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四卷)
第二章 井邊悟道

    在離寇仲和徐子陵登岸處約十多里的東平郡鬧市中一座酒樓二棲處,他們叫來酒菜,
大吃大喝。
    臨別時,李世民贈了他們一筆可觀的錢財,寇仲當然不會客氣,所以立時變得意氣
風發,出手闊綽。
    徐子陵按著酒壺,勸道:「不要喝了,看你快要醉倒哩。」
    寇仲推開他的手,自斟自飲道:「就讓我醉他娘的這一趟吧!保證以後再不喝酒了。」
    徐子陵氣道:「不是說自己看通了嗎?現在又要借酒澆愁,算什麼英雄好漢?」
    寇仲瞇著醉眼斜兜著他,推了他一把怪笑道:「這叫借酒慶祝,慶祝我仲少第一趟
學人戀愛便愛出了個大頭佛來。哈!就為她奶奶的醉那麼一次,將來我定要她因嫁不著
我而後悔。柴小子算什麼束西,竟敢看不起我。來!乾杯!」
    徐子陵拿他沒法,見酒樓內僅有的幾個客人都拿眼來瞧,只好舉杯相碰,閉口不言。
    寇仲此時不勝酒力,伏到台上咕噥道:「夠了,現在讓我們到隔鄰那所青樓去,揀
個比她美上百倍、千倍的女人,看看是否沒有她就不成。」
    徐子陵乘機付賬,硬把他扯了起來,扶他下樓,口中順著他道:「去!我們逛窯子
去。」
    寇仲登時醒了小半,道:「可不要騙我,一世人兩兄弟,你定要帶我到青樓去,還
要給我挑選個最可愛的俏娘兒。」
    這時兩人來到街上,正是華燈初上時刻,本應熱鬧的大道卻是靜似鬼域,秋風颯颯
下只間中有一兩個匆匆而過的路人,一片蕭條景象。
    徐子陵苦笑道:「看來你仍然清醒!」
    寇仲色變道:「原來你並不打算帶我到青樓去,這樣還算兄弟?」
    徐子陵硬撐道:「我有說過嗎?」
    寇仲忽地掙脫徐子陵的扶持,蹌踉走到道旁,蹲身俯首,「嘩啦啦」的對著溝渠嘔
吐大作。
    徐子陵撲了過去,蹲低抓著他肩膊,另一手為他搓揉背心,心中難過得想哭。
    他從未見過寇仲這麼不快樂的。
    寇仲嘔得黃膽水都出了來後,低頭喘著氣道:「小陵!我很痛苦!」
    徐子陵歎道:「你的愛情大業尚未開始,便苦成這樣子,假若李秀寧曾和你有海誓
山盟之約而又移情別戀,你豈非要自盡才行。」
    寇仲搖頭道:「你不明白的了,昨晚你和李小子研究賬簿時,我逗她說話都不知多
麼投契,她還表現得很關心我的。」
    旋則淒然道:「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她只是代李小子盤問我們的來歷,由始至終
她都沒有放我寇仲在心上。」
    徐子陵頹然道:「早該知道這些高門大族不會看得起我們這種藉藉無名的小腳色的!
今趟你是否自尋煩惱呢?」
    寇仲顯巳清醒過來,虎目異光爍動,沉聲道:「好兄弟放心吧!經過這回後,我寇
仲再不會那麼輕易對女人動情了。」
    徐子陵試探道:「還要去逛窯子嗎?」
    寇仲淒然搖首,讓徐子陵扶著他站了起來,道:「找家客棧度宿一宵,明早立即起
程到榮陽,待找到素素姐後,我們便……哈!」
    徐子陵扶著他沿街緩行,奇道:「有什麼好笑的?」
    寇仲搭著他肩頭,愈想愈好笑道:「事實上老天爺待我們算是不薄,至少我們巳能
進窺上乘武功門徑,練成了娘說的第一重境界。囊裡既有充足銀雨,又起碼知道『楊公
寶庫』在京都躍馬橋附近某處,,更得到了可害得宇文化骨真的化骨的賬簿,我卻仍要
為一個女人哭哭啼啼,確不長進。」
    徐子陵欣然道:「這才是我的好兄弟,但你還想當皇帝嗎?」
    寇仲默然片晌,停下步來,認真地道:「我們自懂事開始,便要看別人臉色做人,
這樣有啥生趣。是否想當皇帝我不敢說,但總之我不想再屈居人下,我們有什麼比別人
不上呢?」
    徐子陵同意道:「我們確不輸虧於任何人。」
    寇仲呵呵笑道:「就讓我們闖出一番事業來吧,讓娘在天之靈也感欣慰,以後再沒
有人敢當我們不是東西了。」
    徐子陵聽得豪情大發,高唱當時流行的曲子道:「本為貴公子,平生實愛才。」
    寇仲接下唱道:「感時思報國,拔劍起蒿萊。」
    兩人邁開步伐,朝前奮進,齊聲唱下去道:「西馳丁零塞,北上單于台。登山見千
裡,懷古心悠哉。誰言未忘禍,磨滅成塵埃。」
    歌聲在昏黑無人的街道上激盪迴響。
    寇仲和徐子陵終暫別了東躲西逃的生涯,可放手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了。
    兩人來到一口水井處,坐倒井欄旁。
    寇仲探頭瞧進水井去,見到井底的水正反映著高掛晴空的明月,笑道:「這就叫井
內乾坤,比老爹的袖裡乾坤更深不可測。」
    徐子陵學他般伏在井口處,苦笑道:「這東平郡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所有客棧都客
滿了,偏是街上卻泠泠清清的。咦!」
    寇仲奇道:「你在看井中之月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徐子陵露出深思的神色,
虎目放光道:「我打像把握到了點什麼似的,卻很難說出來。」
    寇仲呆了半晌,再低頭細看井內倒影,恰好有雲橫過正空,月兒乍現倏隱,心底確
泛起某種難以形容的味兒。
    徐子陵夢囈般道:「娘不是說過她師傅常謂每個人都自具自足嗎?這口井便是自具
自足了。井內的水就等若人體內的寶庫,可擁有和變成任何東西,像這一刻,明月都給
它升到井底去,你說不真實嗎?事實卻是真假難分,只要覺得是那樣子,就該是那樣子
了。」
    寇仲一對大眼亮了起來,一拍井欄道:「說得好!再看!」隨手執了塊石子,擲進
井內去。
    「噗通!」一聲,明月化成蕩漾的波紋光影,好一會才回復原狀。
    徐子陵喜叫道:「我明白了,這實是一種厲害的心法,以往我對著敵人時,開始時
仍能平心靜氣,就像井內可反映任何環境的清水。可是一旦打得興起,便咬牙切齒,什
麼都忘了。」
    寇仲歎道:「你仍未說得夠透徹,像我們見著老爹時,便像老鼠見到貓般,上趟對
著尚公亦是那樣。假若我們能去盡驚懼的心,像平常練功那樣守一於中的境界,便能變
成這井中清水,可反映出一切環境,與以前自有天淵之別。」
    徐子陵側頭把臉頰貼在冰涼的井緣上,歎道:「我高興得要死了!若能臻至這種無
勝無敗,無求無慾,永不動心的井中明月的境界,就算短命十年都甘願。」
    寇仲尚要說話,足音把兩人驚醒過來。兩人循聲望去,見到兩名配著長劍的大漢正
朝水井走來,其中穿灰衣的喝道:「小子不要阻著井口,老子要喝水呢。」
    寇仲笑道:「讓小子來侍候大爺吧!」
    兩人夾手夾腳放下吊桶,打了清水上來。
    那兩名大漢毫不客氣接過喝了。
    另一人道:「小子都算精乖,這麼夜了,還磨在這裡幹嗎?」
    徐子陵道:「閒著無事聊天吧,請問兩位大叔要到哪裡去?」
    灰衣大漢冷冷瞪了他一眼,冷笑道:「告訴你又怎樣,夠資格去嗎?」話畢和同伴
走了。
    兩人對望一眼,都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
    寇仲道:「橫豎無事,不若吊尾跟去,看他們神氣什麼?順便找個地方將就渡過這
一晚也好。」
    徐子陵欣然同意。
    兩人童心大起,展開輕功,飛簷越壁,如履平地,真個得心應手。
    忽然間他們進入了以前只能於夢想得之的天地間,那種與一般人的世界雖只一線之
隔,但又迥然有異,,只屬於絕頂高手方可臻致的輕功境界,使他們充濡了神秘不平凡
的感覺。
    他們的心化成了井中之水,無思無礙,只是客觀地反映著大宇宙神秘的一面。
    當他們的頭由一處屋簷探出來時,那兩名太漠剛由橫巷走進一條大街上。
    只見座落城南的一座巨宅門外,車水馬龍,好不熱鬧。門內門外燈火輝煌,人影往
來,喧笑之聲,處處可聞。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原來所有人都到了這裡來,定是壽宴婚宴一類的紅事,
我們也去湊個興如何?」
    徐子陵道:「難怪那兩個混蛋笑我們沒資格去了。只看派頭,便知這辦喜事的人非
同小可,沒有請帖,怎樣混得入去。」
    寇仲似從李秀寧的打擊完全回復了過來,充滿生趣的道:「前門進不了,就走他娘
的後門,現在找們衣著簇新,只要混得進去,誰都不會懷疑我們是白撞的!」
    寇仲不待他答應,逕自躍下橫巷,舉步走出大街。
    徐子陵只好追著他去了。
    兩人肩並肩朝街角的大宅走去,這才發覺剛才那角度看不到的府門對街處,擠滿看
熱鬧又不得其門而入的人群,少說也有數百人之眾。
    一群三十多名身穿青衣的武裝大漢,正在維持秩序,不讓閒人阻塞街道,妨礙實客
的車馬駛進大宅去。
    寇仲大感奇怪道:「我的娘!這是什麼一回事,這家人就算擺酒宴客,也不會吸引
到這麼多人來看呢?」
    徐子陵見到前面的一群閒人給數名大漢攔著,趕了回頭,忙截住其中一人問道:
「哪裡有什麼大事了?」
    那人兩眼一瞪,把氣發洩在他倆身上,怒道;「連名傳天下的石青璇來了都不知道,
快滾回窩去湊你們老娘的奶子吧!」言罷悻悻然走了。
    兩人一聽都呆了起來。
    要知石青璇乃名震全國的奇女子,以簫技震驚當代。早在揚州便聽過她的名字,只
不知誰人這麼大面子,把她請到了這裡來表演。聽說她一向過著隱居的生活,沒多少人
能欣賞到她的簫音,但聽過的無不佩服得五體投地。
    寇仲一肘打在徐子陵脅下,怪笑道:「今晚不愁寂寞了,既有戲看又有便宜酒喝。」
    徐子陵心中一熱,笑道:「若你再喝酒,我便不奉陪了。」寇仲忙道:「不喝酒哩,
來吧!」
    他見前路被封,領徐子陵繞了個大圈,來到了佔地近百畝的豪宅後牆處。
    他們輕易越過高牆,到了宅後無人的後院裡,往前宅走去時,見到主宅後的大花園
內花燈處處,光如白晝,擠滿了婢僕和賓客。
    兩人撣掉衣衫塵埃,大搖大擺地混進人群裡:心中大感有趣。
    寇仲金睛火眼的打量那些刻意裝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客,不時指指點點,評頭品足,
似真的把李秀寧完全置諸腦後。
    擠入華宅的主堂內時,氣氛更是熾烈,人人都在興奮地討論石青璇的簫藝,就像都
是研究她的專家那副樣子。
    廳內靠牆一列十多張台子,擺滿了佳餚美點,任人享用。
    寇仲摟著徐子陵在人群中左穿右插,歎道:「早知有此好去處,剛才的那頓晚飯就
留到這裡才吃呢!」
    徐子陵忽地低呼一聲,扯著寇仲閃到了一條石柱後,似要躲避某些人。
    寇仲一頭霧水,不解道:「什麼事?」
    徐子陵伸手一指道:「看!」
    寇仲探頭望去,只見到六七個貴介公子,在男女紛沓的賓客群中,正團團圍著兩個
美麗的少女在說話,相當惹人注目。精神一振道:「這兩個妞兒確長得很美。」
    徐子陵氣道:「我不是說他們,再看遠一點好嗎?還說不那麼容易對女人動心了。」
    寇仲依依不捨的移開目光,這才見到堂側的一組酸枝椅中,坐了三個人,其它人都
只能立在一旁,更突顯了這三個人的身份地位。
    中間一人鬚髮皓白,氣度威猛,卻是衣衫襤褸,雖是坐著,但仍使人感到他雄偉如
山的身材氣概。
    另一人身穿長衫,星霜兩鬢,使人知道他年紀定巳不少,但相貌只是中年模樣,且
一派儒雅風流,意態飄逸,予人一種超凡脫俗的感覺。
    寇仲這些日子來閱歷大增,但仍感到這兩人超然出眾之處。
    陪這兩人坐著說話的是個大官模樣的中年人,非常有氣派,亦給人精明厲害的印象。
    寇仲心中奇怪,這三個人雖看來像個人物,但徐子陵仍不該大驚小怪。
    這時徐子陵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道:「那不是我們遇過的沉乃堂嗎?」
    寇仲嚇了一跳,迅速在圍著三人說話的十多人間找到了沉乃堂。
    當日兩人被杜伏威押這去取《長生訣》,途中遇上沉乃堂和粱師都的兒子梁舜明等
人,發生衝突,致兩人能乘亂溜走,這些日子來早忘掉了,現在見到沉乃堂,登時記起
他的美人兒姨甥女沈無雙來。
    徐子陵低聲道:「還不快溜!」
    寇仲硬撐道:「為什麼要溜,不聽過石青璇的簫聲,怎都不會溜的了,何況沈老頭
又見不到我們。」
    又道:「那官兒看來就是主人了,不知這兩個是什麼人物呢?」
    徐子陵暫時拋開了沉乃堂,應道:「只看其它人對他們的恭仿模樣,便知是非同凡
響之輩。嘿!絕頂的高手應該是這種氣派哩!」
    就在此時,那威猛老者和長衫儒生,都像察覺到兩人在注視他們般,眼神不約而同
向兩人射來。
    兩人嚇了一跳,忙縮回柱後去。
    寇仲低呼道:「我的娘!高手真是高手,不是玩的。」
    心慌膽跳中,徐子陵感到後側有人欺近來,還以為是其它實客走過,但卻清楚感到
對方的手正向自己肩頭拍過來。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感應,他一點都看不到對方的動作,偏是卻清楚知道。
    在這剎那,他的心神進入了能反映天上明月的不波井水境界裡,把握到對方並非是
要下手傷害自己。
    手掌拍上肩頭,溫潤柔軟。
    寇仲也感有異,與他同時轉身朝來人望去。
    一瞧下,兩人立時魂飛魄散。
    竟是扮作俏書生的東溟公主單琬晶,一個他們目下最不想遇上的人。

上一頁    下一頁