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五卷)
第一章 僅以身免

    翟讓的大龍頭府多處起火,且不住蔓延,火光燭天,映得天上的烏雲像一塊塊緊壓
人心的大石。火勢雖愈趨猛烈,卻無人救火,府內則喊殺震天,伏屍處處。李密方面的
人都穿上黑色夜行衣,易於辨認。
    寇仲提刀開路,徐子陵背著素素緊隨在後,剛躍上一處瓦面,便有四名黑衣大漢瘋
虎般撲至,他們見寇徐兩人非是身穿黑衣,立即運劍劈來。
    寇仲首當其衝,際此生死關頭,自然而然體內真氣貫盈,極寒的勁氣裡隱含一道暖
意,一振手上長刀,發出有若風嘯的破空聲,往敵人劃去。
    那人怎想得到他的刀勢如此凌厲,最要命是對方刀鋒帶著一股森寒無比的刀氣,教
人迎上時立感心生寒意,氣脈難暢。
    當此人至少分了一半功力去對抗寇仲的刀氣時,寇仲的長刀已劈在那人由進擊改為
封架的劍上。
    「噹!」一聲清響過後,那人慘叫一聲,竟連人帶劍被寇仲劈得翻跌下瓦面去。寇
仲亦給他反震之力弄得手腕發麻,但猛一提氣,麻痛立消。
    這時他的眼、耳、鼻等感官,均變得無比通靈,甚至連皮膚都可清楚感到因對方行
動而生出的氣流變異。此時雖因經驗尚淺,不能有如「目睹」,但終有一天即管蒙著雙
眼,也大可推知對方的進攻招式。
    去了帶頭攻至的敵人後,另三人顯是大吃一驚,身形滯了一滯,立露出一個可供進
襲的空隙。
    寇仲想也不想,倏地由瓦面的斜脊往上衝去,嵌入敵方成品字形中間的空位,長刀
揮灑出一圈刀芒,先後掃在三人的長劍處。今趟隨李密來進襲大龍頭府的人,俱是李密
麾下精選之土,人人身手高強悍猛,但偏是遇上個比他們更勇不可擋的寇仲,兼之挫了
銳氣,最先被他劈中長劍的兩人,悶哼聲中,硬被他迫退開去。?
    寇仲去了兩把長劍的威脅,殺得性起,暴喝一聲,大刀加勁增速,全力劈在最主方
那人劍上。
    那人揮劍擋格,只覺對方刀勁如山,渾身如入冰窖,慘叫一聲,給寇仲劈得滾下地
面去。
    寇仲正暗忖自己為何會變得這麼厲害時,徐子陵由他身旁掠過,單朝朝另一名黑衣
大漢擲去。
    那人方被寇仲迫退時已震得氣血翻騰,又給他冰寒的刀氣侵入穴脈,正難受得要死,
忽見熱淚隨朝閃電湧來,待要舉劍封擋時,胸口如被雷說M連呼叫都來不及,仰後飛跌,
當場斃命。
    另一人嚇得忙翻往另一邊瓦背,同時嘴唇發出呼嘯,召人來援,兩人交換了個眼色,
不敢再留在高處,躍下地面,依記憶朝左側隔了三座房舍的東園殺去。
    只要橫過東園,翻過高牆,就可逃出大龍頭府。
    李密的手下極有組織,三五成群的往來巡覓搜索,見到不是穿黑衣者便毫不留情的
殺死。
    反之翟讓方面的家將卻為一盤散沙,且人人拚命突圍,無心戀戰,強弱之勢,顯而
易見。
    寇徐兩人才走了十多步,一組約十多個的敵人,由其中一座房子破門越窗衝出,狂
攻而至。
    寇徐嚇了一跳,加速前衝,眨眼將雙方距離拉遠。
    寇仲怕對方以暗器傷了素素,改為殿後,三人箭矢般朝東園竄去。
    前方又有一群黑衣大漢正圍著十多名翟府家將激鬥,徐子陵本想躍上屋頂,卻見剛
有個濺血的人由屋上倒跌下來。猛一咬牙,加速前衝,運朝朝背著他的兩名大漢掃去。
    兩漢驟感勁氣迫體,舍下敵人,回劍擋格。
    徐子陵狂喝一聲,短戟先掃在右方那人劍上,震得那人往橫跌去,跟著倏改招數,
短戟一吞一吐,待另一人擋了個空,才覷隙而入,戟鋒刺進那人胸膛。
    在那人死於非命時,徐子陵已背著素素闖入戰圈核心處。
    寇仲如影附形的緊躡其後,大刀翻飛,擋過刺來的一把長槍,又砍翻了另一邊的一
個敵人。
    正在苦苦支撐的翟府家將壓力驟減,紛紛四散奔逃,形勢混亂之極。
    寇仲回頭一瞥,見那剛被他們撇下的十多名敵人快追至背後,駭然叫道:「快走!」
徐子陵亦知事態危急,只要給人截停,就是命喪當場之局。兼之素素的身體正在他背上
抖顫,不由豪氣狂起,腳尖勁撐,短戟化作百十道芒光,使迎面的四名敵人紛紛退避,
終破開包圍,到了東園內去。
    但在這翟府外圍之處,形勢更是險惡。
    李密顯是於此布下重兵,防止翟府的人逃生。
    只見人影處處,你追我逐,殺得星月無光。
    三人左衝右突,數次衝近東牆,都給人迫了回來,不片晌寇徐負了多處輕傷,連素
素的粉背亦給劃破了皮肉。
    幸好翟府家將逃命者眾,數十人亦正往此硬闖,牽制著敵人,否則他們可能命已不
保。
    而對方亦至少已給他們砍翻了十多人。
    兩人再放倒五名敵人後,只見在熊熊火把照耀中,敵人完全控制了局面,把翟讓方
面餘下的三十多人截住圍攻夾殺,再不若前此的你追我逐,亂成一片。
    他們此時退入了火光不及的一處矮林裡,似乎敵人暫時將他們遺忘了。
    往西望去,翟府大部分的房字都陷進火海中,喊殺聲仍陣陣傳來。
    素素哭道:「老爺定是死了。」
    寇仲與徐子陵對望一眼,均感氣虛力怯,再無復先前之勇。
    寇仲問道:「有沒有可躲起來的地方?」
    素素剛被一聲慘叫嚇得抖索嬌呼,聞言呆了片刻,指著座落東園之北的一座水池中
的假石山道:「快到那裡去!」徐子陵想也不想,背著她朝十多丈外的大水池掠去。
    寇仲追在素素旁邊,問道:「水池內有地方躲藏嗎?」
    素素急答道:「假石山裡有個養魚種的水池,千涸後成了個小方井,非常隱蔽。」
    兩人大喜,更是小心翼翼,耳聽八方,避過了兩起敵人,覷準沒人注意,趁著敵人
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阻截翟府家將外逃之天大良機,掠過池面,落在方圓達兩丈的假石山
上。
    依著素素指示,三人擠在只五尺深,約四尺見方的小井裡,除非有人擠進石山縫隙,
來到井邊,否則休想發覺三人。
    他們互相聽著對方心兒「霍霍」狂跳,好一會才像外面的喊殺聲般,逐漸平定下來。
    寇仲低聲道:「翟讓完了?」
    徐子陵待要答話,忽覺襟頭涼浸浸的,原來素素正在默默垂淚。
    暗黑裡,他雖看不到素素的表情,但卻知她這種哽咽最是淒苦,心中一酸道:「不
要哭了!你老爺當年領兵起義,該早預想到或者會有今天。現在的情況,不是你殺我,
就是我殺你。」
    寇仲緊貼在素素背後,亦把嘴湊到她耳邊勸道:「以後就由我們來照顧姐姐好了!」
外面倏地靜寂下來,連火焰啪之聲都消失了,只有微細的衣袂破空的風聲,不時響起,
顯然李密方面的人正進行徹底的搜索,找尋漏網的人。
    三人知這是生死關頭,都嚇得連大氣都不敢透出半口。兼且不時有人高提火把往石
山方面照過來,但當然想不到石山之內竟有個乾井在那裡。
    過了也不知多久,忽然一陣柔和好聽的聲音在水池旁響起道:「仍找不到那兩個小
子嗎?」
    寇仲和徐子陵認出是李密的聲音,立時心中叫娘不止。
    幸好對方離開他們足有四,五丈,三人又隱於石山中的方井之下,否則絕瞞不過這
名震天下的高手。
    祖君彥的聲音響起道:「他們最後被人見到就在這園裡,徐小子還背著那標緻的小
婢素素,後來一陣混亂,他們便不知溜到哪裡去了。」
    一陣響亮的男子聲音道:「照理他們該仍躲在府內,可是現在所有房子全燒通了頂,
地道又給我們先一步堵塞了,他們能躲到什麼地方去呢?」
    沉落雁的聲音嬌哼道:「就算能逃出府外,亦休想離城。」
    井裡的寇仲和徐子陵心中大罵時,李密淡淡道:「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兩個小子
逃了,若不能為我們所用,就一刀殺卻,以免節外生枝,明白了嗎?」
    祖君彥等齊聲應是。足音遠去。
    三人鬆一口氣時,沉落雁的聲音歎道:「世績,我的心有點煩亂。」
    三人這才知道剛才語聲響亮的人是李密的另一大將徐世績,也是沉落雁的情郎。徐
世績奇道:「落雁你一向智計過人,胸有成竹,為何忽然這麼語調蕭索,好像了無生趣
的樣子。」
    沉落雁又幽幽歎了一口氣,輕柔地道:「這兩個小子的功力每天都在進步著,一次
比一次厲害,連白老六、謝黑這種好手都是幾個照面就給他們送上了西天,且是一擊致
命,被他們勁氣震裂心脈而亡。若今趟我們不能把他們留下,異日必成禍患。」寇仲和
徐子陵聽得豪氣狂起,這才知道原來自己在敵人心中,是這麼夠斤兩。
    徐世績冷哼道:「若非我們注意力全集中在翟死鬼身上,怎能讓他們有機會逞強。
找尋他們的事交由我辦吧!就算他們逃到天腳底,我也可以把他們的屍骸提來讓你過目。」
    外面靜了下來。
    三人再耐不住勞累,相擁下睡了過去,終完成了睡在一塊兒的壯舉。
    三人先後被降下的細雪冷醒過來,寇仲和徐子陵身具《長生訣》的道家神功,當然
抵得寒冷,素素身穿皮裘,兼之習過少許武功,又戴著斗篷,本可耐寒,要命的是緊貼
背後的寇仲透衣傳來一股奇寒之氣,使她極感難受;而徐子陵則溫熱無比,她的身體就
像分別處在嚴冬和酷暑裡,半冷半熱,也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
    徐子陵首先發覺這情況,知寇仲睡著時自發的運功行氣,低叫道:「仲少還不收斂
內氣?」
    寇仲依言而行,素素才好受一點。
    此時大雪已差點把三人上方的空間填滿,寇徐兩人當然沒有問題,自然而然體內真
氣往還,口鼻呼吸斷絕,進入胎息狀態。但素素無此本領,立時昏昏欲睡,呻吟道:
「我很氣悶哩!」徐子陵正要推雪而出,讓素素呼吸點新鮮空氣。密集的足音由遠而近,
有人道:「放掉池水,聽說他們精通水中閉氣之術,說不定躲在池底裡。哼!這水池給
我細心再搜一次。」
    三人認得是徐世績的聲音,那還敢動。
    兩人聽到素素的呼吸愈轉急促,心中大急,這麼下去,只是她呼吸之聲,已足可驚
動敵人,何況她卻仍可能會活生生悶死呢。
    風聲響起,顯是有人橫過池面,朝假石山掠過來。
    徐子陵正面對素素,雖被雪蒙了眼睛,看不到素素的表情,但只從她胸口的起伏,
便知她瀕臨氣絕的險境,卻仍為了他兩人拚死苦忍。人急智生下,嘴巴湊上她香唇,把
真氣度過去。
    素素嬌軀輕抖一下,接著平靜下來,香唇由冰冷轉為灼熱,默默接受著令她渾身舒
松的真氣。
    三人感到上方有人來回走動,只好求神拜佛令對方不要踏足在他們鋪滿了雪的頭頂
上,否則必會發覺有異。
    「嘩啦!」水響。
    有人打開了水閘,池水正不斷逸走。
    沉落雁的聲音在外面道:「我看他們早逃走了。這水池現在一眼望盡,那藏得了人。」
    徐世績顯然亦有同感,冷然道:「他們該仍在城裡,我們立即發動人手,逐家逐戶
去找,看他們能逃到哪裡去?」
    到沉落雁等走後許久,寇仲的大頭首先破雪而出,喜道:「全走了哩!」徐子陵這
才離開素素的香唇,扶著她站起來。
    原來早天亮了,大雪紛飛下,翟府變成了火劫後的敗瓦頹垣。
    素素曲膝整晚,兩腿酸麻,若非徐子陵抓著她臂膀,哪站得徐子陵見素素俏臉微紅,
有點不敢瞧他的羞人樣子,原本一片純淨的心,不由想起剛才的兩唇相接,心中立時升
起一種異樣感覺。
    寇仲那會放過他,湊到素素耳旁道:「姐姐給小陵親了嘴,就由他娶你好嗎?」素
素嗔道:「不准你亂說,小陵是為救我嘛!怎可以這樣說。」
    寇仲拍額自責道:「罵得好!我差點忘了嫂溺也要援之以手,所以小陵在這情況下
也可以援姐姐以……嘿!沒有什麼。」
    素素別過頭來,在寇仲唇上蜻蜓點水的吻了一下,柔聲道:「這樣公平對待,再不
要笑小陵了。」
    寇仲呆若木雞時,徐子陵道:「不要胡鬧了,現在逃命要緊,怎辦才好?」
    三人這時下半身仍藏在堆滿積雪的方井裡,只上半身冒出井外。寇仲一邊為素素拂
掉沾滿她秀髮香肩的雪粉,邊沉吟道:「現在我們所有希望都在黛青樓那喚佩佩的身上,
不過若這麼樣去那裡找人,說不定會暴露行藏。況且現在榮陽城寸步難行,最好能找個
地方,躲他娘的幾天,待風聲過後,沈婆娘他們以為我們走遠了,才去找那佩佩求她設
法,如此就萬無一失。」
    徐子陵苦笑道:「現在誰敢收留我們?」
    素素顫聲道:「他們說過要逐家逐戶的搜索,我們不若仍是留在這裡算吧,」
    寇仲笑嘻嘻道:「這種天時,留在此處不被冷死也會餓死,哈!姐姐知否沉沉落雁
的賊窩在哪裡?」
    素素吃了一驚道:「你不是要躲到她家吧?」
    寇仲笑道:「有什麼地方能比那處更安全?這婆娘現在奉了李密之命找我們,該沒
空回家睡覺,我們就乘虛而入,到她家將就幾天。到她回家時,便代表了停止搜索,我
們便可去找佩佩了。」
    徐子陵大為意動,點頭道:「照理沈婆娘該不會連自己的賊窩都不放過,此計確是
可行。」
    素素仍不放心,惶然道:「但她家還有其它人嘛!」寇仲得意道:「不外一些婢僕
下人,難道她能在那裡屯駐重兵,把閨房闢作戰場嗎?哈!徐世績來了則自當別論。」
    素素終被說服,說出了沉落雁府第的位置。
    三人待至天黑,今趟換了由寇仲背起素素,展開鳥渡術,飛簷走壁的朝沈落雁居所
潛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