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五卷)
第八章 一見如故

    徐子陵全速掠行,趕往寇仲留下標記所指示的密林。
    離開了沉落雁後,他就把她拋諸腦後。
    事實上直至在這雪地飛馳的一刻,他雖曾遇上不少美女,但總沒有一個能在他心中
佔上一席位。
    自得練《長生訣》上的功法後,他的心神全集中到武道的修練上去。那並非為了名
或利,而是一種個人的追求,要不斷突破以前的自己。
    每晚躺在床上,他便進入凝神練氣那物我兩忘的迷人天地裡。
    醒來時雖偶有想起單琬晶、雲玉真、沉落雁等美女,但心中只有煩厭而沒有思念之
情。
    僅是武道的修行,已帶來他最大的滿足感,一切自具自足,不假他求。
    但寇仲的野心顯然比他大得多,這使他感覺與寇仲的分歧日漸擴大,當然感情上他
們仍是最好的兄弟和朋友。
    就在此時,前方左側遠處有蹄音傳來。
    那是馬蹄踢踐積雪的聲音。
    徐子陵既吃一驚,又是奇怪。
    馬蹄聲響來得如此突然,唯一的解釋就是來人早潛伏該處,到這刻才現身出來。聽
蹄音對方人數該不少於三十騎,但事前他卻不聞半點馬嘶聲,可知對方騎的應是訓練有
素的戰馬。
    他迅速把對方會是瓦崗軍這可能性排除。因為徐世績根本沒有時間作這樣的安排。
    那會否是與獨孤霸有關的人呢?
    蹄音倏止,就像出現時那麼突然。
    徐子陵湧起對這神秘馬隊高深莫測的感覺。把真氣提至極限,朝密林投去。
    寇仲的聲音響起道:「快點!有人來呢!」徐子陵知寇仲和素素仍然安然無恙,放
下心事,循聲撲去。
    寇仲背著素素由一棵大樹上躍下來,和他並肩往密林深處掠去,叫道:「我們來和
他們比比誰更長氣一點。」
    徐子陵整個人輕鬆起來。
    要知在這連綿百里的密林裡,縱有健馬亦無法以之代步。
    說到比拚腳力,能在短距離裡追上他們,江湖上大不乏人,但除非是杜伏威那類級
數,誰能像他們來自《長生訣》的內息般往還不休、無有衰竭?
    說完這句話後,兩人再不打話,由外呼吸轉為內呼吸,把精神全集中在逃跑上,迅
如流星般在密林裡左穿右插,竄高掠低,只知有那麼遠就跑那麼遠。
    伏在寇仲背上的素素泛起安全溫馨的動人感覺。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的兩個人,忽然
就成了與自己比血還濃的親密兄弟。
    他們什麼事都把她放在第一位。無論在怎樣惡劣的情況中,亦永不猶豫,更絕不會
退縮。現在更是患難與共,她心中的感動,可想而知。他們由晚上奔至天明,才穿出密
林,這時雨雪停了,天地一片純白,雪光閃耀。
    在這白皚皚的靜寂原野上,三人都泛起不知何去何從的感覺。
    兩人的內息雖仍是旺盛,但血肉造成的四條腿卻累得要命,乘機在一處長滿了參天
雲杉的小山丘上休息。寇仲哈哈笑道:「終逃出來!」素素道:「昨晚那些不知是什麼
人呢?」
    徐子陵道:「管他是何方神聖,總不會是什麼好路數,很可能是獨孤霸的手下呢。」
    寇仲和素素齊感愕然,聽徐子陵說出了昨晚的事後,寇仲皺眉道:「若非這傢伙好
色,我們說不定會遭殃。想不到獨孤閥有這麼厲害的人,我還以為不外都是獨孤策那種
窩囊角色。」
    徐子陵道:「若沒有兩下子,獨孤閥怎能和其它三閥齊名江湖,好了!說吧!究竟
我們是到洛陽去?還是返回老家揚州?」
    素素垂首堅定地道:「回揚州吧!」寇仲和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低聲對素素道:
「我們到東都去,目的只是碰和氏璧的運氣。嘿!不-定是要去找李大哥的。」
    素素搖頭決然道:「要去你們就自己去吧!」徐子陵支持素素道:「我們當然聽素
姐的話。」
    向寇仲責道:「有什麼事比害倒宇文化骨更重要,夜長夢多,延誤了時機,你擔當
得起嗎?」
    寇仲投降道:「是我不對!嘿!揚州究竟在哪個方向?」
    徐子陵愕然道:「你不是早計算好方向才走嗎?怎能這麼糊塗,還說什麼精通山川
地理。」
    素素道:「不要吵了!從這裡朝東北走,早晚會抵通濟渠,那時只要坐船南下,經
過浚義、陳留、雍丘、襄邑、宋城、永城、夏丘,就可抵達於台,再東行便可進入刊溝,
南下江都,多麼簡單。」
    寇仲老臉一紅道:「原來最厲害的都是素姐。」素素「哧」笑道:「姐姐不是厲害,
而是當年就是這麼隨小姐南行的。」
    徐子陵奇道:「為何素姐忽然間像變得心花怒放的樣兒?」
    素素霞生玉頰道:「不要胡說,我那有特別開心呢。」
    兩人均感大惑不解。
    寇仲摸著肚子站起來道:「得先找個鄉鎮醫治肚餓這不治之症,才是上策。」
    徐子陵扶起素素,欣然道:「今趟讓小弟作素素的坐騎。」
    寇仲抗議道:「你倒懂得來和我爭享受。」
    素素俏臉通紅道:「原來兩個弟弟都是壞蛋。」
    寇仲和徐子陵笑得你擠我推,得意之極,充滿真摯的感情。
    到了這刻,三人才感受到自由自在的欣悅。
    素素正要說話,兩人突然停止了所有動作,朝西望去。
    只見雪地上有三個人,箭矢般朝他們處趕過來,離他們不足兩里。
    素素嚇了一跳道:「還不快走!」寇仲深吸了一口氣道:「來不及呢!」那三個不
知是何方神聖的人,眨眼奔上小丘,在三人面前倏然止步,同時抱拳為禮,態度客氣。
    中間是個二十七、八歲的灰衣漢,背插單拐,形相威武中卻又不失文秀的氣質,虎
背熊腰,只是外型已教人心折。
    其它兩人一個是四十來歲的矮壯漢子,另一則是儒生打扮的中年人,各具不凡形相,
只看他們這般全力飛馳後,仍能氣定神閒,便知都是一流的高手。
    灰衣漢哈哈笑道:「終能追上兩位兄弟,實教我們欣慰,本人劉黑闥,乃夏王旗下
驍騎將軍。」
    接著介紹左邊的儒生道:「這是江湖人稱『鐵扇子』的諸葛德威,乃劉某的拜把兄
弟。」
    諸葛德威左手一揚,變魔法似的乍多出了一把扇子,「嚓」的一聲打了開來,輕搖
兩下,神態瀟灑之極。
    劉黑闥又指著那矮壯漢子道:「冬叔人稱門神。手中雙與新近歸降李密的秦叔寶齊
名,悍勇無敵。」
    這「門神」卻出奇地謙讓道:「公子莫往我臉上貼金,本人崔冬,只是公子下面一
個小跑腿吧!」寇仲一頭霧水道:「誰是夏王?」
    劉黑闥道:「難怪三位不知,敝主竇建德建國稱夏之事,尚未公告天下。」
    三人對望一眼,才知原來是竇建德方面的人。
    劉黑闥忽然道:「這位小姐可否背轉身去,因劉某有份見面禮要送給兩位兄台,怕
驚嚇了小姐。」
    徐子陵愕然道:「什麼見面禮?」
    素素心驚膽跳的背轉了嬌軀。
    劉黑闥從容一笑,打出手勢,「門神」崔冬解下掛在腰間一個不知裝著什麼東西的
布囊,隨手往寇仲拋來。
    寇仲一臉茫然的接著,旋即臉色大變,立把布囊往劉黑闥拋回去,駭然道:「我的
娘!這是誰的人頭?」
    在素素的尖叫聲中,劉黑闥一把接過,神態從容地探手囊裡,抓著頭髮將人頭取出,
舉在兩人眼前道:「讓劉某介紹,此人姓鄭名蹤,外號『飛羽』,若非沒有了頭顱而不
會走路,恐怕三位已陷身在瓦崗軍手上。」
    寇仲和徐子陵都暗地心驚肉跳,但見對方人人神色如常,強壓下對這死人頭的恐懼,
前者乾咳一聲道:「嘿!劉兄可否先收起這東西,免致嚇壞我們的姐姐。」
    劉黑闥雖然沒什麼,但諸葛德威和崔冬臉上都閃過嘲弄的神色,顯是看不起他們給
這麼一顆人頭駭成這樣子。
    劉黑闥把人頭交給崔冬道:「將這頭顱掛在顯眼的地方,好和徐世績打個招呼。」
    崔冬領命去了。
    劉黑闥神色如常,拱手道:「現在兩位兄台已成了天下人人欲得的人物,不知你們
對將來有何打算?」
    寇仲與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乾咳一聲道:「我們不知走了什麼運道,弄得人人都
以為我們知道楊公寶藏的下落,其實……」
    劉黑闥不悅的打斷他道:「寇兄難道以為我劉某亦是為寶藏來找你們嗎?這就大錯
特錯了!」頓了頓續道:「今趟之行,乃奉了夏王之命,前來找大龍頭商議,勸他先發
制人,除去李密。豈知來遲一步,翟府已成灰燼,我們查探多日,才知只有你們三位逃
過大難,還鬧得滎陽天翻地覆,劉某佩服之極。」
    素素仍是背著身問道:「人頭拿走了沒有?」
    劉黑闥歉然道:「素素姑娘放心,人頭不在了!」素素猶有餘悸的轉過身來,劉黑
闥看到她驚魂未定,似求人憐的動人表情,怔了一怔。
    寇仲和徐子陵都沒在意,素素道:「小姐早一日被老爺送走,由屠管家護行,不知
劉將軍有沒有聽到她的消息。」
    劉黑闥道:「既有屠叔方這種高手保護嬌小姐,該沒有問題,我會遣人探聽他們的
行蹤。」
    素素欣然笑道:「有公子這句話,素素就放心了!」劉黑闥又被她鮮花盛放般的笑
容引得呆瞪著她,這回寇仲和徐子陵覺察到他的異樣,都拿眼睛瞧他。
    諸葛德威乾咳一聲道:「二弟,這處危機四伏,我們最好先趕往陽武,那時把酒談
心舒服多了。」
    劉黑闥如夢初醒,見寇徐兩人目光奇怪,老臉一紅地尷尬道:「冬叔弄好事情回來,
我們立即起程。實不相瞞,我對兩位確有惺惺相惜之意,際此天下群雄並起,能者稱王
的大時代,誠心邀請兩位加盟我軍,將來富貴與共,若有一字虛言,教我劉黑闥不得善
終。」
    對這充滿英雄氣概的年輕高手,寇仲和徐子陵都頗有好感,但加入了們一夥卻是另
一回事。
    寇仲乾咳一聲道:「我也實不相瞞,現在我們身有要事,加入貴方一事,只可遲些
再說。」
    劉黑闥露出失望神色,謂然道:「希望兩位確是身有要事,而非找借口來拒絕劉某
就好了。」
    寇仲和徐子陵想不到他如此但白,都覺有點招架不來。
    素素插入道:「他們真的沒有騙劉公子,我可以作證人。」
    劉黑闥哈哈笑道:「姑娘的話,我當然不會懷疑,只不知此事是否須劉某幫手呢?」
    寇仲笑道:「劉兄似乎空閒得很,也十分錯愛我們,這可得先行謝過。不過此事微
妙之極,牽涉到宇文化及和我們間的深仇,所以絕不能假手於人。」
    劉黑闥曬道:「原來江湖上盛傳你們手上握有李閥和宇文閥造反證據一事,果非空
穴來風。」
    寇仲和徐子陵為之臉臉相覷。
    要知帳簿一事,知道的只是有限幾人,究竟是誰把消息洩露出去呢?
    香玉山來找他們,兩人仍不在意;直到劉黑闥說出來,兩人才知道害怕。
    只是一個『楊公寶藏』,已害得他們週身是蟻,現在加上帳簿一事,他們還有安樂
日子過嗎?單是宇文閥已可教他們頭痛死了。
    此時崔冬回來了,劉黑闥不再打話,催促眾人上路。
    寇仲等亦知不宜久留,兼且對劉黑闥又很有好感,遂與他們結伴同行,朝陽武啟程
去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