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四卷)
第六章 重會素素

    滎陽的失陷,實是關乎大隋興衰的其中一個轉折點,更是李密爭霸天下的起步點。
    李密於大業十二年加入瓦崗軍,此人極有謀略,胸懷壯志,利用瓦崗軍和翟讓如日
中天之勢,更憑其不世武功,降服了附近的小股義軍和不同勢力,以倍數的增強了瓦崗
軍的力量。同時更看清楚一向單靠截取漕運來維持軍需,實是瓦崗軍發展的致命弱點,
不足以供應所需。
    於是他向翟讓提議道:「先取滎陽,休兵館谷,待士馬肥充,然後與人爭利。」
    只此見地,便可看出李密的雄材偉略,實勝翟讓。
    只要能控制滎陽地區,便可長期解決糧食供應的問題,進一步擴展勢力,更直接威
脅到東都洛陽,至乎影響到京師和洛陽與江都這三大軍事重鎮的聯繫。
    翟讓同意後,同年十月,瓦崗軍大舉進攻,先攻下滎陽外圍各縣,直追滎陽城。
    楊廣對此極為重視,派出當時頭號猛將河南道十二郡討捕大使張須陀為滎陽通守,
率領二萬精兵迎戰。
    此人無論在朝廷或武林,均享盛名,一手「狂風」槍法,號稱當代第一槍手,生性
驕橫自負,當然看不起當時只是薄有微名的李密。
    以前瓦崗軍每次碰著張須陀,都被他殺得棄甲曳戈而逃,故翟讓畏之如虎。聽到來
迎擊他的是這個剋星,便欲退兵,道:「此人精通兵法,槍技蓋世,手下羅士信、秦叔
寶更是驍勇善戰,不若暫避其鋒,再圖後策。」
    其它手下均心膽俱寒,無不同意。
    惟只李密力排眾議,請翟讓率主力與之正面交鋒,自己則與四大得力手下王伯當、
祖君彥、沈落雁、徐世績率領千餘好手,埋伏在大海寺北的密林內。
    當雙方主力接觸,翟讓的大軍果然節節失利,被張須陀追擊十餘里,來到大海寺北。
    李密立起伏兵,從後掩擊張軍。
    翟讓大軍亦配合日頭反擊,前後夾攻下,張軍傷亡慘重。
    李密更親自出手,擊斃張須陀。
    此戰使李密名揚天下,更成了瓦崗軍聲望最高的人物,隱然凌駕於大龍頭翟讓之上。
    是次大捷,確立了瓦崗軍立足的根基,重創了隋軍的威望。
    在這種形勢下,翟讓只好讓李密自領一軍,號稱蒲山公營。
    李密出身貴族,世代受封,故他繼承了蒲山公的爵位,遂以此為名。
    李密野心極大,既得滎陽,又謀興洛倉。
    該倉乃隋室最大的糧倉,故楊廣極為重視,派出虎賁郎將劉文恭卒步騎兵二萬五千
人,由東都洛陽東進,企圖挽回頹勢。
    又使裴仁基自虎牢襲擊瓦崗軍側背,希望以這兩支大軍,牽制李密。
    同一時間,楊廣更遣得力手下王世充往洛口,與李密作正面交鋒。
    當徐子陵和寇仲來到滎陽時,雙方大軍正在僵持不下,形勢一觸即發。
    兩人自擊退了宇文無敵後,信心陡增,又因多了這番險死還生的實戰經驗,練起功
來再不像以前般盲闖瞎撞,故這二十多天的旅程中,兩人無論精神和功力,均突飛猛進。
    若有以前在揚州熟悉他們的人在這刻撞上他們,必會因他們的改變而大感驚訝。
    而徐子陵長得更是儒雅瀟灑。
    肩寬腿長的身體挺得像槍桿般筆直,寬廣額頭下一對虎目靈光閃動,充盈著懾人的
魅力,雖然只是剛滿十九歲,但巳予人長大成人的印象。
    寇仲卻是霸氣日盛。
    他雖比徐子陵矮了寸許,但已比常人高上半個頭。
    由於他的肩背特別寬厚,更顯得身形偉岸。
    若徐子陵是飄逸,那寇仲就是豪雄。
    難得是寇仲時常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與他的雄渾霸氣並在一起,恰好產生出
一種中和的作用,形成了他獨有的風格。
    不過兩人仍不自覺自己踏進了高手之林,入城過關時仍是戰戰兢兢,打定主意若有
異動上立時逃之夭夭。
    在這種時刻,城防關口自是嚴格之極,兩人甫柢城門,便給身穿青色武服的瓦崗軍
盤問。
    帶頭者見他們身佩長刀,氣派不凡,便盤問他們的家派來歷,到此的目的等細節。
    寇仲胡謅一番後,那頭目仍不滿意,道:「凡出入城者,均須有祖軍師簽發的通行
證。看你們不似來犯事之人,但軍命難違,恕我難以通容。」
    寇仲和徐子陵見他客氣有禮,心生好感,徐子陵坦然道:「實不相瞞,我們今次來
是要找我們義結金蘭的姐姐素素,他乃你們……嘿!你們大龍頭失蹤愛女的婢子,倘若
不信可找她一問就知道。」
    那頭目皺眉道:「不要亂說話,大小姐上月才外游回來,哪曾失蹤呢?」
    寇仲和徐子陵立時目瞪口呆,臉臉相覷,完全不明白是什麼一回事。
    那天在荒村他們親眼目睹翟讓被與祖君彥勾結的怪人擊傷,為何忽然素素的小姐又
可安然歸來?
    不過那頭目卻沒有懷疑他們,道:「我也認識素姐兒,她和小姐在江北失散後回來,
便是由我親自送她口大龍頭府的。這樣吧!你們先解下佩刀,待我遣人通知她好了。」
    頓了頓續問道:「你們叫什麼名字?」
    寇仲感激道:「請告訴她小仲和小陵來找她好了。」與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都因
素素無恙而心中狂喜。
    兵頭著人帶他們到城門內附近的官廳等候,便使人飛馬去報知素素。
    兩人給關到一間小石室,門則是鋼鐵造的,擺明是間小囚室。寇仲不解道:「明明
連翟讓都給那怪人擊傷了,為何他的女兒反給救回來?」
    徐子陵苦笑道:「你以為我可以給出答案來嗎?唉!城防這麼森嚴,瓦崗軍又像個
個打得兩下子的模樣,就算素素姐姐肯跟我們走,我們亦沒有本事帶她離開。」
    寇仲笑道:「不要這麼悲觀吧!事在人為,總會有辦法,例如設法偷他娘的二張通
行證就成了。嘿!誰想得到簽發通行證的祖君彥,本身就是個叛賊,要不要向翟讓揭發
呢?」
    徐子陵道:「那能想得到這麼遠?現在我最怕就是遇上沉落雁那婆娘和她曾跟我們
打過交道的手下,那時就糟透了。」
    寇仲卻樂觀得很,得意道:「沈婆娘是李密的俏軍師,自是隨軍打仗去了。主子有
事,下面的狐群狗黨只好在旁侍候,我才不擔心。」
    又道:「瓦崗軍看來比老爹的江淮軍守規矩多了,若非我另有主意,加入瓦崗軍也
不錯哩!」
    徐子陵問哼一聲,沒有答他,閉目練起功來。
    這些天來,無論行住坐臥,兩人都勤力練功。
    寇仲本非這麼勤力的人,但自與宇文無敵道左一戰後,亦知練好武功乃唯一保命之
道,故比之徐子陵要積極苦練的用心是有過之無不及。
    他們迅速晉入一般練武人夢寐難求至靜至極的道境,體內真氣澎湃,運作不休。
    時間在無知無覺中流逝。
    忽然室門被推了開來。
    兩人生出感應,同時睜眼朝入門處瞧去。
    清減不少、但出落得更標緻的素素挾著一團香風,奔了進來,與剛跳起來的兩人摟
作一回。
    三人又哭又笑,卻沒有半句話可有條理的說出來。
    終因有外人在旁,素素依依不捨地離開兩人,熱淚滾流道:「我還以為永遠都不會
再見到你們了!唉!」
    忍不住又投入兩人的擁抱裡,痛哭失聲,盡顯真情。
    在門外的兵頭見他們充滿姐弟般的熾熱感情,心中感動,輕關上了門,好讓三人暢
敘離情。
    寇仲逗起素素的下領,見她似梨花帶雨,心痛道:「素素姐不要哭了。該笑才對。」
    徐子陵扶著她香肩道:「素素姐是否受了委屈呢?」
    素素含淚搖頭道:「不!小姐仍對我很好!唉!你兩個人現在長得又高又壯,定會
有根多女孩子對你們傾心了。」
    寇仲尷尬道:「恰好相反,我們曾遇過的美人兒,除素素姐外其它的不是喊打就是
喊殺,所以只好來找素素姐你。」
    素索和他們說笑慣了,有若雨後天晴般「噗哧」嬌笑道:「仍是那個樣子,唉!你
不知人家為你兩兄弟流了多少淚哩!」
    徐子陵為逗她歡心,故作驚奇道:「這就奇了,為何素素姐一對大眼睛可以愈哭愈
美的?」
    素素笑得伏在兩人肩上。
    三人姐弟情真,雖不避嫌疑,卻沒有絲毫男女間肉慾的感受。
    寇仲湊到她的小耳旁問道:「李大哥呢?」
    素素嬌軀一震,抬起猶帶淚漬的俏臉道:「他送了我回來後,就到東都去了。」
    徐子陵和寇仲看她神色,便知這位好姐姐對李靖已是情根深種。
    徐於陵皺眉道:「他沒邀你去嗎?」素素垂首輕輕道:「是我不肯隨他去,他是男
子漢真英雄嘛,自然該趁年輕去闖出自己的事業。」
    兩人均肅然起敬。
    寇仲乘機道:「我們兩個雖是男子漢,卻非英雄,素素姐隨我們走。」素素一震道:
「我還要伺候小姐哩。」徐子陵急道:「你留下來只會沒命,我們親眼看到祖君彥勾結
外人把你老爺打傷了。」素素愕然道:「胡說!老爺好人一個,怎會是受了傷。」
    寇仲一呆道:「那你的小姐是否給人擄走了!」
    素紊道:「當然沒有這回事哩!」
    寇仲和徐子陵臉臉相覷,大惑不解。
    徐子陵改變方向問道:「那你的小姐有沒有忽然不見了一段時間,然後又忽然回來。」
    素素答道:「我回來後,小姐一直外游,到上個月才回來,還是由祖軍師親自陪她
回來的。」
    寇仲拍腿道:「這祖君彥碓狡猾,好人歹人都由他做了。」
    徐子陵遂把荒村的遭遇說了出來,素素聽得臉色連變,最後堅決道:「我怎都要把
這事告訴小姐,再由她知會老爺。唉!給你們這麼一說,我省起來了,小姐回來時消瘦
了不少,又一反常態很少罵我們。」
    寇仲失聲道:「什麼?她愛罵人的嗎?為何你又說她待你很好呢?」
    素素認真道:「她脾氣不好,但心地卻是挺好的。我服侍了她這麼多年,最清楚的
了。」
    繼又拉著兩人手臂搖晃央求道:「看在姐姐分上,幫小姐老爺一趟好嗎?給祖君彥
這種人留在軍中,始終會釀成大禍,你們如實說出來,老爺定會相信你們的!」
    寇仲道:「豈到他不信,否則我們怎能知得這麼詳細。」
    徐少陵沉吟道:「這事還是直接向翟老爺說穩妥點。」
    素素見他們意動,大喜道:「能否直接見大老爺,全由小姐決定,或者你們能說服
她呢。」
    寇仲道:「事不宜遲,我們立即去見小姐吧!」
    紊素俏臉一紅道:「這也要由小姐決定,你們耐心在這裡等上一會,因為就算小姐
點頭了,還要得到正式批文,你們才可留在城內。」
    兩人只好對視苦笑。
    豈知一等便等到夜深,仍未有消息傳來。幸好茶飯無缺。兩人索性研練起武功來,
倒也不感「囚禁」之苦。
    次日徐子陵醒來,見到寇仲臉如死灰地呆坐椅上,大吃一驚道:「發生了什麼事?」
    寇仲哭喪著臉道:「不知是否練功過了火,我再不能由天靈穴吸取真氣。」
    徐子陵駭然自我檢視,亦色變道:「我也是這樣,是否有人在飯菜內下了毒呢?」
    寇仲慘吟道:「看來是散功丸那一類東西。誰會這樣害我們呢?」
    徐子陵閉目運氣,忽然感到丹田發熱,真氣又再次逐漸凝聚,睜目喜道:「你試試
看,我似乎又能聚氣了。」
    兩人各坐一椅,閉目運功,片晌後全身皮膚冒出熱汗,還帶著點藥味。
    他們怎想得到自己變得這般厲害,竟連體內的毒液也能排出來,正暗自歡喜時,鐵
門敞了開來。
    兩人在鎖頭作響時,早抹去頭臉的汗積,交換了個眼色,裝出頹然的樣子,暗中卻
是嚴陣以待。
    進來者赫然是美若天仙,但卻毒似蛇竭的沉落雁,只見她笑吟吟的來至兩人身前,
躬身施禮道曰。「兩位公子好!」
    寇仲偷眼望向她身後,見到的只有一般把門的守衛,放下心來,恨聲道:「你為何
要害我們呢?是好英雌的就來和我們做個公平的決鬥嘛。」
    沉落雁笑臉如花,柔聲道:「人家只是想你們安靜點吧!不過一天不給你們解藥,
兩位公子都休想像以前般頑皮活潑。但千萬不要怪責人家,姊姊只是奉了密公命令,對
所有可疑人物加以提防而已。」
    徐子陵怒道:「你知否我們是你們大龍頭的寶貝女兒的貴賓?」
    沉落雁好整以暇道:「當然知道,現在滎陽城就是歸我這壞女子管轄,若非看到翟
嬌為你們申請戶籍的文件,也不知兩位公子竟然大駕光臨呢。」
    寇仲頹然道:「你究竟是否很想嫁呢?我便將就點娶了你這美婆娘吧!」
    沉落雁美眸殺機一閃即逝,仔細打量了寇仲半晌,又細看徐子陵,微笑道:「不見
多天,你們都長進了點兒,不過仍難看入我沉落雁眼內。你們都是識時務的人,若肯乖
乖說出楊公寶藏在哪裡,我便放過你們,否則立時殺了,好落得一乾二淨,誰都不再用
為此傷神。」
    徐子陵失笑道:「還以為你會特別點,說到底都是貪念在作怪。」
    沉落雁幽幽歎了一口氣。
    兩人知她出手在即,忙全神戒備。
    就在此時,嬌叱傳來道:「誰敢阻我翟嬌!」
    沉落雁臉色微變,似想立即出手取二人之命,旋又退往一旁。
    人影倏閃,一個粗壯得像男人,與兩人想像中的小姐完全兩樣的女人,身穿彩服,
現身室內,後面還跟著一臉憤慨的素素。
    沈落雁施禮道:「小姐早安!」
    一點都不嬌的翟嬌銅鈴般的圓目猛瞪道:「沈軍師還當我是小姐嗎?為何昨天我已
說了要見這兩個小子,到今早你仍未肯放人?」
    寇仲和徐子陵呆若木雞,呆看著這沒有半點女人味這的「小姐」。
    其實她亦算五官端正,只是顴骨過於高圓,發濃眉粗,腰粗身壯,偏又要塗脂抹粉,
弄得不倫不類,足可令任何男人一見嘔心。
    表面看來,沉落雁並不敢頂撞她,賠笑道:「落雁只是依慣例盤問他們吧!小姐現
在可帶人走了,批文待會送到小姐手上。」
    這回輪到兩人大感驚奇。
    沉落雁怎會如此好相與?
    翟嬌取足面子,向兩人喝道:「你兩個奴材還不爬起來跟我走,想永遠關在這裡嗎?」
    看著暗中偷笑的沉落雁和一臉歉然和央求之色的好姐姐素素,兩人還有什麼話好說,
只好苦笑「爬」了起來。
    耳中同時傳來沉落雁的傳音警告道:「不要說我曾對你們下藥,我是絕不會承認的,
還會宰了你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