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五卷)
第二章 大隱於市

    若非素素曾陪翟嬌去找過沉落雁,就算手上拿有她地址,恐怕仍要費一番工夫才能
找到這心狠手辣美人兒的香居。
    沉落雁的居所座落城東的民居之中,房舍鱗次節比,包括她的香居在內,數千間院
落,一色青磚青瓦,由小巷相連,形成深巷高牆,巷窄小而曲折,數百道街巷曲裡拐彎,
縱橫交錯,都以大青石板鋪地,形式大同小異。
    三人冒雪來到這裡時,就像走進一座迷宮裡,難以認路。尤其在這入黑時分,只憑
房舍透出的昏暗燈光,更是如進鬼域。
    但他們卻有非常安全的感覺。
    在這種地方,要打要溜,都方便得很。
    寇仲掠入其中一條巷裡,笑道:「沈婆娘定有很多仇家,才會住到這種走得人頭暈
眼花的地方來。」
    徐子陵輕鬆起來,邊走邊舒展筋骨道:「初時聽沈婆娘的姦夫徐世績說什麼逐戶搜
索,還真給他唬了一跳,原來只是吹大氣,他這邊來我們就那邊走,怎奈何得了我們這
類武林高手。」
    素素猶有餘悸道:「你們不要得意忘形好嗎?滎陽城的人都非常擁護瓦崗軍,只要
給人看到我們,定會向他們報告的……噢!」尚未說完,已給寇仲摟著蠻腰,飛上了左
旁的屋瓦頂。
    徐子陵同時躍了上來,三人伏下後,俯望前方巷口深處,大雪紛飛中,人蹤杳然。
    素素訝道:「哪有什麼人呢?」
    寇仲低聲道:「我的感覺絕錯不了。真奇怪,為何我會看不到人影,聽不到聲音,
偏是感到有危險在接近呢?」
    徐子陵點頭道:「我也心生警兆,看!」只見一隊十多人的青衣武士,正從巷的那
邊而來,沿途逐屋敲門,不用說顯在詢問他們的行蹤。
    三人看得頭皮發麻,這徐世績確是說得出辦得到。
    當全城居民都知道有他們這麼三個逃犯時,會令他們寸步難行。
    寇仲和徐子陵都是生面人,長相又特別易認,要瞞人實是難比登天。
    搜索的隊伍遠去後,三人暗叫僥倖。若非正下大雪,徐世績只要派人守在各處制高
點,再派人逐家逐戶搜索,他們定然插翼難飛。
    不過現在冷得要命,視線又難及遠,徐世績手下的人自是敷衍了事。
    寇仲恨得牙癢癢道:「一向以來,我們都只有捱打,沒能還手,大損我們揚州雙龍
的威風。橫豎有黛青樓佩佩這條後路,不若我們大肆反擊,鬧他娘的一個天翻地覆,好
洩了心頭的惡氣。」
    素素已是驚弓之鳥,駭然道:「這怎麼成?你們怎夠他們鬥?」
    徐子陵卻是大為意動,低聲道:「要成名自然要立威,不過我們最好先躲得穩穩妥
妥,再商量大計。」
    寇仲興奮道:「姐姐來吧!」素素伏到寇仲背上時,他已大鳥般騰空而起。
    她忽然感到再不清楚認識這兩位好弟弟。
    若換了別的人,不是嚇得龜縮不出,就是千方百計逃之夭夭。
    那有像他兩人般明知敵人勢力比他們大上千百倍,仍有勇氣作以卵擊石式的「反攻」
呢?
    沈落雁的香居若從門外看去,實與其它民居無異,只是門飾比較講究,不像鄰居門
牆的剝落殘舊。
    但內中卻是另一回事,不但寬敞雅潔,園林與院落渾成一體,佈局清幽,建建築還
別出心裁,頗具特色。
    這座名為落雁莊的莊院以主宅廳堂為主,水石為襯,復道迴廊與假山貫穿分隔,高
低曲折,虛實相生。
    水池之北是座歇山頂式的小樓,五楹兩層,翹用飛簷,像蝴蝶振翅欲飛,非常別緻,
沉落雁的香閨就在那裡。
    小樓後是蜿蜒的人造溪流,由兩道小橋接通後院的婢僕居室和倉房。
    落雁莊佔地不廣,但是丘壑宛然,精妙古樸,極具詩意。
    寇仲和徐子陵由側牆躍入院裡,一時都看呆了眼。想不到沉落雁這麼懂生活情趣,
頗有「大隱於巷」的感歎。
    不片晌寇仲已弄清楚莊內只有四名小婢,一對夫妻僕人,都是不懂武功的。
    三人遂躲到其中一所看來久無人居的客房裡,最妙是被鋪一應俱全。
    三人那還客氣,偷來茶水喝了個夠後,立即倒頭大睡。
    到寇仲和徐子陵乍聞異響醒來時,天已大明。
    寇仲挪開素素搭在他胸口的玉臂,走到窗旁,往外窺看,原來那唯一的男僕正在園
內掃雪。
    徐子陵亦下床來到他旁,低聲道:「雪停了哩!」寇仲邊看邊道:「你肚子餓不餓?」
    徐子陵道:「餓得要命!」寇仲低聲道:「我們絕不能在這裡偷東西吃,否則定會
給人發覺,讓我去張羅些食物回來吧!」徐子陵道:「就這麼到街上去會很危險的。」
    寇仲笑道:「放心吧!只要我們不是三個人走在一起,便沒有那麼礙眼,順便探探
風聲也好。」
    徐子陵知他詭計多端,又確是餓了整晚,叮囑道:「早去早回。」
    寇仲一聲領命,由後窗溜了出去。
    徐子陵閒著無事,待要盤膝默坐,床上的素素叫道:「李大哥!李大哥!」徐子陵
大吃一驚,撲上床去,掩著素素香唇。
    素素驚醒過來,定了定神,秀目立即射出驚惶之色,徐子陵放開手時,她低呼道:
「是否敵人來了。」
    徐子陵搖頭道:「不!只是姐姐夢囈,我怕驚動了外面掃雪的人罷了!」素素放下
心來,俏臉轉紅道:「我在夢中說什麼?」
    徐子陵心中暗歎,淡淡道:「沒什麼!我根本聽不清楚。」
    素素坐了起來,蹙起黛眉道:「小仲到哪裡去了?」
    徐子陵說了後,她又擔心起來。
    忽地足音傳來,兩人嚇得忙把被鋪折疊回原狀,躲到床底去。
    剛躲好時,兩名小婢進來掃拭塵埃,還捧來新的被褥。
    其中一婢道:「小姐足有八天未回來,前晚龍頭府又給燒了,現在城中謠言滿天飛,
真教人為小姐擔心。」
    床下的徐子陵暗忖擔心的該是其它人,而絕非沈婆娘。
    另一婢笑道:「小菊你這叫白擔心。昨天密公才領兵出城去攻打黎陽倉,龍頭府一
事是勢所難免,誰叫翟老鬼死不肯讓位,論才幹他哪是密公對手。」
    小菊訝道:「蘭姐怎會知得這麼清楚的?」
    小蘭得意道:「當然有人告訴我哩!」小菊笑道:「定是李傑那傢伙,嘻!你和他
有沒有一塊兒睡過覺呢?」
    接著兩女追追打打的溜走了。
    兩人由床下鑽了出來,徐子陵鬆了一口氣道:「李密走了!其地的人我就不那麼怕
了。素素挨著他在長椅坐下,道:「他們人多勢眾,你們只得兩對拳頭,又要分神照顧
我,千萬莫要強逞英雄啊。」
    徐子陵滿神氣道:「不要小看你這兩個弟弟,這兩年我們都不知經歷過多少事故。
而且每次死裡逃生之後,功夫都像變得更好。嘿!姐姐在這裡休息一會,我四處走走看。」
    素素忙抓著他臂膀,失聲道:「給人發覺了怎麼辦?」
    徐子陵信心十足道:「我自幼擅於偷雞摸狗,怎會失手。所謂知己知彼,愈能清楚
這裡的情況,有起事來愈有把握應付。」
    素素無奈,只好放他去了。
    提心吊膽的等了半個時辰,獨守無聊,不由又為翟府被害的人暗自垂淚,幸好徐子
陵神色興奮地回來,手裡還拿著一冊卷宗,得意道:「全賴跟陳老謀學了幾天功夫,才
找到沈婆娘這藏在秘格內的寶貝。」
    素素見他回來,心內淒惶盡去,勉力振起精神道:「誰是陳老謀?」
    徐子陵坐下珍而重之的把卷宗放在膝上,道:「陳老謀是巨鯤幫的人,專責訓練幫
徒如何去盜取情報,再出賣變錢。噢!他回來了。」
    素素循他目光望去,寇仲正捧著兩大包東西由前廳推門而入,笑道:「一包是衣服,
一包是美食,大功告成,最妙是婢僕們都回了後園住處呢。」
    徐子陵和素素齊聲歡呼,大吃大喝時寇仲眉飛色舞道:「徐世績這小子把整個滎陽
城搜得差點翻轉過來,每個街口都設有關卡,邏卒處處,我見勢頭不妙,惟有逐家逐戶
去偷,且地點分散,包保沒有人懷疑。」
    素素道:「小陵都偷了東西哩!」徐子陵這才記起匆忙納入懷內的卷宗,取出來遞
給寇仲道:「你看這像不像是沈婆娘在各地眼線的名冊,還注有大小開支、錢銀往來,
諸如此類的記載。」
    寇仲把吃剩的饅頭全塞進口內,騰出兩手來翻閱,含糊不清的道:「哈!讓我的法
眼看看,保證什麼都無所遁形。這傢伙的名字真怪,叫什麼陳死鴨,還有地址和聯絡手
法,上個月更受了百兩銀子,原來錢是這麼易賺的。」
    素素湊過去一看,嗔道:「人家叫陳水甲,不是陳死鴨,亂給人改名字。」
    寇仲雙目放光道:「憑這寶貝,小陵你看可否狠狠敲沈婆娘一筆呢?」
    徐子陵冷哼道:「她這麼害我們,怎是銀子便可賠償的?」
    素素駭然道:「若把這東西交給官府,會累很多人抄家問斬。」
    寇仲把名冊納入懷裡,笑道:「我們怎會便宜皇帝小兒,至於有什麼用途,將來再
想好了。」
    轉向徐子陵道:「該是我們還點顏色的時候。不知是誰把我們畫得那麼形似神足,
現在我們三人的尊容,貼滿街頭,使得我們想到黛青樓找佩佩都變得非常危險呢。」
    徐子陵道:「剛才我在後院的倉房裡發現了十大壇火油,只要找到徐世績小子的住
處,就可一把火把它燒掉,以牙還牙。還未告訴你,李密去了打仗,不在城裡。」寇仲
啞然笑道:「徐世績只是頭四腳爬爬的走狗,橫豎李密不在,索性就去燒他的老巢,嘿!
李密那傢伙的狗窩在哪裡呢?」
    見到兩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素素嘟起可愛的小嘴悶哼道:「不要奢望我會告
訴你們,又說在這裡避風頭,這麼一鬧,誰那知道我們仍在城內。何況蒲山公府高手如
雲,你們去鬧事只是送死而已!」寇仲笑道:「這正是最精采的地方,明知我們在城內,
偏是找不到人。更妙是現在軍情告急,徐世績等終不能為我們不上戰場。所以只要我們
為他們製造點內憂,保證可令他們進退失據。徐子陵也道:「不若我們放火後,就引人
來追,當著他們的眼前逃出城外,然後才回來接姐姐走,就更萬無一失。」
    寇仲皺眉道:「城牆這麼高,你跳得出去嗎?」
    徐子陵頹然道:「跳不出去!」素素「撲哧」嬌笑,橫了兩人一眼,嗔道:「都是
愛鬧的小孩兒。」
    寇仲在她臉蛋飛快親了一口,歎道:「姐姐的眼睛真可勾人的魂魄哩!」素素先是
欣然而笑,旋又神色黯淡下去,不知是否想到李靖。
    徐子陵忽道:「姐姐知否誰是負責城內工事的人呢?」
    素素道:「真正負責的人我不曉得,但城內的事一向歸徐世績管,所以該是他的手
下。」
    寇仲一震道:「我明白了,小陵你是否想學在揚州般由下水道逃走。」
    素素吃驚道:「下面這麼髒,怎行呢!你們不是要找佩佩幫忙嗎?」
    徐子陵道:「在現今的情況下,恐怕什麼人都幫不上忙,而且只要我們往黛青樓,
立即會給人認出來。」
    寇仲道:「受香玉山這種人的恩惠,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小陵想得真絕,我們今
晚就去徐世績處偷東西,試試運道,陳老謀說過,任何城市必有建築圖祥,否則如何可
進行維修工程?」
    素素無奈道:「你們對香公子成見太深了。」遂把徐世績的居所說出來,然後道:
「我想試試小仲拿回來的衣服。」
    兩人溜出房外。
    徐子陵為她關上房門後,扯了寇仲到一旁道:「剛才我聽到素姐在夢囈裡喚李大哥,
唉!姐姐真淒涼,偏是這種事誰都幫不上忙。」
    寇仲頹然無語,坐了下來,苦思良久道:「不若我們先到洛陽去找李大哥,把姐姐
的情況照直向他說,看他怎麼安置姐姐。」
    徐子陵搖頭道:「那樣會使李大哥很為難的,一個不好,更會弄得姐姐也難堪。而
且姐姐因王伯當那賤種有點自暴自棄似的。一會說要陪我們,一會又為香玉山那傢伙說
話。若硬逼她到洛陽去,說不定會弄巧反拙。」
    一向詭計多端的寇仲對這種男女間的事完全束手無策,唉聲歎氣時,素素換過新衣
出來,兩人連忙極力逢迎,說盡好話。
    素素雖嬌笑連連,但眉字間總有一絲解不開的憂鬱,令人覺得她只是強顏歡笑。寇
仲最後投降道:「姐姐是否仍想我們去找黛青樓的佩佩呢?」
    素素幽怨地道:「你們的事姐姐管得了嗎?」
    兩人那還不知機,忙誓神劈願保證會依她的意思辦事。素素這才恢復歡容,商量如
何可避過邏卒的耳目而找到這叫佩佩的女人。
    寇仲想出一計道:「不若我們到綢緞鋪買一匹上等絲錦,指明送給佩佩,再吊著尾
看看誰是收禮的人,該可知道誰是佩佩。」
    素素皺眉道:「綢緞鋪的人若認出你是瓦崗軍在緝拿的逃犯,豈非害了那佩佩。」
    寇仲胸有成竹道:「總有人對世事漠不關心或全不知情的。剛才我去為姐姐偷衣服
時,其中一間衣鋪的老闆是個上了年紀的老頭兒,一副老眼昏花的樣兒,只靠兩個小伙
計幫忙送貨,只要覷準他一個人看鋪時,便可進行我們的大計。」
    素素喜道:「不若由我裝作那佩佩的小婢,為自己的小姐買東西,該更是萬無一失。」
    寇仲見她恢復生氣,笑道:「但姐姐千萬莫要穿這套衣服去啊!」素素始醒覺這身
衣服正是從那間衣鋪偷回來的賊髒,笑著人房更衣去了。
    兩人對視苦笑。
    徐子陵歎道:「希望姐姐不是看上香玉山就好了!你看她見我們肯去找佩佩,整個
人都不同呢。」
    寇仲信心十足道:「香小子有什麼值得姐姐看上的地方?照我看她是知悉我們再不
到徐世績處冒險放火偷東西,又知我們尊重她的意見,才心花怒放吧!」不片晌素素換
妥衣服,三人潛出府外,避開了數起瓦崗軍,來到了那衣鋪旁的橫巷裡。
    素素依計去了,兩人躲在暗角,予以保護。
    天又下起雪來,街上行人稀疏,平靜得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但徐子陵知道當今聲名最盛的瓦崗軍,已因翟讓被殺,內部出現了無可彌補的裂痕。
    可想像由於翟讓乃是瓦崗軍的創始者,無論李密如何得人心,始終不能一下子把翟
讓根深蒂固的勢力全接收過去。其中部分一向追隨翟讓的人會生出異心,乃必然之事。
    寇仲這時亦正想到李密,記起翟讓生前說過因為不夠心狠,所以終鬥不過李密,故
而「心狠手辣」,是否就是爭霸天下的首要條件呢?想得入神時,徐子陵低呼道:「糟
了!」
    寇仲大吃一驚,警覺地往街上瞧過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鳳姿綽約的沉落雁,旋則
目光被她旁邊的妙齡女子吸引過去。
    這女子乍看似乎不是長得太美,這或者是因為她的輪廓予人有點陽剛的味道,可是
皮膚雪白裡透出健康的粉紅色,氣質高貴典雅,腿長腰細,比沈落雁尚要高出兩寸,明
眸皓齒,所有這些條件配合起來,竟毫不給沉落雁比下去,形成非常獨特的氣質。
    兩女前後均有隨員,沿街緩步而來,沉落雁正和她指點談笑,看來該是負起導遊之
責。
    還差十多步,沉落雁一行人就會到達素素所在的衣鋪大門外。
    兩人的手同時握到兵器上去,頭皮發麻的看著敵人逐步接近即將可看到素素的危險
位置。
    就在此干鈞一發的時刻,那長相爽健硬朗的美女倏然立足,神色淡然的和沉落雁說
了兩句話後,舉步走進衣鋪隔鄰的工藝店裡,沉落雁亦欣然隨她去了。
    那十多名隨員分了一小半人隨行,其它的則散立門外,擺出護駕保鏢的款子。
    素素這時剛從衣鋪走出來,見到隔鄰鋪子外聚了群武裝大漢,嚇得垂下俏臉,匆匆
橫過長街,朝兩人所在窄巷走去。
    那群大漢並不在意,到素素離開了敵人視線,與兩人會合,才花容失色道:「嚇死
我了!」兩人驚魂甫定的拉她躲往深巷裡,寇仲低聲道:「成功了嗎?」素素點頭道:
「沒有問題,不過那老闆說今天夜了,明早才肯送貨。」
    徐子陵歎道:「那就糟了,青樓的姑娘白天都睡覺,若是由其它人代收,我們就白
費工夫。」
    素素得意道:「放心吧!我指定要明天申時才可送貨,那老頭答應哩!」無奈下,
寇仲和徐子陵只好帶素素返「家」去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