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四卷)
第十二章 大禍忽至

    次日翟讓邀他們共進早膳,陪同的有王儒信和屠叔方,卻不見翟嬌。
    翟讓顯得落落寡歡,問了他們幾句起居近況後,便獨自喝悶茶。
    其它四人只好陪他默不作聲。
    忽然翟讓沒頭沒腦的問了句:「那邊的情況怎樣了?」
    王儒信卻明白他想問什麼,答道:「昨天我和徐世績碰過頭,他說密公想再奪黎陽
倉,自攻佔洛口後,各地起義軍紛來歸附,使我軍聲勢更盛。」
    翟讓悶哼一聲道:「楊廣那方而有什麼動靜?」
    王儒信道:「王世充現在到了洛陽,密謀反攻。此人為朝廷有數大將,又精通兵法,
密公今趟會遇上勁敵了。」
    寇仲低聲問屠叔方道:「徐世績是什麼傢伙?」
    屠叔方微笑答道:「他與祖君彥並稱瓦崗雙傑,又是沉落雁的情郎。不過沉落雁到
現在仍不肯嫁他。」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愕然,原來沉落雁已名花有主,心中都泛起酸溜溜的無奈感覺。
    王儒信又道:「聽說有個叫魏征的隋官,負賈管理設在武陽郡的『丞元寶藏典』,
三日前把整套寶藏典獻與密公,使李密為今更成了起義軍中最有威望的人物。」
    寇仲和徐子陵見王儒信像在不斷刺激翟讓的樣子,都心感奇怪。
    翟讓按桌而起,望著寇徐兩人柔聲道:「你們跟找到園內走走!」
    兩人摸不著頭腦的隨他走到園中。
    翟讓負手前行,一副深思的神情。
    雪早停了,但地上積雪盈尺,樹上掛滿冰條,幾個僕人正忙於掃雪,見
    翟讓來到,慌忙下跪叩首。
    翟讓來到園中小亭內,仰首望天,背著兩人道:「坐下!」
    兩人茫然坐下。
    翟讓沉聲道:「自聽到有關你們的事後,我便派人查采有關你們的過去。昨晚才有
報告回來,真想不到你們竟早名傳江湖,可知李密有很多事都在瞞我。」
    接著轉過身來,目光灼灼望著兩人道:「你們真的知道「楊公質藏」所在嗎?」
    寇仲苦笑道:「若知道的話,我們早去取寶了。」
    雀讓點頭道:「這才合理。無論羅剎女怎樣愛惜你們,她終是高麗人,不會在這等
國家興亡大事上倍任你兩個中原人。」
    兩人心中暗叫僥倖,翟讓作如此想就最好了。
    翟讓歎了一口氣道:「若我像你們般年青,定會遠離這裡,待內傷復愈後,再打江
山。但現在我年紀大了,沒有勇氣再來一次了。」
    接著冷哼道:「若非李密以毒計暗算找,今天鹿死誰手,尚是未知之數。」
    見兩人全無訝色,點頭道:「你們早猜到那躲在箱子暗算我的人是李密了。」
    兩人只好點頭。
    翟讓呼出一口氣道:「我絕不可讓敵我任何一方的知道我真的受了內傷,連王儒信
都以為李密暗算我不著,所以才激我出手殺死李密,把大權奪回來。」
    徐子陵愕然道:「那你為何又通知沉落雁要讓出大龍頭的位置呢?豈非明著告訴他
們你受傷了。」
    翟讓色變道:「你們昨晚碰上沉落雁嗎?」
    兩人把經過說了出來。
    翟讓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歎道:「你們中計了,根本沒有這回事。她故意這樣說出
來,就是知道你和我現時關係密切,所以試采你們的反應。假若你們一點不覺奇怪,就
證明我確是身負內傷。」
    兩人愕然以對,心情難過無比。
    翟讓回復平靜,淡淡道:「不要自責。一來由於你們經驗尚淺,更因沉落雁狡猾如
狐,現在惟有謀求補救之法。」
    徐子陵歉然道:「我們累了大龍頭!」
    寇仲內疚得差點想要自殺,一拍石桌道:「我們根本不該溜出去。」
    翟讓在他們對面坐了下來,臉色無比凝重的道:「惟有將計就計,真的把寶座讓出
來,希望能拖延一段時日。」
    頓了頓續道:「現在翟某有一事托付你兩個,就是請你們把嬌兒送往某一地方。那
我就可無後顧之憂,放手與李密周旋。」
    兩人大感頭痛,對著這個難服侍的翟嬌,一時半刻已嫌過長,何況是一段長時間。
    寇仲歎道:「沉落雁最很我們兩人,昨晚走時曾說過保證我們不能活離此城,大龍
頭找錯人了。」
    翟讓呆了好半晌,才沉吟道:「天下誰不想擒捕你們,但你們仍能自由自在,可知
你們自有一套本領。」
    徐子陵忙謙讓道:「那是因為對方都沒存心殺我們,更兼那時只有我們兩人,逃趟
起來自然容易多了。」
    翟讓點頭同意,道:「那我就另作安排,送走嬌兒。要不要把素素一併送走呢?」
    兩人忙道;「似乎不用吧!」
    翟讓苦笑道:「是我縱壞了她,嬌兒自少便弄得人人都怕了她,不遇她和素素卻特
別好,唉!」
    兩人想起他要素素相陪王伯當,對他的欷歔感自不會生出半點同情心。
    翟讓有感而發道:「到你們坐上我的位置,便會知道很多時都要做些違心的事,我
就是不夠李密狠,才弄到今日這田地。」
    兩人都不知該怎樣安慰他才對。
    翟讓忽然脫下左手中指一個龍紋指環,塞入寇仲手裡,道:「嬌兒今天就走,明天
才輪到你們,李密一天末回來,滎陽仍是在我的掌握裡。」
    寇仲低頭看看掌中戒指,一頭霧水道:「這是……」
    翟讓沉聲道:「我本沒有顏臉求你們助我。可是為了不讓手下懷疑我心怯,所以只
能要你這兩個外人去做。」
    徐子陵道:「大龍頭有何差遣,請說無妨。」
    翟讓道:「假若我拖延之計成功,你們就拿這指環到樂壽找竇建德。此人才智武功,
均在我之上,與我曾有過命交情,你們可把我的情況如實告他,以後的事,就瞧他怎辦
了。」
    寇仲收起指環,斷然道:「這等小事,我們必可給人龍頭辦到。」
    翟讓忽然露出一絲冷狠的笑容,低聲道:「他不仁,我不義,只要我漏點秘密給王
世充知曉,保證會教李密吃上一次敗仗,那時他每戰必勝的神話就不攻自破了。」
    寇徐都聽得心生寒意。
    他們現在雖是站在翟讓的一方,但對他的為人手段卻是不敢恭維。
    翟讓似乎知道自己說溜了嘴,道:「你們可以回去了。我還想在這裡坐一回,安排
好你們籬去的計劃時,會通知你們。」
    兩人鬆了一口氣,慌忙告退。
    想起李密隨時會來,找到屠叔方,寇仲要了一把長刀,徐子陵則要用短戟,暗忖由
這刻開始,睡覺都要摟著兵器才成。
    兩人又去找素素,告訴了她明晚就走,這才回到院落練功。
    一天就那麼過去了,晚飯後,兩人躲回房裡。
    寇仲道:「橫豎惡婆嬌今晚便走,不若要素姐住到我的房去,而我們則學以前般睡
在一塊兒,有起事來,逃命都方便點。」
    徐子陵同意道:「老翟現在有求於我們,絕不敢反對。我們做什麼他都只能隻眼開
隻眼閉當作看不見。」
    話猶未已,敲門聲響,素素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道:「你們在嗎?」
    兩人大喜,忙迎素素進房。
    豈知她門才關上,便摟著兩人痛哭起來,嗚咽道:「小姐走了!」
    兩人想起翟嬌,無論怎樣努力,都不能投進素素的傷感中。
    好言安慰後,素素才稍為平靜,但一對秀目早哭得又紅又腫。
    素素淒然道:「現在你們是姐姐唯一的親人了,你們會離開姐姐嗎?」
    寇仲為了令她寬心,笑道:「當然不會,除非姐姐真的愛上那義氣山,嫁了人則自
然輪不到我們來愛惜姊姊哩。」
    素素破涕為笑,嬌嗔地薄責了他兩句。
    兩人忙施盡法寶,到她似乎忘了翟嬌時,才作出她住到鄰室的提議。
    素索美眸一轉,赧然道:「榻子這麼大,不若我們三個人睡在一起,豈非更安全嗎?」
    徐子陵嚇了一跳道:「這怎麼行?」
    索素嗔道:「你不要想歪了,我們姐弟之間,可昭日月,只是比平時親熱點那樣子
吧了!這可是人家心中一個夢想。」
    寇仲囁嚅道:「若給人知道,會怎麼想呢?」
    素素俏臉微紅,決然地道:「誰會知道呢?你們難道不覺得好玩嗎?」
    徐子陵洒然道:「姐姐都不怕,我們怕什麼。今晚就讓我們三姐弟同床共枕,仲少
你可不准有不軌行動。」
    寇仲叫起撞天屈道:「我仲少是什麼人,何況我對姐姐敬若仙子,小陵你快向我道
歉。」
    素素欣然道:「有我信任你就成了。」
    徐子陵警告道:「寇仲這小子睡覺時最愛舞手弄腳,多年來我都不知給他打了多少
拳,踢了多少腳。」
    寇仲苦笑道:「最多姐姐睡到你那邊好了。」
    索索搖頭道:「不!我要睡在你們中間,兩個都是我的好弟弟嘛。」
    兩人湧起想哭的感覺,現在三姐弟確是相依為命了。
    徐子陵提醒寇仲道:「小心楚楚來找你,那就會撞破我們的大計。」
    素素「啊」的一聲叫起來。從懷裡掏出一條鑲了玉墜的鏈子,正容道:「我今趟來,
就是為楚楚帶這玉墜子來給你,並囑我要親眼看著你戴在頸上。」
    寇仲一震道:「她是否陪你小姐一道離開。」
    素素又觸起心事,秀眸一紅,垂首點頭。
    寇仲木然把鏈子珍而重之的戴上,接著歎了一口氣道:「為何男女之情,都是這麼
令人痛苦的呢?」
    徐子陵跺足道:「你該早向老翟提出把她留下來嘛。」
    寇仲苦笑道:「當時我根本沒想過她。但現在又感到很難過,好像我失了生命裡某
種很珍貴的東西那樣。」
    徐子陵代他問素素道:「知否你小姐到了哪裡去?」
    素素搖頭道:「連小姐自己都不知道,只有屠叔方才清楚。」
    徐子陵道:「明天問老翟不就行了嗎。」
    寇仲略感釋然,回復笑嘻嘻的樣子,逗素素道:「姐姐!可以上床了嗎?」
    素素盈盈而起,踢掉靴子,脫去綿袍,露出比前更豐滿的曲線。
    徐子陵忙道:「不耍再脫了!有起事來走都快一點。」
    素素跺足嗔道:「小陵真是的,誰要再脫呢!」
    三人雖口口聲聲說得活似李密今晚就要來攻打大龍頭府的樣子,但事實上誰都不認
為李密今晚真的回來。
    寇仲從箱子裡的衣服抽了一條腰帶出來,擲給徐子陵,笑道:「這救命索交你保管,
發生事故時,由你把素姐縛在背上,我則負責開路,殺出重圍。」
    素素打了個寒噤道:「不要說得那麼可怕好嗎?」
    徐子陵掀開垂帳,恭敬道:「姐姐請!」
    素素笑意盈盈的鑽入帳內,睡在正中處。
    兩人手忙腳亂的吹熄了油燈,脫下外袍。
    他們分別由床腳處兩邊上床,睡到素素兩側。
    室內的暗黑中,三顆心兒忐忑跳動著。
    素素忽地咭咭嬌笑,喘著氣道:「你們今晚不跌落地上才怪,靠近人家點不好嗎?」
    兩人笑嘻嘻地靠近了她,三人心中都湧起無限的塭馨和暖意。
    素素把被子蓋著大家,歎道:「就算今晚便死了,姐姐能有你這兩個好弟弟,便覺
沒有白活。」
    旋道:「咦!為什麼你們連靴子都不脫下?」
    兩人同時捧腹狂笑。
    寇仲辛苦地喘氣道:「逃走起來時方便點啊!」
    素素大嗔,坐起來便耍為兩人脫靴,鬧得不可開交時,「批啪」一聲不知從何處傳
來,接著是叫嚷聲。
    寇仲跳了起來,推窗外望,只見前院處火焰沖天而起,聲勢駭人。
    這時徐子陵和素素來到他旁,目睹情況,都呆若木雞。
    寇仲道:「火起得這麼奇怪,定是內奸所為。」
    話猶未已,喊殺聲忽由四方八面傳來。
    徐子陵冷靜跪下,叫道:「姐姐快伏在我背上。」
    素素嚇得雙腿發軟,要靠寇仲攙扶才在背後摟緊了徐子陵。
    徐子陵雖感素素的肉體有高度的誘惑力,但他心境純潔,忙收攝心神,不朝那方向
去想。
    素素只覺這弟弟的寬背溫暖安全,兼之嚇得失魂落魄,一時也不涉遐想。
    兵器交擊之聲不斷傳來。
    寇仲把素素綁好後,為徐子陵取來短戟,自己則提起長刀,冷然道:「你隨在我背
後,假若失散了,就到黛青院集合,千萬不要試圖離城,李密絕不會容任何人離城的。」
    言罷沖窗而出。
    徐子陵收攝心神,緊跟其後。
    寇仲竄上高處,只見處處都是頭紮紅巾的武士,正向龍頭府的家將侍衛展開屠殺,
連丫環婢僕都不放過,一時哭喊震天。
    翟讓的聲音在左方響起道:「反賊李密,可敢與我翟讓單打獨鬥?」
    李密那柔和好聽的聲音響應道:「人龍頭有請,李密怎敢不奉陪。」
    徐子陵這時追到他身旁,叫道:「這是唯一逃走的機會了!」
    寇仲心中明白,如不趁翟讓牽制住李密主力的一刻逃走,就永遠都走不成了。
    一聲大喝,寇仲提刀望右方的屋簷飛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