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五卷)
第十章 宇文成都

    愈往北行,天氣愈冷,地上積雪齊膝,六人在一望無際的林海雪原全速前進,素素
則由寇仲和徐子陵輪番背著走。
    經過與拓跋玉一戰後,他們都小心起來,不敢再像前此般粗心大意。
    大雪停了下來,天地一片孤寂,偶爾傳來狼嗥獸嘶,聽得人毛骨悚然。
    趕了兩天路後,這天黃昏來到通濟渠南岸的密林區,深褐色的林木如牆似壁,層層
疊疊,比比皆是,置身其中,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方向。
    縱是鐵打的身體,這麼逃命似的趕路誰都要累了。不知是誰先放緩腳步,轉眼各人
都變得蟻走龜行的緩緩踱步,找尋能避風雪的宿處。
    山林間萬籟俱寂,只有腳下鬆軟的白雪在沙沙作響。
    偶爾微風吹拂,枝頭積雪紛紛散落,飄舞頭上。
    最後眾人在一片林木間的曠地停了下來,劉黑闥道:「今晚看來都找不到荒屋山洞
一類的棲身之所,不若將就點在這裡生個火堆,坐到天明才趕路好了,照我估計明天午
後就可抵陽武。」
    素素這時由徐子陵背上落足雪地,雖穿著綿袍,仍冷得她直打抖嗦。
    劉黑闥毫不猶豫脫下羊皮襖,愛憐地蓋在她身上,柔聲道:「生起火就不冷了。」
    這鐵漢做出這麼細心體貼的動作,分外使人感動。
    素素感激道:「劉大哥不怕冷嗎?」
    劉黑闥笑道:「打仗多年,什麼苦未挨過,素姐放心吧!」徐子陵脫下外袍,鋪在
雪地上,笑道:「我是真的不怕冷,不似劉大哥的偉大,素姐請坐。」
    素素知他《長生訣》的內氣不懼寒暑,欣然坐下。
    寇仲伸手摟著劉黑闥肩頭,笑嘻嘻道:「讓我給劉兄一點溫暖吧!嘿!你這小子沒
上沒下的,學我們般喚素姐,你該是叫素妹才對。」
    經過多天相處,眾人已混得捻熟。對劉黑闥這有勇有謀的年輕猛將,他們是打心底
的歡喜。崔冬不愛說話,卻是血性漢子。反而劉黑闥的拜把兄弟諸葛德威表面做人圓滑,
其實性格陰沉,不大為兩人所喜。
    徐子陵見劉黑闥對素素頗有意思,有心撮合兩人,好使素素忘記李靖,對素素道:
「素姐的腿整天都要曲起來,現在定是又酸又麻了,我們去取柴枝,由劉兄給你搓搓好
嗎?」
    素素嚇了一跳,驚叫道:「我沒有事,不用搓哩!」劉黑闥黑臉一紅,道:「我去
取柴枝好了。」與崔冬和諸葛德威逕自去了。
    素素道:「你們也去幫手啊!」徐子陵在她旁坐下,搖頭道:「我們去了,若有餓
狼走來,誰保護姐姐?」
    素素打了個寒顫,那還敢堅持。
    寇仲在她另一邊坐下,沉吟道:「不知小陵有沒有同感,自昨天下午開始,我便有
心驚肉跳的感覺,這感覺忽強忽弱,好像有人吊著我們尾巴似的。」
    素素駭然道:「那怎辦才好?」
    徐子陵露出震駭神色,吁出一團霧氣道:「我還以為自己在疑神疑鬼,原來你也有
這感應,那定是有高手在追躡我們,見我們人多勢眾,只好伺機下手呢。」
    寇仲道:「若他的目標是我們手上的帳簿,他想協持的必是素姐,用以來威脅我們,
故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須有一人在素姐身旁。」
    徐子陵道:「敵暗我明,吃虧的只會是我們,不知由我們反佈疑陣,把他引出來吧!」
寇仲喜道:「你想到什麼法子?」
    徐子陵道:「獨孤霸當日暗算沉落雁,就是把自己埋在雪地之下,待她經過時施襲,
我們大可倣傚此法。」
    此時遠方傳來野獸的叫聲,素素聽得毛骨聳然,伏到寇仲背上去。
    寇仲道:「此人可跟蹤我們一夭一夜仍未被發覺,可見身手高明之極。而且他總不
會那麼巧正在你上面走過,故要對付他還須我們聯手才行。」
    旋又苦惱道:「怎樣才可把自己埋在雪底下呢?」
    徐子陵得意道:「我早想過這問題,看!」言罷移開少許,躺在雪地上,閉目運功,
不一會臥處的雪溶解,整個人沉了進去,不片晌徐子陵消失在雪層下。
    寇仲知他以內力迫出熱氣,心中叫妙時,劉黑闥和諸葛德威捧著大堆乾枯的樹枝回
來了,後者奇道:「小陵到哪裡去了?」
    寇仲和素素得意洋洋的笑起來,寇仲還道:「給狼叼了去哩!」劉黑闥沒好氣地將
樹枝一股腦兒卸在兩人跟前,笑道:「快喚他回來刮去柴枝上的雪,素……嘿……素妹
快被冷壞了。」
    素素問道:「冬叔哪裡去了?」
    諸葛德威道:「他怕素姑娘吃乾糧不能御寒,又聽野獸嘶聲,所以狩獵去也!」劉
黑闥一屁股坐在徐子陵沒身處的雪地上,毫無所覺道:「我最擅長燒烤,保證素妹吃了
就不冷哩!」寇仲想起一事,跳了起來道:「不好!快喚冬叔回來,不能教他落單。」
    話猶未已,一聲狂嘶,響自東南方遠處。
    諸葛德威手中的樹枝全抖到了地上,色變道:「是冬叔!」劉黑闥已跳起來,拉著
欲去的寇仲道:「你保護素妹,小陵呢?」
    寇仲無暇解釋,叫道:「他沒事!你們快去!」劉黑闥兩人心焦如焚,不暇細想,
箭矢般去了。
    寇仲心中一動,對雪下的徐子陵道:「千萬不要出來,這定是調虎離山之計。」這
句話才說完,一團黑影自天而降,驚人的掌風氣勁,壓頂而至。
    寇仲想要摟著素素滾往一旁時,勁風來到頭頂處,他無奈下雙拳沖天而起,迎向敵
掌。
    「蓬!」的一聲勁響,寇仲雙臂欲折,腦際如遭雷擊,竟被對方震得橫飛開去。他
戰鬥經驗已非常豐富,尚在橫跌的當兒,體內真氣運轉了數個周天,把敵人能摧心裂肺
的勁氣化去。
    勉強站定時,素素嬌呼失聲,已落進來人手上。
    如此武功,確是驚人之極。
    此人一手環抱素素,另一手覆在她天靈蓋上,大笑道:「小子給我站定,動半個指
頭你姐姐就不用活了。」
    寇仲這時才看清楚對方是個長相頗為瀟灑英偉的中年男子,但鼻子特大,使他的眼
睛看來細長多了,內中的眼珠閃著陰狠沉冷的目光,令人見而寒心。
    寇仲拔出崔冬給他防身的鐵,怒喝道:「你敢傷她?」心中卻祈禱在他身後雪下的
徐子陵勿要在這時刻鑽出來,否則只會害了素素性命。心生一計又叫道:「小子你也不
要動,沒有我批准你絕不可動。」
    那人怎想得到他是吩咐雪下的徐子陵,冷笑道:「你敢情是嚇得瘋了,那到你來說
話,立即把東溟派的帳簿交出來,否則這女娃子就要沒命。」
    寇仲向素素打個眼色,教她不用驚惶,正要說話時,劉黑闥和諸葛德威趕了回來,
見到素素落在敵人手上,都一聲怒喝,與寇仲形成一個三角形把來人圈在中間。
    寇仲叫道:「冬叔呢?」
    劉黑闥雙目厲芒閃動,神情卻出奇的沉冷,緩緩道:「已遭了這賊子的毒手。」寇
仲悲憤道:「你是誰?我們和你有何仇怨?」
    那人從容道:「我就是宇文成都,怎會和你們無仇無怨呢?閒話休提,我由一數到
十,假設不把帳簿交出,就要你姐姐頭頂開花。」
    頓了頓,「咦」一聲道:「徐小子哪裡去了?」
    眾人心中懍然,要知宇文閥的四大高手,宇文成都排名僅在宇文化及之下,雖未必
可勝過眾人聯手,但卻休想可把他攔住。
    寇仲怕他對徐子陵的去向起疑,掏出帳簿高舉頭上道:「你放開素姐,我就把帳簿
擲過來給你。」
    宇文成都見到帳簿,立時雙目放光,眼珠一輪轉動,冷哼道:「若我把她放走,你
卻不把帳簿交我,我豈非要吃大虧?」
    寇仲嘲弄道:「你的腦袋是否是草來塞滿的,這麼簡單的事都想不通,現在我往後
退開兩丈,帳簿則留在地上,你再教我姐姐前去抬起來拋給你,但記著在我姐姐拿到帳
簿前你不可移動半步,否則我的兩個夥伴便立即出手。」
    宇文成都暗忖若是如此,自己隨時可先一步向素素下毒手,點頭道:「就這麼辦,
你千萬不要弄鬼,否則我隔空一掌就可要了你姐姐的命。」心中卻打定主意,待素素把
帳簿擲給他,就順手殺了素素,好教寇仲傷心惶亂。
    寇仲大叫道:「你要聽我指令行事!」這句話自然是對徐子陵說的。
    宇文成都這時哪會和他計較語氣的問題,見寇仲真的放下帳簿往後退去,便急不可
待地一推素素,命令道:「去拾起拋來!」素素當然知道寇仲的大計,雙足發軟的蹌踉
向帳簿走去。
    寇仲退了丈半便停下來,蓄勢以待。
    素素來到帳簿前,雙膝一軟,坐倒雪地上。
    宇文成都急喝道:「要命的就把帳簿拋來!」素素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瞧著身前的
帳簿,寇仲大喝道:「動手!」宇文成都還以為寇仲叫素素動手拾帳簿,忽地一股雪浪
沖背而來,狂猛的熱猛印背上,才知遭了暗算,噴血衝前,反手一掌向後拍去,竟拍了
個空,心知不妙,忙拔身而起。
    寇仲這時已衝到素素處,劉黑闥和諸葛德威亦沖天而起,一拐一扇朝半空的宇文成
都攻去。
    徐子陵第一招得手,第二招卻擊在空處,這宇文成都確是一等的高手,雖淬不及防
地被徐子陵在背心打了一掌,傷得口噴鮮血,但其護體真氣亦反震得徐子陵血氣翻騰,
難以乘勢追去。
    虛空中三人交換了一招,宇文成都慘叫一聲,雖擋過諸葛德威的鐵扇,卻給恨極出
手的劉黑闥在左肩處打了一拐,骨折肉裂,橫飛開去。
    但此人極是了得,仍能提氣落在一棵大樹的橫枝上,借力一彈,飛鳥般投往密林深
處,轉瞬消沒不見。
    崔冬胸口中了一掌,胸骨碎裂而亡。眾人無不悲痛欲絕,誓要為崔冬報此大仇。當
夜劉黑闥找了處較高亢的隱僻之地,挖深坑,鋪大石,就地將崔冬安葬,免得給野狼聞
得氣味,將屍體挖出來吃掉。
    素素想起崔冬是因要為她找野味來燒烤御寒,致落單為宇文成都所殺,更是哭得梨
花帶雨;寇仲和徐子陵則想到崔冬是因帳簿而死,心下難安,亦是鬱鬱不解。
    反是劉黑闥生性豁達,跪拜後對墳頭朗聲道:「冬叔你先行一步,待小黑趁此天下
紛亂的時刻,再玩他娘的一會,遲些才到泉下來尋你猜拳吃酒。」
    接著來到被寇徐兩人扶著的素素身前,微笑道:「素妹勿要悲傷,夏去冬來,生老
病死,人生不外如此。」
    言罷洒然領先去了。
    諸葛德威神情木然道:「上路吧!不是人殺我,就是我殺人,打幾場仗就什麼都看
透哩!」寇仲和徐子陵聽得心中舒服了些。扶起素素隨兩人繼續朝陽武進發。
    到了正午時分,他們由山野切入往陽武的官道上,只見路上滿是逃難離開陽武的人
群,人車爭道,哭聲震天,教人既淒酸又心慌意亂。
    劉黑闥和諸葛德威一副見怪不怪,無動於衷的表情,找人問故。才知李密再攻陷黎
陽倉,王世充率大軍往救,為李密所敗。李密招降了大批隋室兵將,聲勢大盛,正要進
軍陽武,故附近居民紛紛棄家逃亡。
    素素聽後駭然道:「李密來了,我們快逃吧!」對李密她是聞虎色變。
    劉黑闥領他們避進道旁的樹林裡,笑道:「你們若以為這些人是要避開李密,就大
錯特錯。這些都是陽武附近幾個鄉縣的農民,他們怕的是戰敗後的官兵四散搶掠,陽武
又關起城門不准人進去,他們只好先自逃了。」
    諸葛德威道:「李密最懂收買人心,只會派糧濟人,老百姓哪會怕他呢?」
    寇仲皺眉道:「若是如此,我們豈非亦進不了城。」
    劉黑闥胸有成竹道:「這個包在我身上,陽武一些官兒和我們暗中有來往,兼且我
又有正式的通行證,只要花幾個子兒,要多帶兩三個人入城絕無問題。」
    諸葛德威道:「我們與那裡的幫會頗有些交情,若三位仍堅持到江都去,我們可作
安排,讓你們坐船,怎都好過走路吧!」徐子陵道:「我真怕宇文成都正在那裡等我們,
說到底那裡終是在他宇文閥的勢力下。」
    劉黑闥道:「入城前我先給三位裝扮一下,扮成公公婆婆的模樣,我們亦要易容改
裝,才不會惹人注目。」
    諸葛德威提議道:「最好是分兩批進城,那就更沒有破綻。」
    寇仲拍腿叫好,道:「早聽過江湖上有易容之術,原來兩位是大行家,可否傳我們
姐弟兩招,那逃命時也可多項絕藝防身。」
    劉黑闥欣然道:「我是只懂皮毛,大哥才是真正的能手,在我軍中穩坐第一把交椅,
要學就只有求他。」
    諸葛德威笑道:「這種小把戲何用求我那麼大陣仗,大家是患難之交,能獲你們欣
賞,我不知多麼榮幸哩。」
    三人對諸葛德威好感大增,談談笑笑的逆著人流往陽武走去。
    因崔冬慘死的哀戚,暫時亦給置諸腦後,回復了生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