李密外,誰人能與我杜伏威爭鋒。」
    寇仲虎目亮了起來,射出無比熾熱的神色,卻沒有答話。
    杜伏威猛地一掌拍在椅旁的小几上,堅木造的小几立時碎裂地上。
    寇仲嚇了一跳,朝他瞧去。
    杜伏威雙目射出前所未見的神光,瞪視他道:「若你真肯誠心誠意認我杜伏威作父,
改我杜姓,我杜伏威將視你如己出,並助你成新朝的皇帝。」
    寇仲愕然道:「你自己不想當皇帝嗎?」
    杜伏威仰天長笑道:「李密想當皇帝,宇文化及想當皇帝,竇建德想當皇帝,李淵
雖無膽但亦想當皇帝。人人都想當皇帝,但我杜伏威嘛!只是怕負了一身武功,不甘寂
寞吧了!」
    寇仲難以置信的瞧著他,試探道:「你真肯把皇帝位讓我?」
    杜伏威沉聲道:「魚與熊掌,兩者難以兼得,假若我只要你助我為帝,異日必被你
殺死。你和徐子陵都是那種天生不肯屈居人下的人,第一趟和你們談話時就知道了。」
    寇仲虎軀劇震,尷尬道:「若我真認你為父,怎會害你呢?」
    杜伏威歎道:「帝位之爭中,什麼人倫大統,仁義道德,都派不上用場。能成大事
者,誰不是重實際,輕虛言,行事心狠手辣之輩。杜某之所以看得起你,因為你正是這
種人,既有野心,亦有手段。所以當江湖上都說你們走運時,只是杜某才深悉你兩人厲
害處,試問誰不是給你們玩弄於股掌之上,有誰可騙倒你們呢?」
    頓了頓續道:「小陵和你是兩類人,就算我殺了他,他都不會認我為父。」
    又正容道:「現下只要你一個決定,天下就是你我的囊中之物了。」
    寇仲苦思半晌,忽道:「假若我不答應,你是否會殺了我呢?」
    杜伏威苦笑道:「本來我確有此意,但心想若非你心甘情願,以後你防我,我防你,
還有什麼意思,你這麼說,我真的大感意外,看來你是不會接受的了。」
    寇仲雙目異采連閃,像進入一個美麗的夢境般,充滿憧憬地徐徐道:「若我的天下
是靠老爹你得來的,實在太沒意思了,是的,我確有爭霸天下的志向,可是我嚮往的卻
是那得天下的過程,那由無到有,白手興國的艱難和血汗,爹你明白嗎?」
    杜伏威長身而起,狂笑道:「你知否喚這兩聲爹,救回了你和徐小子兩條命嗎?剛
才我已準備出手,罷了!你兩人給我立即出城,決無人會攔阻,下趟遇上時,可莫怪本
人無情。」
    又轉過來微笑道:「你們最好先找個地方躲躲,避過風頭火勢,否則將會變成『蒲
山公令』下的冤魂。」
    再哈哈一笑,閃身不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