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六卷)
第五章 昏君末路

    虞世基在楊廣的寢宮養生殿外截住眾人,苦起白臉道:「要現在晉謁可不行,聖上
睡覺了。」
    斐蘊急道:「救急如救火,可否請貴兒夫人想個辦法把他弄醒。」
    虞世基歎道:「早和貴兒夫人說過,她說聖上昨晚整夜沒睡,剛才始上龍床休息,
試問誰敢騷擾他呢?」
    獨孤盛亦慌了手腳,道:「那怎辦才好?」
    寇仲與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後,冷靜地道:「虞大人設法問問貴兒夫人,為何他會
整夜不睡的?」
    虞世基會意,又進殿去了。
    獨孤盛無奈道:「看來又要兩位小兄弟耐心點等候了!」
    徐子陵道:「不要又把我們像囚犯般看守著。」
    斐蘊有求於他們,忙道:「當然不會,只要兩位不離開宮門,愛作怎麼都可以。」
    獨孤盛仍不放心,召了其中一個年青手下來,介紹道:「這是老夫的堂侄獨孤雄,
就由他陪兩位四處逛逛吧!」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我們有位朋友給召進宮來當廚子,我們想討個人情,讓他可
回鄉與家人團聚。」
    斐蘊的心早飛到別處去,有點不耐煩道;「此乃小事,小雄可給你們辦妥。」言罷
與獨孤盛分頭匆匆走了。
    這獨孤雄只比他們大上兩三年,長相不俗,眉眼精明,試探地道:「是否先到穢
呢?有虞大人照應,沒有事是不成的。」
    寇仲道:「那就請獨孤兄引路。」
    獨孤雄帶路前行,遇上宮娥美婢時,無不死盯寇仲和徐子陵兩人。獨孤雄似帶羨慕
的笑道:「看來寇大哥和徐大哥都極受娘兒們歡迎呢。」
    寇仲心中得意,笑道:「獨孤兄當了聖上的親衛有多久?」
    獨孤雄答道:「不足兩個月。」
    徐寇兩人心中一懍,想到獨孤閥為了打倒宇文閥,把閥內的好手傾巢而出,調到江
都來。說不定剷除掉宇文閥的勢力後,下一個目標就是楊廣。
    獨孤雄和一群巡邏兵打過招呼後,低聲道:「聽說兩位曾大敗宇文無敵,是否真有
這回事呢?」
    寇仲心道不但宇文無敵被打得落荒而逃,連你們家的獨孤霸都給小陵傷了,你這小
子仍敢懷疑。口上卻應道:「只是傳聞誇大!事實上是我們只能僥倖脫身。」獨孤雄道:
「這已相當了不起呢。」
    徐子陵少有見寇仲這麼謙虛,暗讚他比以前成熟了。
    穿過後宮東南角的御園,燒菜造飯的氣味傳入三人鼻裡,獨孤雄道:「兩位請稍候
片刻,待小弟喚管穢衁瑪c公公來,讓兩位親自問他,只要他知道兩位是虞大人的人,
保證會盡力幫忙。」
    獨孤雄去後,寇仲道:「陳老謀說過:凡皇宮必有地下秘道,我們最好設法找出來,
事急時,便可以溜得快點。」
    徐子陵想起當日李密攻打大龍頭府的可怕情況,猶有餘悸道:「怎樣找?」
    寇仲思索道:「記得嗎?陳老謀說過地道均有通氣口,在建築物內通氣口容易掩飾,
在曠地或園材則易察覺。哈!地道當然是供楊廣自己用的。所以只要在剛才我們到過那
座御園的附近找找,定可尋到點蛛絲馬跡,有起事來,我們就來個遁地好哩!」
    徐子陵苦笑道:「你的推測我十萬個同意。不過既然蕭妃可能是內奸,說不定宇文
化骨早知道地道的秘密,若我們闖進去,只要宇文化骨守在地道口大吸煙管,已可把我
們嗆死。」
    寇仲一拍額頭,苦惱地環視四周殿宇重重的壯觀景象,壓低聲音道:「說得對,飛
天我們自認沒本事,遁地又可能是死路一條,那惟有學上趟般,找個地方躲他娘的幾天,
這裡比大龍頭府至少大上十倍,躲起來該更容易,不過要小心宇文化骨會放火燒宮來洩
忿。」
    徐子陵笑道:「天掉下來我們就當作被鋪蓋,真到了那兵荒馬亂時刻,宇文化骨定
先去找楊廣晦氣,我們便趁機殺出重圍,別忘了我們已是高手。」
    寇仲捧腹笑道:「我差點忘了!」
    徐子陵嘴角逸出一絲笑意,往日孩童時代的光景,彷彿又在這刻重現。那時大家都
是胸無城府,可以為很小的事爭辯多天,也可以無端端笑上一大場。
    寇仲低聲道:「來了。」
    徐子陵早聽到足音。
    獨孤雄的步伐沉穩均勻,不但功底紮實,武功走的還該是沉雄剛勁的路子。
    那盧公公則是腳步飄浮,且左腿比右腿長了一點點,故一重一輕,重心不穩。想到
這裡,連徐子陵都奇怪自己為何可純憑足音推測出這麼多事來,若功力再進步些,說不
定可把握到更多的事況。
    人可以裝模作樣,但腳步聲往往會透露出虛實真相。
    寇仲隔遠施禮道:「盧公公如意吉祥,小子寇仲、徐子陵特來向盧公公請安。」
    生來蛇頭鼠目的盧公公陰陰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有什麼話吩咐好
了。」
    徐子陵見到他就倒胃口,表面卻要擺出親切狀,恭敬無比地道:「怎敢吩咐公公,
只是想問公公一個叫馮強的人。」
    寇仲見盧公公一副想不起此君的模樣,插嘴道:「是個矮胖的漢子,四十多歲,以
前在城東開檔賣包子,很有名的。」
    盧公公歎道:「記起來了,他尚有個很標緻的小妾嘛!唉!可惜死了。」
    兩人失聲叫道:「什麼?」
    盧公公裝出難過的樣子,道:「這傢伙是頭蠻牛,時常和穢衁漕銗忖H爭執,給人
陷害,在他弄給聖上吃的包子塞了根兩分長的魚刺骨進去,累得連我也差點要吃了幾記
棒子。和他一起被斬的有三百多人,可能連陷害他那個傢伙都在其中,哈!真是荒謬絕
倫。」
    徐子陵俊臉轉白,寇仲忙:「他的小妾呢?」
    盧公公以看破世情的口氣歎道:「聖上殺人有那一趟不是全家抄斬的。咦!不!好
象聽說馮強那個標緻媳婦是給人看中了,逃過大難。但詳情就不知道了!」
    獨孤雄道:「誰會清楚此事呢?」
    盧公公陰笑道:「當然是負責處斬的竇賢。」
    三人面面相覷。
    竇賢已作逃將,怎找他來問話呢?

                  ※               ※                 ※

    那天直等到午後,虞世基才派人來通知他們去見楊廣。
    寇仲扯得徐子陵墮後兩步道:「這昏君一個不快或高興都會傳諭殺人,待會若有事,
我們先分頭逃走,然後在東南角那座佛塔會合,必要時由塔頂跳下,可落在城牆外的護
城河裡,再由水底逃命。」
    徐子陵動容道:「這確是上上之策,你這小子比以前長進了不少。」
    寇仲得意道:「我們也有點運道,給李不通那混蛋一搞,不用替香小子療傷患,所
以現在才多出些控制香小子的籌碼,否則怎放心讓他帶素姐走。」
    徐子陵順口問道:「你有沒有問雲玉真到了哪裡去?」
    寇仲壓低聲音道:「照我猜是因獨孤策也在這裡,所以她去了和他幽會,今早趕不
及回來。當然!她絕沒想過我們可以離開臨江宮的。」
    徐子陵愕然道:「那你還可以這麼開心?」
    寇仲瞅他一眼沒好氣道:「我又不是要娶她,有什麼不開心的。我甚至可以毫不關
心。哈!」
    獨孤雄乾咳一聲,回過頭來道:「聖上不喜歡人吵吵嚷嚷的。兩位……嘿!」寇仲
故作恍然道:「當然啦!除了聖上自己的龍聲外,哈!」
    徐子陵低聲道;「正事要緊!」
    寢宮在望,斐蘊在殿門前等候,召手示意他們跑快點。
    三人提氣輕身,掠了過去。
    斐蘊神色凝重道:「你們所料不差,貴兒夫人說,昨晚聖上是因被蕭妃纏著玩遊戲,
所以興奮得整夜沒睡。現在回想起來,昨天我向聖上報告時,亦是這賤人故意撩逗聖上
親嘴,令聖上聽不到我在說什麼。」
    寇仲道:「那麼看來宇文化骨今晚必會發動。」
    徐子陵道:「尋到司馬德戡的軍隊嗎?是否在附近?」
    斐蘊搖頭道:「他的軍隊出城後就不知所終,確教人心寒。唉!我又要忙於去找女
人,那還有其它時間?」
    徐子陵色變道:「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怎可以做?」
    斐蘊本要發作,強把脾氣壓下去,苦笑道:「我只是到大牢找了批女犯人,準備聖
上一時興起想要看時有個交待,這就叫仰窺上情,否則本宮的頭顱早和身體分家。」
    寇仲悔恨地道:「聖上的記性該不大靈光,說不定早忘了。」
    斐蘊同意道:「他確常忘記事情,但我卻怕聖上見到你們,會勾起這事,問將起來
就糟呢!」
    徐子陵道:「還不進去幹嗎?時間要緊啊!」
    斐蘊苦著臉道:「聖上和貴妃們到了長生池沐浴,既洗且玩又吃東西,沒有個把時
辰都不成,進去都是等。好吧!請隨本官來。」
    寇徐兩人見斐蘊態度親切多了,雖明知他是裝出來的,心中也舒服點,隨他步進寢
宮的大堂去。
    這麼富麗堂皇的廳堂,兩人尚是首次得見,地上鋪了厚軟的地氈,家俬講究不在話
下,牆上掛的畫和裝飾擺設,全是價值連城的珍品,看得人眼花撩亂。
    寇仲指點著低聲在徐子陵耳旁道:「定是從關中洛陽帶來的。」
    獨孤雄聽到他的話,點頭道:「寇大哥猜中了!」
    大廳內空無一人,陽光從西面的窗隔斜透進來,一片寧和。
    廳子南端有張雕龍嵌金銀的臥椅,自然是楊廣的龍座。
    獨孤雄告罪後退出廳外,剩下三人苦候。
    斐蘊坐立不安,捱了足有個把時辰,太陽開始下山,才見虞世基匆匆趕來,報喜道:
「成了!聖上正在穿衣,貴兒夫人已說動聖上肯接見我們。」
    站起來的三人又頹然坐倒。
    宮娥這時進來點燃掛在四周的數十盞宮燈,又關上門窗,燃起四角的爐火,此時楊
廣的隊伍方才抵達。
    數十名太監宮娥進來分班排列,忙了一番後,肅立佇候。
    接著獨孤盛率領大批近衛來了,把守看各處出入口,一切停當後,他才輕聲向四人
道:「蕭夫人肯定有點問題,剛才還纏著聖上要到臨江宮去看日落,哼!」
    斐蘊低叫道:「聖上來了!」
    鼓樂聲遠遠傳來,在宮監開路下,楊廣偕同過百妃嬪,姍姍而至,他和蕭妃、朱妃
都坐上軟轎,由力士扛著,連腳力都省了。
    眾人跪伏地上,恭迎這昏君的聖駕。
    到楊廣側身半躺臥椅時,眾妃嬪亦團團圍著他坐好,眾人才高呼萬歲。
    楊廣看都不看寇徐兩人,歎了一口氣道:「朕知外面有很多人想爭奪朕的皇位,唉!
大不了就像陳後主,破了國仍可做長樂公,繼續飲酒作樂。」
    眾人無不愕然,為何他竟作此不祥說話。
    楊廣右邊的蕭妃嬌笑道:「聖上真愛說話,有些人總愛把那些烏合之眾誇大,聖上
勿要相信。」
    獨孤盛低聲道:「剛才元善奉越王侗之命來告急,說李密率眾百萬,進逼東都,已
佔了洛口倉,求聖上速還,否則東都將會失陷。」
    寇仲和徐子陵這才恍然。
    豈知虞世基卻得意地道:「幸好本官反應敏捷,說若賊勢真的那麼龐大,元善早在
路上給人殺了,怎能到得江都來。故已替聖上把這傢伙趕走。」
    寇徐聽得搖頭歎息,真個有這樣的皇帝,就有這種奸臣,若非楊廣不肯面對現實,
怎會信虞世基這種睜眼謊言。
    楊廣的聲音傳過來道:「外面盜賊情況如何,斐大夫給朕如實報告。」
    斐蘊不慌不忙,躬身道:「聖上明鑒,盜賊正日漸減少。」
    楊廣坐直龍軀,皺眉道:「少了多少?」
    斐蘊胡謅道:「只有以前的十分一。」
    楊廣舒了一口氣,又像想起什麼的道:「元善說唐國公李淵在太原作反,可有此事?」
    斐蘊嚇了一跳,跪倒地上道:「現在外面常有人故意造謠生事,待微臣調查清楚,
再稟告聖上。」
    一聲冷哼,來自殿門處,接著有人喝道:「滿口謊言!」
    眾人嚇了一跳,往聲音來處望去,赫然驚見宇文化及一身武服大步走進來,旁邊還
有另一位高昂英俊的中年男子。
    寇仲和徐子陵眼中立即射出深刻的仇恨,同時心叫不妙。
    獨孤盛、斐蘊和虞世基三人則立時臉無人色,他們早有佈置,若宇文化及等任何人
入宮,必須先得他們許可,現在他來到跟前他們才知道,形勢不妙,可以想見。
    門官這時才懂得高唱道:「右屯衛將軍偕少監進謁聖上。」
    兩人看都不看斐蘊、寇仲等人,逕自來到殿心,行完叩見之禮後,長身而起,站到
與他們相對的另一邊。
    獨孤盛移往楊廣座前,而護守在龍座兩側和後面的近衛都緊張起來。
    楊廣似仍不覺察雙方劍拔弩張之局,訝道:「宇文將軍為何指斐卿家滿口謊言呢?」
    斐蘊跪地哭道:「聖上請為微臣作主,微臣對聖上忠心耿耿,若有一字謊言,教微
臣橫屍荒野。」
    宇文化及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目光首次落在寇仲和徐子陵處,閃過森寒的殺
機,淡淡道:「從前杜伏威在山東長白,現在他已到了歷陽;李密以前僅有瓦崗一地,
現在先取滎陽,繼取洛口。李子通從前算得什麼,現在卻聚眾江都之北,隨時南下。聖
上之所以全無所聞,皆因被奸臣環繞,四方告變,卻不代為奏聞,賊數實多,卻被肆意
誑減。聖上既聞賊少,發兵不多,眾寡懸殊,賊黨其勢日盛,甚而唐國公李淵作反之事,
天下皆聞,唯獨聖上給蒙在鼓裡。」
    虞世基亦撲倒地上,哭道:「聖上勿聽信饞言,想造反的人就是他。」
    楊廣顯是亂了方寸,忙道:「兩位卿家先起來,朕絕不會讓爾等含冤受屈的。」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不屑的冷笑。看得寇仲和徐子陵的心直沉下去,知他們已控制
了大局。
    斐蘊兩人仍不肯爬起來,哭告道:「昨天微臣曾向聖上獻上賬簿,正是……」宇文
化及哈哈笑道:「什麼賬簿,是否這本鬼東西呢?」
    從懷中掏出一物,赫然正是那本賬簿。
    這時連楊廣都知兩人來意不善,怒喝道:「人來!給朕把他們拿下。」
    慘叫聲起,只見守門的近衛東僕西倒,鮮血四濺,一群人衝了進來,帶頭的是幾名
身穿將軍衣甲的大漢,與宇文化及兄弟會合一處,佔了大殿近門處一半空間。群妃登時
花容失色,紛紛往後面躲去。
    獨孤盛則和數十近衛擁出來,擋在楊廣身前。
    斐蘊和虞世基嚇得淚水都干了,連爬帶滾躲到獨孤盛身後。
    只剩下寇仲和徐子陵立在雙方人馬中間的兩旁,幸好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到
楊廣身上,沒有人理睬他們。
    獨孤盛大喝道:「司馬德戡,你想作反嗎?還不放下兵器?」
    帶頭進來的司馬德戡竟笑起來道:「將士思歸,末將只是想奉請聖上回京師罷了,
獨孤將軍言重了。」
    楊廣站起來戟指喝道:「朕待你們一向不薄,為何今天竟來逼朕做不情願的事。」
    宇文化及冷哼道:「聖上遺棄宗廟,巡幸不息,外勤征伐,內極奢淫,使丁壯盡於
矢刃,老弱填於溝壑,四民喪業,盜賊蜂起,更復專任奸諛,飾非拒諫,若肯悉數處死
身邊奸臣,回師京城,臣等仍會效忠,為朝廷盡力。」
    楊廣色變道:「真的反了,誰是指使者?」
    宇文智及「鏘!」的拔出佩劍,大喝道:「普天同怨,何須人指使。」
    楊廣大嚷道:「給朕將他們全殺了。」
    寇仲一拉徐子陵,運功飛退,「砰!」的一聲破開窗「楠」到了外面。
    此時殿內殺聲震天,夾雜妃嬪宮娥太監的呼叫號泣,混亂得像天塌下來的樣子。
    寇徐兩人亦同時陷進了重圍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